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27-328章

第327-328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7章决绝

    殷朝宗来的很是悄无声息,他很低调的来带了联合军团的营地。很低调的堵住了的妻子还有女儿。

    殷宝莹根本没有想到殷朝宗会来的这么快,就跟母亲一样。他们这都是怎么来的啊?

    祁心璧好似猜出了殷宝莹心中所想,直接告诉她道“我们是用的宗门的特殊传送阵。”一般人不能使用的。

    “宝莹,你跟子宸的事情,听父亲的话,你再考虑一下吧。都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对他真的没有一丝留恋了吗?”殷朝宗的话,一下子就让殷宝莹的眼睛红了。

    就是因为感情深,所以伤的才更深。

    “好了,不要再提这件事儿了。宝莹跟秦子宸没关系了,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解除他们的婚约,反正我不承认。”

    “婚姻是俩个家族的事情,怎么可以你不承认就算了,别胡闹了。”殷朝宗无奈的道。

    “我跟你和离,宝莹跟着我离开。她就不是你们殷家的人了。不是你们殷家的人了,还有什么婚约?”祁心璧带怒道。

    “心璧,你真是太胡闹了。你到底要闹到什么程度啊?你知道不知道你的作为,家族的长辈都反对,甚至朝着我告状。”殷朝宗郁卒又无可奈何的道。“心璧,跟我回去吧,到时候跟长辈道个歉,其它的有我呢。”

    “……”祁心璧忽然在心中无奈的重重叹息了一声。还是这样,她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这样。总是然她顺服,总是让她道歉,然后说最后有他。

    可是他什么事儿都不顶。最后受委屈,心累难过都是她。

    “殷朝宗,我没有跟你闹,是我认真的想过了,我决定跟你和离。我带着宝莹离开。以后我们俩娘一起过日子。”

    “……心璧,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哪里做的不好,我可以改。你也可以告诉我怎么做!”殷朝宗愣了愣,然后恳请的对祁心璧说道。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跟你过了。”祁心璧一看见殷朝宗,就想起自己在殷家的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她就有种浑身无力就想躲开的颓丧。

    “心璧……”

    “和离之后,你走的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此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祁心璧无论是眼神还是心都极为认真的道。

    “……心璧,这些年来,我知道你为了我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委屈。你要是觉得家族太过于压抑,我可以跟你一起离开。我可以卸任族长。”殷朝宗终于认识到祁心璧是真心的不想跟他继续过了。这下子他可慌了神,他不愿意跟妻子分开,绝对不愿意。

    “可是你卸任的族长,还是管族里的事情,只要有个你们殷家有个大事小情,你就会跟没头的苍蝇一样的又冲回去给家族做牛做马!朝宗,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也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在心里永远都比不上你的家族。”

    “心璧,我……我……”

    “朝宗,你这个人。这么多年来的都没有变过。可是我却变了,当年那个甘心为了你什么委屈都愿意吃的女人老了,有了孩子,心里有了牵挂。

    我做不到像以前那样为了你什么都付出。

    我更多不不到拿我的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当做你们互相交换亲情,利益的筹码。

    朝宗,简单的来说。我玩不起了。”

    “心璧,你一定要离开我?”非要离开我吗?“心璧。你带着宝莹离开我,宝莹就能够找到一个合适她的夫君吗?”

    “至少不用被你们殷家。被你当做愧疚的赔偿品送给你妹妹。”祁心璧悲伤的道。

    “……我妹妹,她当年为了殷家做出的牺牲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这些年来过的什么日子,你不是也都知道吗?”殷朝宗痛苦的道。

    “如果我可以替代她,我宁愿自己去承受那些。她这些年过的太苦了。”

    “可是朝宗,宝莹是我唯一的女儿,是我唯一的孩子。”所以我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成为抹平你愧疚的筹码。

    “宝莹她也是我唯一的孩子!”殷朝宗怒声。

    “那你明知道秦衍根本就不喜欢她,还给他们定亲?”

    “可是妹妹都说了……”

    “我不想听她说。她说,她说,你永远觉得她是对,我都是错的。殷朝宗,你走吧,宝莹我自己带着,我会给她找一个真心爱的她的男人,而不是一个看她好似看碍眼的东西的表哥!”

