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407-408章

第407-408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07章天魔卫

    秦无殇一点都不相信云婧不知道修士本身就是一条拼争,逆天之路。什么安全,妥帖之类的,只要修士有了畏惧,退怯的心思,未来不仅修为不会有寸进,而且还会因为心思犹豫摇摆,不过果决失去原本可以争取到的机缘!

    自己的夫人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

    为何修士们无论男女几乎遇到机缘人人争先,哪怕是再渺茫的机遇,也要争取一番?

    婧婧一定都会懂得的!

    那么她说这些话,很可能是因为她是一个母亲,即使在理智,对孩子的爱也是超越了她的理智的。

    秦无殇有些羡慕,自己父母缘分简直是一摊烂账,到是儿子们一个个都语气超级好,遇上他这爹,还有云婧这样的娘,能不偷笑吗?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舒坦了几分。

    “好吧,我们带着孩子们一起飞升。”这个目标,长远啊!~

    远目~~~

    秦二爷跟妻子没说几句呢,就有人来找他出去有事。

    秦二爷听闻是有关上儿子们上族谱的事情,就赶紧出去了。

    云婧也没有多想,直接抱着小儿子去找小五了。平时就这俩个孩子年纪小,日常生活都得她多盯着一些。秦无殇一直都没有回来,云婧就带着俩个带了睡意的小儿一起睡下午觉。

    可是睡到半途,忽然轰的一声,宅子大门的地方传来一声巨响。跟着秦立就跟幽灵一样的出现在她面前。“夫人赶紧带着五少和六少跟我来。”

    云婧二话不说,拎起小五小六直接给装进了自己的空间。

    秦立:“……o(╯□╰)o!”

    “是芥子空间,装活人没事儿。”云婧好心的还为秦立解释了一番。

    秦立立即回神。“夫人情况危急。您必须先带着俩位小少爷离开。”

    “咱们现在就可以走,只是我其它的孩子呢?要是我们走,至少得带上他们吧?”云婧立即问。

    “几位少爷已经带去密道了,夫人还请跟我来。”

    云婧点头,秦立在前引导着她,俩人几乎就攀升到金丹真人的速度极限。

    等到进入了秦无殇的书房,就看见老大。老二都在。老三和跟老四却失去了踪影。“小三小四呢?”

    “他们俩个提前出去了。没有在家里。”老大忧心的道。

    “轰,轰轰……”

    巨响不断,越发的频繁。这是府邸防御阵法被连续攻击的声响。听那剩下就知道防御阵法估计是坚持不了多久的。那种重击明显是即将超越阵法防御重量连击的承受极限。

    云婧脸色微微一边。

    “夫人快走,我带人纠缠一下他们。”一个云婧平日里很是脸熟却不知道的名字的男子这个时候猛的出声道。他的脸上带着一脸的决绝之意。

    这是要断后了。

    云婧看了他一眼,立即道“你带人尽量拖延他们一下,不行就立即逃出。我另外俩个儿子还在外面,拜托了。一定要保住他们。”

    她说完这话带着另外俩个儿子就进入了密道。秦立看了他一眼,颔首,就跟着云婧和其它符合保护云婧等几位主子的心腹进入了密道。

    那个留下的男子脸上一愣,刚刚决绝的神情就缓和了下来。

    夫人留下这种安排。那么他不死逃跑也有了交代!

    至少君上那里绝对可以暂时不死!

    好似悄然松了一口气。他看看密道已经关闭的门口,干脆又掏出几套阵法扔到密道外面遮掩保护,然后就冲出了书房。外面还有人,他可以组织一下。阻碍一下那些突然跑过来袭击的秦族族长的亲卫。

    府邸外面的防御阵法只坚持了一盏茶的时间就高破,秦无殇留下的心腹侍卫们几乎都在拼死抵抗外来的入侵。战死,战死,层层战死!

    保护夫人和几位小主子是君上下了死命令的。他们不能逃走,只能战死在这里!

    毕竟君上的为人行事他们都是知道的。这个时候战死了,以后家里还会得到君上的照顾。这种时候要是叛逃了,那么君上绝对会天涯海角的追杀你九族!

    暴戾,狠辣,强势,傲慢,几乎都是那个那人对外的代名词!

    被留下做拖延角色的侍卫们几乎寸寸防守,不惜死亡和自爆,带着敌人一起去死,即使看见脸熟,即使曾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这个时候各为其主,也只能死战!

