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61-362章

第361-362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61章奇葩是非多

    “字面的意思。”云婧答她。

    “云夫人,大家都是女人,而且都是做了妈妈的女人,你不理解我,支持我就算了,我就当看错人了。”祁心璧继续刺激云婧道。

    云婧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既然都是当妈妈的人,你又何必呢?”

    “你……你当真是油盐不进,冷若冰霜,看着我们宝莹去死?”祁心璧含怒高声。

    “其实是你想留下吧?何必拿着殷宝莹做筏子?真是奇葩是非多。”云婧淡淡的道。

    “你……”祁心璧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你的女儿,可是你做的事情,跟你女儿的父亲,那位殷朝宗又有什么不同?你们都是一样的自私。都是父母的名义,以爱之心去达到目的,为难别人。

    而且你自私的觉得只要有心计,你什么人都可以算计。

    祁心璧,我是谁?

    就算我仅仅是秦无殇的侍妾,你看不起我的出身,觉得我不过是生了儿子幸进的女子。你也不必觉得连智慧都不如你,让你随便弄些小威胁,刷点小手段就屈服啊?”

    祁心璧听了这话,脸色一下子黑了脸。

    “什么手段,什么威胁,你说的话,我怎么都听不懂。”祁心璧仍旧理直气壮的道。

    “那好。我让无殇把惊虹宫还有另外一座你带来的宫殿都给打回你跟殷朝宗的手里。不过,我们修改改造的成本,你们必须自负,我们因为发生的人员和财力损失也由你们承担。

    你说。到时候,你还有殷朝宗会怎么做?”

    “你……”祁心璧脸色骤变。

    云婧的极为冷静的看着她色变。“你不过是自傲于献上惊虹宫和另外一座战宫,你过是自傲于你出身祁家?是世家嫡女?祁家的祁天现在在无殇的身边位高权重,十分被重视?”

    “……”祁心璧的脸色再变。

    “我就不明白,你凭什么又举得无殇会为了你的自私请求。为了你所谓的世家关系和世家丽脸面以及你带来那俩座战宫就得听你得调遣,逼着自己得左膀右臂郑少君给你得女儿当女婿?

    你盘算的可真好?

    但是你完全可以去跟秦无殇讲条件,为何要来到我这里?特意来拜访我呢?

    那是因为你笃定,我不过是一个根基不稳,处于弱势地位的秦无殇的宠妾。即使未来我有地位,那也是未来。再说即使我成了秦无殇的真正妻子。你也不见得看得起我,因为确实是起于寒微,说穿了你鄙夷我没身份,又没有助力,无德无才。”

    祁心璧直接别开了脸。不想让云婧看见她的脸色。

    云婧:不过是你自己深深的觉得我说的对,却不好意思当面认同我的话而已。

    “所以,你觉得我无论如何都不敢拒绝你。所以你才专程来拜访我。”

    云婧一字一句好似完全说出了她的内心的阴暗。

    祁心璧脸上觉得难看,没有去看她的脸色。

    “祁心璧,你是祁家的嫡女,祁家跟无殇的关系还不错,你又带着俩座尊宫来投效无殇,外加祁天对你的心思。你确实有自傲的资本。只要你好好的,做你该做的事情。即使殷朝宗前来理论,我们也会站在你这边。你应该知道。无殇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就他那骄傲的性子,只要不是背叛他,或是被他所看不顺眼的人,他也不屑于拿麾下顶缸,做替死鬼。”云婧口气特别实在的说道。

    “但是你是怎么做的?你扪心自问,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更可气的是。你居然推卸责任,暗中坑我。郑少君跟你们根本没有什么交集。不过是因为他在明宵一脉被无殇重视青睐,你就看准了他。你为你的女儿想要选择他为女婿。这本无可厚非。你们要是找人引荐,然后不管成与不成,郑少君也不会跟你为难,双方还会保持和睦相处。

    可是你是怎么做的?

    你竟然让我命令郑少君,强制他去娶殷宝莹,而且还那么仓促。当真是半点脸面都不给他留存。他要是挨着无殇的看重,心中不满也忍气吞声答应这门亲事。时候他最憎恨的不是你这个过来拜托我的岳母,而是我这个饶舌根,唆使无殇强迫他不得不娶妻的云夫人。

    你说你怎么那么会算计?那么阴狠呢?”

