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98-399章

第398-399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98章显化

    等到秦无殇看清那个东西,当即屏息!眼神中带着一抹惊骇之色!

    小胖子的眉心此时也浮现出一个跟虚影,不过整个虚影要比飞出来这个小了好几圈,虽然小,却异常的凝实。而直接飞奔他脸颊过来的这个胖娃娃的虚影大,却带着一股子血色,而且虚影要暗淡许多。

    可是秦无殇却一点都不会小看他。

    因为这个虚影胖娃娃的额头上,诡异的出现了许多类似锁链的暗纹。若是详细查看过去,这个胖娃娃的整个身体上下,都密密麻麻的围锁着各种锁链状的暗纹。而且这些暗纹,无一例外的都是仅仅的勒进虚影的身体之内。

    这孩子若是一个实体的娃娃,只怕这些锁链都会勒入骨肉,鲜血淋漓。

    可是就是他这个样子,却让秦无殇无意中响起了某个隐秘!

    整个胖娃娃,不会就是那个东西吧?

    顿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是更让他惊悚的,还是他自己的小儿子。这虚影,应该是元魂!

    这是魔族的叫法,人族叫做神魂!神魂这说来自最早的神族时代!其实说的却都是一种东西,就是魂魄元神显化!

    小六子出生就是魔子,他的身体异常的强大,魔血浓郁的似乎能够吞噬万物。偏偏他却因为刚刚出生,小婴儿的神魂却异常的虚弱,这就好像小马拉大车,艰难的控制着身体的神魂自然会经常性的导致身体失控,甚至可能引发身体反噬吞噬掉他的天生神魂!

    若是小六的亲娘使用神力封印了小六的魔血,秦无殇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挽救得了他的小儿子。

    “回来……”小六子口齿不大清晰的叫道。

    随着小六子的话音。那个诡异的虚影立即快速的被拽了回去,然后咻的一下子又冲进了小六子的眉心。这回轮到云婧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什么意思啊!

    她赶紧冲到小六子的身边,将小儿抱入怀中,然后一脸殷切的看向了秦无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秦无殇陷入了沉思,他是有点不大敢相信的。他一直以为那个东西是传说!

    “无殇……”云婧不满的道“你到是说话啊,你说那个虚影是不是什么老鬼,他是不是夺了咱们家小六子的舍了?”揪心啊。好揪心!

    “不是夺舍。”秦无殇肯定的说道。

    “……”话说。她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有木有?

    “不过,情况可能比夺舍还要糟!”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云婧惊了Σ(°△°)︴!

    “……”秦无殇再三斟酌,觉得应该就是那个东西。这才叹息了一声,解释道“我怀疑那个虚影是一个传说中的东西,我没想到他竟然真实存在。”

    “啊(⊙o⊙)?”云婧奇异打开看着秦无殇。

    “六儿,告诉爹。那个虚影是什么时候找上你的?”

    “……”小六瞪着他那萌萌的大眼睛,懵懂的看着自己的爹。

    “就是你这里的那个家伙。”秦无殇低头用手指戳戳儿子的小眉心。

    “弟弟啊?”小六子带着尾部拖长音的说道。

    云婧没好气的点点小儿子的鼻头“什么弟弟?咱们家你最小。”

    谁知道小六子竟然口气异常坚定的道“弟弟!”

    “嗯(⊙_⊙)?”云婧跟秦无殇都惊讶了。

    小六子自己啪啪的拍了眉心。结果就落下一个肥嘟嘟跟他十分肖似的胖娃娃。这个娃娃大概只有巴掌大小,直接落到他的手掌心。小六子献宝一样的将小虚影胖娃娃抓着举到了娘亲的面前“弟弟!”

    “这是弟弟?”云婧吃惊。

    “弟弟。”小六子高兴的咧嘴笑了起来。

    “弟弟是哪里来的?”云婧赶紧问。

    “不知道。”小六子挺着小胸脯高兴的大声回答。

    “……”云婧呆滞了( ̄△ ̄;)!

