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93-394章

第393-394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93章十味

    秦无殇无奈的走过去,将小六给抱起来,小六乍见了多日不见的老爹,立即好似揪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亲热。又抱住老爹的脖子委屈哭,又蹭着老爹的脸的撒娇,好似一只小花猫。

    秦无殇哄了几下,他就不哭了,不过每次侧头看见云婧还冷着脸,就又抽抽搭搭的发出哭声。

    秦无殇看得那个无语!

    他小时候好像不是这样吧?

    秦爷绝对不会这么挫!

    云婧看见他回来,还直接打断了他教育小六,非常的惊讶。“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出了什么急事吗?”

    “没有,我就是暂时办完了事情,过来看看你跟小六。

    云婧听了这话,就以为他不放心小六。小六这个孩子,从出生就在他们夫妻俩的眼皮子底下,又因为身体的原因,难免娇宠了些。不像他几个哥哥那样皮实!这小子被他们的养的有点爱撒娇了。

    “小六这孩子,渐渐的大了,越来越有自己的主意。都告诉他不能动身边的侍女。他又弄出今天的事情,侍女一个个恐慌起来,又没人愿意近身伺候他了。”云婧没好气的说道。这熊孩子之前还好好的,这才多大点,就学会不听话了。

    被亲娘收拾了一通的小六,一听娘说他的名字,就干脆垂头,将自己缩成一个小胖团子。

    “还小呢,我们以后多费心教导就是。”秦爷看着儿子的花猫脸就很心软,再说云婧不都教育了嘛。

    “你就惯着他吧。”云婧直接翻了秦无殇一眼,才又问道“晖儿他们呢?”

    “在族地没回来呢。等上了族谱就带他们回来。”

    “那几个小子还好吗,没给你闯祸吧?”对于几个儿子不怎么放心的云婧赶紧打听。“尤其是小四,他没事儿吧?”这小混蛋是有前科的,之前还离家出走过。

    “孩子们都挺好的,我会看好他们的。”

    “行。那我等你安排好了,再过去。不过小六在这边我也不放心,当天我是必须回来的。”云婧忧虑的说道,秦小六最多能够让云瑶给看一个白天。晚上却是离不开她的。

    小六一看云婧无意识的走进,就干脆伸出小手让她抱,云婧下意识的就将这小胖墩给抱到了怀里。嗷嗷。跟着就后悔了,娘俩大眼更小眼,小六更是一脸讨好的笑。

    云婧瞪了他好一会儿,才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安抚的在他的后辈上拍了拍。小六这小子感觉特别的敏锐。这明显是老娘不生气的节奏啊。这小子干脆撒娇的往她怀里倚靠,搂脖就亲了亲。

    好吧,他其实是在他娘脸上涂口水,但是老娘好像不板着脸了,还朝着他笑。

    这才一周岁多就学会了顺杆子爬的小东西,真是他儿子。秦无殇好不无语o__o”…。

    云婧哄好儿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问秦无殇道“无殇,现在外面是魔族势大还是我们?”魔族入侵这事儿,云婧前世也知道一些。但是魔族一直都没有抵达她在的那几个生灵界。

    几十年后到她过世的时候。魔族也没有完全占领太阿域。

    不过她却也知道魔族其实通过太阿域的俩大通道,还占据很多的域。而她生前的那些生灵界也一直在抵抗魔族。当然最主要的是,魔族那个时候根本没心思理会她们剩下的那些人。

    她听说。在魔族和人族最开始在东壇域交战的时候,也是异常的激烈的。后来人族好像忽然撤走了大量的修士。极大宗门的修士,大半都离开了太阿域。

    等到后来魔族控制了跨越通道,她们就是想离开也不能够了。

    各种修炼物资飞速的涨价,逃不足魔族的封锁,她们都难以离开。修为越来越难有寸进,修士争夺越来越多。甚至常常失去理智。

    她不知道那个时候为什么秦无殇还在,想来是因为呂湘也还在这里吧?

    不过她死的时候比较早。也算是顺心了。至少没有挨到最后魔族总攻的时候!虽然如此,但是她当时还是想过自己真生不逢时!居然出生在中央的乱世里。

    “你问这个干吗?”秦无殇诧异的看着她。

    “我就是想问问。”云婧被他疑问,顿时有点卡。她总不能说她前世经历过的事情,她想了想,干脆道“我就是想,我们整个东壇域才有俩个跨域通道。横垣古道明显被魔族军团给占据了。那么我们就剩下一个银环古道了。要是这俩条跨越通道都魔族给占据了,那么我们东壇域剩下这点人,不就成了瓮中之鳖了吗?”