    “心璧,宝莹也是我的孩子。”

    “我不想跟你谈这些,我累了,我犯了。你走吧!~”祁心璧决绝的道。

    “心璧,你不要把和离当成儿戏,我们赢家就没有和离的族长夫人。”殷朝宗怒气冲冲的道。

    哈!~“那你要如何,杀了我?殷朝宗,你要是想下手,那就直接当着宝莹的面杀了我吧?”祁心璧也怒了。

    殷宝莹都傻了。

    “你……我是想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跟你和离的。”

    “不和离也成,你去解除宝莹跟秦衍的婚约,然后告诉你妹妹不要再把爪子伸到家族离开,如果再让我发现,我就出手剁掉她的爪子。”

    “祁心璧!她是我妹妹,她参与家族的事情没有错。”殷朝宗失望的看着祁心璧。“我从来都不知道你那么厌恶她?为什么?殷家也是她的家!”

    “那我嫁给你,殷家算不算我的家?”祁心璧忽然冷漠的问。

    “自然算。”

    “那她多次唆使族人说我坏话,挑拨我们的夫妻关系,你怎么不替我出头?”

    “那……那都是诬陷,是那些人诬陷她的。我妹妹我这个亲哥哥还不知道,你别他们的。”

    祁心璧一听这话,顿时不耐烦了“你别说了,我不想听。殷朝宗,要不你带着我的尸体回去。要不你跟我和离!”亲妹妹永远都是比妻子重要的,殷朝宗从来都不相信她妹妹故意排挤自己的嫂子,故意挑拨族人陷害她跟族人们的关系。

    故意找个理由,让他们的夫妻关系不和。

    一开始人家还只是小打小闹,在发现殷朝宗根本就不相信那是她做的后,就胆大妄为起来。越发的什么都敢做了。

    可是殷朝宗明明不是一个傻人,却就是故意对这些事情视而不见。

    哈,你视而不见,那好,我们就干脆一拍俩散。再也不见。

    “心璧……你……”

    “虽然我只是多年的前祁家的出女,可是我要是死在你的手里,家里不会彻底不管的。至少我的宝莹还会得到祁家的照料,让她一世安好。”

    “娘!!~”宝莹哭了,“娘,我求求你,求你不要说了。”

    “宝莹,你算是看出来了。你爹从来就没有真正将我们娘俩放在心上啊!”祁心璧叹息,多年的夫妻,竟然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她当年太痴心的错,还还是眼前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爱过她,要不然他怎么会真正从她的角度想想,真正为她考虑考虑?

    还是……这个男人……一直选择了对她过什么样的日子都视而不见?

    “朝宗,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不认识你了……”

    祁心璧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都伤的麻木了!

    她的眼神看殷朝宗也不见了往日的关怀和柔情,只有麻木和悲伤!

    殷朝宗被她说的异常的狼狈。忽然有些不敢直视她的脸。他脸色复杂的看了看宝莹,然后对祁心璧道“心璧。我们这多年的夫妻情分,怎么可能说断了就断了?心璧你现在是自己钻进了牛角尖了。你不要一门心思的就跟我妹妹作对。我们一家人和和气气的过日子不好吗?

    心璧,我求求你,好好想,为了我,为了咱们这个家,也为了宝莹……”

    “滚,你滚!”祁心璧当真听不下去了。她直接丢出了自己这边的法器瓷盘。

    “心璧……心璧……”

    祁心璧却当真一眼都懒得再看他,自己泼妇一样的将殷朝宗给打了出去。

    等到殷朝宗彻底走了,祁心璧才跌坐在地上,悲伤的哭泣起来。

    “娘……”殷宝莹从背后抱住了她。

    “宝莹,这些年来,娘无论受了什么委屈,都没有跟你说过。因为娘一直觉得上一代人的恩怨,不应该延续到下一代去。可是你姑姑狠啊,她竟然将主意打到你的身上。

    若是她不这么狠毒,我也不会挺到最后不跟你爹过了。”

    “娘,你在说什么?什么姑姑狠毒?”宝莹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我当年并不是你爹定亲的对象。我们是在一次试炼绝地之中相遇相爱,后来我宁可退婚出族也要嫁给你爹,你爹就为了我退掉了自己原本的亲事。那个被退亲的女人,我后来才知道竟然你姑姑的闺中密友。那个女的就在我跟你爹的成亲的头一天,在家里自杀了。”

    宝莹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这都是冤孽啊,当年太义气用事,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你爹却是知道的,所以他对你姑姑很是愧疚。认为都是他自己没有处理好,所以才让她失去了好友。

    而且你姑姑当年嫁给秦家的族长也是有隐秘的,这些年来我也没有调查出内情,但是整个殷家都觉得你姑姑是为家族嫁过去的,是立了大功。

    你爹到是因为你姑姑过的一直都不幸福,绝对对不起她。这些年来,殷家的情况越是好转,繁盛,他对你姑姑就越是愧疚。他总觉得这些都是你姑姑带来的。他却不想想,要是没有他这么多年来任劳任怨的辛苦操劳,殷家哪里会有现在这副局面!