    秦无殇没忍住莞尔失笑。

    “那弟弟是什么时候开始到家里来的?”秦无殇也问了一句。

    “不知道。”小六子继续傻乐的回答。意料之中,秦无殇也没有指望自己站起来还没有凳子高的儿子能够清楚的表达一下,那个东西是怎么出现在他家里的。

    “无殇。你知道这个小家伙是什么?”云婧看见秦无殇失笑,又看见秦无殇一副笃定之态,就猜测秦无殇可能知道这个虚影胖娃娃到底是什么。就赶紧追问道。

    “走,咱们坐着说。”秦无殇将儿子从云婧的怀里拽出来。然后拉着云婧去了无殇殿的书房。这里的禁制是整个明宵宫最强的。

    云婧坐在了桌子的一边,秦无殇抱着小六子坐在了另外一边。虚影胖娃娃跟个小狗狗一样的趴在小六子的肩膀上。

    “云婧,我有没有跟你说过魔宫的真正由来?”秦无殇一副讲古状,云婧无语了o__o”…。

    幸好秦无殇也没有指望云婧真正的知道。云婧毕竟只是太阿域一个偏远的小生灵界的散修,连个正经的宗门都没有,他不指望短时间内,云婧就能够成为高大上的女修士精英。

    尤其是云婧的年纪小,在他决定了将她视为自己的双休道侣,正室夫人的时候就打算了以后好好教育她一番。不过他也没有强迫她学习什么的打算,潜移默化什么的,他觉得更加适合云婧。

    “太阿域有几大势力,无极剑宗,药王门,冥王殿,冰雪神族和魔宫。这五大势力,其实可以算做是看守者,看守着魔族的裔脉,看守着魔族通往人族疆域的通道。”

    泥煤的,还有通道!?

    云婧立即瞪大了眼睛。有没有搞错,她前生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难怪当年魔族的军团出现的那么突兀,而且好似潮涌一样,太阿域几乎没多久就彻底陷落了。要知道以如今明宵宫的飞行速度,从太阿域东边到西边,也要足足飞行三年。

    可是在她心目中就是这样广大的太阿域居然那么容易的就大半被魔族军团给席卷吞噬了,简直快的让她侧目。

    “你怎么了?”秦无殇看见她不仅因为惊讶瞪大了眼睛。甚至还直接变了脸色。忍不住失笑。“不会是因为那个什么通道就是害怕了吧?你放心吧,即使通道被打通了,我也有把握带着你们娘几个安全的离开这里。”

    “之前你也说过。要离开这里。”云婧的表情有点别扭,你上辈子可没离开。

    “自然,我要是孑然一身,没有你和儿子们。自然留下来也无妨。或许留下来,更是够给魔族大军好看。可是我毕竟是有家室的人。孩子们都还小,什么雄心壮志也没有你们对我来说更加重要。”

    云婧听了这话就笑了,那笑容异常的灿烂,让秦无殇看起到之后立即心情好了起来。

    “婧婧。我继续说,你继续听着。据我们魔宫古老的玉茧记载,这魔族通往人族的通道。是被封印了的。而这封印之物,就当年人魔打战后期凶名赫赫的秦家魔子。

    那一代最强的魔子。在封印的魔族通往人族的通道的时候更是用秘法让他吞噬了当时秦族内的所有魔子,上万名秦氏族人以及这个魔子的亲生父亲。”

    云婧顿时就惊呆了。

    若非如此,怎么可能完成最后的封印。

    想让一个只有嗜血本能的魔子安静听过,被成为封印,就只能使用非常之法。

    那人当年也是无奈之下选择的牺牲。

    “那是当年嫡宗的族长,后来他有一个嫡亲儿子留下来,跟其他几个家族的人组成了现在的魔宫。所以说,我们这一分支,其实也是曾经是正经的嫡宗。”

    云婧惊愕“可是仙魔大战,也就是人魔俩族的大战,不是在一万年前就结束了吗?这个虚影,难道活了一万多年的那个魔子?”

    “就是他,他的*变成了封印。若是魔族想要进入这方空域,就必须撕开封印。可是魔子的身体,可不是那么好撕开了。我估计他们想要进来必然是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秦无殇看着虚影表情有些凝重,为什么这个虚影胖娃娃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沉眠在封印之中嘛?

    莫非是封印出了事儿?

    “婧婧,我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只怕我们真得准备一下,若真是魔族大举来犯,看来我们就的离开太阿域了。”

    ……还是不留,这次秦二爷可真坚决啊。

    “那它的身体要是封印的话,它这样样子出现在我们这里没问题吗?”云婧指着小虚影揣测着问。

    “问题大了。”秦无殇没有瞒她“很可能是封印出事了。我准备准备,等儿子们上了族谱,我就带他们回来。你们也不要去族地了,那边的事情,我替你出面。”

    “不是上族谱得我人到场?”云婧问。

    “不必,族地那边弄不好也不安全了。”

    “那孩子们……”

    “你放心。”

    “那这小虚影……”

    秦无殇撕拉一声,泥煤的,这小东西怎么处理呢?

