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41-342章

第341-342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41章救人

    “这是什么东西?”秦无殇惊奇的问。

    “给你俩个,看见虫子你就喷,大概管用。”云婧一看管用,心中暗暗送了一口气。这种喷桶,是她若干年前自己配置的浓缩杀虫剂。当然跟随导师做的实验药剂,都是浓缩型的,外卖的杀虫剂都是经过百倍,甚至是千倍稀释的。这种浓缩型的杀虫剂,按照常理说是不会外流的,因为容易造成药剂污染。

    超量的药剂污染,对联邦公民来说也是有危害的。但是这里面的人都是修士,抵抗力应该足够强大吧?

    云婧直接在心里替他们点了一根蜡烛!

    亲们一定要坚持住啊!

    秦无殇借助云婧扔过来的俩个喷桶,这种喷桶他见过云婧怎么使用,所以也会用。只要开启喷口,然后按下喷压钮就可以了。

    “这个真的能够杀死虫子?”

    “你看地上那些死没死?”忽然有人,云婧没反应过来,直接回答他。后来才想起来,这人应该不是秦无殇,等她一回头,就看见老爹顾铮跟在他们身后呢。

    “老爹你怎么也来了?”

    “给我俩个喷桶,我也进去。”顾铮直接要。

    “给你一件。”云婧直接道“储物戒子拿来,给你转过去。”

    “一件是多少?”顾铮直接举着手靠过去,云婧也拿着手上的储物戒子碰了他的戒面一下“一百喷桶。”

    “……”顾铮心想:这死丫头当年都干了什么事儿啊,这都做的什么东西,他说什么都不相信这些喷桶是云婧现做的。可是云婧自从跟了秦无殇之后的事情,云瑶都知道。也没有关于她研究这种药剂的事情,所以这种奇特的药剂,应该是在他娶了云瑶之前,云婧自己弄出来的。

    “多拿出来点,大家都来分分。”秦无殇看其他人都冲上来了。就赶紧对云婧说道。既然证实这种药有用,那么就赶紧分出来让大家冲进去灭虫子!

    云婧一听这话,直接将自己存在地下药库里面的杀虫剂大量的扔出来。

    都是成件成件的扔出来的,胡乱的被对方在玉宵宫的门口。

    “大家赶紧分分,拿足够的喷桶再进去。看见虫子就直接喷。没了就赶紧出来,回来拿了喷桶再进去哈。”

    噗嗤。有人笑了出来。

    不少人都是带着一颗悲壮的,想要跟亲人一起死,或是牺牲的心思冲上来的。乍听到了笑声和看见满地的喷桶,原本凝滞紧张的不得了的气氛,也从而缓解。

    噗。噗……

    有人快速的取了成件的喷桶然后就冲进了玉宵宫,玉宵宫的大门刚一被打开,就喷射出大量的黑烟。都是虫子。可是人类也不可小视,有了喷桶众多弟子联合起来,齐齐朝着黑烟喷射药雾!

    黑烟一但遭遇药雾就噗落噗落的变成黑色的虫子跌落到地上。很快就出现了一地的虫子尸体!

    人踩上去踩着嘎吱嘎吱的。

    弟子们联手冲了进去,一边走一边大量的喷洒着药剂,形成浓浓的药雾团。外面的黑烟只要一接触这边的药雾团就直接落地死掉。

    很多弟子看见这一幕,都聪明的人都站在药雾团之内。然后朝着外面开始喷!

    这样就安全多了。

    当然也有弟子担心自己的家人,好友,或是爱人。直接冲进了满是黑烟的玉宵宫深处。不过他们也会把自己那些防御性的法宝,符文之类的顶到头上。

    于是冲冲的黑幕之内,亮起了点点微弱的各种色彩的宝光!

    简直就像是给这一片沉寂的黑暗之中带来的生机和希望!

    “赶紧找人将这些虫子尸体都给收拾利索了。然后选人在这里负责发放药桶。”秦无殇叫了郑少君来负责这事儿,就打算带着云婧进去找儿子了。

    可是……嗷嗷!!~

    “婧婧,这都什么味儿?这个什么药剂怎么气味这么难为,好臭!”秦无殇。秦二爷从来都是干净人啊。艾玛,还没被这么臭的药味给笼罩过。

    原来这种奇异的杀虫剂刚喷出来的时候是带着淡淡的青草香味的。可是没过多久,它遗留在空气中的气味就成了刺鼻的臭气。而且这种臭气还会一臭好几天。什么时候这种药物彻底挥发干净了,什么时候这里的气味才会逐渐飘散。

    “这药里面就有一种草,弄出来就是这个味儿,我也没有办法。”云婧无奈的弄出了一个口罩带在了秦无殇的脸上。多功能,很柔软哦亲!