    我一开始没有察觉你姑姑对我的敌意,也被你爹影响,对你姑姑狠是宽容。

    几乎是对她千依百顺的。

    可是后来我才无意中发现,你姑姑一直都觉得我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要是没有我。她哥哥万事都会听从她的,若是没有我,殷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都可以插手。要是没有我,她的好友就不会死……

    总之,你姑姑恨不得我去死。”

    “娘。你已经是爹爹的妻子,姑姑的嫂子了,姑姑怎么会?我们不是一家人吗?”宝莹脸色发白。她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光,他们家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你娘我要是没有证据,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从我发现她第一次挑拨族人坑害我开始,从你三岁。到你十五岁几年间,被我抓住了七八次人证物证。

    可是你爹全都不相信啊。

    你说你娘得有多伤心,多绝望。我泪都要流干了。”

    “娘……”宝莹看着娘亲流泪,自己也跟着哭了起来。

    “你爹有的时候太不是个东西,哪怕他暗中让我让让他妹妹也好。可是你爹去从来都是帮助你姑姑矢口否认。无论多么明显的证据。多么真实的证人,你爹就是当做看不见。

    到后来,你娘我几乎什么都不管了,我就想着好好的把你管大就得了。

    可是她又恶毒的把主意打到了你身上。你都不知道,娘看见你迷恋那个秦衍的时候,心里又多焦急,又多心疼。我每每都将你掉到外面去做各种任务,不让你过于接近秦衍。

    可是我一旦做的明显了。你都生我的气。上次我……将你调去做那个任务,你回来了好几个月都不跟娘说话。可把娘给吓坏了……”

    “娘……”宝莹越发的辛酸了。

    “幸好,你自己愿意回头了。你都不知道娘盼着这一日子都有多久了……呜呜……”

    娘俩再次抱头痛哭。

    第328章愧疚

    秦无殇坐在水镜前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玉球一边斜眼看着专注的看着水镜中抱头痛哭的娘俩的祁天大尊。

    “你这又是何必,若真的喜欢她,干嘛不上去告诉她?”

    祁天听了秦无殇的话,愣了愣。然后才笑道“我啊,早年当她是个小妹妹,后来发觉心里真的挺喜欢她的。她却成了殷朝宗的夫人。

    现在我看见她痛哭成这个样子。心里却也知道我不那个可以给她解忧的那个人。”

    “(⊙o⊙)哦?”秦无殇好奇的看向祁天。

    “夫妻那点事儿,复杂的很。无殇你年轻。我却是老人了,看得也多了。殷朝宗毕竟跟她还有一个那么大的女儿。他们俩人的夫妻感情没有问题。殷朝宗错的只是没有处理好自己的家庭关系。

    心璧现在哭的再难受,可是等到殷朝宗愿意向她忏悔,愿意改变自己……”

    祁天没有多说。

    “他们过了这么多年,那个殷朝宗多没有改过……”秦无殇有些怀疑。

    “那是因为心璧没有坚决的要跟殷朝宗和离。”祁天口气笃定的道。

    “……祁天,我怎么觉得你忽然高深莫测起来了?”秦无殇无语的道。

    祁天不再说话。

    ……

    第二日祁天过来找祁心璧商量俩座尊宫的改造具体事宜。

    祁心璧痛快的交出了俩座尊宫一般的主理权。祁天拉着她就具体事宜一项又一项的确认。

    终于弄完了俩座尊宫的大体改造计划,这个改造其实也只是小小的改动一下。因为毕竟不是秦无殇的真正嫡系,所以也别指望秦无殇在这俩座尊宫之中下大本钱投入改造计划。

    不过祁心璧还是朝着祁天赞美道“难怪我爹说,你跟你大哥都是最合适接任他族长位置的人。看你把这俩座尊宫安排的,果然是能人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不过是当年族长的戏言,没想到你还记着。”

    “对了,我们完成了正常工作,时间也不早了,我请你吃饭吧。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如何?”祁心璧笑道。

    “以前的心璧大小姐可是油瓶子都没摸过,现在居然会做饭了。哈哈哈,不错啊。”

    祁心璧莞尔“你放心吧,我拿别人做过实验,不会吃死人的。”

