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63-364章

第363-364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63章秦疯子

    秦衍气急败坏,二话不说,就直接挥拳头就朝着秦无殇的脸上砸去。

    他身边的殷朝宗,甚至以口呼“你们是兄弟,不能这样啊!”身体却为秦衍当掩护,拦住蜂拥扑上来打算护住秦无殇的侍卫们。

    而术长老也佯装看不见秦衍出手打秦无殇。

    秦衍的拳势来的拳如闪电,一下子就砸到了秦无殇的面前,秦无殇无声冷笑。

    然后同样出拳,一拳对上了秦衍的出拳。

    砰一声巨响。

    跟着整个大殿之内劲气迸飞!

    呯呯呯……

    大殿内的装饰物,没品阶的材料全部直接在拳劲之中化成齑粉。

    低阶法器类的家具一个个出现了龟裂。

    靠近秦无殇跟秦衍交手区域的低阶法器也直接变成了碎裂的碎块。

    中阶法器以上的才能够在俩人的拳劲抗争之中保存下来。纷纷朝着周围飞散。

    也就术长老跟殷朝宗的椅子仍旧被他们俩个保护好。尤其是术长老甚至仍旧坐在椅子上。

    殷朝宗跟术长老忽然齐齐色变~!

    尤其是殷朝宗的来脸上跟是流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劲气消散之后,秦无殇跟秦衍各退了一步。

    势均力敌!!~

    竟然是势均力敌!~而且是实打实的势均力敌!

    修为:秦衍返虚巅峰:秦无殇返虚初期

    战力:秦衍=秦无殇

    俩人刚刚那一拳,居然不分胜负!

    秦无殇面容更加的冷漠,秦衍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

    如果说上次他跟秦无殇对战的时候就察觉到了秦无殇的惊人进步的话,这次他就感觉到可怕和惊悸了。

    他还没有进阶合体期。还在返虚巅峰。而秦无殇这一拳下来,竟然也是返虚期的势力。更加可怕的是,秦无殇的天赋惊人,虽然即使他们的修为一个在返虚初期,一个在返虚巅峰。但是真正对战,秦无殇竟然能够一时间跟他争夺,不弱下风!

    这简直不可思议!

    秦无殇自己修炼的魔功跟他一样,都是魔宫著名的镇宫绝学天魔典。

    天魔典的进境神速,但是那也是在练气,筑基。金丹期。一旦过了元婴期,天魔典反而比正道典籍密册要难以修炼的多。而且还容易后火入魔!

    可以说一步步,几乎处处的陷阱和危机。

    按理说,秦无殇才五百多岁,他可以理解秦无殇快速跨过练气。筑基和金丹,他可以立即秦无殇快速进阶元婴期。可是他这难道难以理解为什么秦无殇能够这么快化神,跟着又这么快的境进阶返虚。

    是的,可怕的进阶。

    上次他跟秦无殇交手的时候,他还是化神巅峰!

    现在,这才一年零几个月,秦无殇就已经是的返虚初期了。

    他是怎么办到的?他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那个契机从返虚巅峰冲到合体初期。

    秦衍怔愕的看着他,一时没有言语。

    他没言语。刚刚秦无殇在出拳的时候显出的修为和战力,同样让殷朝宗跟术长老震撼无比。他们也同时惊呆了。

    “秦无殇,你已经返虚初期了?”术长老赶紧质问。他的语气之中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紧张。

    “嗯。刚刚进阶,我在化神期蹲的时间够久了。”秦无殇无所谓的道。

    泥煤的,你的话好招人恨啊啊!

    什么叫做你在化神期蹲的时间够久了?

    你满打满算才五百多岁,这其中你还要渡过练气,筑基,金丹和元婴。才能够化神。就放你最快一百岁元婴,二百岁化神。尼玛。你现在已经是返虚初期了,也就是说你在化神期至多就蹲了三百岁!

    这特么的还久?

    这让我们这些从化神初期到化神巅峰。一蹲就俩三千年的人情何以堪。

    术长老直接去看殷朝宗跟秦衍,他们俩的脸色都出奇的难看。

    原本秦衍仗着是哥哥,修为又远高于秦无殇,身份上又比秦无殇贵重,这才在兄弟俩的竞争之中占据优势。毕竟秦家的长辈们也担心秦无殇一旦成为族长,修为不足难以服众。可是现在看来,这却是不一定的。

    秦无殇的修为成长的太快,修炼天赋太高了。

    他成为族长之后,用不到多久就会拥有足够震慑族人的力量。

    这对秦衍来说简直是一个糟透了的消息。

    而且一瞬间,无论是秦衍还是殷朝宗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跟秦无殇脸对脸了。

    “我夫人和女儿,秦大尊可以先请他们过来跟我见上一面吗?不跟我回去也可以,只是让我先见上一见,好久没有见面了,我十分思念内子和孩子。”

