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48-349章

第348-349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48章至尊魔血

    秦无殇曾经见过高阶魔族,不过那是在家族的魔牢之中。他也解除过纯血魔族,不过那是在家族的魔牢里。

    混血魔族他见过的多,杀过的也多。

    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在妖孽老爹的催促下,吓到魔坑之中去杀混血魔族了。

    当时老爹就坐在他的追风战车上的床榻之上,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他叫好!

    泥煤的,当时他恨不得咬那个老坏蛋一口!

    所以说,他从小就跟他老子关系不好,这绝对是有原因的。

    哪个儿子十一岁上就被扔下魔坑,去追杀一百个混血魔族,泥煤的,三天俩夜九死一生!从此都不会觉得自己的老子是好东西!

    当年那些事儿,就好似过眼云烟,走马灯一样的划过他的心头。

    秦无殇的眯眯眼睛,幸好他的儿子们在被送到老头子身边的时候,他故意跟老头子做过约定。教育儿子的应该是亲爹,不是祖父。所以对于儿子怎么教育,那应该以他为主不是吗?

    不过因为他强烈拒绝了某些试炼,老头子狠心将他家族之内的供给都给停了不少,还将他的心腹们都给驱逐出家族的重要权力位置……之后林林总总各种下绊子就没断过。

    可是他还是坚持的,他的儿子不应该走他的老路!

    红晶眼的舌头上有倒勾,还像一条肉红色的软体动物。这条带着钩子的舌头,如今正将以滴血送进他的嘴巴,然后砸吧砸吧俩声。看着秦无殇的肩膀的那条已经愈合了的伤口道“怎么回事?你的血怎么跟你儿子不一样,没有至尊魔血?难道是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才是传承了至尊魔血的人?”

    秦无殇冷漠无比的看着他,就好像是在一具丑陋的垃圾。

    “魔蝗这种虫子,在魔族那边是十分低等的寄生虫。你们在魔族的身上,甚至都很难寄生。或者是直接被吞噬被人家变成养料。”

    红晶眼听了这话,讥讽的笑道“我在魔族地位再低,也比你们人族强大多了。你们呢,连做我这种宠物的宠物都不够格,就只配做食物!”

    食物被养起来就是奴隶!

    秦无殇冷笑“哼,你在我眼里。连食物都不配!”

    “放肆!”红晶眼听了这话,大怒。

    直接朝着秦无殇扑了上去,一人一虫在黑烟之中打的难舍难分。可是没有多久,俩只再次分开之后,红晶眼忽然手臂一挥。一股狂风刮过俩只的战场,这里的黑烟就彻底的消散了。

    其实他们刚才停下来的时候这里的黑烟就没有多少了。

    而地面上,全部都是一些好似被沁入硫酸之中,腐蚀得坑坑洼洼的虫壳。其它的虫子身上的零件一个都没有。

    秦无殇嘴角勾起一抹邪意的笑容,同时眼底闪过以抹猩红烟色。

    他身后魔气涛涛,不断的朝着周围的空间侵占腐蚀着。只要是被他的魔气侵染的地方,就有黑烟嗤嗤的好似被什么烧毁一样的被消灭。然后残破的虫壳就不断的从半空之中跌落到地上。

    红晶眼大为惊悚。

    “这不可能,你的魔元。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孩儿们怎么会被的魔气灼烧?”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是生长在魔界,生长在魔族的身边的大名鼎鼎的魔虫。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就算是高级魔族身上的醇厚真魔之气,也不会有这么强的腐蚀奇效。

    秦无殇一路拉着虫子且打且退,俩只一路又打回来玉宵宫内的玄玉大殿。此时此刻,秦无殇忽然发问。“你说我儿子身上的血脉是至尊魔血?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用得着知道吗?只要我快速得杀了你,还有将你得儿子带走。以后你的儿子就会成全我了。来来来,赶紧的。我们最后决斗。”虫子霸气嚣张的道。

    秦无殇反而蹙眉。

    “我们秦家的人确实怀疑过自己的血脉问题。可是你说的那个至尊魔血,我却是第一次听说。”

    “我说了。你没有必要知道,我只要先杀了你就可以了。”

    秦无殇笑了。他直接朝着身后的宝座丢去了一个黑色的晶体。结果整个玄玉大殿轰轰轰的三声就彻底封闭了所有的门窗。

    跟着俩只的视线一黑,虫子再回神,俩人已经站在一出黑色的荒漠之上了。

    背后是银白色的邪气深深的满月子光!

    虫子顿时大概不好,在这里它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这是我刚刚得到的玉宵宫,没有炼化这里的阵法枢纽之前,就连我都不曾想到这座战宫居然还自带一座小秘境在这处玄玉打殿之中。如今你是在它出世之后,第二到达这里的生灵。

    虫子顿时感觉心头寒气大冒!

