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91-392章 分族

第391-392章 分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91章分族

    秦戮疯狂的大笑起来。

    “你们一个个都想要我死,哈哈哈,那我也不必对你们还顾恋什么旧情!”秦戮的笑声之中带着辛酸绝望和悲痛。

    要是没有秦无殇的话,他在骤然遭遇宗主的设计,秦华的推波助澜的指责的时候,或许真的会因为人族联军的覆灭自尽而死。

    可是经过秦无殇的推演,搭上他一支的族人三万多口,他绝对做不到。

    人族联军已经没了,虽然他也有责任,可是没有这帮子的人的算计和牺牲,那上百万的人族联军怎么会轻易覆灭?

    这得多狠辣的心才能够不把百万人命当回事。这得多冷酷的心智,才能为了勾心斗角,完成自己的心算布局害得那些生灵界内的人族全部成了魔族的口粮!

    是呢,祖辈曾经同生共死抗击魔族的同族都能够轻易为了权力斗争舍弃,秦戮真是对他的宗主师兄,秦华族长心寒了。

    若非如此,他怎么会甘心被秦无殇利用?

    是的,没错,他就是被秦无殇利用了。

    无论是殷朝宗的事情,还是殷朝英的事情,都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查到的。秦无殇这小子得有多深远的心计,才能够提前那么久就开始调查他们俩个的事情,又得有多强大的耐心才会在今日靠着自己才暴露这个真相!

    秦戮在接到秦无殇的那些玉茧之后,根本就没有怀疑过秦无殇会给他假的内容。

    因为这一桩桩,一件件,秦无殇简直设计的环环相扣。就连今日他不断推出的各种证据玉茧,都是一层层的推进的。

    “放肆,秦戮你……”宗主直接暴怒,挥手就是绝杀之招,攻向了秦戮。

    巨大的灵压简直是骇人听闻。拳招更是快如闪电。这早熟秦戮他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宗主的最强杀招之一嘛。一瞬间,他心如死灰!当真是要他死,都这么迫不及待了。

    结果这杀招却被另外一族世家的族长给半路拦截了。

    那个人就是三姓世家之中最神秘,人数最少的凤家。

    风家这一代的家主,跟秦华和娄五平辈。但是年岁最小。平时也是异常的沉默,任何宫内的事务,他几乎都不参与。即使来了也是一直都沉默寡言。

    当然不会叫的狗才更可怕!

    宗主一直以为自己从来都没有轻视这个凤家的家主,可是谁曾想,自己的强力杀招居然被对方轻而易举的给扫灭了。

    不由得脸色大变。

    “凤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魔族的妖孽太多,不得不防。自我魔宫在太阿域立足以来,也不是没有直接被魔族的卧底奸细摸到宗主的身边过。一个附属家族的嫡子嫡女这个种身份当真是在合适潜伏不过了。”凤家主一出言就是表态站同秦戮的话,这不仅让宗主的脸色剧变,更是周围不少看宗主和秦华脸色行事的长老,大长老们脸色剧变。

    “秦戮那是在污蔑。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去保证无论是殷朝英,还是殷朝宗都不是魔族的人。”

    “是人族。外通魔族更加可怕!”凤家主脸色发冷的看着,那眼神似乎看宗主也好似在看魔族。

    “我……我自从做宗主以来,事无不可对人言!你们要是不行。可以找暗部的人查我。”宗主又怒又恼火的道。

    “若是你真又问题,或是你身边的人有问题,说不定暗部早就让魔族给渗透了。也是,那些魔族军团本来我就觉得出现的蹊跷,怎么可能那么多人数的军团,知道最后才被发现?

    卧底的奸细只怕早就潜伏存在了。”凤家主一点面子都没宗主。

    “不是。你听我说……”

    “宗主,你的事情。还是延后讨论。我们现在要决定的事情,就是魔宫如今应该启动紧急五元决策了。”凤家主冷冰冰的说道。说穿了,秦戮爆出的秘密太惊人了,他现在再难相信眼前这个宗主了。

    想让他相信他,行,先把自己的问题交代清楚。

    在这个魔族来犯的时候,他们绝对不可以有一个跟魔族不清不楚的宗主。

    “凤家主你不要太过分。”宗主怒气汹汹,脸面厉色的道。

    “同意启动五元决策的举手。”凤家主首先就举手了。

    跟着就是娄家的家主。

    再有就是亲近凤家和娄家的长老们!

    宗主无声的冷笑,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拿捏住我?他冷冷的去看秦华,眼神带着威胁,似乎在说,你要是干不支持我试试?

    秦华直接色变。

    宗主看完了秦华又去看自己的亲信们。只是这一看,顿时心头大骇!