    听着云婧如此说,祁心璧欲言又止,一张脸不自觉的有些扭曲了。

    “我母亲……”殷宝莹这个时候突然开口。

    “你闭嘴,现在是我们讨论你母亲算计我的事情。你这个参与合谋的人先闭嘴,等会我会说到你的。”云婧视线凌厉逼人的朝着殷宝莹道。

    可是殷宝莹仍旧不甘心,她还想说话。

    “要不我们先谈谈,你那神智为什么受损的事情?”云婧忽然冷冷的,嘴角含着似笑非笑的笑容道。

    殷宝莹一听这话,终于低头不敢吭声了。

    “祁心璧,殷夫人。殷族长夫人。”云婧接连换了好几个称呼,称呼她。“我听过你不少的事情,虽然都是传闻。但是在传闻中你都是一个不幸的女人。原本喜欢的夫君,居然背叛了你,而且你居然直到现在才发现。

    所以我一直都很同情你。

    可是……今天的你,让我很失望。你为什么会如此待我,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我没有算计你……”

    祁心璧干巴巴的说道。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猜到了什么?”云婧问她。

    “你能猜到什么?”祁心璧假笑。

    “祁心璧,你如此急切,如此失态,是不是祁家出了什么变故。让你十分的惶恐,所以你才想要算计我这个最容易,也最好算计的对象?”

    祁心璧呼吸一窒,跟着又强硬的道“祁家没事,我也没有算计你。你多想了。云夫人,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想得出那么多得我想算计你得心思?我堂堂一个世家夫人,我算计你什么?

    你也未免太自作多情了。”

    她这话音尚且没有完全落下,就听得大门外秦无殇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祁天,你还拉着我做什么?你们祁家刚刚换了你堂弟做家主。老家主因为伤病退位,彻底失去了祁家的影响力。

    这不。你的心璧妹妹,就主动跑到我媳妇儿面前来张狂了。就这样你还想保住她?”

    这话还没有说完呢,秦无殇在前,祁天落后一步,俩人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云婧赶紧给【一家之主】让出了主位。立即收获了秦无殇的赞许眼神。

    跟着秦无殇转头面对祁心璧道“我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你是自己跑来的。惊虹宫跟另外一座战宫也是你自己送给我的。所以无论你是不是愿意回去殷家,我都不会将俩座战宫还给你。你要是觉得你回去殷家的就有讨要的理由了,那么我不介意让你们暴毙在我这里。”

    祁心璧呼吸一紧,大吃一惊。跟着又倒抽了一口冷气。

    “真的,我不跟你开玩笑。我跟秦衍的关系一向不好。你的惊虹宫,你知道我也知道,若是用的好,那绝对是攻坚的利器。所以我绝对不可能把它让给秦衍。如果他们最后逼得我比较交出惊虹宫跟另外一座战宫。那么他们只会得到俩座彻底的废墟。”

    祁心璧听了这话,神态骇然,差点惊呼出声。

    就连站在她身后殷宝莹眼中也是异彩连连。看秦无殇看得目不转睛。

    “我得不到的,最后也会毁掉。我跟秦衍就在这点上不同。”秦衍那个任性诡异的家伙,好像从来不会想到这些。当然也大概可能是因为他从小到大什么都不缺乏的缘故。所以从来不想他一样,早早就认识到俩人之间的差距是如此的宏大和可怕。

    “无殇大尊!~”祁心璧停顿一下,忽然出声道。

    “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合理的我就答应你。不合理的。你就准备接受惩罚。”秦无殇冷漠无情的说道。

    就好似他面对的不是祁天总说的那个,非常好。非常的好表妹,心上人。而是一个他看不顺。也缺乏耐心的犯了错误的麾下。他的态度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祁心璧甚至感觉到了那种被强力压制的压抑感。

    她刚刚还觉得自己才是高贵的世家嫡女,云婧就是一个乡下土包子,如何多比不得她。现在秦无殇就给她上了一课,让她感受一下被歧视,鄙夷的深刻感觉。

    祁心璧无奈的苦笑。

    “我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还带着一个身子骨孱弱的女儿。”

    云婧听了这话,差点翻白眼,听听,说不过人家,被人家强制了,就又是弱女子了。

    哼,她直接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不屑的冷哼到是让整个屋子内的所有人都听个了清清楚楚。尤其是祁天,脸色羞愧的都要抬不起头来了。他没有想到祁心璧会带着宝莹来这一处,还主动跑到了云夫人的面前。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对云婧的事情,从头到尾可是知道的非常的清楚。秦无殇对云婧是多么的宠爱,他更是心知肚明。

    第362章恶客上门

    祁天再也忍受不住,直接拉起了祁心璧对云婧跟秦无殇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我没有处理好家事。请大尊跟夫人给我点时间。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心璧的事情,我先带她回去,我们商量一下,然后是过来赔罪道歉,还是如何,一定会给大尊跟夫人一个合理的答复的。宝莹,我们先走。”

