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428-429章 航路

第428-429章 航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28章

    “混账!!~”

    这俩个字乍然出现,伴随着滚滚声雷,整个云天宫的内空间都因为这句话而震荡起来。

    随后原本被周凡握在手中的秦旭就被一股绝大的吸力给裹夹卷走,而且一股冲天狂暴的魔压席卷了整个空间,在魔气动荡的最核心,霸气逼人,带着君临天下的威势,一个玄衣的人物显露出身影。

    单手搂住满身都是伤口的秦旭,戾气布满了某人的眉眼!

    “阿爹!!~”秦旭瞅见来人的面容,顿时委屈的叫了一声。原本精力十足,经常四处闯祸的小子,如今居然叫爹的都虚弱得好像久病不愈,可想而知,秦无殇的心头的火气又多么的犯规。

    狂怒就好似火上浇油!

    “放肆!!~”

    大袖子一卷,被抓在房统领手中的秦晖也被他就势带到身边。秦无殇的身后早有秦煜闪身出来借助了大哥,不过此刻的大哥如此的狼狈,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怒意随即在他眼底闪了闪。

    噗,噗,轻微的衣带风声想过,另外五个人也随即出现。

    秦无殇的心腹左膀右臂杨玉楼,暗卫首领斐寄!

    另外有一个带着半张面具的年轻男子,以及他身边的一个中年精明男人和一个表情傲慢的俊美少年。

    几人明显比秦无殇晚了一步,杨玉楼跟斐寄齐齐脸显怒色。

    那面具男子眼中也带着惊愕和气恼!

    面具男子身边的少年,似乎想要说话,却被面具男子当先捏了一下胳膊,于是硬生生的闭起了嘴巴。

    而跟着面具男子的中年人,虽然一脸的精明,但是此刻明显眼中带上了惶恐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中年人毫不客气的朝着周凡和房统领俩人质问道。

    房统领的脸色尚好。他毕竟不太清楚来人到底是谁。但是周凡因为是首领的族人,反而对来人的身份有了猜测,顿时心感不妙。撒腿就想逃走。

    可惜他却没有机会。好似玩具娃娃一样的被秦无殇只手摄住,然后一点点的给拉到了身边。任凭周凡如何挣扎,都好似陷入了泥沼之中,就连想要自爆真元都感觉体内的真元迟滞,不受控制。

    周凡的脸色煞白,有种末路的灰败!

    “周统领,你为何打算逃走?”面具男子这个时候才出言询问。

    “我……”周凡额头显出了冷汗,尤其是被秦无殇眼见紧盯着,让他很有汗毛倒竖的惊悚之感。

    哼!

    秦无殇重重的冷哼一声。然后将周凡扔给身边杨玉楼,跟着出手,一只遮天蔽日的魔气大手,从他的手掌挥出,几在云天宫的众目睽睽之下先将一尊魔头的给抓住,然后噗的一声,抓成了一团血肉泥。

    魔血散做漫天血雨!

    接着就是另外一尊魔头,最后一个被抓住就是那尊最为厉害的魔头!

    可是那魔头也不是等闲之辈,还被等秦无殇将他抓爆,这货就自己吞噬了自己的魔躯。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魔物头颅,张开了大嘴反咬上魔气大手。

    这裹夹着巨大魔气的魔头反噬秦无殇演化出来的魔气大手,声势惊人。竟然一口将魔气大手给咬下一个巨大的豁口,然后桀桀发着怪笑逃逸了出去。

    秦无殇冷哼,嘴角挂上了冷笑,再次拍出一只遮天蔽日一般的巨大巴掌。然后轰的一下子将巨大魔颅拍飞,甚至那魔颅上的魔气都被震得有些散形。

    那魔颅就跟被拍飞的皮球一样,沸腾朝外的时候甚至翻滚了几圈。

    可是秦无殇一点都没有放过它的想法,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在魔颅的面前,跟着再次演化出巨大的魔手。啪的一声再次将魔颅拍飞……

    啪,啪。啪……

    秦二爷将自己一腔子的怨气都死命的朝着这魔颅发泄!

    谁知道刚刚啪了几十下,这死魔颅就被他噗的一声拍成了肉酱。化作漫天的血肉碎屑,让站在他们的下方躲避不及的云天宫内的从人被浇了满头满脸!

    人群一阵骚乱,人人骇然!

    刚刚还肆无忌惮的虐杀他们的三尊魔头,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那个男人消灭了。

    这男人到底是谁?

    太厉害了啊!

    “啧,不禁拍的废物。”傲娇的秦二爷意犹未尽的抱怨一声,然后再一个闪身,出现在儿子们身旁。“我妻子跟其它孩子呢?”

