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79-380章

第379-380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79章惩罚

    唐媛一开始听说自己闺女跟秦煜的事儿,还挺高兴。心里还觉得是不是自己夫君郑少君给使的力气。毕竟她家大姑娘是他夫君的头生女,即使下面还有几个小弟弟小妹妹。

    郑扶苏也照样挺得她爹喜爱的。

    可还是实际上这事儿真不是郑少君做的。虽然郑少君也有这意向。可是郑少君心里也明镜一样,就凭自己现在的实力,只怕自己家那不咋出奇冒泡的小丫头,秦老大还是看不上的。

    其实要是他自己选儿媳妇,估计也选不上他家丫头。容貌到是不差,但是其他地方就不行了。秦晖或许还能说上,但是秦煜是秦老大实际上的长子,秦老大不会得意让秦煜娶他闺女当伴侣的。

    当然他闺女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云婧是怎么把持住他家秦老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人家云婧能生,会生。生的都是儿子,而且还一个赛一个讨人欢喜。从秦煜到秦小六,这几个孩子,要多机灵有多机灵,天赋还好。

    就秦小六这小家伙有点特殊,是个魔子,但这娃娃也被云婧养得很好,胖嘟嘟得谁看了不喜欢,这小家伙,更是直接跃居秦大尊最受宠爱的儿子的的宝座。

    云婧这么会生,他闺女扶苏也有她们家的血统,唐媛还给他生了闺女,这一脉相乘,他相信自己的闺女以后也不见得就能差了去。要是单从后嗣上考量,他闺女未必不能嫁给秦煜。

    当然这还得云婧是不是会从中作梗了。

    其实之前就有人传过他闺女跟大尊儿子的事儿,但是那个时候大尊没表示,也没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

    所以一开始。摸不清谣言到底是怎么来的郑少君夫妻俩都按兵不动的听着,没管。

    但是随着这个谣言传的越来越烈,郑少君自己就察觉到不对头了。这是明摆着要把他闺女往火坑里推的节奏啊。

    要是大尊真有心,早就在谣言开始的时候就跟他说了,到现在还没动静。他就真上火了。可是宫内的谣言还没有停止的趋势,反而越传越猛,甚至他闺女跟秦煜私下见面的都传的有鼻子有眼了。

    郑少君也不傻,尤其是杨玉楼都过来私下里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反应过来的郑少君立即就开始反扑,查找消息源头,结果还真被他查到了。

    竟然是唐恬。

    这个女人都已经断臂了。修为还不高。居然还敢四处败坏他闺女的名声。甚至以亲姨娘的身份四处宣扬郑扶苏跟秦煜的事情。郑少君当回事就火了,他直接冲去见了杨玉楼。杨玉楼挺说了这事儿之后,立即表示这事儿交给他,指定给他一个交代。还问他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没有。

    “……”郑少君无语o__o”…“得,你让我看不见他就行了。”

    “行。不过这事儿咱俩得先去跟大尊说一声,毕竟涉及他家小秦煜。”

    唐恬被绑住来见云婧跟秦无殇的时候,还一脸的泪珠子和万般的委屈。

    秦无殇冷漠的看着她,身边几个成年的儿子都站着,杨玉楼跟郑少君都坐在一旁。云婧也靠着秦无殇坐着,她看着唐恬,就整不明白这闺女干嘛这么能作?

    唐恬看见云婧,立即大哭大嚷道“婧婧。快救救我,快救救我。我什么都没干啊。”

    “你还什么都没干,我找人调查的时候。四处宣扬扶苏跟秦煜即将成亲,还说他们俩私会的不就是你吗?”

    郑少君没好气的道。

    说起来,这货还真是她闺女的亲姨,同时也是秦煜的亲姨,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干嘛这么黑自己的外甥跟外甥女?

    “我没有啊。我也是听说的,我这不是他们俩的亲人嘛。听了这事儿我就觉得是好事儿,所以就对别人说了说。我真的没干什么啊?”

    “你是听谁说的?”云婧问。

    “我是……”唐恬一时没说出来。

    “说啊。你是听谁说的。”

    “我是听张……”她说了一个名字。

    云婧立即吩咐“就将人弄来,看看是不是跟她有瓜葛的。”

    “没错,让刑罚殿的人加紧办,审出来什么就直接把一条线上的都抓来。”秦无殇道“没瓜葛的就放了,有瓜葛的最后都扔进尸骨坑。”

    那地方是犯错弟子的好出去。

    扔进不灭山至少还有一线生机,扔进尸骨坑那就是没打算让你出来的意思。

    唐恬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眼神有些畏惧有楚楚可怜的看向秦无殇,好像在祈求怜惜。

    可惜秦无殇什么没人没见过,怎么会为了唐恬这种货色动摇?