    说完他就拉着祁心璧,带着殷宝莹果然的跑路了。

    秦无殇忽然叹息了一口气,感慨道“自己的女人给自己丢脸,果然是太尴尬了。”

    “……”云婧。

    “你以后可千万被学那个祁心璧啊,她就是太不信任祁天会全力保全她。也能够保全她。才做出这等傻事。”秦无殇趁机给云婧做机会教育。

    “……”云婧。

    “当然,再怎么说,这个祁心璧,不再是祁天想象中的单纯表妹了,这是真的。印象之中是那么的美好的女子。时间却将她改造的如此自私和丑陋。难怪你说她会过的不幸福,甚至要合离了。这样的女人,殷朝宗也早就受不了的吧?”秦无殇托着下巴无良的说道。

    “也不知道祁天要怎么适应全新的族长夫人,当家夫人,贵妇祁心璧。”呵呵,这货幸灾乐祸的道。

    “……”云婧:你这样看你家祁天的乐子真的好吗?他不是你好基友吗?

    ……

    第二日一早。云婧就在小六的哇哇大哭之声中醒来。她醒过来之后,一眼瞄了过去。就看见秦无殇那个混蛋正在捏她儿子小六的鼻子。泥煤的,那么小的孩子,鼻子还没长硬实,捏什么捏?

    不怕长塌鼻梁子了啊?

    云婧想都没有多想。直接操起身边的一个枕头,砰的一下子砸到了秦无殇的脸上。

    于是……

    秦无殇呆滞了。房间内轻手轻脚干活的侍女们都呆滞了。

    小六也惊呆了Σ(°△°)︴!

    枕头呼到老爹的脸上了。

    云婧本来脑袋已经贴到了枕头上,想要接着睡的。可是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跟着就扑腾一下,从被子里面坐了起来。

    然后眼神直勾勾,傻呆呆的看着秦无殇。

    秦无殇其实也在看她。

    泥煤的,那枕头砸我?!太嚣张了你。

    可是看到云婧一副懵了,呆滞的样子。

    不觉嗤的一声轻笑。

    “哎呦。婧婧,最近脾气见长啊,都敢用枕头直接砸我了?”

    呵呵。呵呵呵……

    云婧傻笑。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秦无殇不怀好意的道。

    “……”云婧继续傻笑意图混过去。

    秦无殇抱着小六,就从小隔间走了出来,直接坐到云婧的床边。然后望着她胸前的美景,眼色深了深。

    云婧一低头,才反应过来,肚兜松了。斜斜歪歪的挂在胸前,一半胸前的雪峰都落入了他的眼中。嗷!~┗|`o′|┛嗷~~

    “看什么看?”云婧拉起了被子遮住了胸口。

    秦无殇坏笑。把秦小六抱给她。

    云婧有些不抱秦小六,小六那死孩子。早早就伸出手去够她。

    云婧无奈之下,只要在秦无殇放肆的眼神之中,隔着被子抱着小六,小六一到了她的怀里,就扭曲蹦跶。非要撕开她胸前的被子。

    秦无殇好笑的看着她跟儿子拉扯,僵持。

    就差没拍巴掌叫号,大喊儿子加油↖(^w^)↗!

    云婧跟儿子战斗得头上都冒汗了,才把儿子搞定。

    不过期间也让秦无殇过足了眼瘾。

    吃过了早饭。秦二爷终于出门去监督修建玉宵宫了,她才哭笑不得的被小六给拽出去做饭后游戏活动。

    等到快吃午饭了,秦二爷却迟迟回不来。云婧这才担心起来,她让人去看秦二爷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打算不回来吃午饭?

    结果派去的人还没有回来呢。

    秦晖却带着弟弟们过来了。

    秦煜跟秦煊,秦旭和秦晙都被带了过来。

    云婧惊讶的看着他们都过来了。

    不禁问道“怎么了?(⊙o⊙)?”

    “唉唉……娘啊,你都不知道,爹被缠上了。”

    秦小煊就是一个开说话的话唠。

    “(⊙o⊙)啊!?谁来了啊?”云婧问。

    “是那个什么术长老,还有殷朝宗,还有秦衍都来了。”秦小煊给一脸好奇的娘亲解释道“爹说,恶客上门,没好事儿,他暂时不能回来陪娘吃饭了。所以就让我们回来陪娘吃饭。”

    “行,那咱们先吃。”云婧从善如流的道。

    跟儿子们热热闹闹的吃了饭。小六就被小五带着跑出去玩了。

    秦小旭越发的有大孩子的样子。

    十岁出头的他,个子更是长高了不老少。

    云婧看他一开始就坐到一边,准备好茶水,等着听她跟他哥哥们的说话。就不催他出去玩了。

    这孩子,越发的想当个大人了。

    “那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来的?是为了祁心璧母女吗?还是为了俩座战宫?”云婧猜测的问着几个儿子。

    秦晖最大,也是由他回答。他就直接道“应该是俩边的原因都有。”

    “娘,那个殷朝宗好厉害啊,我偷偷进去听了一耳朵。哪呀。那个殷朝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开始哭。哭的那个凄惨啊,老泪纵横,就好像死了亲爹一样。”(づ ̄3 ̄)づ╭?~!

