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438-439章 绝禁

第438-439章 绝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38章秦族内的后手

    秦戮没有想到,今天俩位堂伯一位叔祖突然提出要见他,他来了,见到了不只有族内的亲长,竟然还有族长秦华。

    “我以为族长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秦戮讶异。

    “……”秦华无奈一笑。“若你不是带族人离开,我说不定要不顾兄弟情分出手对付你。”

    “哼,你已经出手对付我了。”

    “……”秦戮的话,顿时让秦华哑然。跟着他也光棍,干脆道歉道“当时是我错了,我也知道那错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至少我们兄弟之间的情分,只怕会不会剩下一分半点。终究是我对不起你,只要你提出来,我可以尽量补偿给你。”

    秦戮再次冷哼,道歉有用的话,他也不至于被逼迫到现在这个的地步了,如今看似族人们生活的还算不出,但是毕竟分裂出的一部,跟之前那种大世族的生活和地位完全没的比。

    而且秦无殇那小子也不是一个慈善手软的。只要在他看来不是人才,用不上的,可不管你怎么辈分,什么资历,都给扔到缘边地带去。

    最近他整天处理最多的族务就听族亲们抱怨秦无殇那小没心肝的又把谁谁谁给扔出去看库房了,或者是看灵兽园。

    特奶奶的,那小子自从收拢他手上的族人之后,就没闲着少折腾。

    虽然……好吧,其实他也举得现在的秦族很有些朝气蓬勃,不类以前总是暮气沉沉。但是你动作小一点温柔一点好不好,至于这样折腾吗?

    秦戮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对秦华的怨恨。特么的。要不是这货当年陷害我,让老子不得不出走,老子至于受你儿子使唤欺负吗?

    “阿戮,之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秦华见秦戮显然不待见他,也不愿意原谅他。干脆主动站出来,当着众人的面给他鞠躬道歉。

    以他族长,还是兄长之尊。能够做到这样道歉。秦戮一时间也是愣住。因为真的没有想到。

    “行了,阿戮,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你也不总记得那件事。你要想想,当年你们还小的时候,一起出去历练的时候,你阿华不止一次救过你的性命。再说阿华当了族长之后。也维护了你那么久。

    人要有良心,除了那次。你族长哥对你可不错。”

    听了叔祖的话,秦戮也沉默了下来。

    “……都是自家兄弟,真的要因为一次的事情,就当仇人了。阿戮。但是阿华也是一时想差了,说到底都是那个阴氏太会蛊惑人了,迷得你族长堂兄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秦戮的大堂伯直不愣登的说道。

    秦戮嘴角紧抿。心中却是暗笑:果然是我大堂伯,就说就是向着我。

    秦戮的大堂伯的话。到是让秦华老脸一红。

    更别提他现在也没法子给自己辩解,因为当回事他确实是存了保全妻子一脉,舍弃堂弟的心思。这让他难以启齿,但是却能够让族人们一眼看清。

    眼见秦华老脸发红,直接被当着族亲们涮了面子,秦戮顿时觉得心情大好。

    “大伯,您老人家这次叫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情啊?”秦戮对于这位堂伯一向很亲厚,这位在他幼年的时候,可是十分照顾他。后来他长大成人之后,俩人也走的十分亲近。

    秦戮的大堂伯,是一个黑脸膛,古朴容长脸的男人。要说好看,那是一点沾不上。他不类秦华一脉,俊美无铸。很是有些硬汉,铁汉的身板子和平淡耐看的容貌。

    就之间他听了秦戮的话,就放在了端在手上的茶碗。“无殇身边的那个叫云婧的女人,阿戮你怎么看?”

    秦戮一听云婧俩个字,就自己蹙眉。沉默了片刻才道“我见过云婧,说起来,那个女人虽然也长得不错,但是比之族长夫人殷氏可是差远了。”

    秦华躺着也中枪,暗暗的吐槽:心说这儿子的女人,干嘛要跟他老爹的媳妇比较?关键是有可比性吗?‘

    殷氏是谁?那个什么小地方冒出来的女人又是谁啊?

    “看来是容貌上远逊色于殷氏?”大堂伯又问。

    秦戮没说话,但是点点头。殷氏也又倾城之色,要不然秦华怎么会那么迷恋他,别说他,他们那个宗主,不也极为迷恋那个女人的颜色。

    要不他怎么觉得,漂亮的女人都是祸水呢!