    秦无殇眼神冷厉的看着面具男!

    咳咳……

    面具男咳嗽了俩声。

    “出了点意外!”

    “说!”秦无殇面无表情的说道。

    面具男看了一眼脸色煞白,半死不活的周凡。又看了看心惊胆颤状态的房统领,无奈的首先开口。就在秦无殇出手干掉那尊魔头的档口,他也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问完了经过,说真的话,他真有想骂坑爹的打算!

    这都什么事?

    明明他都安排好了的,谁知道最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呢?

    秦无殇一边听他说,一边脸色发黑。

    尤其在听到小儿子突然爆发,弄出一个魔气滚滚的魔域之后,更是呆不住了,干脆朝着面具男说的地方掠去。

    等他们来到小六制造的魔域旁边,秦无殇的脸色更是难看。这样浓烈的魔气,随处可见魔气中间凝结出来的魔液!

    秦无殇随手找来一滴魔液,然后送入口内尝了尝,脸色开始凝重。

    他的动作其它人都看见了,除了几个半大孩子,大人们纷纷动手找来魔液查看。

    “这是玄真魔液!”杨玉楼同样尝完魔液失态惊呼。

    号称最为纯粹精纯的魔气元液的玄真魔液,在各类稀缺的魔液之中一向能够排列进入前三名。就是因为这种魔液魔气太过于精纯,是首先的连魔,突破的辅助宝物。

    更有三品天然魔丹的之号!虽然对他们这些元婴期的大魔来说,这玄真魔液效果远不如练气,筑基。金丹期的魔修管用。但是若是大量的使用,同样对他们有效果!

    而且这类天然魔液还不类其它的人造灵丹那样的服用之后总有丹毒之患,完全没有毒副作用好不!

    杨玉楼抬头。这些魔气之中,得有多少玄真魔液啊?

    特么的。好浓郁的魔域啊!

    众人齐齐惊骇,尤其是散修联盟的几位,对于秦无殇那个小儿子,心里是即惊骇有忌惮,更有浓浓的好奇和嫉妒有木有?

    才那么一丁点,难道说,魔子都这么强,随便就能够弄出个魔域。又能弄出这么多的玄真魔液不成?

    “玉楼,斐寄,你们俩人收取这里的玄真魔液,我进去看看。”

    秦旭跟秦晖已经交给了秦煜。

    秦无殇现在更加担心的秦煊,小六和云婧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无殇大尊,我也随你一同前往。”面具男说道。

    秦无殇没说话,爱跟就跟。

    到是面具男在看秦无殇一脚走进魔域之后,朝着中年男人跟少年交代“你们不要跟过去,云天宫内的事情需要你们安排,另外那几人如果有什么需求。能够满足的尽量满足他们。”

    面具男随后也迈入了魔域之中。

    而在魔域之外,斐寄自然的把自己当成了保护几位少主的护卫。秦煜的精力也都放在救治大哥和弟弟身上。到是杨玉楼将周凡跟房统领捆把起来,一点将他们转交给中年男人和少年的意思都没有。

    少年怒声看着他道“这俩人是我们的散修联盟的人。要杀要剐怎么说都应该我们处置决定吧?”

    “我们抓到的,凭什么交给你们处置?”杨玉楼阴声不屑的道。

    “这里是散修联盟,这俩个人是我们散修联盟的人。”再说,就听他们的处置,虽然有些缺德,算是损害了那俩位什么少主,但是他们俩个却是救护了整个云天宫的妇孺。说起来,俩个人对于云天宫的妇孺有活命的大恩。

    少年理直气壮的声音带着责问的口吻!

    这让杨玉楼等人极为反感!

    散修是是什么?

    在杨玉楼这样的从小就在大型宗门,尤其是魔宫这类处于霸主地位的大宗门的人来说。就从来没有正眼瞧过!

    没天赋,没资源。没才能,只会坑蒙拐骗。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跑!

    做事拖沓,各种不值得信任的散修家伙,就支配给他们当炮灰当仆役好不好?

    话说,他们正经宗门培养出来的仆役,都比这群抱团取暖弄出个散修联盟的家伙让人看得顺眼多了。

    就一群这样的货色,也好意思跑出来坑他们?陷害他们的少主跟夫人?