    前来进攻的秦族长的亲卫军几乎是踩着一地鲜血和尸体在挪移前进。

    看得后面跟着的几位管理的族老,都一脸的阴沉和凝重。

    很多年都不经历战争了,秦族养尊处优太久了,导致他们都死亡忘记了秦族那些一向引以为傲的天魔卫。

    曾经天魔卫甚至都是秦族亲卫的另外一种称呼。可是自从三千多年前,秦族族长所掌握的最后的天魔卫卸任,解除建制,护卫族长的责任从天魔卫变成了普通的族长亲卫之后,这种通过极为残酷的方法得到的天魔卫就已经彻底消失在魔宫了。、他们看着,一个个激动起来,就拼死战斗,潜能大爆发战力骤然爆发将近十倍,满眼血红,彻底失去理智,脸上和身上都浮现了诡异的血色神秘符文的时候,心中一个个开始惊呼:天魔卫!

    泥煤的,秦无殇小王八蛋啊!

    这是天魔卫,他居然一手炼出了成建制的天魔卫!

    难怪一群才筑基期,金丹期的小家伙,居然敢正面硬抗平均修为都在元婴期的族长亲卫军。

    甚至还跟族长亲卫军闹了一个势均力敌,造成了族长亲卫军的重大的战损?

    这赶来的族长亲卫军足足有五百人。那可是五百名元婴精锐啊~

    可是短短的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居然死掉了六十多个。

    即使这座府邸里也牺牲了上千的天魔卫,那也太震撼了。真正的跨阶战斗,以弱胜强!

    看得大家心中颤抖。嘴角直抽!

    往日里族地内的筑基期,金丹期的小侍卫不都是炮灰吗?

    怎么秦无殇那小子竟然会将他们调教成天魔卫?

    好坑啊,好大一个坑!

    几位族老和这次奉命赶来的秦玉白一起齐齐苦笑。

    最后也只能跟着动手,因为光靠那五百元婴亲卫,已经越发的前进艰难了。

    最后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也是耗尽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彻底清理掉了这些碍眼的天魔卫。

    等到他们一行人踏着尸体走进秦无殇的书房。清理掉某人最后布置阵法。发现密道,云婧他们已经离开多时了。

    顿时大家看着密道的入口,齐齐不镇定了。

    秦玉白脸色更加难看!他赶紧对身边的人追问道“这一千天魔卫的为主抓到了吗?”

    “逃了!”麾下答。

    秦玉白直接变了脸。惊怒道“这不可能。天魔卫必然是跟随卫主同生共死,绝对没有卫主还活着天魔卫却尽则损在这里。他要是敢逃,秦无殇也不会饶恕他。”

    “不,我查了一下。这里大约有一千俩百许天魔卫。也就是说,无殇炼出来的天魔卫。应该是一千五百人一卫,跟我们族内记载的一千人一卫有些差异。那就是说,对方是在听从命令,完成拖延的任务之后。带着最后精锐的天魔卫三百人一起离开去完成其他任务去了。

    天魔卫如果接受的是连环任务,那么及时剩下最后一个卫主,也是不可能选择战死的。”一位族老脸色极为不好的说道。

    天魔卫是秦族从某个意外得到的残篇之中炼出来的忠诚卫士。

    天魔卫曾经在仙魔大战之中获得过骄人战绩。让魔族军团深深的忌讳,能力浅一点的更是望风而逃!可以响知。天魔卫的战力有多么可怕了。

    人族的身体素质远不如魔族强悍,若不使用法术,法器等帮助,单兵对抗,那绝对是被魔族秒杀的份。但是使用秘术的天魔卫却可以在短暂的时间内,单兵硬抗魔族,捉对厮杀,一点都不落下风。

    当然,天魔卫毕竟是激发潜力的一种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招数。修炼的天魔卫秘诀一旦动用,在规定的时间内要是不服用药物让自己清醒,不再运行这天魔卫的秘术,最后就是彻底透资身体而暴亡。

    秦无殇院子里的这些天魔卫就是使用还中透资身体寿元的秘术,跟族长的亲卫硬拼,族长的亲卫们都受到了死命令,必须得跟这些天魔卫拼杀,结果死的就有点子多了。

    也不知道最后这些亲卫回去的时候,族长会不会大黑了脸,直接叫骂!

    几个族老还有秦玉白都有些心事复杂。

    这成建制的,还远远超过曾经族内正式建制的天魔卫的人数,都让他们心中翻腾啊,这秦无殇到底想要干嘛?

    他为什么要炼出天魔卫来?

    那小子没看见族内的禁令吗?

