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65章 林长老有孕

第365章 林长老有孕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祁心璧看着装着控制钥匙的那个托盘,有感应了一下那可怕的地震传来的方向,然后脸色一下子惨白如纸。

    她看想秦无殇,无声的控诉着:“你好狠!”

    秦无殇笑的异常的邪气和骄傲!

    泥煤的,想摘果子捡现成的?也得看二爷我乐意不乐意。

    佟金云下意识就将俩个控制钥匙给抓入手里,然后才感应了一下震动传来的方向。一脸不高兴的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无殇站立而起,一副奇怪的样子道“我也不太清楚呢,不过刚刚我已经派人出去看了。”

    结果没有久,就有人将七八个人捆绑着给带进了大殿。

    秦无殇当真佟金云和殷朝宗等人的面就带人进来的下属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刚刚那场大震动,害得大执事都受惊了。”

    我呸,受惊泥煤!

    大执事佟金云当时就连黑了。这还会不会说话了?他堂堂一个大执事,大高手,会因为刚才那点小震动就受惊?

    那个弟子一听这话,赶紧朝着佟金云流露出一副万分抱歉的愧疚眼神。这让佟金云心里更加的憋屈。

    “启禀大尊,外面出大事儿。有人蓄意破坏了惊虹等俩座战宫,俩座战宫如今已经成了一片废墟。”那个男弟子一副痛心疾首的说道。

    “什么……”佟金云大吼了一声。殷朝宗干脆失态的道“这不可能。”

    只有祁心璧仅仅的抓住了身边女儿的手,身子发软的歪在了一旁的女儿身上。

    殷宝莹的神情发冷,她注视了一眼秦无殇,秦无殇马上感应到。立即更加冷漠无情,并且带着似乎是看穿她真面目的眼神盯着她。殷宝莹顿时气短,别开了眼睛。

    “你说,惊虹宫当真成了废墟?”佟金云立即将那个弟子给摄入了手里。那个弟子诚惶诚恐的继续道“是……是的,这些人就是我们抓住的凶手。他们说……是奉了殷族长的命令。”

    “不。我从来都没有下达过这种命令。”殷朝宗大声嘶吼道。

    可是他这样一说,那下面就有个胖子一抬眼就看见了。“族长,你可不能这样说啊,不是你派人来对大少爷说,要是祁心璧非要带着大小姐离开殷家,那么就让大少爷下手直接毁掉惊虹宫等俩座战宫?”

    “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殷朝宗一看那个胖子立即明白这些人到底是谁了。竟然是自己养在外面的儿子那边的人。

    “你怎么没说过啊,你当时是当着夫人跟大少爷的面说的,你还说祁心璧那个贱人,居然敢给你带绿帽子,等你讲她弄回来。一定要给她好看。几天前,你还让人传信,说祁心璧当真有意再也不回殷家了,你还让夫人跟大少爷,二少爷和二小姐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殷家。

    你还让大少爷出人手,若是得不到你也暗中毁掉这俩座战宫,你说这俩座战宫绝对不能够白便宜秦华那个混蛋的小孽种。

    这可都是您老交代的啊。要不然大少爷也不会让我们出来为您办事啊。你不能卸磨杀驴啊,您得救我们出去啊!”

    殷朝宗一听这话,就直接一挥袖子。那个大胖子立即在众人面前湮灭!

    秦无殇直接嘲讽的冷笑了一声。

    “果然是殷大族长威风。”

    已经损失了俩座尊宫,自己的儿子还有自己今天被算计了,佟金云看他的眼神,简直是像在看一块成熟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秦无殇你这坑人的混蛋,居然还敢这样说?

    殷朝宗当时就发飙了,根本控制不住的自己的火气的大声道“到底是谁毁了俩座战宫。谁心里有数。秦无殇,我都那么小心了。还是小看了你啊。你果然厉害。你别你爹强太多了。”

    你这挖坑都挖到我身上来了?殷朝宗带着几分自嘲,几分感慨。几分怒气,几分沮丧的又道“今天算你技高一筹。你让人将我儿子也坑了进来,想必其它的地方,早就准备好了你精心炮制的证据。这俩座尊宫是我弄毁的,你一丁点的责任都没有。

    秦无殇啊,秦无殇,你下手之狠辣果决,可真是给我上了一课啊啊。”

    “哎呀,殷族长,你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呢?明明是你的人,一手炮制了俩座战宫毁灭的惨案,我都还没跟你计较我人员的损失,还有这段时间改造俩座尊宫的各种物资的成本。

    你居然还好意思朝着我的脸面上泼脏水?