    真是吃饱了撑的。

    所以当少年的话一出口,杨玉楼等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善起来。

    中年人赶紧出来打圆场“不管如何,这件事情,自有首领跟你们尊上谈。各位我家首领也有吩咐,诸位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杨玉楼这个时候去看秦煜。

    秦煜被面具男人带着出去的时候,没有想到能够顺利见到父亲,还这么快速的回来。当然他更没有想到就这点时间,几个兄弟和母亲就出了那么大事情。

    他思忖一下,就道:“杨叔,我没什么要求。惩治凶手,自然有父亲做主。”

    剩下的,他只要好好守着兄弟就可以了。

    杨玉楼对于自己看重的少主很是满意,真正有的时候,还能够保持一如既往的沉着冷静,这个少主还是有些尊上继承人该有的风范的。

    第429章

    秦煜的话,让那个中年人尴尬的不做声。甚至还拉走了想要跟他们继续理论的少年。

    “马青云,你干嘛拦着我?难道你还想不让我说话不成?我告诉你,我是首领的小师弟,就算是你这个联盟长老,也不能阻止我说话!”

    远去的声音不断的飘进秦煜他们的耳朵里。

    “少棠,我是那等人吗?只是你现在跟他们理论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得首领跟人家那位尊上做决定?再说。无论是周统领,还是房统领,现在也没有什么危险。最后还是得等所有人都救援出来之后才会处置。

    我们先去安排云天宫的其它庶务。你看看。如今满目苍夷,无论是人还是各处宫殿。救灾的事情那么多,难道你就不帮帮我,还干看着不成?”

    哼!

    少年没好气的哼了他一声,还是被他拖走了。

    杨玉楼听了这话,眼神闪闪,不过还是没有出手。那个中年人倒是看得清明,有尊上在,他是不会擅自行动的。

    不过趁着有时间。他到是可以和斐寄一起多收一些玄真魔液!

    ……

    秦无殇的四周是茫茫的浓郁的魔气!

    秦无殇单手施展法决,利用血脉之术,追踪几个孩子的位置。但是位置很是模糊,他只能循着着大概的方位去寻找。找了许久,才听到前方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秦无殇心头一紧,难道是小六?

    他不自觉的加快的步伐!

    ……

    不管秦煊怎么安抚,甚至是吓唬小六,这小胖子就是不理会,嚎啕大哭不说,还非要抱着他哭。小六越是哭。抱着他的秦煊越是觉得心头烦躁,恨不得有洞出现,他好把这小胖墩直接塞进去得了。

    “臭小胖子。哭有什么用?娘也不会醒过来?”

    抱怨归抱怨,秦煊也到底没把小胖墩给扔出去,毕竟是亲弟弟不是?

    “要是爹在就好了~~”秦小煊异常感慨的叹息道。

    “我在怎么个好法?”

    秦小煊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顿时转头,然后就瞪大了眼睛“爹?”无声无息来到他身后的秦无殇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蹲下去查看云婧的伤势。

    云婧的伤势在他的查探下无所遁形。

    这是神识使用多度,衰竭之兆。而且不仅是精神力,云婧体内的俩个神核也极为虚弱,几乎就要碎裂消失。她体内的灵气也所剩无几。说起来。自从云婧来到魔宫,她的修炼方法一直都没有改变过。修炼一直都是灵气。而不是魔气。

    魔宫的弟子很少有如此!

    不过至少暂时生命无忧,秦无殇悄然叹了一口气。侥幸!

    “你母亲出了什么事儿?”

    “爹,我也不清楚。我就知道是跟小六有关系,这是这小胖子自己也说不明白!~”秦煊苦笑,特么的,这让他怎么办?

    秦无殇听了这话,立即朝着小儿子伸开双手“来,小六让爹抱抱。”

    秦小六一听,立即朝着爹爹的怀里滚去。

    “爹爹,娘!!~”哭得稀里哗啦。

    “小六,莫哭,让爹看看你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好?”

    小六听了,疑惑的睁着大眼睛看着他。

    “乖乖的,听爹的话。不要乱动。”秦无殇的声调奇异,小六的小脸慢慢的浮现出迷茫之色。秦无殇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上小儿子的额头。

    黑色的故意符文好似流水串子一样的从他的手心钻进小六的额心。

    过了一会儿,秦无殇的眼底却好似过眼烟云一样的浮现一幕幕小六经历过的事情。就连小六跟云婧反击那个诡异的老头的片段都一一浮现。最后这些景物都定格在云婧击溃那个老头的攻击的画面上。

    小六嗯了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秦无殇捞起了小胖子塞进了秦煊的怀里。“抱着你弟弟。”

    “爹,你不会是使用了搜魂术吧?”秦煊咧嘴问。

    “什么搜魂术?”秦无殇没好气的说道“搜魂术的副作用极大,弄不好受着就会变成白痴。这是你爹的小儿子,是你亲弟弟。你觉得你爹就是那么狠心的人?”

    这小胖子他平日里疼他都来不及呢。

    “可是刚才……”儿子可是看见你眼底那些划过的景物,绝对是小六经历过的刚刚经历过的事情好不好?

