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87-388章

第387-388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7章冲突

    “她什么意思?不是我嫌弃我是一个庶出贱种吗?不是嫌弃我血脉肮脏吗?怎么我的儿子反而成了她想要的香饽饽了?”秦无殇带怒的冷笑出声。

    秦战却当着他的面和周围许多族人的面冷讪道“这你就不知道了,秦衍不是要当族长嘛,怎么可以没有后代呢,就算是还过继的儿子那也是儿子不是?再说了,你这庶出子的地位本就卑微,剩下的儿子自然更加的卑微好拿捏。一个小孩子到了她的手里还不是想让他生就是生,想让他死就死?

    至不及还可以培养那个孩子仇视你这原本的亲爹,给她的亲生儿子培养出来一个打手敢死敢冲的蠢蛋孙子。不就是站着一个名分而已?算什么呢?”

    周围的秦氏族人一个个都脸色大变,族长夫人再有为威严手段,但是毕竟是多年不在族内了,新生代的族人很多都不认识她。可是这却不妨碍他们去揣测那位的真实意图!

    想必这秦族之内最有资格接任族长的俩位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秦战跟秦无殇这样说,那至少就有五六层的把握是真相!

    那位虽然是族长夫人,可是毕竟不是秦族的人。

    想要接着族长夫人的威名强制过继庶子的孩子,毕竟养废秦家的嫡系子弟,只怕这事儿不会得到长老们的支持了。

    “她那是做梦,当年我爷爷过继我那族长爹,那是因为我爹的亲生父亲,我的亲爷爷是他的亲堂兄。并且自己愿意过继儿子给堂兄。可是我不愿意啊。

    她要是敢跟我耍阴谋,强迫我过继儿子就别怪我跟她不死不休。大家往死里磕,谁都别想过安生日子。”秦无殇立即决绝的道。他这话绝对不是虚言,秦战都能够够感觉到他坚定不移的意志。

    “好,好样的。不愧是我们秦家的爷们。无殇。那女人想要欺负我们秦家的爷们,也不看看她到底是谁,站在谁家的地盘上。哥哥支持你,你要跟她死磕,哥哥绝对站在你身边!”秦战大声的嚎叫。

    “秦战,你闭嘴。”一个异常威严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好似重锤直接砸在他们的心上。秦无殇跟秦战几乎同时脸色一白。附近的秦家族人有些甚至嘴角都流出了血丝!

    但是秦煜等几个孩子却一点都没有被波及。对方对于声音的控制已经得到了圆润通达,敌我有别的程度了。控制着音波指哪打哪,这可是绝对难得。高手啊!

    秦战跟秦无殇听来着个声音,几乎就是知道出手的人是谁。俩人齐齐冷哼一声。

    “无殇,我告诉你。如今替那个女人四处奔走,想让其他的长老们都同意让你过继儿子给你大哥的人,就是刚刚出手镇压咱们的老六叔祖,你可要好好记得他老人家的对你的厚待啊啊!”秦战声音阴冷的说道。

    秦无殇瞬间就在脸上泛起了戾气。

    “阿战,你放心,我记得。族内不大方便,不过还有族地之外呢。”秦无殇戾气逼人的说道。

    “放肆!”这又是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不过这个声音刚一出现。就让人从心底升起一种难以抗衡的无力感。秦战跟秦无殇同时如遭重击,不约而同的同时退后一小步,脸色更加的苍白。

    跟着男子又出声道“无殇。你别一回来就胡闹。我还在正殿等着你跟阿煜他们。阿战你闲着没事儿不如把我交代给你的做的事情赶紧做了。”

    秦无殇跟秦战对视的一眼,直接乖巧的分开。

    秦战带着人一走,其它的族人也全都如鸟兽散。秦无殇的亲娘胡明妃立即凑到他身边道“什么东西,一天就知道撺掇你干坏事,你看不能跟着他走。你要是跟着他走,你爹一定会讨厌你的。

    无殇啊。你跟你爹才是亲生父子,你可不能别人挑唆跟你爹离了心啊!”

    秦无殇听了这话。忽然侧头,怒声道“你闭嘴。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胡明妃听了这话,顿时脸上浮现出怒气和怨气“无殇,你是我儿子,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秦无殇听了这话,直接嗤笑道“为了我好?那人家要过继我儿子,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之前没有听你跟我提过一句?这我都回来了,才知道这件事。你是不是打算等人家都上下都商量好了,过继我的哪个儿子,时间都预定好了,才来告诉我?或者是让我等着族内的通知?”

