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59-360章

第359-360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59章中二病发的秦衍

    到是殷朝宗出来的时候,时间晚了片刻,没有听到秦衍的话。

    给术长老看门的残废是他的本家远亲,因为跟随他征战魔族的部落受伤肢残,但是本人却不是一个爱安分的,他喜欢热闹,人也激灵,术长老就暂时让他看门。

    有个风吹草动的就告诉他。

    结果这个残废一把秦衍的那句嘟囔告诉他,差点气术长老一个仰倒。他再次咬牙道:“竖子,不相与谋!”

    当然他或许更想说,泥煤的小王八犊子跟老子张狂个屁,老子当年叱咤风云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的,但是当着那么多部众的面,他没好气拉下那个脸!

    可是这一次他却深深记恨上了秦衍。

    ……

    殷朝宗自觉搞定了术长老,回去之后就开始整顿秦衍身边的人。

    除了容娘,,他刚一来就将秦衍身边的整治了一个遍,主要就是他绝对秦衍之所以在人情世故上如此笨拙,定然是这些家伙有错。

    可是这些家伙再是蠢蛋也是秦衍身边的人,他们一被整治就跑去秦衍那边告状。

    秦衍烦不胜烦,气得在容娘的屋子里运气。

    容娘担心他不生气伤了身子,就劝慰道:“舅舅一来就整治这些人,也是觉得他们辅助你不得力,反正也不过是呵斥几声,赏些板子,或者罚到阴风洞里受些苦,也不致命也不算什么。舅舅毕竟是舅舅嘛,面子还是要给的。”

    容娘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立即让秦衍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火上眉头的大怒道:

    “什么就受些苦,那些人每次都伺候在我们的近前,真有什么错,我们看不见吗?我们都没看见他们犯错。就他一个人眼睛尖,没在我们身边就看得见他们犯了什么错?

    这种话你也相信?

    哼!

    还不是因为我冷待了他女儿,他这是在为殷宝莹出去,给我脸色看。”

    秦衍直接没好气的道。

    “竟然是这样?”容娘的脸上立即流露出了惴惴之色。“那他要是真的想要为殷宝莹出去,那要不要我也出去,受些惩罚。让他出出气?”容娘有些害怕,又有些忐忑的问。

    秦衍一听这话,当即心疼的道“他想我还不答应你。你在我心里是个什么,我比谁都清楚。在我心里,能够我做我妻子的只有你一个。我是不会娶殷宝莹的。他有本事还愿意挨着这桩婚事。就让他女儿做妾得了。”

    容娘心里很乐,但是脸上却越发的流露出凄楚哀婉之色。这种小伎俩她时常做,没有些手段的话,她有怎么能够让秦衍宠爱至今?

    “可是舅舅毕竟是你舅舅,他的背后还站着你的亲娘。”

    “我的亲娘难道以后就不是你的娘亲了?”秦衍打趣的道。“其实你不用担心,即使娘亲不乐意,但是只要宗主支持我,娘亲最后还是会支持我的。”

    容娘含羞而笑。

    “可是宗主他老人家真的会那么听你的话?”

    “当然。宗主他老人家对我最好了。对了,我得跟殷朝宗好好谈谈,他最近把手伸的太长了。他这是借着整治我身边的人给我脸色看。是可忍孰不可忍!”秦衍脸色怒火汹汹的道。

    “子宸,我举得要不我们就退让一些把。他毕竟是你的至亲长辈!”

    “就算是长辈,我又不是他儿子,又不是他闺女。我有亲爹亲娘教育,还有宗主看护,用得着他在我这里找平衡。显摆他的管教人的能力吗?

    这到底是给我脸,还是打我脸?

    没他这么做舅舅的。”

    秦衍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对。就干脆忍不了。腾腾的就冲了出去。

    容娘看着他离去,然后慢悠悠的座下。拿起一颗梨子,削掉皮,吃起来。梨子的香气顿时盈满了她整个口腔:殷宝莹,任你家世显赫又如何?

    争男人,尤其是争这些家世同样显赫,地位有尊贵,性子有任性傲慢的男子,比拼的不是女人有多美丽,家世有多好,女人的脑子有多聪明,而是看那个女人能不能拉得下那脸,扶得下那个腰!小意温存,善解人意。

    在战场战斗中,谁骄傲,谁要自尊心,谁傻瓜一样倒贴讨好谁就输了。

    容娘此刻的心里有一种少有的自得和骄傲,她就是觉得自己才是赢家,才会笑到背后。

    殷宝莹涂有家世和声明,手段却嫩的发指,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秦衍直接冲到殷朝宗的书房,就看见他又在发落他身边的一个侍从。而且还是那种平日还会说笑上几句的贴身侍从,那小子一脸苦瓜状,被责问的灰头土脸。

    什么你居然连自己的主子都喜欢吃什么菜色多不知道,还好意思做贴身侍从?