    殷朝宗好似在提出最后一个要求。

    “听说闭关修炼去了。”秦无殇却没有答应他的意思。

    “你……”这么任性的回答,简直是在直接下殷朝宗的面子。饶是殷朝宗觉得自己还能够忍,也觉得心中一口郁闷之气简直要闷出他一口血。

    “秦无殇,我看你是没有好好跟我们和平解决你扣押我舅舅妻子跟女儿的想法。你也一点都没有将你私自占据的惊虹宫等俩座战宫交换给我们的意思。

    那好,咱们到大执事哪里去解决。”

    秦衍怒声放下最后一句话,然后一甩袖子就走了。

    他一走,殷朝宗跟术长老也不继续坐着,也跟着告辞了。

    祁天这个时候悄悄的走了进来。

    “那个祁心璧到底你是怎么打算的?”秦无殇看见他进来,就直截了当的问。

    祁天的脸色一瞬间非常的纠结,失落又失望,还有着奇异的复杂。

    “我跟心璧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祁天脸上待着愧疚的说道。

    秦无殇一听这话。脸色直接一冷,就那么默默的注视着他,知道祁天忍不住了再次出声道“我暂时还没有想好。”

    “祁天,优柔寡断这一点都不像你。”

    “心璧她想跟我在一起,我也想跟她在一起。”祁天沉默了许久又再次出声。

    “我明白了。对了。今天秦衍跟殷朝宗过来,要接着祁心璧跟殷宝莹。并且要要回俩座战宫。我拒绝了他们,他们的意思是去找大执事。

    你也知道的,秦衍他跟宗主的关系很好。而那个什么佟金云,似乎是宗主的心腹。”

    祁天的理智开始回笼,然后就为难的僵住了脸。

    “那我们怎么办?若果大执事质疑偏袒他们。说不定真的会将俩座战宫给他们划拨回去。到时候如果我们坚决不同意,反而要惹怒的大执事。”

    “我们同意那个大执事就会对我们好?”秦无殇好笑的问。

    “可是我们坚持不同意大执事的决定,只怕他会利用宗门给予的权利对付我们。在这种原理宗门的地方,大执事的权利太大,说不定我们会大亏。”

    “照着你那么说。我们把战宫还给他们,大执事就不会暗中坑我们,让我们吃大亏?甚至让我秦无殇战死在这诡异的横垣古道的战场上?”

    “……”祁天说不出话来了。

    “祁天,我问你,是不是祁心璧跟你说,她现在想要回那俩座尊宫了?至少也要还回去一座?她让你来跟我说她意思对不对?她还让你来说服我是不是?”

    “……”祁天完全说不出话来。

    秦无殇冷哼一声。

    他就知道那个小心思不断的女人就会耍花招!

    “你回去吧。”他打发祁天道。

    “……”祁天沉默了一下,才道“她是她,我是我。无殇你有什么决定自己尽管去做。如果我跟她真的走不到一起,那也是命该如此。

    这次我若真的再跟她错过,那么我就彻底的放弃过去的一切。将祁圣认作继子,终生不在跟她有所牵扯。”

    听着祁天看似犹豫,其实决心已定的发言,秦无殇终于还是笑了一笑。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个祁心璧,太自以为是了。光想着自己如何如何,从来不为别人考虑的女人。还想过好日子?

    那老天爷的眼睛得多瘸,才能那么厚待她啊?

    “你心里有数就好。”

    ……

    秦无殇想过秦衍回去之后就会想着怎么对付他。怎么把他们那边心心念念的想要的尊宫给弄回去。可是他没有想到第二日一早佟金云就带着殷朝宗上门了。

    佟金云的意思很明确,尊宫谁修筑的就属于谁。

    祁心璧是殷朝宗的妻子,殷宝莹是殷朝宗的女儿,这是事实。所以无论是祁心璧还是殷宝莹的尊宫,不管他们之前是怎么跟秦无殇说的,这俩座尊宫的最后都还是要送回殷家。

    “现在你讲祁心璧跟殷宝莹叫出来。她们今天我们必须接走,否则我就要治你谋害同门的罪责。另外你必须现在就交出那俩座尊宫的控制钥匙。

    不叫,同样按照叛门论处。

    你有什么不满,不服气,觉得我做的不公平,你可以向宗门,想宗主申述。你可以让宗主处理我,撤出我的大长老的职务也是可以的。不过现在,我是才是大长老,你必须听我的。”

    秦无殇看着他冷笑,他看见殷朝宗甚至嘴角勾勾,眼中难以掩藏自己的得意。虽然那份得意还很隐晦。

    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说服了佟金云给他们当狗腿子,也算是能耐啊。

    秦无殇朝着身边的一个侍从招招手“派人去请祁心璧跟殷宝莹出来。另外去拿惊鸿宫等俩座尊宫的控制钥匙过来。”