    秦无殇任由云婧给他戴上口罩,但是表情还是很嫌弃哒,衣服上一沾了某些气味,弄个清尘术都赶不走这种古怪的味道!

    云婧也给自己弄了口罩戴上。然后外罩上一件防御力比较强的法袍就跟秦无殇一起走进了已经被清理出来门口一小片地方的玉宵宫。

    站在这里,那股子刺鼻的臭味,都已经浓郁到可以把人的眼泪给催下来了。

    后面冲进来的弟子直接拼命的咳嗽,还有人受不了,吱流一下子又冲出了玉宵宫跑外面换气去了。

    “呸,呸,好臭,太出臭了。”

    “嗷,臭得呼吸不了。”

    “一会儿哥们进去得闭住呼吸。”

    “我深深的怀疑,那些虫子是被臭死的。”

    “嗯嗯,我也这样怀疑,难怪虫子坚持不住啊,人也抗不住了。简直臭得惊天动地了。”

    …………

    直接被臭出去的弟子们一顿在门口吐槽,各种批判这种药剂诡异的味道。

    郑少君看着秦无殇跟云婧走进了玉宵宫深处,那俩个人不会停留在门口的,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秦煊在里面!

    等他安排好门口的时候,就发现顾铮跟杨玉楼都各自带着心腹弟子们冲进去了。

    这可好,留他在最后当后援了吗(⊙_⊙)?

    能不能不要这么团结友爱啊啊?

    就在心情浮躁的时候,耳边就听见一群弟子在吐槽这个药剂的味道。

    “是人命重要,还是臭味重要?玉宵宫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救援呢。你们这群小王八蛋在门口耗着算什么?能帮忙的赶紧上,贪生怕死的赶紧给我滚——!!~”

    郑少君怒吼了一声,立即把一群小弟子吓成了鹌鹑,纷纷灰溜溜的跑进去救人了。

    吼完他们,郑少君把手里的一摊事儿,交给一个明宵一脉的金丹修士。然后自己也带人冲进了明宵宫。被他抓包干后勤的家伙,敢怒不敢言,他也是来救人的,他也想上第一线!!

    跟着赶上来的明宵一脉的弟子都拿走了不少云婧成件成件的扔出来的杀虫剂。

    随着大量的弟子冲进了与玉宵宫,玉宵宫内就开始飘扬起浓郁臭味。这种臭味彻底让黑烟骚动了起来。

    秦无殇带着云婧,追踪着自己的血脉,他们首先要找就是秦煊。刚刚走了没几座宫殿,就看见几个低阶弟子围着一个满身黑烟的人影转。

    “左边,左边,别让他逃出去。”

    “小心,别让他抓到你身上。会被虫子钻的。”

    “没关系,被虫子钻了直接朝身上喷喷药就行了。一喷就喷出来。”

    秦无殇听了这话。果断的转过视线去看,就看见一个低阶弟子果然在自己的胸前喷喷,然后就有俩只黑色的虫子。直接从他的体内浮现出来,然后跌落到地上。

    “嗷,怎么回事,我都没发现这虫子是什么时候钻进来的。”

    “我也没发现,我没看见你被钻了啊?”他的小伙伴也惊讶的说道。

    “不管了,哥们帮我把后背也喷俩下。这药还是听管事的。”

    “那是当然的拉。”他的小伙伴举着喷桶使劲儿朝着泛着浓黑烟气的人影喷了俩下。然后就转到了自己的小同伴的身后朝着他的背后也喷了俩下,结果这次什么都没有掉出来。

    “你身后喷了。什么都没掉。”

    “那可能是刚才喷前胸的时候,都掉出去了。”

    “嗯。有可能。”

    “喂,我说兄弟们干什么呢,赶紧把这个人解决掉啊,否则这货用不了多久就会繁衍出一大堆的虫子的。”另外有人探着脑袋吼了。

    他们俩个听了吼声赶紧又再次冲了上去。

    他们一群人举着喷桶猛喷一个人,结果那人影身上的黑烟气噌噌的淡去,没多久一个干瘪的好似骷髅一样的家伙,就好似失去了支撑一样的轰然倒地。

    “怎么样了?”有人喊。

    “这人已经死了,没有救了。”有人举着喷桶仔细检查了一下倒地的尸体道。

    “唉,又死了一个。赶紧发射信号弹,招呼人来处理尸体,我们继续朝里面去,赶时间啊,能救一个是一个。”

    有人立即去发射信号弹了。

    专门收尸的就赶紧来了!死亡的弟子还穿着玉宵一脉的弟子服侍,在他的尸体下面铺着厚厚的一层虫子的尸体。

    他们这边尸体还没有处理完毕呢,云婧就受到信符,说是喷桶大量的消耗,不够用了。

    云婧赶紧让银子再次扔出来一批,转移到自己的储物戒子里,然后招呼过来一个弟子,让他给送道门口去。

    第342章火并

    那个弟子一听说是帮助云婧送药剂,立即龇牙笑了。

    “好的,没问题,我这就去。”

    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跑了!