    艾玛,这货是是在书房伺候的,他从来都是在容娘那里用饭好不好?

    还问什么主子身边的侍寝女人都有谁你都不知道?那要你这个贴身侍从何用?什么?你知道容娘?废话,谁不知道荣娘,我是问别人?

    秦衍听到这里,真心觉得自己听不进去了。

    他直接踹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然后看着递上跪着的侍从道:“你怎么还不去书房干活,那边的事情还没完,你就干私自跑出来?到底谁才是你的主子?你是谁的侍从啊?”

    那小子一听这话,如蒙大赦。根本不管殷朝宗的脸色有多黑,直接尥蹶子跑了。

    殷朝宗那个气啊!

    心说,小子你给我等着,回头准收拾整齐了你。

    不过秦衍忽然来了,殷朝宗也看出他的脸色不对。就赶紧迎接了出来。

    “子宸怎么来了?不是说明日我们一起先去接术长老,然后一起去明宵宫。”殷朝宗将秦衍给让到了屋子里,让人给他上茶。

    “舅舅,我的人都伺候我很久了,我也没有见到他们犯什么大错。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拉过来教训?”

    这是质问的口气啊,殷朝宗挺惊讶的,尤其是秦衍这小子竟然这样跟他说话。

    “我是你舅舅,嫡亲舅舅,我能害你吗?”

    “……”秦衍么吭声。

    “我跟你母亲从小一起长大。一路互相扶持,付出了许多牺牲才走了到今天。我们所做作为都是在你为铺路。”殷朝宗,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秦衍一看,直接傻眼了。

    殷朝宗眼睛红了。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到地上,衣襟上,还有他擦眼的手臂上。

    “舅舅……”

    “子宸,我竟然不知道,我的亲外甥,竟然有一天会说出这样自问,这样怀疑我的话?”

    “……”秦衍对着眼泪吧嚓的这个老男人,竟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殷朝宗眼见秦衍不说话。却没有表明以后支持自己的态度,继续哭道。“我的妹子啊,咱们兄妹俩怎么那么命苦呢?当年爹死的早啊。你为了全家嫁给秦家,有了孩子,小家伙又多灾多难的张大。好容易张大了,我们都当他是一个凤凰蛋一样的宝贝着,从小金尊玉贵,锦衣玉食的养着。

    我们把一切能给他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啊!”

    秦衍一听这话。就想自己的座驾,几乎都是她娘亲跟舅舅的家底打造的战宫。

    好吧。他直接黑了脸。

    “舅舅,你们在我小的时候为我做的。还有这些年来对我的支持,我都知道,我也不会忘记。”秦衍无奈的再次强调。任谁被强迫总记忆起这些人,也不带高兴的。

    秦衍甚至认为他舅舅是真心的太老了,一点都不会做人。

    要是他,绝对不会一再在人脸前提起!

    “但是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尊宫,我还有许多的部署。我也要脸面,我自己的事情,我能够处理了。你明白吗?舅舅,我不再是那个需要你拉着走才能走的小孩子了。我不需要你现在还拉着我的手,一步步的教我怎么走路,你明白吗?”

    这俩个你明白吗?说的殷朝宗的脸黑得不能再黑。

    “我明白了,你回去吧。”

    殷朝宗摆出了一副都不想搭理人的样子。

    “那我的人呢?”

    “你爱怎么用人我以后都不管。”

    “那容娘呢?”秦衍继续问。

    看见殷朝宗一脸不可思议的抬头看他。秦衍立即解释道“舅舅,我没有欺骗你的意思,也没有看不起,或者是嫌弃殷宝莹意思。毕竟我也看着她从小长大。对我来说她就是一个小妹妹。是妹妹,不是女人。我没法子对她产生什么感情。

    我喜欢容娘,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在她的身上,我找到了一个人男人所有能够找到的快乐。

    我以后一定会娶容娘做妻子。其它任何女人我都不会要。”

    殷朝宗听了他的话愣了一下,然后认真的分析道“你娘不会同意你这么蛮干的。”

    “可是宗主对我很好,只要我去求他,他总是会答应我的。”

    殷朝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的复杂。

    第360章非分之请

    “可是……子宸,你想过没有,如果容娘不能生育,你还怎么娶她?”