    “那个云婧,家世普通,容貌一般。学识呢?也没听见有什么名师教育,才能呢,据说能够炼制丹药,还学了一些医术?”秦戮的大堂伯继续当着众人的面一一点评道。

    秦戮很想说,大伯,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兜这么大的圈子,您老不累吗?

    “……阿戮,你比这样看我。我其实就弄不明白,无殇到底看上她什么呢?为何就对她如此的喜欢宠溺呢?”某人不仅的好似呐呐自语。

    特么的,这谁知道?

    秦戮郁闷的想着。

    秦华也郁闷的想着。

    另外俩人也是非常的郁闷诧异。

    “我唯一知道的,她跟别的女人有点差别的地方,就是她会生,还连生了四子。这算是对我们老秦家做出了大贡献了。但是……无殇对她的宠爱也太过了。可不能跟族长一样似的,最后带累整个家族。”

    噗,秦华觉得他又躺枪了!

    怎么什么事儿都能扯到他身上,这位堂伯到底对他又多么的不满啊!

    秦戮差点没笑出声来,看来整个秦家也是有公道明眼人的。

    族长堂哥自己做了什么,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都看着呢。

    最后还是在场最大的长辈,叔祖老爷子完全看不过眼去,出声道“小科。你别总说些拐弯抹角的话。直接说吧,秦族长这次来,是打算跟我们联合,集中秦家众多长老,大长老之力和族老们的力量,里应外合打了无殇一个措手不及,将他小儿子。秦晟给抓走。去修补那个什么空间通道的鬼封印。”

    叔祖大人您这话是总结了他刚才的话没错,但是您这口气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劲儿呢。好像也对我有怨气?

    秦华摸摸鼻子,有些讪讪。

    “……”秦戮一听沉默了一下。又道“如果我同意了会如何?不容易了又会如何?”

    叔祖一听这话,直接对秦华吩咐道“快说啊,就把你刚才跟我们说的那些话,再跟秦戮说一遍。别有遗漏啊。”

    秦华顿时觉得怪怪的,以前这位叔祖见了他。还是挺满意的,而且从来都保持着对对待族长的尊重,怎么现在就跟使唤小孙子似了呢?

    不过秦华为了顺利完成任务,还是详细的又说了一遍。重点是如今魔宫内其他各系势力的上层几乎都知道了无殇的小儿子能够弥补封印缺失。阻止魔族大军入侵这个事儿。

    所以为了保住太阿域,他们都联合到了一起。现在还是在宗门内部,要是秦无殇死活阻挠他们抱走小六。最后的结局就是秦无殇将要面临外界和宗门的内的双向压力。人人都会拼命的截杀他们,直到抱走小六。

    秦戮一听完这番话。顿时心头火气。

    眼睛都立起来了。

    幸好他那位同样是堂伯的二伯给了他一个凶狠的眼神,要不然这货就要压制不住骂人了。

    不过虽然没有明面上大骂,这货还是在暗中破口。泥煤的联合起来威胁他们秦家人献出孩子,特么的这群王八还真是渣滓!

    “族长你是怎么看的?”

    秦戮的二堂伯压制了想要暴起骂人的秦戮,直接又问秦华。“你也觉得我们让他们抱走小六,就能够相安无事了?”

    秦华看了看那位一直都没有多说话的二堂伯,心中感觉到不妙。直接试探的问“难道二伯觉得侄儿所为不妥当?”

    秦戮的二堂伯没说话,就只是直视着秦华,好一会儿才开声道“那你觉得你这样做妥当吗?”

    “……”秦华心中凛然。

    他看着这位二伯,别人不知道这位平时在族内不显山不露水的二伯,但是他却是知道这位的。这位严格来说是嫡系之中,秦华还没有出五服的亲人。

    自从万年之前,建立秦族,这边的嫡系族长一脉,曾经三次断绝子嗣。都是从五服内的近亲之中挑选的适合族人接替的族长。严格来说,这位二伯的血脉,溯源到初代族长,比秦华他们这一系的血脉还正统。

    “二伯,大家都是至亲,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秦华干脆的道。

    秦戮和秦华这位二伯,人面白无须,脸色还隐隐发青。看着就不甚健康,但是这位其实是修炼的功法跟其他人不同,身体的底子强健着呢。

    秦二伯的名字叫做秦诡,在秦戮这一系,明显上一点不显,但是暗地里却比秦戮他们这一系的其它拜访在前台的长老,大长老和族内掌握庶务的族老以及大管事们还拥有话语权。

    “按理说,你做族长好些年了,孙子都有了。我这做二伯了不应该说这些话。好话都是你,族内的大事儿,也有老辈子们看着,也出不了什么大差子。本来我是不打算说话的。”

