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430-431章

第430-431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丹宫之主》更多支持!第430章财大气粗

    “你早知魔族有变?”秦无殇先是动容,后神色转为凌厉。

    “不知,不过我这人,有一项缺点。我特别没有安全感,每每在出头之前,首先安排好退路!散修联盟,看似人多势众,其实却是在太阿域各大宗门的压榨之下苟延残喘,只要哪个宗门看我们不顺眼,说不定明日就有覆灭之祸。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我先探查一条逃生之路也不奇怪!”

    这特么真是一个好习惯!

    哥们你这得多怕死啊?

    秦无殇眼神古怪!

    “原来如此,你找上我,也是看我更加拿捏?”这就是一个比较题,弱小的野兽如果非要选择一个凶兽做盟友,选择一个特别强壮的凶兽要远比一个不太强壮的凶兽危险得多。

    这货,还是真是怕死原则优先!

    咳咳,面具男掩饰般的连续咳嗽了几声。

    “可惜,我对你们这个散修联盟以及你个人都没有什么好感。”

    “难道你不想要那条安全航路图?”面具男即使面对秦无殇的拒绝之次仍旧从容坦然。

    “一张航路图不足矣让我忘记你们散修联盟的人伤了我的儿子!而我家夫人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秦无殇语气发冷。

    “咳咳,您家夫人的事情,直接原因是大尊您家小儿子引发的吧?”面具男无辜的道。

    “要不是你们把他们强行掠来,小六也不会突然暴走?这世上有因就有果,做了事情就要承担后果,天道如此。谁也逃避不了。”

    “……”秦大尊咄咄逼人,面具男摸摸鼻子,衰衰的道“那如果我把伤了令公子的人都交给大尊你处置呢?另外。我们散修联盟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宝库分你一半。”

    秦大尊眼神直视面具男:你真舍得?

    面具男干脆的点头:妥不妥吧?

    沉吟了一会才道“成交。”秦二爷盘算了一下,就算散修联盟再弱。多年积累下来,一半宝库的储备也应该不错。“不过,你说的那个人数不成。

    我最多允许你带走一半!”

    “那我另外一半的人怎么办?”面具男无语的问。

    “凉拌。”秦无殇:自己想办法!

    面具男眼神凶狠的回视他:算你狠!~

    初步达成了协议,秦无殇就带着家人去了面具男准备的地方休息。不过一夜之后,云天宫就传出了惊人的大消息。原本被转移到面具男手里羁押的房统领跟周凡周统领俩人居然被面具男的小师弟给半夜劫走,而且据说面具男突然跟他师尊爆发争吵,现在整个散修联盟隐隐一份为二。

    面具男倾向于跟秦无殇合并到一处!而另外一股散修联盟的人更倾向于跟九阳剑宗的人合作。据说九阳剑宗的吕湘吕大尊特别和善,开出的条件也让很多人心动。

    秦无殇不过在云天宫待了五日。整个云天宫就萧条了不少,主要是人少了许多。而且这次散修联盟似乎分裂的特别快,面具男的师尊那一方十分快速的跟九阳剑宗的吕大尊搭上了线,九阳剑宗甚至愿意为他们提供战宫,提供更多的可以带走凡人族人的名额。

    不过他们那边商量的快,秦无殇跟面具男商谈的也不满。

    “一个修士自能带走三个凡人族人?这个名额太少了,五个吧?”面具男讨价还价的道。

    “不行,三个是极限了,其实我觉得来个就够了。”秦无殇冷酷的说道“带多了也是浪费名额,你们要带走的修士大部分都是低阶修士。自己都养不活呢,还要养亲人?

    灵谷,灵兽肉。灵石,这些物资随着我离开太阿域远走其它域,只会越来越贵!你觉得你的那些低阶修士他们很有积蓄吗?”

    “……”面具男无语的看着他“其实还可以打工!我们的人虽然都是低阶修士,但是他们可以到酒楼当伙计,到布坊去织造灵锦,还可以去丹院当丹火童子,对了,还可以灵兽园养灵兽!”

    “那些都是我给我们战宫的低阶的弟子准备的当差赚月例的差事。”

    面具男眼神诡异的看着秦无殇:不会吧?这么绝?

    秦无殇没好气的翻他白眼,这是咱早就打算好的!