    ……

    秦无殇回到族地的时候,带着云婧也带着小六子。

    他本来是不想带着他们俩回来的,偏偏,那个鬼东西,要是没有小六子压制,他也拿它没有办法,而单独放着云婧跟小六子还有那个虚影在一起,他也不放心。更别提单独放任小六子跟那个虚影在一起,尼玛,不扯出大祸来才怪呢。

    所以即使他记得某位老人家的话,不带小六子进入族地。最后还是把他们娘俩给带来了。

    第399章嫉妒

    可是秦无殇不知道的是,打从他将小六子跟虚影带回族地,族地地下深处的某个类似巨大的蛋形的诡异玩意,就开始在外壳上出现细细小小的肉眼几乎难以察觉的龟裂。

    巨蛋的下面就是一片漆黑的阴影,这片阴影就好似幽冥。在这一片深幽之下的不知名处,一座好似横亘整个幽冥中心的巨大阵法不断的发散着微弱的光。

    每次巨蛋龟裂出一道细纹,这座巨大的阵法上的微弱就虚弱一丝。

    而在这座巨大的阵法下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各种魔族的军团战宫!在这群战宫的最中央,一座巨大回宫的魔族战宫之内,一个年轻的银发魔族一边享受着一群天魔女的*香艳的舞姿,一边自斟自饮。他的侍卫长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然后推开打算投怀入抱到自己家主人怀里的天魔。厌烦暴躁的道“王,我们还要等多久?这封印就挡在我们军团的前面,你也不让我们主动进攻。难道我们就一直耽搁在这封印面前不成?您可是被皇亲自册封为这次右路大军先锋的魔啊!”

    银发魔族不满意的撇撇嘴,看见那没成功投入他怀里的天魔女还抛抛媚眼,惹得人家勾引般的媚笑起来,甚至还朝着他再次伸出了玉臂。银发魔族刚想去拉。就被他的侍卫长再次推开了那个魔女,甚至恐吓威胁的瞪了瞪眼。知道那个魔女害怕的远去,这才没好气的对自己家的主人说教道“王,正经点,你在干正事呢。”

    “什么先锋。其实就是炮灰!”银发魔族不满的抱怨道。

    “王!”侍卫长没好气的道“我们魔族都是勇武之辈,不会因为前途危险就后退或者是畏惧!更不该抱怨!”

    银发魔族听了流露出了一副呆傻之色!

    “王!”侍卫长再次大叫了一声。

    咳咳咳!

    “我说侍卫长,我虽然带领的是先锋军。虽然我是不会辜负皇的命令和期待的。但是你要知道,我可是始祖至尊少的可怜的还剩下的传承血裔之一。

    如今始祖至尊的传承血裔不足十条了。我要是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始祖至尊的血裔就又少了一条。你说,你担待得起这个重大责任吗?”他没好气的干脆翻了白眼。

    “……”侍卫长顿时被噎住。

    “再说了皇是让我当先锋,可是没有说不让我先保住小命繁衍后代再为我们的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银发魔族干脆反过来说服教育自己的侍卫长。

    他的眼神熠熠生辉,五官比周围的魔族同胞都要精致立体,尤其是他的眉心,一朵诡异的黑色火焰的痕迹几乎好似活物的一般的扭动着。

    “始祖至尊之血裔,固然重要和珍贵。可是我们这么庞大的先锋大军也不能够一直都耗在这里干等着啊!”侍卫长不满的说道。

    “你怕什么?那个他不是说好了要帮助我们吗?”

    “王,那是人族,你还真相信他?”

    “走投无路了,还想继续实现自己的野心,不被我们利用,他那里还有翻云覆雨之力?”银发魔族浅笑起来,嘴角勾勒出某种笃定,坏坏的笑容,好似一个整蛊的少年。

    “……”侍卫长十分怀疑自己主子的到底能不能成功,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家的主子一向是我行我素,除非当真失败了,否则是绝对听不进自己的忠贞建言的。

    银发魔族看着侍卫长一脸悲愤的模样,哈哈笑了起来。

    ……

    叶尘走进这处满是飞花的庄园,鼻尖萦绕着各种丹药的药香。

    沈默人异常沉默的站在一株九香花树枝下,花树枝上,九香魔花开成了一片花海,一片片的九香花瓣随风飘舞,带着梦幻般的迤逦。

    “好久不见?”叶尘主动打招呼道。

    沈默看他缓步走来,微微的蹙起了眉头。“怎么不欢迎我吗?”叶尘含笑着说道,这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威势凛然。

    真难以想象,当年他初次与他相见的时候,这个家伙还是一个练气期的外门弟子。

    “叶道君!”