    “你到底想干什么呢?难道你还想换个地方,就能够杀死我?我是魔虫子王,想杀死我,你是做梦。”虫子色厉内荏的吼道。

    “你用不找吼叫,我就是想知道,你说的那个至尊魔血究竟是怎么回事?”秦无殇问。

    “你赶紧放过出去,你要是再不放我出去,我的孩儿们就要在你外面的玉宵宫内暴走了。到时候他们疯狂的攻击你的那些弟子们,一定会将跟他们的杀的一个不留的。”

    秦无殇听了他的话,直接不屑的冷笑。

    “我开启了这个小秘境,外面的整个玉宵宫内的所有防御阵法,就会自从启动。你和你那个主人之所以在这里来去自如,不是因为你们多么的强大,不过是因为我这玉宵宫暂时没有请到合适的人坐镇,另外就是这玉宵宫只有百分之十的防御阵法被我激活了。不过这个小秘境开启,这里的防御阵法就会激活百分之三十。你的那些后代小虫子们,绝对不可能在危害到我的弟子们。”

    最主要的是。婧婧他们也在收拾外面的那些虫子们。

    秦无殇说道这里,就看见他们头上的那处满月上不断的浮现出整个宫内各处的景色。

    尤其是虫子身边的几个比他稍微若以些的虫王,都被一个个的防御阵法给困了起来。

    “你……”虫子气急败坏。

    “告诉我有关至尊魔血的事情,否则的话,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最近我想炼制一炉魔丹。正好缺点魔气稍微纯粹点的材料。”

    秦无殇的威胁来的如此早,如此犀利,简直让虫子惊讶无比。

    “我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他居然这样朝着秦无殇道。

    “即使是当真就把我困在这里,可是你要知道我,杀你就跟玩一样。即使你不告诉我如何离开这里,即使你让那些阵法杀了我的孩儿们。只要我杀了你还能够不知道如何离开这里吗?至于我的孩儿们。没了就没了吧,最多心疼心疼,孩子嘛,有了足够的血食,接着培养就是了。”

    “哎呦。到没看出来,你这虫子到是挺狠心的。只是,你怎么就会觉得我一定会败在你手里,死在你的手上呢?”秦无殇不解。

    哈哈哈……哈哈哈哈……

    虫子笑得像个疯子。他忽然放开了自己身上得灵压,跟着它的修为忽然好似惊涛骇浪一样的波动起来,剧烈的暴增,再暴增,灵压好似无穷无尽的席卷而出。

    不久之后。虫子整个就千百倍强大更胜从前。

    站在秦无殇面前,就好似一座无敌的深渊,有魔气组成的浩大的深渊!

    你的主人也是你这种水准吗?“秦无殇微微惊讶的问。

    ”我的主人比我还强上一些。不过我至少有我家主人五成厉害。“虫子傲然的说道。

    秦无殇一听这话。立即道“这么弱啊,那我就放心了。这次恩怨,我可以在战场上跟他解决了。”

    “(⊙_⊙)嗯嗯?”

    就在这个时候,秦无殇也开始释放魔气跟灵压,他的修为从元婴后期开始不断飞速增加,化神初阶。化神中阶,化神高阶。化神巅峰……

    知道到化神巅峰才稳定下来。

    虫子看着他的灵压不再增高,不屑的冷笑出声。

    “你也就这点本事了。米粒之光焉敢跟皓月争辉?”虫子这话到是没说错,还很真实。此刻的秦无殇就像一个水波激荡的小水沟,而虫子的灵压至少是一个风高浪急的碧波潭!

    泥煤的,这其中的差距该有多么的大。

    “那你能不能看在我必然会死在你的手里的份上,告诉我到底什么是至尊魔血?”

    “哈哈哈,我凭什么告诉你?”虫子鄙夷的看着他。

    “真的不说了?”秦无殇冷笑。

    “哈哈,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你儿子的身上有一种至尊魔血,我吃了之后就会让我突破限制的身体桎梏,改变我的天赋,让我从此能够成为真魔。”

    “我儿子那么熊,就算会有你说的那种至尊魔血,可是才有几滴?当真够你用?”秦无殇状似不经意的问。

    “那是你根本不知道至尊魔血的妙用!”虫子冷酷凶恶的道“到时候我把你儿子炼制成血丹,魔血力量就会彻底的被激发出来。”

    第349章始祖真血

    “哎呀,你这个虫子嘴巴也真够严实的。”秦无殇笑笑。“不过你不说出来,我大概也能够猜到是什么原因。我们人族对于你们魔族的很多隐秘都不大清楚。但是你说了,是种血,而且还是你在我儿子身上发现的。

    那么我可以不可以理解成,是一种特殊的血脉。而且还会在血亲之间传递?”

