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33-334章

第333-334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33章黑老魔

    云婧忽然想起了之前秦无殇在她提出要研究血脉的时候那种奇特的坚决拒绝的态度。

    原来根子在这里呢,他当时是不是以为自己打算直接那人做试验?

    要知道曾经在联邦的时候,人体试验是被明令禁止的。只有在特别的情况下,才允许以特殊的人的做试验。

    例如基因复制人,例如某些特殊人种。

    “其实我只是借用他们特殊的血脉,真正做试验我都用动物做。”即使是死囚,也很好有人直接用他们做一些*实验,主要是心里上很少有人过的去。

    很多王座认为,即使是基因实验也得有底线!那些没有底线,什么都敢尝试的人,一般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弄出什么人体试验的风声来。

    中年人忽然笑笑,那笑容好似春风。

    “我知道,有些事儿不能明说。”

    “……”

    “我要是知道你研究这个,当年就忍忍,等到你出现,咱们联手做这个血脉试验,也就不会被郑少君扔进白骨窟了。”

    云婧惊讶。

    “你是被郑少君给扔进白骨窟的?”

    “当然,我修为虽然不如他,但是在炼丹方便却是他的启蒙老师。你没听他跟你说,我可是真正的六级炼丹师。”

    噗!

    中年人的话,直接让云婧瞪大了眼睛。

    “你是六级炼丹师?”

    中年人自傲的点点头。

    云婧可是知道的,炼丹师一共分为九级。从一级道到三级其实是低阶炼丹师。四级到六级就已经可以算作高级炼丹师了,从七级开始到九级,炼丹师的人数更加稀少。在很多地方这个等级的炼丹师都被成为炼丹大师。

    跨越了九级的。能够使用各种灵物炼制丹药的,炼制出各种灵珍级别的入品丹药的,都是真正的炼丹宗师,就算是太阿域最著名的万药山也仅仅有一个太上长老,是真正的丹宗。

    “你是因为做人体试验跟郑少君闹的矛盾。被他给扔下白骨窟的?”云婧问。

    “嗯。”

    中年人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很干脆的点头。

    “你没有背叛魔宫或是明宵一脉的意思吧?”云婧又问。

    “我就是想在丹道上不断突破。”中年人看着她,眼睛里流露出笑意。“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秦大尊在我身上下神魂禁制。”

    “婧婧,我要是你,就不选择放他出来。”秦无殇出现在云婧的身后。

    中年人一听秦无殇这话,顿时苦笑。

    “我真的就想好好研究丹药。在丹道之上不断突破。大尊你真的可以相信我。”

    “可你做事从来就没有底线。你到底是怎么被扔进来的还用我多说一次。你偷偷的研究血脉的事情,本真就已经触犯的宫内的法规。

    郑少君抓你,那是因为你居然连他侄儿郑津,我秦族的旁支族人你都敢下手私抓,并且害了他们的性命。”

    中年人脸上的苦笑更加浓郁。“不抓他们。怎么研究血脉?真正的有研究价值的血脉,可不就都在大尊你们的族人身上。”

    云婧咂舌。

    心说这老小子真敢下手啊!

    “我就不明白,混血人族,因为血脉冲突的事情,每年都有高阶修士陨落。难道就不因为牺牲一些人,研究出解决血脉冲突的方法吗?人都可以死,怎么就不能研究?”中年人痛苦的道“若不是你们一个个忌讳甚深,或许解决血脉冲突的方法早就就研究出来了。”

    秦无殇眼神幽暗的看着他。好一会儿,忽然道“你真的想继续研究混血人族血脉冲突的事情?”

    “自然。”

    “那你跟我来。”

    秦无殇直接打了他的捆束,直接将人给带走了。

    泥煤的。这是肿么回事?

    这里明明是她跟苏锦瑟说好的偷偷研究的嘛。秦无殇突然降临这算是怎么回事?

    几个小时之后,秦无殇带着中年人回来了。

    “婧婧,以后这个人就给你用。我在他身上下了奴印,你放心他不敢违背你的话。”

    那个,刚刚你不是还一脸不高兴,说是这个人不可用的吗?

    云婧用眼睛瞪他。

    “夫人。你以后可以叫我黑老魔。或是老黑。都是我。”中年人的眼睛流露出几分光彩,站在云婧的身边谦逊恭敬的道。

    “无殇。我们先说。”说完这话,云婧就拉着秦无殇先离开了。

    至于那个什么黑老魔。先放着呗,反正他应该也不敢胡乱动什么东西。

    俩人直接进了一间空闲的屋子。

    云婧一脸惊讶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再忙,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我也不会忽略的。”

    这话听起来咋就那么舒坦呢?