    他轻蔑的看着她,跟看一堆杂草没什么区别。

    “我……我其实……”

    “我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云婧看着她“当年放过你,不过是因为作恶害人的不是你。云惠跟那个男人也得到了报应。看在大家好歹是血脉同族的份上,我也没有难为你。反而是你记恨在心,处处暗中谋算。

    唐恬,你摸摸你那失去的手臂,为什么你就不能够长点记性?”

    唐恬摸着自己的一边空荡荡的休息,默默的垂下了头。遮掩住眼中的强烈恨意。声音委屈又哀伤的道“婧婧,我好歹是你姐姐,我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我还能够害你什么?你何必不依不饶的抓着我不放?就因为我那苦命的早逝的娘?”

    云婧眼神幽幽的看着她“唐恬,你比之前真是进步了,这要是换了你以前的脾气只怕早就不管不顾的吼起来了。现在的你却学会给自己找理由,找可以推卸的借口了。

    可惜我就是知道是你。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拥有的这么大的能量,居然能够在明宵以脉掀出这么的事端,可是没关系。只要抓住了你。我肯定就会知道背后搞鬼的究竟是谁!

    我儿子的婚事,什么时候到成了你们谋算的目标了?”

    唐恬则是干脆掩面哭诉道“婧婧,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我呢?我都这样了,我在明宵一脉,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低阶弟子。”

    “一个小小的低阶弟子会让明宵一脉的几座尊宫都传起谣言?”

    云婧是绝对不信的。这背后指定有人在推波助澜。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唐恬干脆拒不承认的道。

    “唐恬,你太小看我,你觉得从你身上我会拿不到幕后拿位究竟是谁?”

    唐恬脸色一变,眼神转为恶毒“云婧,你打算对我使用搜魂术?你难道不知道,使用了搜魂术。我会变成傻子?”

    “变成傻子我会让人给你养老。”云婧云淡风轻的道。

    “你够狠。可惜了……为了防止你使用搜魂术,我也不是没有预备后手的。”唐恬变脸,狰狞的说道。

    “果然是你。”云婧这才笃定而又叹息的道“要是你这个时候不跳出来,我都快把唐家给遗忘了。”曾经那些纠葛和过往没一件是愉快的。

    “是我又怎么样?云婧,你害死我爹娘就应该想到有今天。”唐恬怒声道。

    “我害死你爹娘?”云婧冷笑“你爹娘明明是咎由自取。”

    “胡说。要不是你跟你娘那爱勾引男人的贱人设计构陷,我爹娘怎么会死?你们一个是孽种,一个是贱人。”唐恬厉声道。

    “我跟我娘在唐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不是不知道。你还敢说我们娘俩,我说唐二小姐,当年助纣为虐的你,我都没说什么,你去好意思反咬一口责怪我们?”

    “我是嫡女。是正经的唐家二小姐。你算什么,一个奸生女。我娘出手整治你们母女有什么错?她才是嫡妻,收拾一俩个贱婢小妾。孽种,又有什么不对?

    我娘当年就该在你出生的时候将你掐死,你个贱人。”

    云婧听了她这话,却并不动怒,而是淡然的道“唐恬,我知道你无牵无挂。总觉得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所顾忌。所以你觉得你可以报仇。不让我好过。

    你觉得这样就能够让你出去是不是?”

    “是——”唐恬大声道。

    “那个人也是这样劝说你的吧,反正你连死都不怕了?”云婧又道。

    “是——”唐恬脸色恣意又带着嘲讽的大笑“所以你又能如何?”

    “呵呵……”云婧浅笑。

    “当然是除掉你这碍眼的贱人。”秦无殇这个时候出声接下了妻子的话。

    “你——”唐恬没有想到秦无殇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开口。

    “我们知道你脑中有那个玩意。只有一有人对你施展搜魂术,就会中招。”秦无殇冷笑“这都是我小时候玩剩下的。让你过来,又让你说话,其实都是别有目的的。少君,玉楼。”

    “这种特殊的咒术,看起来颇有些冥骨门的秘术的架势。当然也不排除其他的势力仿造冥骨门的秘术炮制出来的咒术。”郑少君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冷静的说道。原来刚才他在默默的查探唐恬神魂之中的诡异咒术。

    “找到了一直跟她用神魂丝连接的人。”杨玉楼眼神一寒,冷笑着道。

    “很好,继续抓。将这些跟她有联系的人全部搜捕,然后直接扔进炼化炉,当成燃料炼制阴丹。”血肉当燃料,神魂当原料,炼制出来的阴丹,只有纯阴的魂力,最后凝聚出大补的阴丹。