    “杜长老……你怎么也举手?”杜长老一直忠心的追随他啊!

    杜长老的神色比较冷。“宗主,魔族就要打过来了。难道要等到宗门覆灭的时候再启动五元决策吗?”

    “你……”

    “宗主,启动了五元决策,我们就可以随时动用那个东西。对不起,这一次我是支持俩位家主的。”又一位大长老也举起了手。

    “……你……你们……”宗主顿时有种万事皆休的恐惧他。他赶紧又去看别人,除了个别几个旧人,一个个原本的心腹和他以为已经拉拢住的对象都举起了手。

    即使有些长老在他看过去的时候不敢跟他对视,但是手还是举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怎么可以这样轻易的背叛他?

    怎么可以?

    秦华看见了这一幕,顿时深深叹息了。

    他没有想到平日里好像掌控一些的宗主,居然会败的这么快!曾经他拉拢了不少人,包括世家的人。也包括师徒一脉的人。

    那些人都支持他给自己找麻烦。但是这一次……

    他侧头去看秦无殇,那小子一眼冷凝的沉默的看着宗主。所以他只能够看着这小子完美无缺的侧脸!

    他一直觉得这小子还不过是毛头小子,却不想不到他居然如此会把握人心!

    唉,他们大势已去,无论是宗主的。还是他的。

    所以秦华最后也举起了手。

    他刚一举手,秦系的长老大长老们纷纷快速无比的都举起了手。

    九层的长老,大长老同意,那么五元决策启动。

    五元决策,就是宗门之后的重大决议都改成五人决定,其中三人支持才能够执行。这样看似容易造成拖沓和时机耽误。但是却能够最好的防止魔族的渗透和夺舍。

    魔族的渗透和夺舍简直是无孔不入,魔宫的上层更是他们夺舍的最爱,为此,魔宫多年来不断遭遇各种重大损失。没法子才想到了这个一旦魔族来攻,就启动的紧急法子。

    最后秦族长。凤族长,娄族长自然当选。另外俩位却是师徒一脉的重要任务。暗部的首领唐乾坤和另外一位德高望重刑法殿的殿主灰岳。

    灰岳是孤儿,绝对草根崛起,所以在师徒一脉异常的有影响力。当年宗主要不是背后有几大世家的暗中支持,也不会击败灰岳成为宗主。

    不过灰岳即使没有成为宗主,后来也接受了宗主的拉拢,成为了宗门最重要的刑法殿的殿主。

    这是灰岳入选五元,简直是实至名归。无论是世家的一方。还是师徒一脉,大家都刻意的把宗主给晾在了他的宝座上。

    宗主的脸都扭曲了。

    可还是那又如何,他一个人根本改变不了大势!

    “第一个决议。派遣得力的人去排查宗主身边,暗部,秦族内的魔族奸细,或是背叛者。”

    娄五首先提议。

    这个决议,只有秦华反对。所以还是执行了。人员都是五方推举出来的。

    “第二个决议,宗主暂时不管理宗门管理。有五元决议代行宗主命令,一直到消灭魔族军团驱逐魔族。”

    这项也是娄五爷提出来的决议。获得了一致通过,秦无殇看见宗主的脸。一下子面如死灰。

    “第三项决议,秦族立即拆分成俩族。一部由秦华继续统领,任族长。另外一部独立出来,由秦戮带领。”娄五又出言。不过他这次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秦华。

    秦华在他的盯视下,叹息了一声。点头同意。

    “如此甚好,现在继续讨论一些抗魔的要务。”讨论这个事儿,秦无殇跟秦戮就不能够继续留下了。他们俩就提前离开了,这其中还包括了殷朝宗的妻子祁心璧和女儿殷宝莹。这俩人是在秦戮公布罪证的时候,想要刺杀秦戮直接被早早封闭了魔元看了起来。如今进行到最后的阶段,自然要让人将他们带走。

    秦衍是一脸的惨白,游魂一样的跟在祁心璧母女身后出去的。秦无殇跟秦戮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等秦无殇俩人走出了宗主大殿,走下了宗主坐在的山峰。秦戮再也忍不住,立即道“我逼着我将那三十万的你大母的偷情玉茧发出去。你爹好像发觉了。”

    “发觉又如何?”秦无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我那记录的玉茧可是很详细的,我爹那老头子我知道,他很能忍的。可是再能忍他也没有想过我大娘会给他带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所以他有惩治我的时间,早就跑去我大娘哪里兴师问罪了。”

    第392章自尽

    “何至于如此?她……毕竟是你大娘!”秦戮有些小感慨的道。

    “你觉得有一个总想弄死你的大娘是一件好事儿?”秦无殇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秦戮顿时说不来话了。

    “再说我要是你,现在最好快速的去带着自己一脉的族人去我那里,家族里那些老家伙只怕不会那么容易的同意你分族而去。你要是等到他们闻讯赶来。那就麻烦大了。”

    秦戮顿时嘴唇都绿了,慌的立即就想走,可是他最后还是停下脚步回头等着秦无殇追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派人追查你大母的事情的?”