    胡明妃顿时呼吸一窒,接着不甘心的低声嘀咕道“你有那么多的儿子,过继一个又算什么?只要你爹高兴……”

    “我说了你闭嘴,再让我听说你说这种同意让别人过继我额儿子的话,别怪我跟你断绝母子关系。这辈子你永远都不在是我娘!”秦无殇脸色狰狞的道。

    他可不是一能够忍气吞声的主。再说,曾经年幼忍气吞声的日子他也过够了。现在,谁都不能够在强迫他了。

    秦无殇的眼中寒芒闪烁,戾气和煞气几乎在他的身边形成实质,他周身附近的空气都扭曲了。好像有种看不见的力场环绕在他的身边。

    胡明妃当时就停下了脚步,一脸不可思议打开看向秦无殇“我……我是你娘!”

    “有事回家说,难道你要站在这里让周围的族人都听见我们母子之间是怎么撕破脸的?”秦无殇怒道。

    “可是你……可是你……”胡明妃觉得她太无辜了,她什么错都没有犯下,为什么啊?不就帮助自己的夫君劝说一下儿子听说,怎么就不行了?

    儿子竟然还要跟她断绝关系?

    这是她亲手养大的儿子吗?

    胡明妃越想越生气,她忽然冲到秦无殇的面前,伸手就直接在他脸上刮一巴掌。但是秦无殇是什么身手,他要是不想。胡明妃绝对是打不到他的。

    秦无殇直接一个侧闪,让胡明妃的巴掌抡空。然后面无表情,满脸冷漠的看着她。“你除了会任性打人,会抱怨,会拖后腿外。你还能做什么?”

    “秦无殇……”胡明妃怒气冲冲,忍不住打声喊道。

    可是秦无殇却不愿意理会她,干脆从她的身边走过。秦煜等人也直接躲着她离开。“你要是不嫌弃丢人,想要在整个秦族的族人都看见你是如此的嚣张跋扈,你就继续站在这里喊。”秦无殇说完这话,就带着儿子们离开了。

    他的家在哪里。他还不知道吗?

    胡明妃没有想到秦无殇回来之后,居然会对她的态度差到这个程度,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她身边的心腹春嬷嬷叹息了一声,靠近她道“二夫人,要不我们先回去?”

    “回去。回哪里去?没有了儿子,我在这里还有什么?”胡明妃忽然遍体生寒的想到,要是秦无殇真的跟她断绝母子关系,那么没有了利用价值的她会是什么下场?

    那个人,那个人可从来不是一个好说话的。

    “不行,无殇是我儿子,母子哪里还有隔夜仇的。就算我说的他不爱听,但是我毕竟是他娘。总之怨气他也发了,还想怎么样?走,我们去无殇哪里。我得跟他好好说说。他不能这样对我。”胡明妃说完这些话,又挺胸抬头,来了精神,带着春嬷嬷跟一群侍女冲去了秦无殇的院落。

    秦无殇在族地的院落就在族长的大宅子内,榕院。院子内生长着几个巨大的榕树,占地面积不小。大院落套着小院落。秦无殇最喜欢住的地方,一向都是榕院的书房。

    书房内什么东西都是全的。

    近了榕院之后。他就开始问几个孩子的住处的安排。

    “二夫人说,煜少爷。煊少爷跟旭少爷住在她附近的院子,就是落花坞。晖少爷跟晙少爷住到客舍棋院去。”秦立跟着秦无殇离开了族地,这边伺候的是秦大石。

    秦大石没有秦立优秀,能够成为秦无殇的倚重的心腹,但是这家伙胜在听话肯干。

    “住什么落花坞,那地方不是老头子的后院吗?也不看看三个孩子多大了。住到那里怎么合适?”秦无殇没好气的说道。

    秦大石不敢说话,即将直接垂头站着。

    “再说,小晖跟小晙住到客舍去算什么事儿?他们是咱家的客人?”

    秦无殇的质问,让秦大石的头垂的更低了。

    “赶紧去把这边正院后面的俩个小跨院给我收拾出来。小晖带着旭儿,晙儿住在东跨院,煜儿跟煊儿住在西跨院。”

    “好啊!老爹真好。”秦煊一听老爹让他们住跨院顿时大乐。原本他们还猜想,或许会不住在一起呢。

    “咱们在这边住不了几天,等办完了事情,就回去。你们都给我机灵点,住在一起别给我挑三拣四的。”秦无殇直接敲打几个儿子道。

    这几个小的,从小在明宵宫就跟螃蟹似的横着走,自己住一处宫殿也是有的。他还真担心几个孩子住小跨院闹别扭。

    “爹爹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小煊的,再说大哥也会照顾好小旭跟小晙。”秦旭刚刚被亲战吓唬了一场,人本来还挺萎靡,一听说,现在居然还跟大哥跟五弟住在一起,立即眉开眼笑的拉着小五的手道“爹爹你放心,我跟小五都会听大哥的话的。”这跟着爹跟哥哥们出来走一趟,他顿时觉得还是家里好,出门在外还是跟着哥哥们保险。