    秦无殇不经意的问。

    可是虫子却不说话了。就好似刻意的在嘴巴上封闭上了封条。

    秦无殇也不恼怒。“要是某种血的话,其实我还是能够理解的。”他高傲的笑道。“是不是这种……”

    忽然一股奇异的血香味从他的身上飘了出来。

    于此同时,秦无殇的眼睛也彻底变成了红晶色。

    “你……你……这是至尊魔血……你的魔血的气息要比你儿子厚重多了。我天,十颗,不。足足能够炼制一百颗至尊魔血丹。”虫子大惊,说话都磕磕巴巴的。

    “果然你们打的是它的主意!……原来在你们魔族眼里,这就叫做至尊魔血?”秦无殇若有所思的道。

    “你身上的流露出来的绝对是至尊魔血的气息。可是不对劲儿,我刚刚也尝了你的血,为何吃不出来?一点感应都没有?”虫子不解的问。

    “那是因为我们这一族。生下来若是不到身体大亏,体质虚弱到一定的程度,这种特殊的血脉气息就不会出现。当然了,只要我们的体力回来,或是身体的大亏补回来,这种特殊的血脉气息就会再次沉入我们的血脉深处。

    等我们这一族的男子十八岁之后。这种特殊的血脉气息就更难激发。即使是重伤垂死,只要我们不愿意,外人也不会察觉到。

    我们死后,这种特殊的血脉气息,要不消散。要么就通过血脉秘术凝结起来,等待我们的直系血亲后代过来继承。我很小的时候,就经历过这种血脉继承。”

    虫子俩眼呆滞的看着他。

    “这种特殊的血脉气息,凝结之后其实是一种诡异的血脉精华。能够凝结成珠子的形态,我继承的那位曾祖爷爷的精华血珠,足足有五十几颗。”

    “┗|`o′|┛嗷~~那就是至尊血丹,绝对是至尊血丹。这是我们魔族的圣物,为什么你们的人族会有?你一个明晃晃的人族。怎么会有这种血脉?这特么太不公平了。”虫子终于没忍住,他怒吼起来。

    “你说它是至尊魔血,不过我们家族的人叫它始祖真血。”

    “始祖真血?这太诡异了。太奇怪了。我们魔族是绝对不可能有圣族跟你们任何结合生出混血后裔的。”虫子异常笃定的道。“圣族自己诞生都异常的艰难,出了使用特殊的手段,孕育出特殊的圣魔之子,就连跟我们其他的真魔都不会孕育子嗣。跟你们人类就更加的不可能了。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够欺骗我,诱导我承认你是魔族的后裔!”虫子怒气蒸蒸的道“半魔我都不会承认。”

    “我用你承认吗?我好好人不做,谁爱去你们魔界做魔头?”秦无殇不屑的道。

    “我们魔才是真正的强大的世间生灵。魔界更是好地方。”虫子维护着自己的家乡。

    “哼。好地方,好地方你会成群结队的跑来这里?”秦无殇不信。

    “哼。人族积弱,那就必然会被我们魔族征服。这里必然会变成新的魔界!”虫子骄横的道“现在别说那些没有用的废言。先把你的血给我交出来。”

    虫子说着就疯狂的朝着秦无殇冲击而去。

    一刻钟之后。浑身被撕裂成一地碎块,只有头部勉强保持了原来心跳的虫子躺在地上。浓绿色的虫血还在汩汩外流。

    “为什么?”它不能置信的问。

    秦无殇知道这个虫子是在问,为什么它的修为高出他那么多,反而在一刻钟内就惨白垂死?

    “虽然都是修炼魔元,但是我的魔元在解放的始祖真血之后就会变得不一样。”他默默的伸出手,强大的异种魔元好似飓风一样的被秦无殇从虫子的碎尸上汲取出来。然后秦无殇的修为就开始疯狂的飙升。

    化神巅峰……返虚初阶……返虚中阶……返虚高阶……返虚巅峰!~~

    秦无殇的头顶的天空一阵可怕的扭曲,骇人的威压好似水银泻地一样的疯狂冲下来。

    好似紫色电龙一样的粗大的雷霆不住的子他头顶的天空冒头。小秘境的天穹之上,不停的发出咯吱咯吱的龟裂声。

    雷劫,这是雷劫!