    “……很早以前。”秦无殇轻笑,他这一次轻轻摇头“你更适合当个高阶修士。家族的族长老,当真是不适合当一个族长或是战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秦戮没好气的问。

    “你居然比女人还八卦,还在打听别人家的家长里短!”

    啊呸,他才没有。秦戮满头粗黑线,再也不想看见秦小子的脸。直接扭身大步流星的走了。

    他走了,秦无殇也没有久留,直接也会自己的孩子们的身边去了。

    可是刚刚晚上,秦华就直接出现在他的书房里,一脸的震怒。

    “秦无殇,你大母她自尽了。是你逼死她的。你这孽障,都是你的错的!”

    秦无殇听了他的话,从容的自椅子上缓缓的站起身,凝视着秦华的脸道“这法子不错,当真是再好不过的应对。这是你想的还是她想的?”

    “你在胡说什么?你大母自尽了。你居然一点悲戚之色都没有?”秦华怒道。

    “我有什么好悲戚的?她总恨不得我死,这些年来小动作不断。她死了我有什么好悲戚的?”秦无殇诧异的问。

    秦华顿时身形一震。

    他怔怔的看着秦无殇,从没有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妻子跟儿子的之间的深刻仇恨!

    曾经他多少次防止妻子害死儿子,有多少次劝慰无殇不要去仇恨他的大母,呵呵,他甚至还觉得,只要他活着就能够看着看住他们,不让他们自相残杀!

    呵呵!现在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么的可笑。这仇恨。不仅没有化解,还深深的埋在了他们的心里。

    “无殇,你是不是非常恨我?”

    秦无殇听了秦华的。淡定的摇头。没有爱,哪里有恨。他最这个父亲,小时候是孺慕葱白的,甚至他少年时期也总期待着他能够多关爱自己。

    可惜,事实证明,这些不过是都是妄想。

    年纪大。什么都不需要了,也就变得更加的无欲无求了。

    “你是我爹。我是你儿子。”但是仅此而已。要说多有感情,他说了。秦华信吗?秦无殇在心中嘲讽的笑笑。

    “你大母她……真的自尽了。”秦华叹息了一声,然后道。

    秦无殇的眼角划过讽刺的笑意。“何必呢,那个女人那么有野心,偏偏还要摆出一副无欲无求的清高样子,你说他自尽尸体呢?你让我好好检查检查是不是李代桃僵尸体。要真是她,那我就给她哭个灵!毕竟也给她挡了孽种儿子这么多年。”

    秦华的嘴角自己抽动了起来。

    “无殇……”他有种对儿子无从下手的感觉。

    “如今这种情况,她的姘头宗主没了权力,她呢,又要面临自己红杏出墙的事情败露出来,你呢,秦族立即要拆分。所以这个时候,各种情况都不利于她,最好的法子就是假死遁走了。

    不过也好,至少以后都不用看她摆出那副我是嫡妻大母,你是庶子孽种的嘴脸。看多了让人想吐她一脸。”

    秦华的嘴角剧烈的抽动起来。

    如果可以他真想掐死自己这个儿子!

    尼玛,太糟心!

    “无殇,你大母自尽了,她用自尽证明了她的清白。我希望你只记住这点,到时候不用我教你怎么说吧?还有,我要求你跟你哥哥以后和睦相处。”他厉声冷脸道。

    “会的,会的,我会说她是清白的,毕竟她要是不清白,我爹岂不是要跟着头顶一顶绿帽子?这个我懂。至于其他人信不信,那我就不管不的了。”

    “……”秦华真心想上手掐死他了。他好容易忍住自己的冲动,抬腿就走了。

    他才刚走,秦无殇就吩咐人再发殷朝英的香艳偷情玉茧一百万枚!