    云婧和秦无殇这个时候,也开始赶路,快速的朝着玉宵宫内的某处前进。

    玉宵宫内的主殿之内,一件网状的防御性的法宝,被众多的黑烟啃得嗤嗤有声,逐渐暗淡了宝光。

    祁天咬牙快速的扔掉了它,然后又取用了一件伞状的防御性法宝。这是他最后一件防御性的法宝了。修界的炼器之物,不易得。即使以他的身份,也不过拥有数件法宝而已。

    日常他使用的东西,都不过是上品的法器之流。

    祁心璧心头酸楚。为了保护女儿,她已经将自己身上的防御性的上品法器跟唯一的一件低阶法宝都给用了。

    可还这里的黑烟气太浓郁了,一件法宝都顶不住一刻钟,就会被那些黑烟气给腐蚀得没了宝光,彻底失去了作用。对于那些黑烟来说。无论是修士的血肉,还是法宝符箓的宝光,都是他们可口的食物。

    没见那件还没有彻底失去宝光的法宝,刚一落地,就被一群的黑烟卷走。不定给带到哪里去吃了。

    她不敢去问祁天怎么办?

    因为祁天的身边还有秦无殇的嫡亲儿子,秦煊在。

    秦煊身边就剩下几个负责保护他的人。这几个人都拥有元婴期的修为。最强的俩个人修为连她都看不透。脸很陌生,他们是在魔虫出现的时候突然出现在秦煊的身边,誓死保护秦煊,而且当时秦煊的身边还有不少弟子,为了保护住他。直接挺身用自己的肉身挡住那些妄图钻进秦煊体内的虫子黑烟。

    祁心璧猜测这些人很可能是秦家的死士,秦煊的身份毕竟不同。她家宝莹身边虽然也有人暗中保护,但是绝对不会动用到这个级别的死士。

    只要有秦煊在,祁天第一保护的应该就是他了。

    到时候,她说不得需要舍弃脸面跟尊严,求祁天让宝莹跟秦煊一起坚持到最后。祁心璧觉得秦煊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放弃的。

    嗤嗤,嗤嗤,嗤嗤嗤嗤~~

    祁天看着不断被吞噬宝光的碧绿色的宝伞。脸上一阵凝重。“这是我最后一件法宝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那群虫子吞噬了我们数件法宝之后。吞噬法宝的速度越来越快了。我这件宝伞,只怕都坚持不了一刻钟了。我们必须想法子突围出去。”

    “应该不可能的。周围潜伏着至少三个魔虫王。还有不少实力不凡的虫将。这些虫子又擅长寄生。他们必然是在等着我们不顾一切的突围,然后要寄生到我们的身上。

    祁天,你要知道,一旦我们有人被寄生,就相当于给那些虫子增加一个巨大的战力。”几乎是挨着秦煊站着。一个容貌十分普通的中年人回答祁天道。

    “可是不走,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没了防御性的法宝。攻击性的法宝跟坚持不多长的时间。等到法宝都消耗掉了怎么办?到时候在冲吗?

    那样其不是更加的危险?”祁天明显不赞同对方的话。

    “你的防御性法宝没有了,我这里还有几个人。大家凑一凑从是会有防御性法宝拿出来顶顶用的。”中年男子再次出声道。说完还拿出了一件棋盘一样的防御性法宝。

    也是低阶。

    祁天利落的将棋盘给拿走了,然后又说道“就算我们不停的用防御性法宝去喂外面那些该死的虫子,可是这样单纯的被困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这要在这里的困守到什么时候?”

    “大尊,必然会很快赶过来的。”中年看了一眼秦煊,十分笃定的道。他身边的是秦家的嫡系子孙,血脉浓郁,站在他身边,那血气的馨香都在不断的冲击着他的鼻子。

    他不是没有炼化过人族修士的身体,秦煊的身体简直是他生平仅见的最好的肉身之一。绝对顶尖级别的。要不是他姓秦,而且还是嫡系,说不定他都打上他肉身的主意了。

    单凭这副肉身,若然自己炼化成功,应该足够自己突破现在的壁障,再次晋升一个大境界了。

    没错,祁天他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即使是上刀山,下油锅,秦无殇也会赶来的。那家伙特别的护犊子,秦煊是他的亲生小子,他怎么会不来?