    “你胡说”秦衍立即大怒色变道。

    “我是你舅舅,我怎么会欺骗你呢?当年,你刚刚得到她,我跟你娘就派人调查哦过她,也让给她检查过身体,她不能受孕,她的身体幼年的时候多经历虐待,虎部能够孕育子嗣的物件被人摘除,她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不,这不可能。”秦衍震惊无比的看着殷朝宗。

    “子宸,她不能生育,所以我们在一再给你推荐其他的女人。”殷朝宗满脸无奈的道。

    “不对啊,她之前还让人看过,说她的身体只要好好调养,还是可以怀孕生子的。”秦衍怒声道。

    “你找谁看的啊?这种女子不完整。还是不能生育的事情,只怕主人家为了隐瞒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那个丹修符医会愿意告诉你真相?

    难道他不怕被杀了灭口?”

    秦衍再次傻了,他忽然有种整个世界都要抛弃他的感觉。他好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居然还不能给他怀上子嗣。

    “那怎么办?”

    秦衍的眼神都懵了。

    殷朝宗轻轻叹息“除非你放弃做族长。放弃宗主对你的期望。否则的话,舅舅只能建议你忍痛舍下她,另娶她人。”

    “我说了我不会娶殷宝莹。”秦衍大怒,歇斯底里的道。

    他越崩溃,越放肆,越大怒。

    殷朝宗反而越冷静。状态越好,神情继续维持着客观漠然的态度。

    “子宸啊,人心都是肉长的啊,你是我外甥不假,为了你。为了我妹妹,我连性命都可以付出不假。但是子宸啊,宝莹也是我亲闺女啊。我举在头上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抱在怀里怕热着的亲闺女啊,你既然真的不喜欢她,我又何必为难你们。

    再说你觉得这次她跟她娘被拐出走的事情是为了什么?

    其实她也不想嫁给你,是我总是硬逼她。必须赢得你的喜欢。所以她才那么为难,讨好你,你有不给她好颜色。

    她从小金尊玉贵的。哪里受得了你那么冷落和奚落?”

    因为听起来,殷朝宗说都是实话,秦衍心里反而涌起了异样的感觉。

    “难道宝莹做的那些讨厌多事情,都是你们硬逼他做的?”

    秦衍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了。

    殷朝宗却好似没看见他的异常,非常坚定的点点头。“怎么也是你表妹。死皮赖脸的事情做几件就要死要活的,还离家出走。也不知道她爹多担心?!唉w(?Д?)w!”

    “你们那样逼迫她也不对。不过她也不该总找容娘麻烦。”

    秦衍沉默了一下。才呐呐的道。

    他现在讨厌殷宝莹,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原谅她。就转变对她的厌恶,但是得知了真正的原因,也难免产生同病相怜,自己没问清楚就那么说她太过分了的愧疚。

    他厌恶殷宝莹也不是从一开始的,还不是她总是犯蠢,在他面前出丑,要不是明里暗里的欺负容娘,所以他才丝毫不顾及俩人间的亲戚关系的。

    “宝莹不过是嫉妒跟不甘心各占一半吧。你是她的未婚夫婿,却对容娘那么好,她如何能够不嫉妒?你不仅是她未婚夫,还是她亲表哥,却喜欢容娘不喜欢她!她大小姐从小到大,一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爹都会她千依百顺的。”殷朝宗眼里含着泪光,无限宠溺的道“偏你对她不好,还总跟她顶牛,她怎么会甘心呢?归根到底,都是我太宠爱女儿了。”

    “……”此时此刻他都说不出,对殷宝莹到底是羡慕她有一个宠爱她的好爹好呢,还是该责备她喜欢讨好一个男人都不会好!

    总之他的心情很复杂,原本冲过来打算跟舅舅好好理论一次,摆脱他的控制的心思,如今就都被舅舅的大哭给闹没了。

    艾玛,这都是几千岁的老男人了,还得个跟个孩子一样,让他都不忍心说下去了。

    真跟舅舅撕破脸恐怕母亲也不会原谅他吧?

    唉,火气没有了,话也说不出,最后他竟然是怏怏的回去了。等走到容娘的房间门口,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自己跟舅舅见面的事儿。

    要不,就别说了。

    …………

    话表另外一枝!

    玉宵宫玄玉大殿。

    如今秦无殇跟云婧就住在这里。

    云婧从来没有想过祁心璧要来拜访她。她有什么好让祁心璧拜访的?