    第364章炸成废渣

    佟金云见秦无殇最后在自己的强硬命令下败退,还算识相的要送出祁心璧母女,还有交出俩座尊宫的控制钥匙。心中还是很满意的。

    “你早懂事一些,我何必走这一趟?”他倚老卖老的说道。

    秦无殇也不说话。只是嘴角的讽刺笑容一点都没有减少过。

    “你也不要心里有怨气,服从宗门的大局,跟宗主的命令,是每个魔宫的弟子应该尽的义务。你自小娇生惯养,家世有显赫。有些事情难免想的不那么周全,任性的又蛮不讲理。

    但是宗门是有法度的,有规矩的。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情,你得懂。”他继续教育道。

    秦无殇放空耳朵根本不把他的教训听进去。

    “秦无殇,你跟秦衍争夺秦家的族长,根本就是没有机会的。我要是你。就早早的撤出,好歹还给你们留点兄弟情分。”

    秦无殇将他滔滔不绝,实在是没有停止的意思,干脆自己站了起来“我去更衣,一会儿回来。”

    佟金云的教训戛然而止。然后他怒气上脸的看着秦无殇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无礼小儿。你看看,你看看,他就是这么的傲慢,连我的脸面都下。”佟金云顿时拉着身边的殷朝宗同仇敌忾的道。

    殷朝宗干脆苦笑“人家是秦家的嫡系二爷。是秦家族长的宝贝。从来都是天老大,地老二,族长老三,他老四。除了前三个,他何尝将谁放进眼里过?”

    要说殷朝宗说这话的时候。未尝没有挑拨之意。佟金云又不傻,如何能够不知道?

    奈何他的,就是他刚刚才体会了一把的。秦无殇当着他的面,下他的脸子!

    如此嚣张跋扈,如此的无礼傲慢。

    这让他堂堂大执事情何以堪,颜面何存?

    佟金云坐在椅子上运气,因为人跟战宫都没有到手呢,所以他还得等着。

    他就不信了。他人都来了,秦无殇还能够不把人跟战宫交给他。

    没多久。秦无殇先回来了,回来也没有什么道歉一说。而是直接坐在了自己的主位上。

    那副拽拽的样子,让佟金云恨不得扔一块万年寒铁直接砸他脸上。

    佟金云的怒视,简直都快化成实质的俩道刀子了,而且是不简单的射向秦无殇的。可是秦二爷就那么的坦然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佟金云看他,居然还淡淡一笑。

    泥煤,这货居然还笑得出来。

    哼,等会无论如何都要弄走人和俩座战宫,让你什么拖延,强占的法子都行不通。

    而且他才不行这个时候宗主会站在秦无殇那一边,立即发消息让他帮助秦无殇呢。

    祁心璧跟着侍女姗姗来迟。

    谁也不曾想到,祁心璧来的时候,居然还好似收拾了行李的样子,跟女儿一样一身打算外出的行头。看她这副样子,秦无殇当真为祁天不值!

    不过这样也好,如此女人,还是交给能够消瘦得起她的男人去养着吧。

    “夫人,闺女啊。”殷朝宗一看见祁心璧和殷宝莹,就又哭了。

    大男人泪洒满襟,让祁心璧原本心里那点子怨气和怒气,又消散了消散。甚至隐隐的还有点心软。

    “爹爹……”殷宝莹也是一脸激动的拉住了殷朝宗的手。

    秦无殇看着她那好似娇女一样的举止神态,跟殷朝宗之间那种好似很自然的父女亲昵,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云婧昨天晚上对自己说的话。

    “无殇,那个殷宝莹似乎有问题。”云婧犹豫着对他说道。

    “有什么问题?”

    “她的神识,或者说她的意思海似乎不大对劲儿。”云婧不大确定的道。

    “(⊙o⊙)啊!?”秦无殇觉得自己有听没有懂。

    云婧没好气的翻了他一对白眼才道:“呐,我先给你解释一下。”

    “嗯嗯嗯(⊙_⊙)……你说。”

    “人有三魂七魄全部都藏在神宫识海之中。我这么说你懂不?你内视过吧,知道自己的识海是什么样子的吧?也知道自己的神魂是什么样的吧?”

    这次换秦无殇翻白眼了,泥煤的,我会连这些修炼常识都不知道吗?