    “哎呀,我那点小心思居然被你看透了。真是不好意思。”祁天尴尬的笑笑的,到是让祁心璧笑的越发畅快了。

    “我说你怎么要跟我和离,原来你又联系上了他。”偏偏这个时候,殷朝宗又出现了。

    祁心璧这个气,她跟祁天也不过是正常谈事情。

    “祁天大哥。你先离开。我跟殷朝宗的事情,是我们的家务事。”祁心璧毫不犹豫的说道。

    祁天愣了一下,看了看祁心璧,发现祁心璧看的却是殷朝宗,即使那眼中的是怒火,但是眼底印着的也是殷朝宗。不是他。

    祁天默默的在心里叹息。

    之后殷朝宗越发的跑的殷勤,他经常跟祁心璧谈起他们俩人过去的美好时光,尤其是当年俩人排除万难在一起的那些事情,祁心璧的态度也在慢慢的软化,在跟祁天谈正事的时候。也时常的走神。

    而每次看见祁天,殷朝宗的态度却极为仇视,好似祁天就是祁心璧的奸夫一般。

    问题是他这奸夫可从来都没有上岗过啊?

    小手都没多摸一下,这得多冤枉啊!

    祁天自娱自乐的嘲讽了自己。

    这一日,他去无殇殿找秦无殇,却将他怀里抱着小六,还拉着云婧散步。

    小六胖乎乎的在他的怀里蹦跶,胖胖的小爪子将他的头冠都给抓歪了。可是秦无殇却还是笑得像个傻瓜!

    祁天心中一动,猛然间下了一个决定。

    秦无殇完全没有想到祁天会对他提出这个要求!

    “事情到是好事儿,可是你想好了吗?这些年你可都没有什么贴心的女人。”

    “以前忙着修炼也不在意这些。可是看看你。看看心璧,你们都有自己的孩子了。我也想有自己的小崽子啊!光看着好眼馋!”

    “小崽子其实就看着可爱,其实也挺烦人的。”秦无殇赶紧劝说道。

    “烦人我也忍了。反正你都能忍下呢!还是你舍不得……?”祁天打趣的看着他。

    “我怎么会舍不得?这样吧,那三个,你看上哪个,我就送给你。”

    祁天听了他的话。笑了笑。最后道“那三个女人长的都不错,宋灵儿妩媚有心计。是个尤物。胡云清高,有傲骨。她的性子跟你家云婧有点相似。”

    “相似个毛线?”秦无殇当即不干了。“我家婧婧是独一无二的。那个胡云就是一个死倔的傻妞。”

    “呵呵,曹紫衣其实也不错。这三个侍妾选的都挺好的。不过要是我选,就要曹紫衣。曹紫衣骄傲,就像个凤鸟,看着也可爱活泼。”

    “……”哪里活泼可爱,你怎么不说那个曹紫衣的性子有三分肖似祁心璧呢?秦无殇无语的想到。

    “反正我就要曹紫衣了。”

    ……

    祁心璧最近很烦,神烦。

    殷朝宗就像个一个超级牛皮糖,天天缠着她,怎么赶也赶不走。

    而她跟他又真的没有什么好谈的,一提到他妹妹,那家伙就自动各种回避。

    这天她刚吃了午饭,殷朝宗就又来了。

    “你不回去管你的殷家宗族吗?天天跑我这来,你是不是有点太闲?自从我嫁给你,还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闲过?”

    “你都要跟我和离了,我能不闲?我怎么也要先把把你搞定,然后再回宗族去。”殷朝宗一副无赖的样子道。

    “殷朝宗,其实你我都知道我们之间的问题是什么?你一直都不愿意去正视它,可是我却累了。”

    殷朝宗这次态度诚恳的点头道“我知道。是我妹妹的事情。”

    “那你还总跑来做什么?”

    “心璧,我自问可以为了你去死,你信不信?”

    祁心璧心中一动。

    “心璧,自从成亲以来,无论外人族人怎么说,我都没有背叛过你,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女人,你信不信?”

    祁心璧不吭声。

    “心璧,我心里你有,你心里有我,对不对?”

    祁心璧干脆转过脸去。

    “心璧,你是我妻子,是我生命中会跟我白头偕老的人,我们即使寿元殆尽,也是要共享一棺的。”

    祁心璧听了他的话也不愿意回头看他。

    殷朝宗直接挨着祁心璧坐下,然后拉着她的手道“心璧,我跟妹妹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隐瞒过你。幼年时候,我们同时遭遇绑架,母亲舍弃了妹妹,全力救走了我。妹妹却被劫走,回来之后神魂大损,又好似受到了惊吓,竟然忘记了家里的所有人。

    后来她长大之后,又了为了家族,为了让我这个不成器的哥哥顺利接掌族长的位置,嫁入了秦家。

    心璧,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我对妹妹非常的愧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