    “其实大尊你财大气粗。给我们这些穷散修一条活路吧。”面具男哀嚎。

    秦无殇:“资源有限,土豪家也没余粮了。”

    “……”面具男啥盯着秦无殇半响。似乎在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最后才哀怨的叹息了一口气。“只要让我们跟上,途中也允许我们跟你们交易各种紧缺物资。其它的……我在想法子。”

    “这想法还成,一切靠自己。你们要是一直这样想,一路带着你们走也不是成。不过我事先也跟你说好,即使有你说的安全航路图,也保不准路上不遇到其它危险。真到了危机关头,只能各人顾个人了。”

    “好,不过我得再次强调一下,我们是盟友的关系,不是附属,你们也不会强制驱赶我们做炮灰。我需要你以神魂发誓。”使用特殊的密咒之术。

    面具男干脆将一个古老的记录石板交给秦无殇。秦无殇看了看石板,又看了看面具男,直接按照上石板上的密咒完成了试验。然后他将石板递送给面具男,面具男也将自己的承诺变成了誓言,其中包括不出卖,不背叛秦无殇!

    石板俩次发出暗红色的血光,消散到空间之中。俩人同时感到了明明之中一直都存在的天道之力的约束,誓约生效。

    面具男送秦无殇等人离开,一直到秦无殇彻底离开了,才喃喃自语“怎么看你。怎么像他啊!”

    ……

    云婧被秦无殇带回来了明宵宫大本营,谁知道他刚刚回来,就听说秦华来了。而且等了他一天了。

    再次见到秦华,秦无殇竟然惊讶的发现他的鬓角都泛白了。似乎一下子就从年轻妖孽美男变成了凌厉美大叔。不过大叔虽然貌美,苍老还是遮掩不住的。

    “无殇,你把小六交出来。”秦华这次来的突然,但是态度十分的强硬。

    “不可能。”秦无殇果断的道。

    “秦无殇,你知道不知道封锁魔族的虚空通道的封印已经残破了,现在宗门三十万弟子在拼命维持封印,每时每刻都有人力竭而死。你知道不知道就算这样,这个封印我们也只能维持一个月。

    将小六交出来。牺牲它一个孩子,我们就能够保住太阿域。”

    “谁告诉牺牲我儿子就能够保住太阿域的?”秦无殇戾声质问。

    “是封印之灵。”秦华蹙眉,虽然他不喜欢秦无殇的口气,但是还是出口劝说“无殇,你跟云婧不只小六一个孩子,而且你们还会有孩子的。”

    “放屁,我再有儿子那也不是小六。而且一个封印之灵,他凭什么要我牺牲我儿子?”

    秦华听了这话,大怒“太阿域跟你儿子比起来,孰轻孰重?”

    “我家小六重。”秦无殇斩钉截铁。

    “秦无殇。你个畜生。”秦华怒火升腾。“整个太阿域有多少生灵?这里还有你的师门,你的同门,即使你最后逃离了太阿域。秦无殇你以后还有何面目去面对其它宗门的长辈,门人?”

    “说的那么大义凛然,搞得好像你不是魔宫的家族族长而是那些自诩正道的宗门长老一样。可惜我不信你,也不信那个什么封印之灵,哦,对了,我对魔宫内的其它什么大长老,长老也不信任。”

    “放肆!”秦华听了这话,当真大怒。滔滔怒火让他紧紧的攥住手心,强行忍耐着没有动手杀人。“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出声的时候。我就应该当场掐死你的小王八蛋。”

    秦无殇听了这话,眼底一片寒冰。

    “我是小王八蛋。那你是什么?老王八?”秦无殇冷笑“你们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魔族渗透到太阿域来,渗透到魔宫来。整个魔宫万年来,早就成了筛子!

    谁知道那个什么封印之灵到底为了什么要小六?”

    “你在胡说什么?”秦华错愕又愤怒。

    “你自己也是秦族人,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小六的血脉有什么特殊之处?你也别告诉我魔族之中的真魔即使进入我们这片星域,一身战力也仅仅剩下六成。因为这方天道排斥他们的存在。可是若是他们夺舍了这方世界内的绝品炉鼎,那么用不了数月就能够完成身体的融合,百分百的发挥战力。”

    秦华当即身躯一颤,眼中全是不可思议之色。

    “你是说,那封印之灵,其实是假的?”是利用那封印来诓骗他们,诓骗血脉特殊的魔子子小六?是啊,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魔子对于来自魔域的真魔来说岂不是再好不过的绝品炉鼎。

    可是秦无殇这小子是如何想到的?

    难道这小小子早就有这了这种猜测?