    莫非你们殷家当真觉得,姓秦的不敢跟你们撕破脸?”秦无殇就好整以暇,就好似老猫调戏老鼠一样的说道。

    “你……”

    “好了,尊宫已经没了,你的夫人和女儿也出来了。你赶紧带着他们离开吧,还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不成?”佟金云说完这话,直接将手里的俩把钥匙化成了一片齑粉,然后一扭身就离开了。

    这个亏不吃也得吃,而且还必须捏着鼻子认了。

    来之前,他们都小看了秦无殇,都觉得这是一个无名小辈,黄口小儿。结果呢,老猫到让小老鼠给抓了胡须,丢大脸了。

    佟金云怒不可赦的回去了。

    秦无殇这小王八蛋,这次他记住他了。

    殷朝宗心里郁闷的都想吐血了,可是今天也只能这样了。他怒声的朝着殷宝莹道“扶起你娘,我们走。”

    “不,我不走,我不走了。”祁心璧忽然抽疯一样的大喊了起来。显然刚刚那个胖子临死之前说的话,她也听进去了。

    殷朝宗失去了尊宫,而且还是俩座,最主要的是他一直都觊觎肖想,想要弄来做自己的座驾的惊虹宫居然没了,这让他伤心失落的没有办法附加。

    一向到这以切的事情,几乎都是由祁心璧这败家老娘们给搅合出来的。

    殷朝宗就觉得自己对她的忍耐心成了零,于是他干脆啪的直接抽了祁心璧一个大嘴巴,扇得她半边的脸颊都肿了起来。

    “闭嘴,你还嫌我们不够丢人吗?”

    说完这话,看着已经完全被打傻了的祁心璧,殷朝宗朝着女儿示意一下,殷宝莹就带着母亲跟着父亲离开了。

    祁心璧木呆呆的被架走了,她根本不知道祁天就在一个阴暗的走道的廊檐下,默默的看着她离开。

    祁天:心璧,这一次路,还是你自己选择的。只是,我不会在原地继续等候你了。

    祁天这次转身,就已经决定彻底将一些过往抛弃。

    …………

    秦无殇回到后殿就听说妻子跟孩子都跑到秦斛那边去了。

    等到他感到秦斛如今住的湖光殿。就将整个宫殿内都一派的喜气洋洋。等到他走进了秦斛的屋子,他儿子秦煊首先看见了,一脸的惊喜道“哎呀,爹啊,刚才大哥回来说,他偷听到你在前面大发神威,将那个什么殷朝宗,还有那个什么佟金云,整治了一个灰头土脸,爽快极了。

    大哥都说爷们就得跟爹一样。”

    秦无殇听了这话,暗爽在心,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勾了勾。

    “对了,我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这大殿之内似乎气氛不对,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他这话刚一问完。

    那边正在喝水的秦斛就一下子把一口水都给喷出来了。

    秦煜轻巧的好似燕子一样的躲避开茶水。结果那些茶水都喷到他身后的侍女身上。小侍女一副想哭不敢哭的委屈样子,赶紧让云婧给退叫下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秦无殇不解的问云婧,因为她好似看起来最镇定。他的儿子们一个个要笑不笑,林长老脸色微红。秦斛的脸色更加的古怪,一副有喜色,又有点尴尬,还有点小别捏跟羞涩的架势。

    嗷嗷,尼玛,难道老头子又找了什么好基友不成?

    林长老不是才是他的真爱吗?

    云婧看见他的神色一再变幻,就笑道“你啊,别乱猜了。其实是林家婶婶终于有身孕,斛叔惊喜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刚刚他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一走神,把喝汤的玉勺子给吃了。”

    噗,哈哈哈哈……

    秦无殇一点面子不给的仰天大笑起来。嗷嗷,特么太给搞笑了,居然吃勺子,吃勺子,吃勺子了啊!

    “斛叔,你居然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秦无殇笑的太嚣张,太旁若无人了,也太不给秦斛脸面了。

    秦斛直接触脚,就那么诡异的一踹。

    咻的一下子就秦无殇给踹出去了。

    啊!~

    秦二爷跟光速炮弹一样的被踹坐到了大殿外面的地上,灰头土脸,身上还沾染了不少因为他大力砸到地上,激起了尘埃碎屑。

    秦煊赶紧凑到大哥秦晖的身边低声问道“刚刚叔爷爷那一脚有问题吧,若是普通的脚我早就看见影子了。可是我最后就看见叔爷爷将脚丫子给收回来。”

    秦煜也走过来,同样一脸的奇异。

    到是秦晖眼神闪闪,显然是看出了几分门道。“刚才叔爷爷那一脚,很有一种韵味跟意境在里面,怀疑是某种厉害的武技。”

    “人阶,地阶,天阶这种等级武技感觉陪不上刚才那一脚。”秦小煊嬉笑这道。“难道是神秘的灵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