    “玉白,现在怎么办?”一位族老问道。

    “只能追,必须把族长要的那东西找到。”秦玉白嘴角带上苦笑,眼神有点发闪。他挥手让人坠入密道之内,自己却留在了密道之外,结果亲卫们进入密道没多久,轰的一声,密道倒塌了。

    众多亲卫灰头土脸的冲塌方的瓦砾之下冲了出来。

    还有几个倒霉蛋,直接被密道之中的崩塌阵法给轰死了。

    秦玉白此刻郁闷的想吐血!

    第408章死都不放过

    “族长到底要我们来找什么?”那位刚才出声的族老问道。

    “找到那物你们就知道了。再说你们也看见了,如今宗门内的五位执事都到了族长哪里了。另外俩大世家的族长更是联袂前来,而且脸色都不大好。”秦煜白说道。

    当时找些这些族老来的时候,秦族长的脸色那个难看,而且当时那位执事和族长也来了,一个个脸上也一副好似死了爹娘的衰脸。

    而且为了方便他们行动。三位族长更是联手控制了秦无殇!

    结果他们还是行动搞砸了,谁曾想秦无殇的一个大宅里面居然养了那么多的天魔卫?

    嗷嗷的让人吃惊啊有木有?

    “那就继续追吧。”几位族老最后也达成了意见。

    ……

    云婧带着俩个儿子,身边还有秦立护卫着,一路逃跑。

    只是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跑!

    飞空战舰,飞快的掠过秦族族地附近的星空,微微的黑色的光芒,几乎让不能够贴近它身体的任何生活察觉不到存在。

    都到了飞空战舰之上。云婧觉得有点时间了。就追问身边秦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君上在我身上种了一种血蛊,是一对的。一旦君上觉得危险没有办法传递给我什么消息的时候,就会弄死另外一只被他养在身上的血蛊,那么我就知道情况危急,必须带着夫人和小少爷们逃回明宵宫去。”秦立一脸忧愁担心的说道。

    云婧:“……”

    秦无殇居然不在她身上弄什么蛊虫。而是在秦立这个男人身上弄,难道这俩只还存在什么**的好基友的关系?

    她之气一直都没有察觉到?

    是秦立为了真爱。忍辱负重,还是什么……

    云婧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要说这世界上最了解云婧的人,秦无殇就或许算一个,但是绝对不是最了解她的人。要说了解云婧的各种奇葩想法和各种不靠谱的路数。这世界上除了云婧的几个儿子,都轮不上别人。

    尤其是秦煜这小子,善于揣摩和观察。自己家那老娘那点奇葩事儿,他几乎都知道。关键是云婧也不防备他。他自然知道就多些。

    “娘,你不要想些有的没有的。”

    “……”云婧:儿子果然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

    “娘,你是不是在奇怪为什么爹在秦立的身上种下了血蛊,用来传递重要危急的消息,却没有在你身上弄什么蛊虫?”秦煜道。

    “……”云婧有点小尴尬的看着儿子和秦立。

    秦立:“……”

    “娘,爹在你身上用的是同命血契。那是一种同声同死,即使你们之中有一人死亡了,她的身体也会会带着她的尸体和她的灵魂回到另外一人的身边。你们要都死了,尸身和被镇压在身体内的灵魂也会互相寻找,直到重新在一起才会长眠。”

    嗷嗷,尼玛,这就叫做死都不放过对不对?

    太狠心了。

    云婧脸颊都抽了有木有?

    “你爹有点过分啊!”云婧没好气的道。

    这话秦煜就当没听见!

    秦立也一缩脖子,就当没听见。

    反正夫人的事情,回到君上会找她算账,他才不搀和他们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呢!

    “娘,你有心情去计较其它,还不如想想,为什么那些人会跑去攻击我们,我可是认出来那些人是族长爷爷的秦卫军。”秦煜脸色不好的说道。

    “你是说来攻击我们房子的是族长的人?”云婧吃惊的问。

    “是啊娘,真是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那要是族长出手让人攻击我们,那你爹跟你俩个弟弟岂不是危险了?”云婧忧心忡忡的道。

    “……”秦煜不说话了。

    云婧又去看秦立。秦立的脸上很是沉重。“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云婧问。

    “夫人,我先想你跟小少爷们送回明宵一脉。等你们安全了,我再回来营救主上,以及寻找俩位小少爷。”

    “他要是真有危险,等你回来救他,骨头都成灰了。”云婧没好气的说道。

    “……”秦立的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计算是夫人你说的话有道理,但是请不要这样打击我脆弱的小心灵好不好?人家就要成为没有主人的人海孤雏了!~嘤嘤嘤~“秦立,你知道如果族长跟你们主子对上的话,还有谁会为你们主子说话,并且愿意营救他的吗?”