    秦华深深的骇然,他也自问城府不弱,但是若非秦无殇提醒,他还真没想到这点。

    “可是怎么可能?封印之灵……”

    第431章入魔

    “怎么就不可能?封印已经存在万年,你怎么就知道魔族就没有研究什么破解这封印之法?你怎么就知道这封印到现在还完好无损?”秦无殇质问道。

    “不,不可能。封印一直都在宗门的监管之下,时刻有人看守和维护。”秦华赶紧否定了秦无殇的猜测。

    “时刻有人监管?是谁在监管?你怎么知道对方没有背叛宗门投入魔族的怀抱?或者根本就是魔族的奸细?”秦无殇恶意的猜测道。

    “不,不……”秦华还是不行。

    秦无殇不解,为何秦华不行,不会……秦华在维护对方。他为什么要维护对方……?

    秦无殇想了想,然后了然的冷笑。“你还真是长情,宁可牺牲自己的嫡亲孙子也不敢怀疑曾经给自己带了绿帽子的女人是魔族的奸细?”

    “秦无殇。你给我闭嘴。”秦华色变,拔高了声音发怒。

    “哼,果然。看守封印的人就是她。我说她吃了那么大亏,名声都臭大街了。居然还能够忍得住不跑出来找我拼命?彼时我还暗中赞她个性坚韧,女中豪杰!

    却不想她居然在这里谋算我?真是有谋略又有城府,就连圈套都设计得灵机百变,让人防不胜防,她厉害,我服了。”

    “闭嘴。”秦华最是听不的这样的话,他现在恨不得撕了秦无殇那张嘴!“朝英她是不会背叛宗门,也不会背叛我的。宗门养育了她。我是她夫君。”

    “可惜你不是她心上的那个男人,宗门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哪里能够让那个女人满足自己的权利*?她不是一向自诩可以跟男人一样做魔宫的掌控者吗?

    想要让魔宫变成她自己的,除了靠着魔族她还能够靠谁?谁能够帮助她完成这荒诞不羁的梦想?”

    “……”秦华气得差点吐血,但是隐隐的他又觉得秦无殇不是无的放矢。只是他不愿意那样想他的朝英!“朝英是绝对不会背叛宗门的,再说这么多年来,宗主也一直监管着封印,宗主可是阵法大师,朝英的阵法之道还是他教授的。宗主都已经掌控宗门这么多年了,他不可能是魔族的奸细,投靠魔族吧?”他强硬的反驳道。

    “那谁知道呢?”

    秦华听了秦无殇那充分讽刺意味的话。顿时厌烦的道“那你呢,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魔族的奸细?”

    “噢,秦华你越来越厉害了。就因为我舍不得骨肉之情,不愿意献出我的小儿子的一条生命,所以你就开始构陷我是魔族的奸细了?真有你的。”秦无殇冷笑道。

    秦华听了他的话,差点没被他气炸了肺。你个逆子!

    “魔族都要打到家门口了,你就不能为了大局牺牲一下?”

    “问题是,我怎么知道我的牺牲成全是宗门,是太阿域而不是魔族?我怎么知道现在等着我的儿子身体的是封印,而不是某个高阶真魔?”秦无殇犀利的反击道。

    “……”秦华说不出更加有力的话。“如果,我们一定要小六呢?为了宗门。即使你让我这次无功而返,以宗门的实力。你也不可能保住小六。”

    “那你们就试试?”竟然敢用硬吃来威胁他?秦无殇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他这爹也不知道被那个女人灌了什么*药?当真是什么都不顾了。

    他要真是敢动手,就别怪他不顾念父子之情。彻底跟他决裂。

    秦华沉默了沉默,跟着突然出手。劲气袭身,秦无殇脸色一变,撕开背后的空间,拉着秦华就转战到了别处。那日明宵宫东方的空域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之声。

    半个时辰之后,秦无殇脸色苍白的回到明宵宫,他一会来就下令战宫群离开了原地,脱离了魔宫控制的生灵界。

    秦无殇吃了亏,秦华同样没有讨得便宜,明宵宫战宫群离开了驻地,秦华则站在不远处,目送它们远去,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其实秦无殇的怀疑,在他看来更多是狡辩。不过他也说不出多理直气壮的理由来。毕竟他逼着一个父亲交出自己的儿子,还是让自己年幼无知的儿子去送死,依着无殇对孩子的疼爱程度,这显然是让他接受不了的。

    秦华回到族地自己的院落,秦玉白已经等候在侧。一看秦华的脸色,他就知道秦华这趟不顺利。秦玉白露出苦笑之色。“族长,夫人派人来说,你一回来就请你去一趟封印之地。她在那边等你。除了您意外,另外俩位族长据说也一直守在那边。”

    秦华呼吸一窒。

    “您没有把小少爷带回来吧?”秦玉白了然的道。

    秦华长嘘了一声。

    “二少有些偏执,尤其是对自己在意的人事物,从来如此。小少爷备受他的疼爱,如今说是他的命根子也不为过。一时半刻不愿意舍出自己的儿子,也是有的。族长您可以多去几次,好好劝说他。”秦玉白给他出主意道。