    云婧的嘴角勾勾。

    “我一定得做这个研究。而且我也不是拿人直接去做试验。我说的研究,也就是偶然取一些他们的血肉,绝对不会害了他们的性命。”

    危险的实验,咱们可以用复制人。

    秦无殇其实知道,即使自己决绝,也不会改变云婧的想法,毕竟小六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当时云婧能够拼命保住小六的命,这个时候,再说什么让她放弃的话,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小六变成魔子,云婧是绝对做不到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明厌恶,甚至想要直接弄死那个黑老魔,最后还是留下了他给云婧用的原因。

    “婧婧,你做这个研究的事情,必须保密,这是为了你的安全。保密的事情,我来帮助你。”

    若是外传。光是秦族内的那些老家伙,就能够要了婧婧的命!

    “好!”

    达成了一致意见,云婧继续回去忙活,秦无殇外出公干。

    没多久,就让人送来一批人魔混血战俘。

    真正的魔族不是被杀光了。就是高阶魔族被囚禁押送去宗门。

    人族练军跟魔族交战,双方数次大战,杀得昏天暗地,光是尊宫就破碎,残破了不少。

    当然在这次大战之中,防御力竟然的玉宵宫跟速度惊人。以奇袭致胜的惊虹宫也逐渐崭露头角。秦无殇的名声越来越响亮。

    而跟随云婧做各种实验的黑老魔,也彻底焕发了青春。

    艾玛,这里好多仪器他都没有见过啊。

    那个什么基因的是什么东西?

    那个活生生的血肉傀儡怎么叫复制人?

    还有那些活生生的五脏器官,手脚四肢等,居然可以单独在那中透明的盒子里培养出来。简直是颠覆了他以前的认知。医术所展露出知识。竟然一点都比丹术差。

    黑老魔几乎不眠不休,天天忙着云婧交给他的各种事情。

    尤其是在验血和特殊基因图谱上,云婧的各种理论让黑老魔茅塞顿开之余,各种需要验证的新知识也让黑老魔忙坏了。

    云婧整理着黑老魔送来的几分样本,然后将新的基因图谱画出来。

    大量的图谱被找了出来,经过归纳整理,云婧渐渐的发现,这些基因之中还是有共性的。

    尤其是在对照过她找到的那些古老的基因结构之后。云婧隐隐产生了一种猜想。

    但是这种猜想能不能成立还得验证一下。

    忙完基因图谱的事情,云婧赶紧去看她家小六。

    小六这个孩子自从发现她经常不陪着他,跑去做试验之后。就开始各种粘着她,跟着她。

    只要她不在的时间久一点,那小子就各种哭闹。

    结果她刚刚跑回青莲殿,就听见小六的哭声和自己的美人娘抱着小六抱怨“哎呦,我的祖宗,你可别哭了。你娘马上就回来了。”

    小六虽然哭。但是也就是抽泣。抱着他的人,是他的亲外祖母。经常给他做好吃的。所以小六还给她点面子。

    “哎呀,你这小胖子啊。又重了。外祖母都要抱不动你了。”

    云瑶继续抱怨着,却发现小胖子似乎真不哭了,而是把他的脑袋瞅向一个方向。门的方向!

    “你娘回来了?你这小胖子耳朵到是挺灵的。”

    云瑶笑着亲亲小胖子的脸。小胖子立马回亲了俩下,自从他生下来娘亲跟外祖母和哥哥们就总跟他亲亲来,亲亲去,所以小胖子做事儿最熟练。

    云瑶被他亲的眉开眼笑,就算是一脸的口水也高兴。

    “你小子可比你娘小时候招人喜欢多了。”

    “……”云婧刚一走进来,就听见这话。

    “哎呦,回来了啊?”云瑶看见她,就笑道。

    “娘娘~~”小胖子急切的冲着她伸出了小胖爪子。

    云婧赶紧把小东西从母亲怀里抱出来。省得他奋力的扭来扭去让云瑶抱不住。

    “小六在家不乖了是不是?”

    云婧把胖儿子抱进怀里,然后抱着他亲了亲。小胖子也回亲老娘一脸的口水。

    这小子已经开始学说话了。

    经常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

    秦小六不知道自己乖不乖,不过只要娘亲抱着他,他就笑呵呵的赖着。

    “婧婧,小六最近长的快。我看你给准备的很多小衣服都小了。你得让侍女们多做点。要不我监督她们做多点。”

    “这小子越长大,衣服什么的就越是容易被他扯破。娘你看他身上这身衣服就不是我出去的时候给他穿的,也不知道是扯破了还是弄脏了。”

    云婧一说,云瑶就笑了起来。

    “是扯破了。这小子吃饭的时候,看见衣服上有饭粒,就想让我给他换衣服。结果我还没把衣服给他拿来呢,这小子就把身上那一身扯破了。

    咱们家小六到是一个爱干净的孩子。”