    “你到是有点脑子。”秦无殇表扬道。

    云婧:“……”

    “不过你现在才想起来,却是有点晚了。这些事儿,在魔族军团出现在横垣古道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秦无殇以教导的口吻说道。

    云婧:“……”特么姐之前是技术宅,真心不是政治腹黑女王!

    “不过这些是事情,都是男人家想的,你不无需理会。你就想好如何照顾孩子们,如何照顾好你自己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给我。”他直接伸手将云婧跟儿子一起抱在了怀里。

    云婧:这特么绝对是大男子主义。

    “不过你能够想到问问我也算是好的。对了,我先去处理一下明宵一脉这边的庶务,有事儿直接去无殇殿找我。”说完这话,他跟儿子一样在云婧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就出门去了。

    云婧:“……”

    秦无殇出了青莲殿心情也很好。可惜这种好心情在看见堵门的秦斛的时候,就有些无奈了。

    “走吧,去你书房。”秦斛的脸色有些阴沉,十分的不好看。

    俩人到了无殇殿秦无殇的书房。秦斛干脆将手里的玉茧扔到了秦无殇面前的书案上。“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无殇拿起玉茧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了。他抿着嘴唇注视着秦斛却一点解释给秦斛听的*都没有。

    “华族长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我了。我真没有想到。无殇你居然这里厉害,逼死自己的大母。”

    秦无殇听了这话,立即满脸戾气“那你觉得我就活该被她弄死?”

    “无殇,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这些年,无论是族长还是我。难道我们都没有保护过你吗?”秦斛带着怒意大声道。

    “可是你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一味的放纵她不断的朝我下手。”

    秦斛听着秦无殇带着怒气而阴霾的话,一时间竟然没有回应:“……”

    “无论是你还是秦华,一个个不是偏心纵容,就是自身难保。那你们说,你们想让我怎么样?我现在又不是以前。以前我就自己一个,那女人对弄死我那娘没兴趣。所以我保护住自己就可以了。但是随着我儿子们不断长大,随着我跟云婧的事情传扬得天下皆知。我的弱点就都明晃晃的摆在那个女人的面前。你让我怎么做,我怎么才能够保住我看重的家人万无一失?”

    秦斛:“……”

    “斛叔,你总说人生百味。有甜就有苦,少年时期多经历一些事情,对我来说也是磨砺。你让我放大心胸。可以,我可以不去收拾她,可是她不放过我啊,我能怎么办?”秦无殇继续质问道。

    “无殇,她不是……还没朝你的孩子们下手呢?”秦斛纠结的说道。

    秦无殇直接将一兜子的玉茧和信符都扔到了秦斛的怀里“你看看吧,从孩子们很的小时候就安排人想法子除掉他们。到煜儿他们到族地居住。她不断地朝着我儿子的身边安插钉子,还打算引导我儿子学坏。

    你看看啊……

    你说你让我怎么忍?”

    秦斛被他质问的有点无颜以对。

    “我不知道老头子到底跟她有多情深难忘。不过我却知道我自己受不了这种生活,我忍受不下去她继续耀武扬威的做着我大母。

    再说。你知道老头子也知道那个女人的性情,她是绝对不会选择自尽这条路的。所以她必然是还活着,只不过丢了族长夫人的名头而已。

    对于这点我真心的高兴啊!我的人生百味,我自觉地甚至连十味都还没有品尝透彻,我还想好好的过我以后的日子,所以。只有委屈她了。”

    秦斛的眼刀子不断的射在秦无殇的脸上,可惜这货浑然不动。

    “所以你要是站在秦华族长的力场责备我。我受着。毕竟让我他名声扫地,算来算去也是被殃及了。但是你是站在老头子。我爹的角度上责备我,那我不承认。

    他当爹,当的太不负责任,所以我才会走到今天。我弄出这些事情,他要负很大的责任。他要是能够约束好那个女人,我们何必走到今天。要我看,老头子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都非常的失败。”

    秦斛:“……”

    “斛叔”秦无殇叹息一声“我家林婶的娃娃,有我妻子照看,我想来这个孩子是一定可以生下来的。斛叔,说句真心话,我一点都不希望我那小弟弟也经历一遍我过的那些日子。”

    第394章劝谏

    谁过的不好,谁过的痛苦,谁知道!

