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54-355章

第354-355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54章性子娇

    有了这一次大捷,魔族军团似乎也变得很好打了。战事不再是去全面胶着,而是人族一方,时有小胜利。

    虽然人族的其它高层也多有忌惮和怀疑,但是随着一场场的胜利,整个人族联军之中,都弥散着一种我们即将跟魔族军团大决战,然后彻底击败魔族军团从而取得胜利,将魔族军团彻底赶到星空深处的诡异思维!

    胜利似乎成了绝对有把握的事情!

    很多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即将回家的笑容。还有人都开始给家里人捎东西了。

    最近这几天,横垣古道内的各种特产特别的畅销,不少外来的军团都想要赶在回家之间,将自己带回家的东西购买,然后找门内熟人给提前捎回去。

    云婧偶然见发现了这个事儿,就拉住每日都爱来她这里蹲点的苏锦瑟,说是给她个任务,让她弄个邮寄生意干干。先不往大里干,就先可着魔宫的各地弄就行。

    反正也不多是往传送大殿那边的弟子之中多塞点灵石或者是丹药。冒似丹药才是硬通货,灵石人家都不怎么爱收。

    结果没多久,苏锦瑟竟然当真把这个营生给干大了。那可真是红红火火,风生水起。

    原来苏锦瑟跟魔宫其它各地的一直都关注着战场情况的各个大小势力联络了一下,就支起了生意主干的架子。由于自身财力雄厚。所以这个营生上手的极为迅速,即使偶尔碰上难以沟通的硬茬子,苏锦瑟也能用灵丹给砸出一条通天大路来。

    有事儿干,腰杆子更加硬实的苏锦瑟干脆一边做邮寄业务。一边外带传递各种魔宫内部的消息。

    随着她邮寄业务的越来越大,她这边业务范围也直接从魔宫的管辖区,延伸到了一些其他势力的管区内。

    随即也有各种消息汇集到她的手中,然后呈送到云婧的手上。最近秦无殇都在家里待着,整天抱着儿子哄。要不就是指点一下其他几个儿子的修炼上的难题。或是指点他们管理下属的方式方法。

    很是悠哉!

    最近秦小四很粘着老爹,整天跟一个小尾巴一样的跟着他。秦小五一看四哥跟六弟都跟着老爹他也跑去凑热闹,所以大家就时常能够看见秦无殇拖着三个小男孩在宫殿内闲逛。

    因为玉宵宫重新修整的问题,秦无殇跟云婧都没有离开玉宵宫,一直在这边坐镇。

    所以玉宵宫以惊人的速度恢复了过来。而且因为玉宵宫内很多弟子罹难的事情,造成的大量人手的缺乏。也被弟子们用招朋引友的方式给填补满员。

    剩下的其它几宫分分,几乎在短短的一个多月之内,秦无殇麾下的弟子数量就暴增到了原来的三倍。

    还是杨玉楼担心一下子吞入了大量的外来弟子,会影响原来玉宵一脉的日常管理,最好是暂时停止招纳。先把新人消化完了再说。

    秦无殇同意的了杨玉楼的请示,暂时停止了招纳弟子的行动。但是他却提出了,排号招纳的法子。就是有人来了就先找人审查核实,一旦符合条件,就奉送一牌子一个。

    上面有明宵宫微缩图,弟子号,里面还有各种禁制。一旦玉宵一脉再次招人,就从前头的号码开始召集新弟子。这样一来。就剩下了慢吞吞的还得等待弟子赶来,然后做弟子审核的时间。

    秦无殇的本意是给那些欣然跑来投靠他,又没来得及进入玉宵宫。或是因为内各种原因暂时没有通过弟子审核,以及通过了弟子审核但是却暂时来不了的弟子们一个指望和交代。意思是:看看,我也没有彻底拒绝你啊,你还是有机会的。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他的这种为了图省事弄出来的弟子号,居然彻底的火了。

    原来魔宫的各处低阶弟子。想要出头,就必须被其它的重要的分支势力。或是各个尊宫真殿看重才成。

    因为魔宫的弟子们分成俩种,一种是在役弟子。一种是名义弟子。

    名义弟子更多是衍生弟子,就是爹妈,或是祖父长辈都是魔宫弟子,他们都在魔宫管辖区长大成人,修炼魔宫的法决。随时等待挑选,一当被挑选上进入魔宫的任何正式部门,那么他们就从名义弟子变成了在役弟子了。