    那是,脏了换一身,洗澡换一身,偶然不小心扯破了换一身。给小家伙养成喜欢了,他一看见自己身上脏了,破了,就等着人给他换新衣服。

    第334章献美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就回来了秦晖。秦煜,秦煊三人之中就秦煊一个回来了。

    秦无殇也不在。

    秦旭高兴的挂在了秦煊的身上。秦煊已经有好几天没回来了。

    秦小五像个小尾巴一样的跟在秦旭的身后,看见他挂在了秦煊的背上,也朝着秦煊的背上扑。秦煊干脆一手一个都给挂到了背上。

    从这就显出来了秦煊这小子这段时间长了不少个子。

    “三哥,三哥,他们都说你又立功了?”秦旭问道。

    “嗯。随大流嘛,人家立功了,就分我一点。”秦煊赶紧说道。

    “不是啊,我听说三哥你跟着惊虹宫奇袭了一个高阶魔族,陪着咱们魔宫的大长老秦斛生擒那个高阶魔族?”秦旭接着说。

    “(⊙o⊙)啊!啊?是有这个事儿。不过那里是我配合的啊,是很多咱们魔宫的长辈们都上了惊虹宫,我呢,就在里面当个打下手的,跑腿的。

    什么也没干,就分了功。艾玛,果然是人运气好,什么都挡不住。”

    云婧听了这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行了,你们哥几个一个个都学坏了。在我面前不是说慌,就是骗人。你当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什么事儿啊?”

    秦煊顿时脸绿了。

    他灰常担心娘亲又把他关起来不让他出门了。

    “你二哥呢?又躲起来了?”云婧看着走进自己的秦煊。直接捏着他的脸颊,果然是小包子长大了,这捏脸都没有一前手感好了。

    秦煊赶紧挣脱娘亲的手。“娘,我都多大了,你还捏我脸?”

    “说,你二哥伤的怎么样了?躲起来我就不知道了啊?哼。”

    “……”

    “别以为你可以继续骗我。不告诉我实情,我就直接发传信符给你爹!”

    艾玛。老娘的眼神好可怕。死道友不死贫道,哥哥你安心吧。

    “娘。哥这次伤的到不怎么厉害,几年就好,但是伤了脸。所以他这几天不敢回来看你了。”

    “脸伤了?以后得破相?”云婧吃惊的问。

    “不,不可能。就是伤了,擦了一口子。”秦煊赶紧回答。

    “那你二哥躲哪里去了?”云婧还是觉得不放心,决定吃完饭去看看儿子去。

    “就在老爹的无殇殿的偏殿里。”没跑外头去,是因为秦无殇也担心儿子,就把秦煜给弄到身边去看着。

    “那好,等吃完饭咱们一起去看看他。”

    “……”秦煊在心里给自己的二哥做了一个祈祷,阿门,哥哥你自求多福吧。

    “那你大哥呢,还没回来吗?”云婧又问。

    秦晖被秦无殇派出去跟其它人一起行动。出去有些日子了,还没有回来。

    “老爹说大哥那个任务时间长,暂时还回不来。”

    “那你大哥那边有什么消息传回来没?”云婧问。

    “……这个没有。军事机密,娘亲你不要问拉。”

    哼,云婧没好气的揪揪秦煊的小脑袋。最后还是放开他,一家子一起吃了晚饭。云婧就带上药,抱上秦小六,秦煊左右手各牵着小四跟小五,后面还走着一个外祖母,大家一起去看秦小二。

    ……

    秦忠孝踮着脚,悄悄的走到了秦煜的身边。

    秦煜正在看战报。都是今日最新的战报!童子模样的皇极鸟一直都在他身边担任着私人秘书跟个人助理的角色。剩下的生活方便,都是由秦家的族长派来的秦忠孝管着。

    秦忠孝的角色定位就是比照着秦无殇身边的秦立的。

    可惜,秦无殇出来的时候,虽然身边还有一个秦飞白,但是秦飞白各种不靠谱,一直都被秦无殇委任为管理外务,不怎么近身。

    后来秦飞白走了,秦立跟是立即抖了起来。如今俨然一副秦无殇身边第一得用人的架势。

    而秦忠孝比较倒霉一点,秦煜身边有母亲给的皇极鸟童子。皇极鸟可不是一般的货色,就凭秦忠孝,那是完全pk不了人家的。

    所以秦煜身边的重要的事情。都是改名为秦极的皇极鸟在把着干。

    秦忠孝自然是很眼气的,可是几次交手下来,吃亏都是他。秦忠孝就晓得秦极也是一个厉害的家伙,不好弄了。

    可是秦忠孝却十分的不甘心。

    凭什么秦立可以在秦无殇的身边呼风唤雨的,他就得在秦煜身边缩手缩脚?尤其是秦煜在外面做事。都是只带着秦极出去,从来多是留他看家。艾玛,他又不是看家蛇!