    秦华再次叹息。

    “无殇从小就倔强。这些年看来,性子也阴沉,你说他性子偏执。我看他是疯狂,唯我独尊。狂傲的可以。”哼,秦华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族长,小少爷毕竟是二少的亲生子。”

    “……”秦华动动嘴唇,不说话了。

    “……便是小人也舍不得,一时想不开也有的。”秦玉白道。

    “可是这都什么时候了!”秦华焦急的道。

    可是二少是怎么长大的,他秦玉白可是知道的,说来他是下人不好去管主人家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深深的感觉到了二少对这家的几位主人都有深深的怨恨之意。这样的二少,你能指望他对宗门。最家族有什么向心力?

    还牺牲他儿子?整个太阿域都死绝了,二少都不带乐意将他儿子献出来的。

    子不教父之过……二少长歪了,这其中负上首要责任就是族长了,唉,如果族长当年不要对夫人那么放纵就好了。夫人的性子,唉……

    当年那些伤害也让夫人入了魔啊!

    ……

    殷朝英好好的将自己梳洗一番,从上身的衣裳,到全身的首饰,再到容妆的精致无暇,她是一个追求人前完美的女人。她自问在自己在意的男人面前从来没有失礼的时候。可惜那个男人却不值得她这么多年的付出,支配让她厌恶憎恨!

    殷朝英随手将梳子重重的砸到梳妆镜上,咔嚓一声。镜子变得粉碎。

    一个俊美的成熟男子走到她的身后,嘴角微微而笑,一身优雅迷人的男性魅力。

    殷朝英回头,带怒道“你还来干什么?我不是说再也不要看见你了吗?”

    男子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朝英,我对你的心意从来就没有变过,无论你怎么对我生气都好,但是我无法对你放手,我做不到不来见你。”

    “哼,见我?”殷朝英拔高了声音“你不是在秦华的面前信誓旦旦的说。对我就剩下兄妹之情?我们俩个之间是清清白白的吗?你不是说那些东西,都是有人故意做出来要陷害我们的?

    你还说什么你早在决定成为宗主那一刻。就跟我断了情?这些话,你可都是当着我的面说的。还让我跟你唱双簧。对着秦华发誓保证?

    你这狠心的男人,我究竟有哪里对不起你,你居然这样对我?”殷朝英气不过,流泪委屈的说道。

    男子赶紧凑上去,将殷朝英搂入怀里,温柔的拍着她的背,眼里布满了柔情蜜意。“我如果不那么说,只怕就真要跟他结仇了,我自己为了你跟他结下死仇我都不怕,可是这个时候,宗门处在飘摇之中,随手有倾覆之祸,我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制造矛盾,白便宜那些钻进来的魔崽子们?”

    殷朝英听了这话,眼神闪了闪。“其实我一直都想说,秦无殇那个小畜生绝对不可能将他小儿子交出来,即使是为了宗门大局。

    你不知道,那小畜生从小就冷酷无情,平日里我弄死他贴身身边人无数,也不见他吭个半声。明知道我将化骨粉投入碗里,让他端给他生母喝,他仍旧端给他生母。后来还是我心软,不愿意让事情闹大,才派人给他生母送去了解药。老实说,当时我都惊呆了,我还以为他拼着自己喝也不会让他生母喝呢。”当时她就想着要是秦无殇那小畜生硬是自己吞服了那化骨粉,她就让他瘫痪在床上一辈子。

    却不想,那小子真是心狠!不过,那次也让她越发的忌惮的,多次暗中下手想要弄死他,却不料那小子真命大,几次都幸运的躲避过了死劫,明明她一次比一次安排的周密狠辣……

    “我一直都以为他是个天生冷酷,没有感情的。到是没有想到他后来有女人,有了儿子就性子大变。”殷朝英鄙夷不屑的说道。一个能够轻易栽在女人身上的男人,在她眼里根本就不值得看重。

    如果那小子上次没有害得她身败名裂,说不定她弄死他就得了,可是现在,她,定要让他不得好死!殷朝英的眼底闪过一抹血腥的戾气!

    男子听了她的话,微微的蹙了蹙眉头。

    以前他从来没有在意过朝英是怎么对付那个秦华的庶子的,不过是一个小辈,就留给朝英戏耍也是他的福份。可是在领教了那个小子的狠辣反击之后,他忽然有了一种别扭的感觉,似乎都是朝英的从小折磨才造就了现在的秦无殇!

    有种朝英给自己培养了一个可怖的大敌的错觉!(我的小说《丹宫之主》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