    “这是回溯之术。也是一种秘术,但是通常使用在血脉之间至亲之间。施者必须得到受着的绝对信任,才可以轻易的翻看对方的记忆。这种秘术,还有催补残魂的作用。一旦族人和子嗣发生危险,只要找到一丝残魂。就能够知道凶手,甚至可以补全残魂,让子嗣或者是族人夺舍重生。”

    噗!!~

    秦煊惊呆了。

    “这种秘术怎么会存在?”

    秦无殇抱起妻子。然后示意儿子带着弟弟跟他走。

    “这有何奇怪之处,一个家族存世太久。自然就会研究出各种保护家族子嗣的秘法秘术。要不然,外界争斗如此残酷,家族那点子嗣还不都被人砍杀殆尽?没几手保命的底牌,有几个长辈敢放子嗣出去游历?不说别是,就说自己的仇人就能够把自己的子嗣给坑光。”

    秦煊听了,扁扁嘴跟在秦无殇的身后道“那我咋没爹你说的那几手底牌保命呢?”

    秦无殇额头直跳,这臭小子,他真的以为自己没有安排吗?“你又不出去。要什么保命底牌?”

    “我都这么大了?也该出去游历了吧?”秦煊抱怨的说道。

    “光是几座战宫,就有不少地方可以让你历练。再说,你才多大,就那点本事,也敢出去历练?到了外面,骨头渣子说不定都让人家吞了。”

    秦煊一听这话,顿时气鼓鼓的瞪大了眼睛。老爹就是看不起他,看不起!

    “爹,我……”

    “好了,你娘受伤了。估计一段时间内都难以痊愈。你难道放着你娘生病没人照顾,还想跑出去游历?”

    太坑人了吧?黑心眼的臭老头!秦煊气呼呼的想到!

    迎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跟着面具男就出现在父子面前。

    “秦大尊!”

    “周世宗。你们的诚意和热情,真是让我吃惊。散修联盟,呵呵。”秦无殇讥笑道。

    “唉……”面具男叹息。“总有情形意想不到。”就如今次!

    ……

    俩人再次端坐,是在秦无殇再次给云婧处置了伤势,将她送进自己的芥子空间。并且将受伤的秦晖和秦旭都送进了芥子空间之后。

    秦煊跟秦煜到是没有什么事情,秦小五原本就在云婧的空间之中,秦无殇打开了云婧的空间就发现这个空间一片灰败,天空甚至出现了诡异的灰色的,黑色的。还有无形的各种空间裂缝。

    小五虽然被保护在小别墅内,但是也被吓得哇哇大哭。

    原本这个空间内的人。都被直接驱逐了出去。

    秦无殇抱走了小五,心情也凝重了许多!

    秦无殇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之后,云婧这个芥子空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崩塌萎缩。天地轰鸣,大地崩裂,一片末日景象!

    面具男主动给秦无殇倒上一杯灵茶,秦二爷一直冷着脸,一副看他不顺眼之态。

    面具男无奈的勾勾嘴角。

    “就算无殇大尊你觉得整个散修联盟就是拖后腿的,也请听我说话如何?”

    “说。”

    “其实就如今这个情况,魔族军团步步紧逼,而且数量越来越多。要说这不是魔族大举入侵之兆,这谁都不肯信。”

    秦无殇没说话。

    “我看无殇大尊也没有继续跟这些魔族军团继续纠缠,在太阿域继续坚持打持久战的意思?对不对?”

    “不错。”秦无殇摆明车马的道。

    “那么大尊缺人吗?”

    “不缺。”

    “那么大尊缺灵石吗?缺各种物资吗?缺战宫和各种浮空战舰吗?”

    “不缺。”

    “那么大尊其实也是不缺各路依附之人,最后填坑的肉盾之选?”面具男继续问。

    说实话,秦无殇没有想到能够这么直白的说出这些话,他看了面具男一眼,仍旧道“不缺。”

    “但是大尊还是缺一样东西。”

    “哦,我怎么不知?”秦无殇冷漠的反问。

    “大尊缺一张抵达其他灵域的安全航路图不是吗?”面具男轻声说道。

    秦无殇听了这话,直接冷笑道“你以为以我秦家的底蕴会没有一张安全的航路图?”

    “可是那图你确定安全吗?毕竟这么多年,你们秦家底蕴再身后,奈何被被渗透多次,都快成了筛子了啊!”面具男明明看见秦无殇眼中的冷意,仍旧不知死活的感叹!

    “哼,我们秦家的航路图都不安全?那么你们手中的航路图就能够保证安全不成?”

    “如果我说,这条线路是我自己花费五十年时间独立探索出来的呢?除了我,谁都不知道。”他眼中含笑的道。

    秦无殇终于动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