    第439章肉猪

    “……”秦华心中有些莫名微囧。

    “族长,你说你当族长的第一要务是什么?”二堂伯忽然发问。

    秦华:“……”

    “我问你,你当族长是为了让你为了美人连宗族都可以不要了吗?祖宗血脉都可以出卖?”秦诡的话问的异常严厉。

    秦华当即就变了脸色。

    “我从没如此想过。”他再不待见自己的族长身份,也没有想过要出卖祖宗血脉,也没有想过要出卖宗族。

    再不好,宗族还培养了他,也没有背弃过他。

    “那我问你,究竟是你一族的族人重要,还是你那个女人重要,还是宗门那些不知所谓的世家。什么师徒势力重要?”

    二堂伯又问。

    “……”秦华人直接愣了。

    “你知道最初那个血肉傀儡封印是怎么做出来的吗?”秦诡的忽然又问。

    “我……”秦华卡了,他还真不太知道。“不是当年在仙界的宗门所立?”

    “没错,就是当年的宗门天魔宫所立。”秦诡道。“你可能不知道,万年之前,我们秦氏在天魔宫还是最强大六大宗族之一。跟其他五大宗族轮流出任天魔宫的宗主。”

    秦华直接诧异的抬眼。他们秦家在不是说在天魔宫只能算是二流势力吗?虽然他们自己也总说秦家的主脉在仙界的天魔宫如何如何势力强大!但是真正的到过仙界的族人都清楚,秦家的家族势力这万年来,在天魔宫内衰落的非常厉害。就连原本顶级世家的资格都都没有保住。已经沦落到二流了。

    当然这个秘密在如今的魔宫之中一直都被掩藏得很好。而娄家和凤家在宗门的家族势力之中还不如他们秦家。所以也没有将这个秘密挑明。

    “我们秦氏的衰落……难道……”秦华惊悟。

    “没错。我们秦氏的衰落就跟万年前的仙魔大战有关。准确的说,是跟最后的血肉傀儡的封印有关。”秦诡说道。

    秦华呆呆的看着他。

    “那个血肉傀儡封印,全名是*蚀骨大天魔封印。在天魔典的最后三篇的封印篇中记载的。是一门血脉绝禁之术。”秦诡继续讲述道。他的口气很生硬。一副不愿意讲述的口吻。

    秦华回忆了回忆自己很熟悉的那部天魔典,跟着色变失声道“血脉绝禁之术!”

    “你想到了吧?”秦诡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就是那样。血脉绝禁之术,就是不断需要血脉后人献祭之术。除非血脉断绝,否则禁术不灭。

    谁要破开那个封印。谁就需要付出更加的献祭代价,子子孙孙都受到禁术的诅咒。

    天魔典本身就来源于远古神族修炼之术。所以天魔典内的各种绝禁之中。威力大的竟然。像当年溃灭了整个神弃荒原的绝禁制术-风神之血。

    若非当年灵域的各大仙门完成了那庞大恢弘的绝禁,我们也不会让魔族重创,更不会最后逼退魔族,取得了惨胜。”

    秦华就曾听说过当年仙门毁灭了整个神弃荒原。取得了仙魔大战的决定性的胜利,秦族的老一辈子人在那场大战之中伤亡惨重,让整个秦族几乎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秦华一直都以为秦族的衰落的主要原因是那场大战。但是……血脉绝禁啊,秦华在心中暗暗的哀嚎。难道真是自己想的那样?

    “秦华。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你可以想到吧,那种绝禁怎么会是轻易布置成功的呢?让我来告诉你事情吧,当年……那个*蚀骨大天魔封印,足足献祭了上百万个拥有秦族血统的人。

    从嫡系,到分支,再到旁支。不管你有什么天赋,不管你是谁的子嗣。只要是秦氏的血脉,就统统拉来献祭。名分是很大意的,为了灵域,为了灵域内千千万万的生灵。

    而成为器灵的那个血肉婴儿就是当时族长的一子俩侄儿,还有他的嫡亲孙子。他的那个嫡亲孙子,跟无殇的小六一样,生来就是一个魔子。

    以这个魔子为献祭的引子,加上三个成年的成年至亲男性,炼制成了器灵。”

    秦华听了这话,心都抖了抖。百万血脉,父子血亲,这诡异血腥的血脉绝禁!