    第388章爆发

    秦晖揉揉秦小旭的小脑袋,眼神带着赞许。

    说是小跨院其实装下他们足够。伺候的侍女们忙忙碌碌的收拾东西的时候,胡明妃就进来了。

    她进来一看,情形不对,就拉着侍女询问。侍女们自然不敢对她隐瞒,秦无殇怎么吩咐的,她们就怎么做。

    胡明妃一听秦无殇的安排,顿时怒了。气势汹汹的就冲到了书房。秦无殇正在翻阅最近族内的各种消息,她进来就直接冲到了秦无殇的书案前,啪的一声。重重的将巴掌拍到了秦无殇面前的桌子上。

    “无殇,我哪里安排的不好,为什么不让几个孩子住到我身边的落花坞?难道你还担心我能害你的孩子不成?那可是我的亲孙子啊!”

    “亲孙子?亲孙子能舍得过继送出去?白给人家啊!亏你想得出。”秦无殇直接无情的奚落她,他心里的火气,怨气大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看你爹为难,你大娘总跟他提这事儿,我不是不想你们爷俩有矛盾嘛。”胡明妃自己觉得自己没错,理直气壮道。

    “那我儿子是什么啊?你就解决矛盾的物件啊?哦,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想送人。就送人?你这娘的当的真行。我真宁愿我娘死了,你从来都不是我娘。”秦无殇大怒道。

    胡明妃浑身一颤,跟着也大声的道:“你胡说什么,我就是你娘。我就是生了你,这件事儿咱们谁都改变不了。再说我养你这么大。你不孝顺我,对我好,反而总是嫌弃我,对我各种呵斥,有你这么对待亲娘的吗?

    你把你对你儿子那些好,对我留上几分,我就知足了。”

    秦无殇沉默了一下,才道“我是对我儿子好。因为他们从来都把我当做至亲,当做依靠,他们信赖我。真心对我的好。你呢,总是打着对我的好的名义,去讨好我父亲,你有没有计算过,我儿时,你多少次为了惹来父亲的注意。故意唆使我去讨好我大哥,然后被欺负得狼狈不堪?”

    “无殇……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哪里有……”

    “胡明妃。你别在否认了,我曾经亲耳听见你跟春嬷嬷说。只要我没死透呢,就然我继续去讨好秦衍,只要秦衍没有杀得我爬不下床,就一定要安排机会让我撞见他。

    只有我被欺负了,秦华才会来,你才能继续生子!”其实秦无殇更想问,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儿子,你怎么能够为了生子那么狠心的对待我?

    在秦衍将我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你是凭着什么样的心情和心计才能一直都躲在不远处看着啊?

    我家儿子哭俩声,我都心疼都不行,你是怎么做到的一直看着我垂死?

    可是他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或许早就因为失望,对她不在有期待,什么母子感情也干涸了,麻木了。

    胡明妃骇然的看着秦无殇,她根本没有想过秦无殇居然偷听过她跟春嬷嬷的对话,那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胡明妃顿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她几乎不敢在面对秦无殇,赶紧说了几句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话,然后带着春嬷嬷疾走了。

    临出门的时候,还跟走进来的秦大石撞到了一起,显得异常的慌乱。秦无殇嬷嬷的看着她的离去,心中满是苦涩。

    ……

    秦华看见秦无殇并没有带孩子们过来,顿时就把正在书写的笔扔到了地上,然后一脸冷酷的道“我说让你把孩子给我带来。”

    “下次带过来,那群小家伙正在收拾东西。”秦无殇就当没看见那地上的笔,一进来就大模大样的找地方坐了。

    秦华无语的看着他。

    跟着他忽然感慨的叹息了一声道“你说你干嘛总跟你大娘过不去?”

    “瞧您这话说的,是她跟我过不起,还是我跟她过不去?”秦无殇没好气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不想听你那些理由。你大娘看你不顺眼,那也是有理由的,你就不能让让她,她好歹是你长辈。”

    “哎呀,你这话真有意思,那是我对不起她吗?她凭什么针对我?”秦无殇立即反驳道。

    “无殇,你为了你爹退一步不行吗?”秦华问。

    “那你怎么不让她退一步呢?”