    云婧“……”:即使你不做那种鬼脸乖样子,娘也会理解你的话的。“不就是哭嘛,有的时候男人的眼泪更是能够获得同情和可怜。”

    “可是他是男人。还是一族之长,居然这么不要脸,哭成那个样子。让大家都看见他那个惨样,岂不是就在逼爹爹答应他的任何要求?否则的话,就是爹没理。欺负他老弱?”秦煜直接道。

    “煜儿,能够想到这里,好聪明啊。其实男人的眼泪,尤其是总哭的男人,就是通过不要脸来达成你的说的目的。不管是他想要什么,总是先哭一下,然后博得同情和怜惜,达成他的目的。”云婧道。

    “可是娘。我觉得虽然他丢脸丢到我们玉宵宫来,但是爹可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我觉得他就算再能哭。抱着爹的大腿哭上几天,爹也不会让他如愿的。”秦煊插言道。

    “你那是什么比喻啊?”身为大哥的秦晖哭笑不得的敲了秦煊的脑袋。

    “我实话实说,你干嘛敲我的头,大哥不爱我了。我好伤心啊。”秦煊惨叫起来。

    秦煜:“……”

    “来,娘爱你。”云婧干脆张开手臂,朝着儿子呼叫。

    秦煊嗷的一声扑到了娘亲的怀里。“娘。我果然是你的真爱。”

    “呵呵呵……”秦小旭对着哥哥嘲笑起来。

    “娘,要不我过去前面看看。那几个人来者不善。”秦晖询问道。

    “小晖,行。你过去前边吧。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叫人去帮你爹他们。”云婧叮嘱儿子道。

    “娘,你放心。”

    ……

    而他下面的左右椅子首座上,坐着术长老和跟秦衍。而殷朝宗作为秦衍的舅舅,却位居次座,眼泪吧嚓的。

    可是无论殷朝宗哭的有多么的凄惨,秦无殇仍旧面无表情的坐着。

    术长老最终还是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必须做点什么。

    “秦易,你就这么坐在高座之上,看着你的舅舅哭得像个孩子?你抓着他得妻子跟女儿不到底想干什么?”

    “谁舅舅?我舅舅姓胡。”秦无殇冷漠的道。

    “哈,”秦衍冷笑“姓胡,你个侍妾的亲戚,你也能当成正经的亲戚?”他嘲讽的道。

    “嗯,我是不像某些人,至亲舅舅,跟在身边就像一个——老跟班。我家舅舅,不管身份怎么在外人眼中看着卑贱,可是在我心里那就是亲舅舅。我舅舅姓胡,我有俩个舅舅。他们人都很好。这辈子,我当着谁都这样说。我们就承认他们俩是我的亲舅舅。其它人算是哪根葱?”

    秦无殇冷笑着看着秦衍。

    修真界,又不是世俗的王府,皇宫。他秦无殇又不是正道的伪君子,他是魔。是大魔!

    谁想让他不舒坦,他也不会让谁舒坦了。

    秦衍忽然冷哼一声。

    “我到是希望你在父亲和家族长辈们面前也这么硬气,只认父亲侍妾的兄弟做舅舅。”

    “我是说过了,无论在谁面前,我都是这话。”

    秦衍当即怒了。“我母亲才是父亲的原配,才是父亲的正妻。殷家才是父亲真正的姻亲。我的舅舅才是正经的舅舅。”

    “那又如何,反正在我心里就承认我姓胡的俩个舅舅是舅舅,你们又能耐我何?”

    秦易无情的嘲讽道。

    “你……你要是不愿意做我秦家的人,等我当上了族长,就直接将你驱除家族,踢出族谱。”秦衍怒声道。

    “好啊,那得你能够当上族长。一个没种,没后得人,你真的当得上族长?”秦无殇恶毒得嘲讽他道。

    单章推荐:《重生之渣男再见》

    重生回到过去,那么好极了,渣男你好,渣男再见。呃……这个恶霸你占你的地盘去,干嘛总是缠着我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