    “秦氏当年为了完成整个绝禁的献祭,父亲辞别儿孙,母亲辞别幼子幼女,老祖不够,次祖不上,次祖不够,父亲补上,父亲不够,长兄补上,长兄不够,从弟补上……成年的男子,女子都死绝了,就幼子,幼女补上。十几岁的孩子没了,就七八岁的孩子补上。最后剩下的秦族子嗣不过是一群嗷嗷待哺的婴孩。

    还是因为这诡异的血脉绝禁以后每隔百年必须有血脉后代继续献祭,才能够保持绝禁封印不动,威力不退化。”

    秦华听了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秦族后来收到仙界的宗门多番看顾和照应,外人都以为那是秦族曾经付出巨大。谁知道那是宗门刻意为之,就是为了像养猪一样的圈养着秦氏的血脉。这些血脉到了一定的时间,自有人负责收割,扔入封印献祭。

    秦族在仙界的家族虽然庞大,但是却一直缺乏强有力的老祖级人物,就是为此。若是秦族彻底强大起来,谁还敢压着秦族的血亲去献祭啊?”

    秦华脸色是绿了有黑。黑了又白。

    真是残酷的真相!

    “不让你们这些小辈们知道。也是为了你们好,知道这些真相的秦族族人,大部分都被仙门里的长辈给带走献祭去了。那封印坚持了万年之久。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我秦族血脉。

    也幸亏我们秦族时不时的就会出现一俩个魔子,这些魔子养到一定的程度,就容易蜕变成魔头。蜕变成了魔头的魔子可以说是控制不住的大害,将他们献祭到绝禁之中。到也可以延缓献祭其他子嗣的压力。

    只是魔子也有不同。如果没有蜕变成魔头的魔子,献祭到那绝禁之中的威力却是要更甚于那些变成了魔头的魔子的。”

    “所以他们才指定要小六?”秦华问道。

    秦诡点头。跟着又道“如果我说料不差,魔族应该已经献祭了大量的血牲,或许还动用了他们保存的至尊魔血污染了绝禁。那个绝禁应该是保不住了。再献祭再说的秦族血脉也不过是延误一些时间罢了。他们想要小六,应该不是为了保住封印而是为了法则压制的问题。

    他们是魔族。不是天生出生在灵域的生灵。只要进入灵域之内,就会受到灵域内的法则压制,越是修为惊天之辈。越是一身修为被压制了个七七八八。

    若是我灵域内的仙门大能得知这等情况,只需要偷袭他们过来的重要人物。必然会造成他们这次入侵军团的动荡,再继续军力奋力一击,只怕就会将这些魔族军团再次送回老家。

    魔族有一门奇法,叫做第二真身。

    这门奇法能够将异族的血肉之神炼制成自己的第二真身,发挥出自己第一真身七八分的实力。炼制第二真身也不过需要数月的时间。可是能够承载一个魔族至少尊级老魔头的全部修为七八分的身体必然不好得到。

    无殇家的小六,却是一个好似应运而生的好人选。”

    秦诡说到这里,秦华已然明白了。

    “也就是说,其实这就是魔族的一个阴谋,他们引而不发,明明可以进入太阿域却不进来,就是为了给他们这次军团入侵的领军人物寻找一个适合的第二真身。有了这个祭炼完成的第二真身,他们的入侵大军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再太阿域立足,甚至在短时间将太阿域建成他们入侵灵域的前沿基地?……”

    秦华当真不是无能之辈。秦诡只是给他起了一个头,他就产生的了一堆的联想!

    秦诡还算满意的看看他。

    “所以你应该清楚了吧?你若是着急秦族的长辈们跟你联合起来在无殇的手里夺走小六,无形之中其实是做了魔族的走狗。……至于那空间封印,破了又如何,于我秦家说不定还算是好事情。”

    “可是覆巢之下无完卵,没了封印,魔族必然大举而来。当年魔族可是差点侵吞了整个灵域,如今卷土重来,必然更加气势汹汹。到时候我们怎么办?难道要向魔族臣服吗?就算我们向魔族臣服?人家会要我们?还是也将我们圈养起来当储备粮?”

    秦华苦笑着说道。

    秦诡呆滞:“……”

    其它几位也是一脸无语,还储备粮,o__o”…!

    “当年我们灵域的人族都可以将魔族给打回老家,怎么大家现在反而到涨魔族的威风,灭自己的志气了?”秦戮这个时候不满的出声。

    这还没打了,自己就先畏惧害怕,没了志气,那这场俩域打战要怎么打?

    “好了,话归正传。小六不能够抱走滋敌。秦华你是族长,你可以动用整个秦族的力量来做些事情。”某位大堂伯别有深意的看了秦华一眼。“至于无殇那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