    “可是他来了,就能够解决掉外面安些虫子吗?”祁天抽抽嘴角。

    “解决不掉也无所谓,只要能够带走秦煊少主就可以了。”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住秦煊。其它的一概不管。

    “……”祁天一阵无语。他最后没好气的瞪了那个中年男人一眼,然后走到祁心璧跟殷宝莹的身边。

    他看了一眼祁心璧,然后没好气的道“我说不让你回来,你偏偏冲进来。这会成了累赘了吧?你要是不在最后魔虫弥散开之前冲回来。等到秦无殇冲进来,我正好护着宝莹从这里杀出去。”

    他本以为自己说了这样的话,祁心璧听了必然是要生气那眼睛剜他的,谁知道祁心璧听了这话,居然感动的眼泪闪烁起泪光。“是。都是我不好。要是真到了那个地方,你一定要将宝莹带出去。”

    祁天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说什么都会保护你们娘俩冲出去的。”

    “可是……到时候,秦煊那边……”祁心璧紧张的说道。她其实想说到时候你还不是得紧着护着秦煊先逃离这里?即使是秦无殇冒死冲进来也必然是为了他的儿子,多带一个人出去。那要负担的就是双倍的力气甚至是数倍的力气,危险也会大增。

    “我说了保护你们,就会保护你们。怕什么,大不了就被那些虫子给钻了呗。不过我死之前,也不然让那些虫子好过的。”

    祁天此刻的眼神非常的亮。看着祁心璧闪动着笑意。好似有着强大的信心。

    这让祁心璧想起了小时候,祁天就是这样,那次遇上危险,祁天也是这样说着,然后将那个危险的魔兽引走,自己差点被吃了,还在床上躺了半年。

    可是却让自己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家里。

    当年她只有七岁体会不到那么深刻的感情,若是换成她十五岁的时候跟祁天一起遭遇那件事。她想她绝对不会后来嫁给殷朝宗的。

    “心璧,你放心,咱们都不是命短的人。”祁天安慰似的拉住的祁心璧的手。却被祁心璧反手给紧紧的抓住。

    “祁天,你得答应我,无论如何大家都要一起好好的活着。”

    “那是自然。”祁天爽朗的含笑应道。

    法宝再次换上了棋盘。果然上次的宝伞连一刻钟都没有坚持住,就坚持了不到半刻钟。

    棋盘外面的黑烟越发的浓郁了,黑得好似魔气凝出了魔液!

    黏糊糊的给人予沉重感!

    而那种嗤嗤,嗤嗤的吞噬声。也越发的响亮了。

    中年男子就在这个时候传音给秦煊“那个祁天,是附属家族祁家的人吧?哼。当真是被情情爱爱的冲昏了头脑。他不想到到时候拼死护卫少主你,居然还当着我们的面跟那对母女勾勾搭搭。真是不要命了。等我们出去了,就直接到族长哪里好好告他一状。”

    秦煊就当没听见。什么到族长哪里告状,他身边的保护者是没有资格告状的,能够告状只有他。可是他没觉得祁天伯伯做了什么错事。保护心爱的女人和孩子,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吗?

    中年男子见他没反应,就只当他小,心里虽然怏怏不快,但是也没有继续再说。

    就在这个时候,秦煊身边的一个护卫忽然眼底红光一闪,人就猛的拿起武器,朝着秦煊攻击了过去。

    那速度快如闪电。

    嗷!~

    秦煊惊出了一身冷汗,身体诡异的从原地,然后又在直线距离不足三十丈地方出现了自己的身影。就在他刚刚站着的地方,身后的巨型圆柱子被一根长矛一样的武器,直接给扎了一个穿透。而且那跟长矛之上,还诡异的飘起了一层层的黑烟!

    特么的,那是虫子黑烟吗?

    艾玛,要不是具备空间系神力,刚刚那一矛下去他就死定了。他的身体的防护力是挺好的,耐磨耐操的,可是也经不住高阶大修士全力一击啊!

    那个护卫已经元婴后期了亲!

    秦煊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小肚子,差一点,就差一点那根长矛就从他肚子上穿过去了。而且那家伙的状态明显不对,怎么在法宝的保护之下,那个人的身上,还有武器上也会似有若无的飘起黑烟?

    秦煊跑路的同时,他身边的护卫之中还有几个开始攻击自己身边的同伴。有几个护卫直接被重手偷袭弄上,跟着伤口上就开始弥散起诡异的黑烟!

    这是虫子钻入身体的征兆。

    好几个汉子一脸的骇然!

    祁天下意识是就要去拉秦煊,结果半路上就被中年人给截住,他凶狠的攻击了祁天。知道祁天怒骂了一声“你疯了吗?还是你被寄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