    秦斛听了这些话,顿时有种自己绝对是白来了一趟的感觉。但是实际上他却不愿意这样回去。

    “无殇,你这次是让你爹灰头土脸的这你得承认吧?”

    秦无殇没说话。

    “如今阿衍十分颓废,你几乎是你爹唯一的继承人了。无殇,听我的话,你可以了,收手吧。你以后不要再继续对付你大母,还有你哥,跟你爹好好相处如何?”

    秦无殇听了这话,忽然失笑。

    “斛叔,我一向觉得你是我爹的左膀右臂,至少是他十分之一的智囊。我没有想到你今天居然会跟我说出这等幼稚的话。我大母如今隐藏在暗处,对我充满了仇恨。我大哥。如今因为我失去了继任族长的资格,可谓仇深似海!

    我爹,要不是他包庇隐藏我大母,暗中给予她支持,她哪里能够那么轻松的自尽。再说这次是我赢了那女人,我爹定然会觉得他那心肝宝贝受了大冤屈,必然会因为对她多加练习,而加倍纵容。

    这么危险的时候,你居然告诉我要放心恩怨,跟他们好好相处?

    你觉得这可能吗?

    有些人。恨不得我去死!”

    秦斛:“……”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秦无殇,这小子这些年,在他们无知无觉之中成长起来了。

    “是我爹让你来的吧?劝我这个时候收手,这一点都不想你会说出来的事儿。太类似他的风格了。”秦无殇讽刺的笑道。“总想粉饰太平,有能够粉饰多久?

    总有他粉饰不了的那一天。”

    就如今天的事情!秦斛暗暗的在心里吐槽。

    “无殇……”秦斛还待继续劝说。却被秦无殇直接出声打断“斛叔,你不用说了。”

    “斛叔,有些事情是我的家事儿,你不应该插手,你也插手不了。别做超过我容忍底线的事情。”秦无殇眼神忽然转为厉色。

    秦斛:“……”

    秦斛最后怏怏的走了,他一走,杨玉楼就来了。

    俩人商讨了一下,几座宫殿最后的修筑事务。然后秦无殇又告诉了他刚刚发生在宗门的事情。杨玉楼听罢眼神闪闪道“老大,我怎么会忽然有种机会来的感觉?”

    秦无殇:“……”

    “真的,魔族这次入侵。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个灾祸的,但是我总绝对对于你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我们要是趁机崛起,那说不定,最后老大你宗主也当得。”

    秦无殇无语“当了宗主就是什么好事儿不成?”

    “老大。难道你其实是想统帅整个太阿域的其它宗门集合在一起的人族联军跟魔族血战?”杨玉楼嘿嘿怪笑。

    秦无殇直接翻他一对大白眼。

    “统帅人族联军跟魔族死磕就好?”

    秦无殇心想:这小子脑子一定有问题了。

    “我这不就是说说嘛。不过老大,我真的觉得以你的身份。又有魔族入侵这个时机,当真可以好好把握一下。”

    “说说你的想法。”秦无殇来了兴致。

    杨玉楼赶紧压低声音跟他嘀咕起来。秦无殇听着听着就来了兴趣,非常认真的跟杨玉楼讨论起来。直到晚饭时间俩人才暂时告一段落。

    秦无殇深深的觉得杨玉楼的修炼天赋或许不如郑少君,也没有他的价值大,毕竟郑少君是五阶炼丹师。但是这小子非常会揣摩人心,是个人才。

    俩人商定完杨玉楼之后如何配合他行动以后,杨玉楼就满脸兴奋的走了。

    秦无殇再见见这边的几位心腹自后,又跟云婧告别才回到了族地。

    他刚回自己的院子,就听说秦战来了,而且是专门为了拜访他而来。秦无殇有些疑惑的在自己的书房接待了这位族兄。

    秦战来的时候,还带了自己的弟弟秦穹。

    秦穹是他异母弟弟,但是从小就跟他感情很好,所以秦战走到哪里都爱待着自己的弟弟。

    “战族兄这次的来意是?”

    听了秦无殇的询问,秦战看了秦穹一眼,就直接设置了隔音结界,然后才道“无殇,我来的来意都是为了你。”

    “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无殇,我是想让你去劝劝戮叔,让他不要带着族人离开,我们秦族不分族。我们秦族一旦分族,那么就成了三大世家子种垫底了啦。以后另外俩大世家人,岂不是会欺负死我们?”