    秦无殇见状不好,直接撕裂了虚空,从小秘境内离开。他走的时候,顺手收走了虫子的尸体,还有它的魔魂。

    小秘境在他离开之后,忽然彻底一暗。跟着魔气蒸蒸的从地面上不断的好似沸水气泡一样的朝着天穹飞去。

    天穹直接凝聚出一个巨大的骷髅脸,然后骷髅脸张开巨大的嘴巴,将这些魔气都吞噬了进去。

    呜呜……骷髅脸发出了舒服的叫声。

    ……

    郑少君首先赶到。他赶紧帮助云婧制服了祁心璧跟殷宝莹。然后云婧又在他的帮助下,稳住了祁天的元婴,又将他救醒。还其中还收治了四五个,被魔蝗寄生的太严重就差已口气就挂的弟子。

    好容易云婧弄完了手上的伤患,都让他们稳定下来。

    豁然发现时间已经过了五六天了。

    秦小六她还是能够日日见到的。这货一到晚上就赖着她。

    其它几个儿子也被拉来处理玉宵宫这次虫灾的后续事宜。可是小六他爹,秦无殇跑到哪里去了?

    云婧抱着小六在玉宵宫的花园里遛弯,一边听着秦小六咿咿呀呀的学说话,一边琢磨秦无殇又跑哪里去了?难道是他被那个什么虫王给搞挂了?

    要是他真挂了,云婧想来想去,到时候她一个小寡妇。估计继承不了那么多他的财产,虽然她有儿子们,可是秦无殇却还有老爹哥哥在世上。

    哎呦,她家婆婆也在呢。

    所以到时候她一定不可能拿到多少财产的,为了儿子们。她最后应该选择明宵宫呢,还是选择脚下这座看起来就很不错的玉宵宫呢?

    玉宵宫的花园之中,都是珍贵的奇花异草,还有很多被灵玉同化变异的花草树木。

    就在一片玉藤花廊的后面,云婧就听见有人在说话。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答应我?娶我就那么难吗?”这个声音很熟悉啊!云婧听着耳熟,就下意识的朝着这边走走。

    “心璧,你不要激动,你现在还是殷朝宗的妻子呢。”这个声音很虚弱。是祁天的声音,虚弱之中他还带了无奈和宠溺的口气。

    “我早说会跟他和离的。”祁心璧生气的大声道。

    “……”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嫁过一次的女人,所以就瞧不起我了?”

    “心璧。你不要蛮不讲理好不好?”

    “我蛮不讲理,我……呜呜……”

    女子的嘴巴似乎被什么堵住了,跟着没一会儿,俩个人气息同时在花廊之后消失了。

    云婧好笑的勾勾嘴角,估计人家是不想让她白看热闹,提前闪人了。

    云婧抱着小六子遛弯回到玄玉大殿的时候。就发现秦斛大执事带着林长老来了。

    林执事一看见她就眉开眼笑,伸手就去接她的儿子。

    好吧。她确实没有儿子受欢迎。

    小六子张开了一点点,肥嘟嘟的依旧。不过皮肤上的细密鳞片样的粗纹路却变得细软了一些。林长老不是云婧这个当娘的。整日抱着儿子异常的敏感。

    所以她根本没有发现小六子的这个变化。就顾着抱着小六子亲了又亲,带着小六子玩上了。

    “无殇还没回来?”秦斛问。

    云集赶紧点头。秦斛又问了当日他们进来之后的情况,云婧也赶紧实话实话,期间一切过程简明扼要的给予解说,没有多说一个字。

    秦斛对她的表现还算满意。

    之后秦斛又多问了几句,秦无殇其它几个儿子的情况。还告诉云婧,她的长子秦晖即将回来了。云婧这下可真开心了。

    “婧儿,如今无殇不在,按理说我不应该提这个事儿,不过族内的好几位长老都跟我打了招呼。只怕是族内已经有不少人都提出这个事情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提前告诉你,好让你做出选择。”

    “……”云婧不解的看向他。

    “你知道的,无殇有个大哥,秦衍,字子宸。”秦斛接着道。

    云婧没说话,就默默的听着。

    “子宸,这小子不错。”秦斛给这个秦子宸做鉴定道。可惜云婧还是不吭声。她的几个儿子可不是这么说那个秦子宸的。

    “你们家无殇是次子,还是幼子,更不是嫡子。所以族内的大部分长老都觉得你公爹退位之后,还是你大伯子宸接任族长的位置为好!你怎么看?”

    秦斛问。

    “族长是秦族的族长,那就应该由秦族的长辈们决定。”

    秦无殇那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一个安分稳重的人,当什么族长?

    再说他辈子也没有当秦族的族长……甚至还多次坑了秦族,让秦族吃了大亏。这货据云婧估计,根本就没把秦族当回事……

    还是让不会祸害秦族的人去当族长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