    “无殇……她不容易,我知道她这些年都不容易。”

    “那我容易吗?这些年一直都被她下手整治的不是我吗?”

    秦华听了这话,再次叹息。

    “无殇,这些年,爹也补偿给你不少啊。”

    “是啊,每次她差点弄死我。你就补偿我一大堆的东西,好像你多宠爱我这个儿子似的,所以我特感激。”秦无殇把最后三字咬的特别重。

    秦华听了这话,再次无语。

    他怔然的盯着秦无殇的脸,这张脸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稚嫩。眼中带着坚持和讨好的小脸了。

    现在的秦无殇看着嚣张霸道,但是眼中却带着不可测的深邃,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

    “无殇,你长大了。”也变了许多许多……

    “那是,若不想死,就只能自己想法子坚强的活着。就想爹你说的。不容易啊。”他又特别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读音。

    秦华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好笑和为难。

    “无殇,你真的打算接任族长之位?我这个位子可不好做?”

    秦无殇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会先跟我提过继我儿子给秦衍的事情。”

    “秦衍是你大哥,不要总叫他秦衍。”秦华无奈的道。

    “他在你面前,也叫我秦易。也不叫我弟弟,你怎么不说他?”秦无殇没好气的抱怨道。

    “……”秦华有一瞬间被噎住了。跟着无奈的道“你们兄弟俩就不能和睦相处吗?”

    “我们俩要是真的和睦相处了,你才会惊骇得坐不住呢。”

    “……”秦华直接瞪眼。

    哼,秦衍是谁培养出来的,秦华身为族长会不知道?

    他故意在外人面前和族人面前亲近秦无殇,到底是为了什么,当他看不出来吗?

    那个秦战为什么冒出来?

    还不是看他秦无殇不顾一切的出走到外面,甚至建立了明宵宫,一副不打算回来的架势。让族长大人觉得族内的平衡有被打破的嫌疑,所以最近才重点扶植秦战这个旁支子弟?

    “无殇,我们先不谈这些事情。你这次回来是不是跟秦戮有关系?”秦华忽然问。

    “我就知道。我能够瞒过宗主也瞒不过你的眼睛。没错,这次我确实是为了秦戮而来。”

    “你想救下他?也对,一个活着的秦戮要比一个死去的秦戮价值高多了。但是你凭什么就觉得你爹和宗主就得被你设计,看不出你的小手段?”秦华忽然面色一正,高傲的问。

    秦无殇忽然笑了“我不凭什么!”

    “你……”大概是秦无殇的笑容太过于笃定和自信,秦华惹不住蹙起了眉毛。

    “族长!宗主有请。”忽然有侍从在门外禀报道。

    秦华看了一眼秦无殇然后道“你也跟我去一趟吧。”

    “你真要带我过去?我觉得你还是将我留下的好。”秦无殇忽然老神在在的说。

    “留下你。暗中操纵全局吗?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正好让你见识见识宗门的长老团。”

    “好啊,如你所愿。”秦无殇站立起来。一脸笑意的说道。

    他的表现让秦华隐隐的在心里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

    俩人走近宗主大殿的时候,就看见大殿的一侧围着不少人。等到俩人靠近。就看见一支长枪死死的将一个死人钉在了大殿的墙壁上。

    那人浑身是血,鲜血甚至顺着他的脚不断的低落,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血池。

    那人……竟然是殷朝宗!

    秦华的眼瞳顿时一阵微缩,他甚至攥起了拳头,看向秦无殇的眼神也开始发冷。若不是有人来接,说不定他就会直接揪住秦无殇的脖领子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敢杀死殷朝宗?秦华怒视着秦无殇,似乎想要在他的脸上看出真相来。

    尤其是他怎么敢出手?

    秦无殇却保持着一脸的漠然。以前他是从来没有动过殷朝宗,那不是因为他不敢没有胆子,而是因为没有必要!

    你好,你行,算你狠。秦华看向秦无殇的眼神带着微微的狰狞,他脸上的神情正在被他强制压抑。

    秦无殇的嘴角勾出一抹淡笑。早会如此何必当初呢,你要是在我生下来的时候就掐死我,想必不会有今天了。

    秦华强压怒气,带着秦无殇走进宗主大殿。

    宗主大殿之上,各位长老都已经就坐,还没有坐下的长老和大长老只占少数。

    秦华一步步的走向自己的座位,就看见娄家的家主居然带着秦戮缓缓的走了进来。甚至让秦戮坐在了他的身旁!

    秦华顿时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恶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