    秦无殇沉默了一下才道“娄家的人行事低调,很少与我们有直接冲突。凤家就更不用说,他们那一族的人少,我看不出我们有什么理由必须得不分族。”

    “……那怎么一样呢?”秦战喃喃道。跟着叹息了一声,异常感慨的道“我就是觉得分外舍不得。而且我们秦族发展到今天,大家都清楚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啊!

    而且你知道吗?戮叔一说要走。族内竟然还有其他脉的人跟着一起走了,这一次离开的族人非常多。无论是嫡系还是旁系,纷纷有人提出并入戮叔他们那边去。”

    “秦族庞大,无论是嫡系还是旁支都多不胜数,各种矛盾也避免不了。即使延续到今天,也不过是在勉励维持罢了。这次分族,一族分成俩族,不仅方便管理,更能够缓解各种潜在的矛盾,不是很好吗?”秦无殇道。

    “好什么啊!”秦战还没说话。秦穹就主动出声道“哎呦,二爷,这分族根本就是一点都不好。这一分族,整个家族内部都乱套了。很多人都在犹豫这次是跟着戮叔他们离开呢,还是留守在族地之内呢?

    如今人心惶惶。乱成一团,简直是烦死人了。”

    秦无殇听了这话,再瞧秦战兄弟俩就若有所思。

    “你们是因为旁支各族动荡,担心自己没了支持者?”秦无殇的话让秦战兄弟俩齐齐色变。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秦穹先说。

    “其实就是这么回事。”秦战忽然直白的道。

    “哥……”秦穹急了。

    “有什么不能说的,分支旁支本来就弱于嫡系,如今嫡系分类,更成了他们脱离秦族寻找生存空间的借口。他们是想不再会受到嫡系的各种严密打压。心里想着跟了秦戮离开万一秦戮不像现在族长打压他们打压的这么狠呢?

    所以秦戮一动,他们就立即坐不住了。

    我呢。我这个旁支分支为了联合抵抗嫡系的压迫而捧起来的人,就变成人了没人看的见的小可怜。如今谁还顾及上我啊!”他深深叹息了一声道“用的我时候就把我供起来像个祖宗,用不着我的时候。就一脚把我给踹了。这帮子孙子。”

    “秦戮分族,依然是定局,不是我劝说就能够改变的。”秦无殇说道。

    秦战再次色变,跟着苦笑“那我以后可以加入你这边吗?你放心,我这边就我家那几十口人,无论什么时候对你都形成不了威胁。相反。你要是还相信我这身力气,我就给你好好干。”

    秦无殇的表情有些诧异“战族兄。你为何这样说?而且你怎么会想起来选择我?为何你去选择族长,或者是戮叔?”

    “族长是个厉害的。但是他有一个必须照顾的更加厉害的族长夫人。要说一个男人爱江山更爱美人不是错,只要是有点热血的爷们都会有那么点遐思和血勇。但是问题是,目前魔族入侵,我想的是给我给家族挣出一条活路来。

    族长是好但是我却不希望未来带领我逃出魔族的围追堵截的统帅是这样爱江山更爱美人的人!

    万一他为了美人,丢下我们不管怎么办?”

    “……”秦无殇听了他的话,直接笑了起来“说不定我比他做还差。”

    “可也有可能你比他做的好多了,跟着你更加的安全。而且就算是你未来会比族长做的更差吧。但是你现在还没有露出你那兔子尾巴,所以装模作样的更有欺骗性啊。”

    “所以你就也被欺骗了?”秦无殇笑道。

    “没错。”

    “其实你可以选择戮叔,戮叔一直都很欣赏你啊。”秦无殇话锋一转又说道。

    “唉,我知道戮叔是好人,但是我总觉得跟着他不安全,保命困难啊。再说戮叔不也是跟着你吗?我还不如直接跟着你呢。”秦战故意朝着秦无殇抛了一个媚眼,顺便眨眨眼睛。

    秦无殇恶寒,外加哭笑不得。

    “我要想想,你等我几日再给你消息。”

    “成。”秦战爽快的答应下,带着弟弟就离开。

    俩人离开秦无殇的宅院很远之后,秦穹忍不住开口追问“哥,你看他那副主子爷的架势,我都怀疑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得起我们兄弟过。我们干嘛要投奔他,干嘛要给他效力?”

    秦战直接笑了,语气之中带上来说自嘲和无奈“谁让人家的是组长的儿子,而且那小子早就走在了我前面。在我还为了提高修为拼死挣扎的时候,那家伙早就起步开始江里自己的班底和为了以后布局了。

    秦无殇,那可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啊!

    唉,时不待我啊!”他感慨万千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