    秦立苦笑。

    “若果君上跟族长对上,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君上投向族长那边。”

    “难道你们君上就没有点只忠心于他的嫡系吗?”云婧不甘心的追问道。

    “自然是有的。”秦立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云婧。

    “有什么你就说吧。我爹要是真有危险,我们大家现在想的不是怎么逃走,而是怎么营救爹吧?”秦煜对秦立说道。

    “不行,另外俩位小少爷应该有人接应和寻找,我也必须先保住夫人跟几位小少爷的安全才行。”秦立坚持道。

    “秦立,有什么你就说什么,到现在你还隐瞒什么呢?吞吞吐吐很讨厌啊。万一无殇真出了事儿。难道你还打算灵攀高枝。另觅新主不成啊?”云婧不耐烦的问道。

    秦煜也十分的无语。不过他是针对云婧。

    他看了看秦立,然后才道“是不是你知道什么,却没有资格。或是没有权利动用?”秦煜问。

    秦立这才点点头。

    云婧:“……”

    秦立却看着几位主子苦笑道“夫人,我身上有禁制,只要君上出事,我定然是那殉葬的。而且是尸骨无存的那个。”

    “你知道太多了。我若是父亲,也不留有你这个心腹继续活在世上的。”秦煜一副理解的口吻说道。

    云婧:“……”现在的孩子都好凶残啊。怎么破?

    秦立却流出一副释然的神色。“我也从来都没有打算背叛自己的主人。即使有一日我寿元终尽,也打算安置尸身在主人的墓葬之中,继续为主人值守。”

    “我爹不见得会留在这一界。他也许会飞升到神界去。”秦煜对自己的老爹十分的有信心,到是让他身边的秦晖有些吃惊。心里想着,艾玛,这位心真大!

    “那主人也会留下墓葬的。毕竟主人的血脉总是要流传下去,说不定后人之后就有人需要帮助。所以我想主人必然会留下墓葬作为后手。”秦立也口气十分笃定道。

    “嗯。你这想法也不错,我爹不见得会给后人留下什么,但是给你自己留下一个飞升的后手,那到是有可能。而且要是我的话,飞升之前一定会留下一个分身的。

    嗯嗯,要是爹,说不定也会留下一个等级不弱的分身。我记得祖爷爷那就是一个分身吧?”

    自从仙界出事,跌落凡尘,仙界原本联通神界的通路也彻底消失,这些年来,很多人都被传言飞升去了神界。可实际上,神界从来没有传来任何人飞升成功的消息。

    那么最后那些人是死了,还是怎么样了?

    这谁也说不清。

    不过这不妨碍,秦煜觉得自己老爹能够飞升。

    “你可真会给你老爹安排。”云婧没好气的揉揉儿子的小脑袋。

    秦煜刚被揉几下,就躲避开老娘的黑手。头发都被揉乱了有木有?

    帅哥变邋遢也是很伤不起的。

    “秦立你知道无殇的嫡系都在哪里吧?带我们去吧。”云婧放过儿子,继续折磨秦立道。

    秦立听了这话,只得硬着头皮道“那些人只听从君上的命令,夫人您去了只怕也不管用,但是……”他偷眼看看秦煜。这是小主子中的嫡系血脉。是小少爷们实际上的血脉长兄,将来最后资格继承主人一切的人。

    “你看我干嘛?”秦煜没好气的出声。“难道我去了,爹的那些手下就会主动跑出来帮我营救爹爹?”

    “至少少爷您可以见到那几位主事的人。”秦立赶紧解释道。“要是我去的话,没人在意,说不定几句话就给打发了。”其实他也是赞同先去就主人的,不说别的就算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主人要是真的出了事儿,夫人镇不住那些桀骜不驯的家伙。他自己可是深深的感受过那些家伙有多么的桀骜不驯,不说别的就说,现在主人身边的俩个臂膀杨玉楼跟郑少君就是来自哪里,想当年最早跟主人出来的时候,那姿态摆的……啧啧,简直了。

    “那就去吧。你带路,到时候小二跟他们好好说说。”

    云婧刚说完这话,居然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内居然冒出了大量的魔气,嗷嗷,这是空间内散逸出来了,有种黑烟滚滚的感觉。

    云婧顿时恼火的将秦小六给扔了出来。原本红着眼睛,小脸魔魅的骇人的小家伙一看见云婧顿时伸开小手小抱抱,然后悠然的滚入了云婧敞开的怀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