    “发,不仅魔宫的辖地发,其他势力的辖地都发。我要让那个女人的名声直接臭大街。最少十天之内,整个太阿域都知道她风流韵事。要是玉茧不够,我找人多复制一些。”

    应下这差事的是后跟来的秦立,这货脸都摆成苦瓜了。

    “动作快一点。你要是下手慢,露出了马脚,别怪我送你的尸体给老头子交账。”

    秦立顿时一个激灵,慌忙应下跑出去了。

    速度啊,他必须保证速度和质量的干完这差事。

    送走了秦立。秦无殇心情大好,又去看儿子们了,甚至兴致大发的给儿子上课,讲解修炼中的疑难问题。

    殷朝英自尽,有的是说是谢罪,有的是说是被冤屈证清白。但是当她的艳事儿玉茧越发越多之后。更多的人都在说她的自尽是谢罪了。

    她直接让秦华绿云压顶!丢了大人了。

    什么?你们都不知道秦华是谁?

    秦华就是魔宫秦族的族长啊!

    于是秦华,殷朝英,魔宫宗主那些不得不说故事,就彻底宣扬开了。

    秦华对自己小儿子的出手狠辣,最近是越来越认识的清楚清白。但是他却对他投鼠忌器!

    很显然,现在的秦无殇将自己的嫡母视为仇人,他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报仇有什么不对的?

    这小子幼年时候就被伤了心,那伤绝对不是他简单说说就能够弥补的。

    现在他失去了妻子,要是这个时候惩治,秦无殇,这小子准定会带着自己的儿子们彻底离开秦族。这小子从小过的什么日子他太清楚。他不觉得这小子对秦族有什么深厚的感情。

    但是问题是,秦衍现在身份不明,就算他能够拿出证据证明秦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外人谁信啊?宗主有多么的信赖他外人都看见了,殷朝英跟宗主之间,咳咳……

    那小子都快疯了。

    他现在唯一剩下的儿子就是秦无殇,这小子要是以后不接手族长之位,他还会更头疼。因为他再没有其他的儿子了。

    秦华苦的眼睛都快冒火了。

    秦玉白跟随他多年,看着他跟推磨的驴子一样的在书房里和转来转去。不禁苦笑道“主子,您到底打算怎么处置二爷?族老们纷纷派人来询问了。”

    “怎么处置。我能够砍了他的脑袋吗?”妻子都自尽了,他还能再继续搭上儿子吗?

    “……可是主子。这次无殇少主做的太过分了。,殷家的人来闹几次了。”秦玉白无奈的道。

    “闹,他们还有什么好闹的。朝英都不在了。”秦华讽刺的冷笑。“他们还想我像以前那样予取予夺不成?再说我要是还像一起拿那么做,头一个跳出来想要我卸任的就得是那些整天过来跟我添麻烦的族老们。

    我从不眷恋秦氏族长的位置,但是他们做得了吗?”

    “……”秦玉白不说话了。

    “无殇再不好,他心计手段样样不差,修为天赋更是冠绝一代。”秦华十分可观的说道“这次魔族来势汹汹,我心里大感不好,总觉得哪里不对头。若真是出现意外,我没了的话,那么唯一能够带着秦族活着离开这里的,还不得是他。”

    “族长……”秦玉白失声惊叫。

    秦华冲着他摆摆手。“我没有吓唬你的意思,只是忽然心头生出警兆而已。”

    “……”秦玉白还是非常的惊讶,警兆也很可怕啊!

    ……

    秦无殇跟几个孩子互动完,还觉得深深的不满足。干脆跑去传送阵那边,直接传送到明宵宫回去看妻子跟小六去。

    可是他刚刚回到青莲殿,就听见了内殿的哭声和教训声。

    “知道不知道错了?”听声音秦无殇都能够想像到云婧绝对黑脸了。

    “娘。”秦小六懵懂的声音,特别的稚嫩让人心里发软。

    “小瓶怎么给你洗衣服,做衣服,收拾屋子。你怎么还能将她吸干成骷髅?”云婧带着怒气的责问道。

    “娘……”

    “别叫我娘,我不是都告诉过你不要去吸食生灵,饿了来找娘?”

    “娘……”小六的声音特别的可怜巴巴的。

    “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无论是什么肉,绝对不能吃生的。血液更是不能吸。你呢,你听我的话了嘛?”云婧的声音中怒气越来越大了。显然是秦小六这真的不乖了。

    “娘……”秦小六的声音继续萌萌哒,好像根本没有意思到自己错到哪里了。

    “给我规矩站好,小手被到身后去。不能扑到我怀里,罚你站呢懂不懂?”

    哇,秦小六也不知道是让云婧给吓,还是怎么得惹哭了,大声的嚎哭起来。

    秦无殇赶紧较快脚步冲了进去。就看见地面上已经躺着一具没有血肉的骷髅尸体,尸体上挂着破碎的侍女衣服。

    秦小六正站在云婧的身前,几次伸出小手去够云婧,想让云婧抱抱,都让生气的云婧给排开了。

    没娘抱,好像要被抛弃了的秦小六于是吓得哇哇哭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