    这一次秦煜在无殇殿养伤,秦忠孝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总得想法子讨得秦煜的欢心才行。

    可是才这么大的小公子,怎么讨好他才好呢?

    秦忠孝想来想去就想到了一个主意。

    秦煜的一边脸上涂抹了药膏,还贴上了母亲给外伤纱布。他这次的伤口比较深。所以即使是上了药膏,服用了治疗伤势的丹药,也得几天才能好。

    最主要的是,这次的伤口里还参与着异种的能量,虽然是微量的。但是也会导致伤口痊愈的慢一点。

    秦煜穿着家居服坐在桌子前,目光一直都没有从战报上挪移开。

    但是秦忠孝来了,他是知道的。眼角的余光也瞄见了秦忠孝自从来了以后,就一直站在他身边,不吭声。“有事儿吗?”

    “主子,您在家养伤,修炼之余,您把精神头都放在了战报上。这怎么能算休息好呢?”

    “……那你有什么提议?”秦煜看了看他,随口问。

    “忠孝想给您找点乐子。”

    “什么乐子?”

    秦煜无奈的看着他问,他到是没有多想。

    秦忠孝立即双手拍了拍。跟着一小队靓丽粉嫩的小佳人。就随着他的巴掌声鱼贯而入。

    秦忠孝显然是下了大工夫的,这一小队佳人,大约七八个,一个个都容貌不俗,有一个更是天姿国色级别的。

    秦极在一旁看着,嘴角就勾出了一抹淡笑。

    秦煜一看见这架势。当即就红了脸。

    特么的,秦忠孝居然给他送女人!这个老奴才!

    “秦忠孝。我不需要这种乐子,你赶紧把人弄走。”秦煜羞愤的立即道。这要是让老爹跟老娘知道了。还不丢尽了他的脸。

    “主子,难道这几个您都看不上?”秦忠孝立即为难的说道“要不,我再想法子给您找几个颜色更好的。”

    “我是在养伤,不是……”秦煜无语了都。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一行人走了进来。

    噗嗤,秦极首先笑出了声。

    原来进来的一行人,正好就是云婧他们。

    云婧惊奇的看着儿子房间内的一溜小少女,好笑的问。“煜儿,这是你找来的?”

    “我……我……”

    “夫人,都是奴才办事不周。这几个小丫头,都是奴才给主子找来的侍妾!”

    几个小少女也赶紧给云婧等人见礼。

    云婧一听这话,顿时不悦了。原来不是他她儿子找来的呀。

    “这是怎么回事?煜儿让你给他找的侍妾?他才这点年纪,你让你找侍妾了?”

    秦忠孝一听这话,顿时大感不妙,头上起了冷汗。干脆跪地“夫人,都是奴才不会办事,没得了主子的喜欢。”

    “行了,”云婧转头去看秦煜“这是你然他找的侍妾?”

    “咳咳……”秦煜不好意思的看着云婧“娘,我……”

    “是不是你。”

    “娘,我就让他给找找,也没想要什么侍妾。真的……”

    秦煜赶紧垂头一副乖巧模样的道。

    云婧顿时有点无语o__o”…。

    话说秦煜也快二十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异性有点好奇,有点好感那是应该的。没有她才要担心是不是儿子打算给她带个男媳妇儿回来。

    好吧,是她疏忽了。

    “秦忠孝,你先把人带去下吧,我有事儿给你主子说。”

    秦忠孝顿时赶紧无限的看了看自己的小主子,主子对他真好,明明是他办事出了茬子,可是在夫人即将责问的关头,还是主子给顶了下来,顺便保全了他。

    这要是让夫人恶了他,指不定大尊第二天就把他给换走了。如今他的这位子可算是保住了。

    他以后一定更加忠心为主子办事!

    秦忠孝快速的带着一群小丫头离开了屋子。秦极也赶紧找了理由逃了出去。

    剩下的都是一家人,云婧打算好好跟秦煜谈谈,“煜儿啊,还记得你刚出生的时候,还是一个毛茸茸的小宝宝,没想到一转眼,你就长大了。”云婧万分感慨的道。

    云瑶却打趣的看着秦煜,盯着他不由自主的就红了脸。

    “二哥,你居然思春想女人了,而且还背着我找侍妾,真是不厚道啊!你这不是摆明了一个人吃独食嘛,哎哟!”秦煊刚说完这话,就被云集你给敲了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