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26章 先斩后奏

第326章 先斩后奏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宵宫确实不错,可那是人家的尊宫。我是个代管的,做不得主的。”那意思就是你们娘俩想祸害谁就去祸害谁得了。

    殷宝莹小脸一红,偷看了祁天舅舅一眼,伸手就去扯自己娘亲的袖子。

    祁心璧去当没听说对方的话意一样的道“祁天,让我的惊虹宫加入你们吧。”

    (⊙o⊙)啊!?

    祁天脚下一个趔趄,开什么玩笑?

    他直接炸毛了有木有?

    “你的惊虹宫,那已经是殷家内定东西了,秦二爷再是秦家家主的儿子,也不能抢夺人家的尊宫啊。只要你还是殷家族长夫人一天,秦二爷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加入他的麾下。

    我说心璧,你别逗我玩了行不行?就算是你跟你家那口子吵架了,也没有必要拖别人下水啊。这要是让秦家,殷家,祁家一起闹起来,那可是谁都没脸啊!”

    “那我要不是殷家的族长夫人了呢?”祁心璧问道。

    “不是?”

    “对,不是。”

    祁天还是一副你在逗我玩的表情,你说不是就不是了啊?那是族长夫人,就算是和离,那族长夫人都难以做到。要知道族长夫人那是一族的脸面。

    大多数大家家族即使夫妻闹的再不开心,也顶多夫妻分居住!

    “祁天,我没骗你。我就是要跟殷朝宗和离,反正现在除了你这里,哪里都不会肯收留我的。你说吧,你是想赶我们娘俩出去呢,还是收下我们?”

    祁心璧一副赖定了祁天的语气道。

    艾玛。他得多倒霉啊!

    当年祁心璧就是这副口气,非要逼着他去退婚,结果她没怎么样,拍拍屁股就跑去嫁给殷朝宗了,他被族长给他了一个重伤垂死。她家闺女都能打酱油了。他还躺在床上养伤呢!

    这特么都是什么孽缘啊!

    “我说祁心璧,你不能包子专门捡软的捏,人专门捡老实的欺负啊!当年我被你坑的还不算苦吗?”祁天都快给她跪了,艾玛,大神你还是赶紧走吧。

    谁知道祁心璧一听这话,当即就红了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祁天。“当年你别罚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绝对不会任由他们那么欺负你的。

    祁天,我一直都当你是亲大哥一样。”

    换而言之,你就真的忍心将我们娘俩扫地出门?

    祁天瞪大的了眼睛。艾玛,这下真是麻烦大了,谁来拯救他一下啊?

    “怎么回事?祁夫人你这是真的跟尊夫闹翻了?打算带着尊宫加入我的麾下?”秦无殇秦二爷神出鬼没的出现在祁心璧娘俩的身后。

    祁天一看对方脸上的诡异笑容,顿时大感不好。

    “我说,无殇,你可别找麻烦。心璧也就是跟她夫君吵架闹闹,这个时候你要是收了她的尊宫,那麻烦可就大了。”那可是尊宫。

    “其实这次出战。我心里也有点没底。”秦无殇忽然道“若是多有一座尊宫,我们还可以摆成防御阵法,连成一体。至少也好自保。”秦无殇的眼神就没有离开祁心璧,祁心璧在他心中,就是活脱脱的一座尊宫啊,口水!(ˉ﹃ˉ)!

    “秦二爷就是爽快,我的尊宫惊虹宫其实是我自己打造的尊宫,不过后来嫁人的就没有再用过。我女儿还有一座尊宫。也是不错。主体材料都是我这些年来积攒的家底。

    我们俩座尊宫都愿意加入秦二爷的麾下,就求个托庇。也好让我们娘俩有个安身之地,最主要的是积累的功勋。好让我们有脸回去祁家。别彻底丢了爹娘的脸就好。”

    你要真跟殷朝宗和离事情才会闹大,差会彻底丢了祁家族长和夫人的脸好不好?

    祁天无语的看着秦无殇跟祁心璧越说越热乎,刚刚还只是见面打个招呼的陌生人。现在就成了祁大姐,无殇小弟这等姐弟亲密关系了。

    特么的,还让人活不了?

    秦无殇正好愁着这次带来的人马太多,他原来的嫡系班底还把自己的亲朋好友也带来了。

    大家都跑到他这里找机会来了,不是同族,也是亲族总不要现在就让人回去。

    不过他们来了,三座尊宫一下子还真塞不下了。

    人来的太多了。

    据说还有人一时没有赶得及到,不过已经走在路上了。没有跟上这次大部队的行动,但是人家也没有放弃投效他秦二爷!

    自费自己来了。

    这特么有种势力暴增,信心爆棚的极爽赶脚肿么破?