    别看就是一个名分上的察觉,但是待遇却天差地别。

    名义弟子的所有修炼资源都是自备的,在役弟子所有的修炼资源都是按照份例发放的。

    一个人再怎么天赋了得,但是财力有限也不足矣让他成长为大高手。当然,你要是有一个超级牛叉的老爹,那你厉害!即使你没天赋,你老爹也能够把你堆成一个大高手。

    但是还有个牛叉老爹毕竟是特殊例子。大多数的低阶弟子都是从凡人之中偶然得了一些修炼得法决什么的,然后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走到一定程度上,他们就难以再上进了。这个时候,他们就开始寻找和争取各种成为魔宫正式的在役的弟子的机会。魔宫正式的在役弟子挑选有很多种,可是大部分需要暴露自己一些不敢暴露的天赋。

    这类的弟子宁可在练气期蹲到老死,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天赋,从此被某些无良的大修士给盯上。

    太阿域,曾经是原来的古战场,妖魔人混血驳杂,甚至神血后裔也不少。各种诡异的天赋,真心不要太少了(⊙o⊙)哦!

    当然也因为是古战场的缘故,各种修炼资源十分紧张,尤其是高端的修炼资源,有些很大程度上依赖外界的输入。所以使用秘术猎取弟子的天赋和血脉,就让很多高阶修士看到了一条通天大路。

    这种想法,在九阳剑宗,悬空剑派这样的门派之中。都有人在暗地里去做。更可狂以恣意纵情活着的魔宫高手们了。

    这样一来,有他们在上面压着,有着奇特天赋和血脉的弟子们就不敢冒头。这样成年累月的积累下来,下面就积攒了一群人。

    毕竟练气期的修士生命不长,不能修炼。人家结婚生孩子你不管吧?数百上千年下来,那得多少代的孩子啊?

    这样形成的一个个黑暗之中特殊的大家族,一般都很抱团。非常关注外界的风吹草动。

    以秦无殇的身份地位,他从以开始就入了这些家族的眼。

    可是越是这样奇特的家族,越是难以抛开估计全心全意出面跟你合作。再说他们要是真的冒头,秦无殇也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理他们的……

    所以他们就开始让一些旁支的。或是嫡支的小家伙伪装起来,送到秦无殇的身边做弟子,观察看看。

    他们这种行为对于秦无殇来说,回报也是很丰富的。他这次招纳弟子,其中不少就是这些家族再次送进来的族人。有了这些送进来的族人。他们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回报,更多的各种修炼物资,然后培养出更多的后代族人。

    可是培养出来的后代族人怎么办?

    他们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要到哪里去?

    秦无殇到时候还会接收他们吗?

    这种接收最好是长流水一样的,这样这些家族才会彻底的放心培养族人,不用担心自己培养出来的族人最后成了某些无良高手的上位垫脚石。

    秦无殇搞的这个弟子号,正好满足了他们的*。于是很多魔宫的非在役弟子都跑来神情弟子号。不出二十天这种弟子号就发出超过三十万块。

    这个数字简直就是这次秦无殇招纳弟子总数的三倍。现在负责招录弟子,发放弟子排的纳新殿。简直火爆到人山人海,挤都挤不进去的地步。

    秦无殇深深的觉得各种奇怪,他甚至还摸着自己的下巴。问云婧“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大家突然这么爱我,都爱投效到我麾下来?”

    云婧很想抽他一巴掌,要不要这么不要脸啊?

    “我听说那个弟子号,外面的人都说它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用现在来。”

    秦无殇朝着云婧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就比如说。我家有六个孩子,其中俩个没长成。但是以后总会长大。其它四个已经出去工作了。可是突然一份更好,更有前途的工作出现了。居然说不用现在去上班。只要考核一下,发个排号,以后召唤了再去就行了。

    那我会怎么做?”

    秦无殇继续看着她,眼神好似在催促:快说啊。

    “我当然会让我其它的儿子先去考到排号,然后等我家其余的孩子长大了,再去工作,或是其他哪个孩子工作不顺心,就然他拿着弟子号顺利跳槽。”

    “跳槽?”

    “对,跳槽,就是从一个工作单位辞职不干了,跑到另外一个待遇更好,更有前途的工作单位去。”

    “你这种说法直白,还挺有几分老百姓的朴实说辞。”

    毛个,老百姓的朴实说辞?

    云婧直接翻他一个白眼。

    秦无殇直接用手指头点着她的鼻子道“你啊,就是性子娇,说不得一句半句的,总得哄着你才成。”

    第355章看大门

    云婧干脆用鼻子哼他,什么性子娇?说谁呢啊?