    所以她见到祁心璧的时候,脸上也流露出淡淡的惊讶之色。

    可是祁心璧身边的女子看她的眼神更加的诡异。也不知道是不是云婧的错觉,她总觉得祁心璧的眼睛似乎特别的黑。

    尤其是她的眼瞳,直接对视的一瞬间,让云婧一阵的心悸。

    “云夫人。我是祁心璧,这是我女儿宝莹。宝莹她的身刚刚恢复过来。”祁心璧是一个长的貌美,人看着也舒心婉约的女人。

    她也很会选择说话的时机,她闺女宝莹一句话都不说,她却能够让云婧感觉到不到生疏。第一次交流沟通就好似很好的密友一般。

    殷宝莹就那么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偶尔随着母亲的话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或者是羞涩的躲避到母亲的身后。就好似一怕生的孩子。

    祁心璧看云婧似乎总是去看殷宝莹,就道“对不起,宝莹的身体这次大受了损伤,好容易调养过来。费劲了我的心思。不过大概是因为这次重伤的原因,她似乎是神智上受了损伤。原本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祁心璧说道这里那是相当的伤心“幸亏大尊给了俩盒子入了品的灵药,这才让她的伤势好转。我真是太感谢大尊了。”如果在殷家的族内,碍于族内长辈们的阻碍劝谏。宝莹能够得到了入品灵药也就这样。

    可是大尊却说,再有三日,就有另外一批灵药被送来,已经确定了还有三件入品的灵药,这些都给她家宝莹调养身体。

    惊虹宫送给秦无伤,她的觉得一点没错。

    “有用就好,既然入品的灵药好用,等到再有了入品的灵药。我让给给你送去。”

    祁心璧心中大为感动,觉得这夫妻俩都是发放实在的人。

    “您真是人太好了。我这次带宝莹来就是想来表达一下我们的感谢之情。另外有一个不情之请。”祁心璧道。

    “嗯(⊙_⊙)?什么不情之请?”云婧疑惑的问。

    “是这样的。我跟宝莹的父亲,原本是互相爱慕。我不顾家族的反对毅然嫁给了他。婚后,他待我是很好,可是因为我就生了宝莹一个,就不能再有孩子。所以他家族的人都反对我,想让我滚出他家门。

    当然这些我就忍了。既然选择了他,吃糠咽菜我也愿意忍的。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姑子联合我的男人,在外面另外置家。还让那个外室有了儿子。

    如今我知道这件事,就想合离。待着我女儿过。

    可是我夫君不依不饶,他又追来了。

    你说我怎么办好呢?”

    云婧囧囧o(╯□╰)o……特么这事儿你跟我也没有用,我知道怎么好才怪!

    “云夫人,你说,你要是摊上这样的事情,会怎么样?”

    “这个……就看你打算如何了。”云婧浅笑。

    “我想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做了,才来问你的。”殷宝莹这个时候忽然插言。

    “可是我不是你娘啊,跟你和你也没有那么深的至亲之情,我可以站在她的立场上,但是我体会不了她对你们的深情,所以我也难以代替她,或者为她做决定。就算我说一种建议给你们听,说不定还误导了你们。等以后你们后悔的时候也是要埋怨我多事儿的。”

    云婧觉得眼前的祁心璧母女有些交浅言深了。

    “我同情你们的遭遇,可以帮助你们做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其他的,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祁心璧听了这话,眼中闪过一抹犹豫,然后又坚定的道:“我想请您帮我做媒,将宝莹嫁给郑少君。”

    云婧立即愣住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想求你帮我给宝莹做媒,将宝莹嫁给郑少君,最少是在她父亲过来之前。”祁心璧毅然决然的道。

    云婧定定的看着她,她也没有回避云婧的视线,好似是想让云婧明白的她的决心。

    “那郑少君知道这件事吗?”云婧问。

    “这只是我们的想法,他还不知道呢。”

    “那郑少君对你女儿殷宝莹有男女之情?”云婧又问。

    祁心璧尴尬的笑笑“他们见过几面。”

    “那我不能答应,做媒之件事不行。”云婧同样坚决的道。

    “为什么?难道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你身为明宵的女主人也做不到吗?”祁心璧啧啧逼人的激将道。

    云婧居然用一种恍然的眼神看她“我愿意成人之美,却不愿意答应别人的非分之请!而且,我终于发现你为什么生活的不幸福,想要合离了。”

    祁心璧直接色变,高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单章推荐:《重生之渣男再见》

    重生回到过去,那么好极了,渣男你好,渣男再见。呃……这个恶霸你占你的地盘去,干嘛总是缠着我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