    第380章秘闻

    唐恬顿时慌了,她惊恐的道“不,不,我不要被练成阴丹,不,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原本跟她接洽的人明明说过,即使她被抓了,被人施展了收魂术,也不要怕,他们会通过秘术保留下她的神魂,让她夺舍再生。而且新身体不会跟她有任何的不合适的地方。

    可是要她要是被扔进炼化炉那就完了,那里面有封印血肉,封印神魂的阵法,只要被扔进去。最后就只能被炼制成阴丹。剩下连点灰灰都不会剩下。

    什么叫魂飞魄散就是这样的。

    可是她的挣扎没有用,还是被人直接封印了身体和神魂,死肉一样的拖走了。

    “无殇,你为何选择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云婧看见杨玉楼挥手让人过来。又让人出去,指定是去抓捕人了。

    “不选择这个时候,怎么会让他们称心如意呢?”秦无殇笑笑。

    “嗯(⊙_⊙)?”

    “婧婧,这些神秘势力渗透进来就十分的小心。要不是想要知道是谁对唐恬施展搜魂术,他们都不会用神魂丝跟踪和监控唐恬。他们不动用神魂丝,单靠我们追查的唐恬跟人凭日的接触联系。捞住的只能是写小鱼小虾。这条大鱼怎么可能抓住呢?再说,好像还不止一条大鱼。”

    他一说,杨玉楼就笑了起来。

    “老大说的没错,是三条。没有想到这个唐恬还真有人重视呢。”

    秦无殇冷笑“他们对自己的咒术真是太有信心了,对自己的设计也太笃定会成功了。都当我秦无殇是什么人了。”

    云婧眼中流露出奇色“无殇你可真精明。”

    “我明明才华绝世。天资纵横,怎么用区区俩个精明就形容了?”秦无殇听了云婧的话立即不满的说道。

    “……”云婧:说你胖你就喘说的就是你这类型的人。

    隔日秦无殇就带怒冲到了云婧的面前道“你说他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整日在宗门总部之中闲得长毛?”

    “谁啊?”云婧不解。

    “还能是谁,宗主呗。”

    “宗主?魔宫的现任宗主?”云婧咂舌的看着秦无殇,艾玛,那样的高大上的人物折腾你干嘛呢?你有这么重要啊?

    “不是他,还能有谁?”秦无殇越想越生气的道。“我就没见过那么老不要脸的。”

    “可是他不是宗主吗?至于跟你过不去吗?”云婧不解的继续问。

    “至于啊,因为他对秦族的族长之位一直觊觎着。”秦无殇口中带着怒气和杀气的道。

    “嗯(⊙_⊙)?我不懂,他都是宗主了。何必在意秦族的族长之位呢?就算这个族长之位有些底牌吧,应该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巨大的影响吧?”

    “怎么没有呢,这几大族的族长之位就是为了制衡宗主出现的。极大的族长不能够由宗主。或是宗主的直系担任。同样的,几大族长和族长的直系也不能够担任宗主。魔宫这样相安无事多年了,可是自从他上台之后,就开始不断的作死。

    哼,他总想将魔宫变成他自己的私产,也不想想自己有没有那副好胃口。整个魔宫可不是他想吞下就能够吞下的。”秦无殇没好气的说道。

    “所以说。他其实是为了打击你这个未来的族长?他看好的是你大哥,所以你就不听的被找茬打压?”云婧问道“可是你大哥也是你爹的亲生子。也是秦族的子嗣,万一他上台成为族长之后。不听从宗主管教了怎么办?这年后,过河拆桥的事情可是时有发生的。”云婧居心不良的说道。

    哈哈哈……

    秦无殇大笑。

    “婧婧,你想的不错。不过,你却低估了宗主的为人。他阴狠着呢,我大哥身边最宠爱的,最依赖的几人之中估计有大半都是他的人。再说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筹码压在手里。

    我大哥要是知道那件事,估计绝对会对他百依百顺,什么都顺从他的。”

    “什么筹码?”云婧好奇的问道。

    “有人曾经说过,我大哥其实是宗主跟我大娘通奸而出的。”

    噗……

    云婧差点把口水喷到秦无殇的脸上。嗷嗷,她心中的八卦之火被熊熊点燃。“这事儿是真的吗?”