    “人跟人的识海类似,妖族跟妖族的识海类似,魔族跟魔族的识海类似。虽然通常人,妖。魔族的识海都差不多。但是其实还是有着细微的诧异的。

    尤其是在对方运用神识的时候,识海会形成无形的波动。这种波动,因为每个人的神魂都是唯一的一个。所以波动也是专属的,具有某种可以辨别的特质。”

    云婧笑意盈盈的给秦无殇解说道。

    秦无殇想了想,迟疑了一下子。还是认真的点点头。他凭神魂,和神识也能够轻易的分别修士的身份。不过听婧婧的话,她似乎对神识和神魂方面有着特别的认识和研究。

    “严格来说,一个人的神魂要是出了意外,就会跟原来有所区别。那么区别很是细微,那也是区别。”

    云婧继续说道。

    秦无殇看着她的脸。一副催促的样子。似乎在说:快点说重点啊,爷正等着呢。

    云婧笑笑,继续道:“那个殷宝莹的神魂之中似乎有百分之三十,不是她原来自己的。”

    秦无殇刚刚开始没在意,跟着就脸上的表情就变得严肃了。

    “你是说。她很可能被什么魔物,或是魔族夺舍了?”

    云婧愣了一下,才道“我只是根据她神魂的波动有异,还有她的神魂构成异常,察觉点不对头的地方。你怎么会猜到她被夺舍呢?”

    “殷宝莹修为一般,天赋平庸,性子天真冲动,说赞美点就叫做纯善可爱。说白点就假作简单愚蠢。但是她身份不一般,接触的圈子也有价值,跟秦衍身边的那个容娘一样都是值得下手的目标。而且被下手也容易。”秦无殇表情邪恶的说道。

    “……”云婧无语o__o”………

    “而且我在翻看家族封存的那些历史悠久的典籍文献,游记和各种前辈手札的时候就看到过类似的大事件在秦族发生过一次,然后在宗门发生过三次。都是因为类似的人被夺舍,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在秦族发生的那次最是详细,谁也没有想到那么一个修为低微的小人物竟然是被选择夺舍的目标。结果秦族折损了俩位太上长老,一位族长之子。还有家族精英数百人。”

    “……”云婧很想说:要不要研究那么透彻啊?

    而且你不是说你不愿意当族长?不愿意被束缚吗?干嘛研究那么多你们家族的那些历史文献啊,游记手札之类的。就好似后代的皇帝研究前代皇帝的起居注一样。

    特么的好耐心啊。而且亲,你把你的野心都暴露出来的。你知道吗?

    秦无殇仔细观察了一下殷宝莹这货确实在一些细微之处,有些异常的地方。就好比她站着的位置,看似跟殷朝宗亲近的,但是那个位置其实更加适合偷袭。而且是偷袭殷朝宗胸前要害。

    还有她带着的那个地方,正好旁边不远处就有一扇窗子,通往外面的院子,从那个地方,隔着就出高强,就可以跑到玉宵宫的外面。

    殷朝宗一边跟女儿展现父女天性,亲情厚谊。一边不断地在祁心璧身边磨嘴皮子赌咒发誓,卖好讨巧。

    祁心璧心中还是有怨恨的,再说她在感情上又有了祁天,要说没点不想跟他回去的想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若是回绝他……

    祁心璧又想到了昨日晚上宝莹跟她说过的话,还有秦无殇对她们娘来的态度!

    有一句话,祁心璧心里还是非常认同的。

    明宵宫的主人是秦无殇而是不祁天!可是殷家的主人是殷朝宗,殷宝莹的亲爹也是殷朝宗,不是祁天!

    殷朝宗会一直都会殷宝莹好,至少相对来说,比其它人对殷宝莹好,那是因为殷宝莹是他亲生的闺女。

    但是祁天呢,他真的能够对待殷宝莹一直都像对待自己的亲闺女一样吗?

    而且祁天也是男人,万一她以后真的不能够再生了,祁天会不会改变对她的态度。

    殷朝宗却是已经知道了她不能再生了,而且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祁心璧承认她最后被亲闺女给说服了。

    所以才决定跟闺女一起跟殷朝宗暂时先回到殷家,真的以后待不下去了,再想法子,反正即使她爹不是族长了,她还是祁家的嫡女,还有祁天这个等待着她的哥哥做后盾。

    眼看着最后祁心璧似乎要答应给殷朝宗回去了。

    佟金云就有点着急了。“秦无殇,你说的战宫钥匙呢?”

    秦无殇朝着身边的一个侍女一招手,就看侍女拖着一个托盘过来了,托盘里有俩个钥匙一样的上品法器,那就是俩座战宫的控制钥匙。

    佟金云很是高兴,就在他的手接触到控制钥匙的后,忽然玉宵宫猛烈的颤抖起来,一副地动山摇的大地震的状态。

    单章推荐:《重生之渣男再见》

    重生回到过去,那么好极了,渣男你好,渣男再见。呃……这个恶霸你占你的地盘去,干嘛总是缠着我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