    秦无殇干脆凑过来,搂着她道“好了,好了,越说越娇了,等会让孩子们看见,看他们不笑话你?”

    “……”云婧凶狠的剜了他一眼。

    “可这子弟排已经发到三十万了,是不是应该停止暂时不发了?”秦无殇搂着云婧咨询道。他也是随口子咨询,并非是特别重视云婧。

    云婧也看得出来,但是也已经还是一个很好的开头了,以前秦无殇,秦二爷可是从来不会跟她说这些。尊宫如何管理,总是秦二爷一言堂!

    “我觉得应该继续发!你看咱们发展迅速,这都五座战宫,未来会有更多的。但是每一座战宫,其实都是一处不小的移动门派。没有十万弟子,根本不可能灵活的运作起来。

    我看我们的最缺乏的,反正不是什么物资,什么战宫,而是人手。大量的人手。从低阶弟到坐镇修士,都需要。

    可是合适的人手,培养不易,招纳更是不容易。

    所以这弟子排发的多算什么,才三十万,我更希望它能够派出三百万号呢。那样的话,从那么大的基础的弟子排中召集合适的弟子就容易多了。

    再则,实在是不符合你审核弟子要求的,你还可以让给我啊,我那边让苏锦瑟弄的那个邮寄的营生也需要很多人才能够顺利铺展开。”

    秦无殇听了这话。哈哈笑了起来。

    在他看来,云婧的那个邮寄的生意就是一个玩乐游戏。

    能赚钱才有鬼呢!

    弟子们邮寄各种东西,都要按照大小,重量,体积才支付运费,而且运费又十分的低廉,有些灵丹药瓶,邮寄十几瓶才能够赚进一枚灵石。还是从他们这里送到魔宫宗门。还要使用远距离传送阵!这其中的成本就海了去了。

    不赔钱就行,咳咳,不。不,本钱陪光也不怕,就是别哭就行了。

    对比来说,秦无殇更乐意看到苏锦瑟提供哪些魔宫各地的各种消息。他自己也让人收集这些消息,但是因为是暗地里收集,总有些延迟。有了云婧这个名义上的邮寄生意的掩饰,反而开始及时快捷的送到他身边了。

    这也算是一个好处吧。

    总之。夫人爱玩就去玩吧。陪点灵石什么的,他还支付得起。

    自从上次跟秦斛闹得不欢而散。秦二爷就没有再出门干活。秦斛那边也没有再来找人,显然也生气了。

    然后就次过了一个多月,秦无殇跟着儿子们一起玩耍,正开心的时候,听到了人族势力又组织起了更大规模的决战大军,开拔了。

    这次剩下的战宫没有多少。他秦无殇和手上的几座战宫都被剩下看大门。

    秦无殇抱胸冷笑。

    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云婧就发现几个成年的儿子都兴致不高,甚至还总偷看秦无殇的脸色。而秦无殇却好似没有事儿的人一样,各种好吃好喝。

    饭后,云婧就拉着了秦晖,这才知道,那些人竟然将秦无殇给留下看大门了。

    她一听这话,立即对秦无殇道“你也别生气,看大门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咱们这看大门的,就干脆坐着板凳好好欣赏一下人家是怎么战胜魔族大军的。”

    云婧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中带足了讽刺之意。

    秦无殇惊讶的看着她问“你也不看好他们这次的行动?”

    云婧点点头“我总感觉前次他们大捷之后,高兴的太快了,这一战,没有战呢,胜利的意思就充满了大家的脑子。这不对!也不吉利!

    我总感觉,魔族的军团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抱着这种情绪上阵,那就什么来着……”

    “轻敌必败!”秦无殇在后面接口道。

    云婧干脆出手打他“我自己能够想起来,你着急说什么?”

    呵呵呵……秦无殇闷笑起来。

    到是秦晖三个听了这话,暗暗有了想法。

    秦无殇却借机教育道“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安慰我,怕我伤心才过来陪我跟你娘吃晚饭的。这说明你们心里有爹娘,我也很开心。只是你们能够过来未尝是因为自己没有看透,觉得这次大军必定会再续辉煌,彻底战胜魔族军团!这么一个天大的争夺战功的好机会,居然直接被剥夺了,想必你们心中也很气愤。”

    三个孩子都各自垂下了头,乖巧听话。

    “你们能够这么想,不怨你们。毕竟年纪轻。再说你们历练的也少,带领麾下战斗经验更少。这么说吧,咱们上次就曾经深入横垣古道的深处做生意。你们想一想那些混血魔族部落的物资丰富的程度?有没有什么发现?”