    不过忽然又多出来俩座尊宫,嘿嘿,他就不客气的笑纳了。

    ……

    等到祁心璧带着殷宝莹在祁天家安顿下来。殷宝莹一脸不解和纠结的问她娘亲“娘亲,不是女儿多嘴。我们这样加入秦无殇的麾下,那么俩座尊宫岂不就成了他的。以后我们要走,这俩座尊宫也不会让我们带走吧?”

    祁心璧就直接笑,她用指头点着女儿的鼻尖,慈爱的道“傻孩子,娘下这个决定之前,你觉得娘会没有成算吗?”

    祁心璧这样一说,殷宝莹更加的不解了。

    “宝莹,有些事儿,站的位置不一样,看到的也是不一样的景色。但凡家族,自己家族内的尊宫多修缮的富丽堂皇,每次征战也大部分让其他麾下追随者的战宫出战。

    家族虽然没有没收那些投效过来的追随者的战宫,但是却把他们当成了吸金的牛。各种修缮的花费,每年上缴的供奉等。都占据一座尊宫获取的收益的大头。

    你小时候就常问我,为什么那些客卿,或是追随者们的尊宫看上去那么破落?娘那个时候不好告诉你。现在你长大了,我就告诉你。

    他们破落是正常的。战斗力弱也是正常的。因为一个家族绝对不会希望自己的追随者的尊宫光鲜华丽的比主人家的尊宫更好,他们也同样不会希望看见追随者们的尊宫的战力要比自己主人家的战力还强!”

    殷宝莹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你从小就没在尊宫上花费过精力,就算你有娘亲为你打造的尊宫也不上心管理,都交托给别人。我看你不上心也就没有跟你多说。娘的尊宫为什么就一直藏在身边。

    那是因为我知道,只要这尊宫一旦放出去。就指不定别你爹送给家族里的哪个同辈或是后辈了。

    你爹那人,对他装在心里的人是当真的好,可是他对家族也是当真的好。

    在娘和他家族冲突的时候,你爹选的都是家族。”

    殷宝莹忽然感觉到娘的悲伤绝望。赶紧抱住她的胳膊撒娇道“其实爹只是把家族看的比较重,其实也不是心里没有我们啊!他对我们还是很好的。”

    “你爹要是真对你好,绝对不会答应你姑姑给你订那个劳什子的婚。秦衍是什么人他不知道吗?他外甥爱那个侍妾爱得跟个什么似的。他会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过?宝莹,你记住,虽然你爹生养了你,可是那不代表你要用你的一辈子去替他还债。你知道吗?”

    殷宝莹一时无言。

    “娘,我总觉得都是我的不对。都是我的错。若是因为我没有得到秦衍的喜欢,若不是因为我因为伤心觉得坚持不住了,也会让你跟爹闹起来。由头都是我。我觉得我是个罪人!”

    “你这傻孩子,尽说傻话。我跟你爹,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之间的问题总有一天会暴露出来的。你的事情也不过是凑巧碰上而已。你爹他真是超过了我能够容忍的底线了。”

    “娘,要不我跟爹说说……”

    “你想跟他说什么?”祁心璧眼神直白的看着自己的闺女。

    “我……我……”

    “宝莹,你告诉娘。你愿意嫁给一个嫌弃你,厌恶你,连看一眼都懒的男人做妻子吗?”

    殷宝莹不说话了。

    “未来你可能连做母亲的机会都没有。到老了,只能养些小侍女充女儿,孤独孤寂的老死,或是孤独孤寂的飞升。你愿意吗?”

    殷宝莹还是不说话。

    “宝莹,闺女,人不能越走路子越狭窄。人活越来越没精神。浑浑噩噩,木木呆呆的过日子。那你这日子还不如不过。”

    殷宝莹的眼中似有闪光。

    “娘可是你当真要跟爹和离吗?”

    “如果你爹还简直他的家族,他的妹妹。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我为他做的够了,我爱他爱的累了。”

    再曾经炙热的爱,也经不过这样的搓磨!

    ……

    殷朝宗听到横垣古道传来的消息,人都惊呆了。

    “你们说什么?心璧带着宝莹,还有俩座尊宫,直接加入到了秦无殇的麾下?这怎么可能?他们都是我们殷家的人。”

    可是说完这话,他就开始后悔了,果不其然,上到长老们,父母,下到其它的他看重的晚辈,他们对心璧都有怨言,几乎没有一个说她的好话。

    其实他也很累,他不明白为什么家族的人就是那么讨厌心璧。一直一直的排斥她的存在。

    “我去把她们带回来。”殷朝宗最后还是力排众议,决定自己出去一趟。

    心璧离家出走前,跟他闹翻了,其实他心里也担心着。女儿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对于女儿来说这门亲事是有点不好,有点不公平。

    但是妹妹说过那个外甥喜欢的那个女人,其实没有多少的寿元,时日不多了。等到她人死了,外甥还能够喜欢她多久?到时候宝莹不就可以扭转外甥的心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