    “不是。”秦无殇道。

    “……”呃,白问了。云婧有些失望的道。

    “呵呵……”秦无殇摸摸她的头发。“当然我大哥也不是我大娘的亲生子。谁会对自己的亲生子不闻不问到大娘那个程度啊。就好像那不是她儿子而是仇人的孩子似的。”

    “嗯(⊙_⊙)……”云婧不解。

    “这事儿也是我暗中打听出来的,也没有确切的证据。”秦无殇看着云婧好奇的抻着脖子看他就好笑的道“我爹跟我大娘的八卦,其实我也特别感兴趣。小时候就特意让人追查过。

    当然不是让我家里人追查的,他们只会听我爹的。不会帮助我的。即使我以后成了族长,也得有自己的人。我爹的人,哼哼,最后听谁吩咐还指不定呢。”

    云集干脆狗腿的给他到上灵茶一副等待倾听状。

    秦无殇也坐下,先是喝了几口灵茶。没有白废妻子给他倒茶的苦心,咳咳,你确定是这样?

    这才接着说道“据说当爹另有爱人,我大娘跟宗主才是一对。”

    我靠,八卦这么的狗血?

    云婧眼神闪闪的亮!

    秦无殇好笑的看着她“不过宗主为了成为宗主,不得不抛弃了我大娘。娶了师徒一脉的一位天才女修。就是现在的宗主夫人。那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人。不过长的太丑,宗主这么多年都能够跟她睡一起,甚至还能适应良好不作噩梦,实在是让我佩服之至。”

    亲,你这是明晃晃的幸灾乐祸。

    “我大娘一气之下嫁给了被人甩了的我爹。我爹后来接任族长。她就成了族长夫人。可是就在俩人因为互相同情遭遇,打算一起好好过日子的时候,我爹的爱人又回来找他了。原来之前的甩人什么都是误会。”

    我噗!

    云婧差点没被秦无殇搞笑的口气给逗喷!

    那个女人甚至还带了一个小婴儿回来。

    “可是那个时候我爹已经移情别恋我大娘了。

    我大娘也对我爹产生了真情!”秦无殇继续说着狗血的情节。

    “那个女人最后没能够挽回我爹,却把我大哥给留下了。因为是儿子,我爹总不能不要。我大娘没法子只能对外说他是我爹跟她的亲生子。就是我大哥。”

    “你大娘真伟大,给情敌养孩子?”云婧深深的觉得某些女人风格太高了,这妥妥的虐心的节奏啊。

    “哈,谁知道。她应该也是缺儿子吧?毕竟族长夫人要是无所出。她也坐不稳位子。再说,你看她把我大哥养成了什么样子,就知道她的心也黑着呢。只有我大哥觉得她是好人吧。”秦无殇讽刺的说道。

    “所以其实你大哥跟你一样都不是嫡子。”云婧惊讶的想到。

    “是啊。我每次听他说起身份都觉得异常的好笑。他自己就立身不正,还好意思说我?我们俩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秦无殇鄙视的道。

    “那他一定不知道他不是你大娘亲生的吧?”

    “是啊,他一直都坚信自己是嫡子,是我大娘亲生的。我大娘对他非常的严厉和冷漠,他还觉得我大娘是真心为了他好。”秦无殇讥讽的道。“所以要是我大娘跟对他说,他的亲爹其实是宗主。我大哥绝对会信的。这些年来。宗主对他真是太好了,当真不像一个单纯的长辈对晚辈。”

    “那会不会他其实真的是……咳咳咳。”云婧没有明说。

    “不会。我们秦家族地的祠堂非秦家血脉不可进入。我大哥进去过多次了。”秦无殇说道。

    “那你大哥不也就知道了,他怎么可能相信你大娘的话?认为自己的爹其实是宗主?”云婧疑惑的问。

    “我秦家祠堂非秦家血脉不得入内的规矩。我大哥却不知道。”秦无殇道。

    “为何?”云婧不解。

    “因为那是一道考验,为了防止夺舍和伪装。祠堂的禁制就是对族人的检验。那个秘密只有每一代的族长知道。我爹那个人,我觉得他不会那么早把这个秘密告诉给我大哥。我也是无意之中在爷爷那里查阅文献的时候才知道的。爷爷可是也没有亲口告诉过我。

    所以,只要我大哥一日没有接任族长,或是接任族长的时候,我爹没了。要不就是我爹受伤闭关,下落不明什么的,再有大娘现身说明。你说我大哥怎么会不信呢?

    信,他还能够依靠我大娘还有宗主成为秦家族长,不信的话,他就失去了自己最大的俩条臂膀。到时候他就有从云端跌落到尘埃的风险。你说他会怎么选择?”秦无殇冷酷又充满的讥讽意味的笑道。

    云婧直接在心中为秦大哥点了一根蜡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