    他的话,立即引起了三个孩子的思索。

    “父亲是想说,那些混血魔族的部落物资太丰富了?(⊙o⊙)哦,我明白了,父亲是说。就连整个魔族聚居区内最低等的混血魔族部落各种物资都那么丰富,那就更别提真正的魔族部落了。

    很显然,这次的大战之前,他们是经历过漫长的时间积累的。”秦煊脑子活分,也爱说话。所以第一个说话就是他。

    “既然经过了漫长的积累。就说明他们对这次的开战,要比我们准备的久,也比我们更加的重视喽。毕竟战机是他们首先选择的。”秦煜这个时候也出声。他上面还有大哥,他是不会等到大哥出声才出声。那样会打击大哥的权威。

    “那这么说来,这次我军出动很可能是中了敌人的圈套,轻敌冒进了吗?”秦晖一脸沉重的道。

    秦无殇点点头。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秦煊又问。而且他眼中神采奕奕,充满了野心。一看就不是一个安分的孩子!

    秦无殇“……”

    秦煜干脆揪住了这小子的脖子,勾着胳膊将他捞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臭小子,咱们才有五座战宫,放到大军团的战场上水花都打不出一个。”

    “……”秦煊顿时沮丧萎靡了。

    “说的没错。十二座战宫才能够组成一个小队,初具群战的战力。当然了,若是平时遭遇俩三个游艺在外面的敌人战宫,那么就是给我们送菜。”秦无殇对于自己的战宫有着强大的自信。“五座战宫其实也不算太少,至少还是有些战力和施展的余地的。可惜这次大战,我们这点战力却是什么作用都起不到。现在我们只能祈祷,这次他们打败之后,我们魔宫的有生力量可以少折损一些。不过到时候我们的日子就难过了。”

    秦晖三个再次陷入了沉思。

    四个月后。人族军团在前方大败的消息终于还是没有遮掩住,传了回来。整个宗门一片哗然。纷纷指出要某些人承担战败的责任。

    秦斛首当其中,早在战败之初。就卸任了通恒古道的执事大长老的位置。

    半个月后,剩下的残兵败将,才在一片萧瑟之中爬了回来。

    整个魔宫的战宫在其他各人族势力当中,算是保存最完好的。听说这是因为秦斛亲自迎战高阶魔族,亲自断后争取来的。

    不过秦斛也因此重伤,到现在还躺在床上。林长老长在照顾他,据说整日以泪洗面。

    云婧听了这个消息就去找秦无殇“走吧。咱们去看看秦斛长老!”

    秦无殇听了这话,眼神复杂“你不生他的气了?”

    “一码归一码!上次他来说的话。谁听了不生气?”云婧理直气壮的道“而现在,人家是为了大家才伤的这么重。我们自然应该去看看,能帮上一把总要帮忙。”

    秦无殇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那走吧,咱们现在就走。”秦无殇拉住了她的手。

    ……

    他们俩个联袂跑到了秦斛的住处,这里一下子清冷了不少。跟他出战前执事大长老的时候,简直没法比。不过剩下的,不是秦斛跟林长老身边的亲近人,就是俩人的弟子。

    秦斛虽然没有收弟子,但是林长老却因为喜爱孩子,收了不少弟子。听说他们来了,林长老首先迎接了出来,她的脸色很是憔悴。一看见云婧,就忍不住眼红了。

    云婧赶紧挽住她的手臂,她就好似重新有了主心骨一样。

    “婧婧……你们来了啊?”

    “林姨,大长老怎么样了?”云婧问。

    “还什么狗屁大长老了啊?要不是为了这么个虚名,他至于伤成这样吗?当时人人都退了,就他听了宗主的话,疯魔了一般的拼命保护那些行动迟缓的战宫。要是没有那些蠢蛋冒进,以至于最后都不能够及时撤回来。我们家老秦……”林长老的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来。这份委屈她当着谁的面都能露。但是当着云婧跟秦无殇的面确实可以露的。

    秦无殇可不比旁人。

    “那大长老的伤势?”云婧看了看秦无殇,又问道。

    “他唉,上次他受了致命的重伤,我就说让他退下来,不要再干了。无论是魔宫的还是家族的,都那么操心费神的,哪里有时间修养身体?可惜他就是不听,这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