    “沈道君!”

    “……”

    “这才多久啊,原本筑基期的沈默就一路晋升到道君之境,真是让人侧目艳羡啊!”叶尘笑说道。

    “我这是有丹药之便,还有父亲的临死传功。当真不如叶道君,在那个地方也不过是修炼数年。修为就直接从元婴晋升到化神了啊!说起来,叶道君从从练气期晋升到元神期比我用时还短,说一声天纵英才也不过分。”沈默声音平稳丝毫不带感情温度的说道。

    虽然内容是夸奖,但是那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夸奖对方,冷冰冰的好似面板一块。

    “可惜我总觉得自己不如沈道君!”叶尘笑道“不过,这个结果我也不算失望。毕竟再晋升道君又如何,心爱的女人还不是成为了他人榻上的万物。还为那个男人生下数子。”

    沈默的脸色立即凝集出深冷的寒意和杀机。

    “叶尘。你不在你的暗部带着,到底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我就是想知道,你沈默到底还想不想对付秦无殇那个混蛋。”叶尘直白的问道。

    “我想怎么样。跟你都没有关系,我是不会跟你联手合作的。”沈默冷漠的道。

    哈哈!

    叶尘奸笑起来。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沈默竟然还是如此的清高幼稚。沈默,秦无殇势力拓张的极为快速。就连战宫都拥有五座了,而你的。不过是区区继承你的一点势力。你要不跟我合作,你凭什么对付秦无殇?你连小打小闹给他造成点麻烦的资格都不具备。”

    “那我也不愿意跟你合作,因为你让我看着更加恶心。”

    “你……”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你想要的不就是我父亲留下的那点势力!你要是要。就拿去吧,我对暗部的那些人也没什么兴趣。”

    叶尘就差没翻白眼了,他心中气急。

    自从秦无殇设计拉下了宗主。如今真个魔宫就混乱的厉害,处处陷入的排挤倾轧的大混乱。

    就连暗部也接连受到影响他的势力也靠山也大不如前。

    别说他了。沈默的父亲都在倾轧之中陨落了,要不沈默的手里还攥着不少暗部的资源,他也不会这个时候跑来找沈默联手了。

    “我的目标就是让秦无殇不得好死,你到底是帮我还是不帮我?”

    “你要对付秦无殇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最后云婧归谁?你还是我?你好是想接收我父亲的人手,那么就把云婧交给我。”

    叶尘听了这话,立即大怒“沈默,你别给脸不要脸!云婧是我的。”

    “你只是一个暗中偷窥她的猥琐之人,你的喜爱难道就是云婧的喜爱吗?她连跟你正式接触的都没有几次。而我呢,我们才是真正的在一起过。若不是后来秦无殇横插了一脚,我跟她会过上很美好的日子。儿女成群,相携白首都是可以的。”

    他是完全忘记了,是他自己最早纳妾,才彻底惹毛了云婧的。

    叶尘直接冷笑“沈默,我觉得你就是老天真,真傻瓜。云婧喜欢你?我怎么从来就没有看出来我?一开始有人传言你们俩个怎么样!但是你心知肚明,那只是传言,云婧也没有流露出什么真有跟你在一起的意思。更别说,你后来背叛她,另行纳了妾室。

    纵然她曾经对你有意……

    但是云婧那个时候身份敏感,未婚先孕,处处都是压力,备受排挤,日日苦熬。

    可是你偏偏还在那种情况下,主动纳了别的女子为妾,也难怪她彻底放弃你。

    当时若不是你给将她推开,可不是给了秦无殇接近她得到她的机会?”

    叶尘话音一转就怒声质问道。说起这事儿,叶尘就生气,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发现自己喜欢云婧,但是为了在明宵宫行动方便,他也研究过沈默,云婧跟秦无殇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调查过很多人,所以发现了很多事情。云婧一开始根本对秦无殇没什么感情,绝对不像秦无殇对外宣称的那样云婧早就心仪他,俩人早就在一起了。

    而沈默,曾经他大有机会,结果却自己轻轻放过了,还另外娶了一个女人,彻底让云婧开始厌恶他。越想这事儿,叶尘心里越是怨气大增,他是在发现自己喜欢云婧的心意之后,才发现云婧已经投入了秦无殇的怀抱,还再次有了孩子!

    所以他异常的嫉恨,异常的埋怨沈默。都是沈默这个不争气的,要这个家伙成功跟自己的情敌秦无殇多僵持一阵子,等他明了对云婧的心意,说不定他早就将云婧弄到了手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