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24-325章

第324-325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24章老娘不跟你过了

    后来她跟秦衍,秦衍为了她找了不少丹修来治疗,却无济于事。

    秦衍去其它的侍妾哪里,她又难过,这就导致秦衍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子嗣。

    以前的话,这真不算事儿。秦族长自己也是过了一万岁之后才要的孩子,有了秦衍,再之前,秦族的那位族长根本就没有子嗣。秦族长是过继给他的儿子。

    所以秦衍也没在意过,大不了到时候过继一个孩子来继承他的位置。

    可惜,秦无殇出世了,再由来秦无殇的儿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生。这样一对比,他的无子就成了明晃晃的打脸了。

    秦衍强行运气,心中暗暗告诉自己的不要为了那个贱种生气。他轻轻的拍着女子的手,安抚的道“容儿,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都兜揽到自己的身上。我知道你的身体弱,早年你家贫没有保养好自己的身体,后来又遭遇哪些事儿。”秦衍爱怜的痴痴看着女子,那视线似乎要将女子炙热!

    女子同样深情的回视他,俩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集,交缠,便痴妄永远。

    他们谁也没有在意,身后有一个女子绝望的看着他们,然后又悄然的离开,或许秦衍发现了,但是也选择的无视。

    殷宝莹是秦衍的娘家表妹,她才是秦衍的母亲为他订下亲事的未过门的妻子。

    可是秦衍根本不喜欢她,自从他有了容儿之后,身边的其它侍妾全部都当看不见,而她这未过门的妻子。更是成了阻碍他们真正在一起的阻碍。

    秦衍都不止一次的强烈要求她解除婚约了。

    以前秦衍还会拿俩人的至亲关系说事儿,恳求她解除婚约,现在他干脆跟自己的女人爱的肆无忌惮,一点都不在意她的任何感受。也不给她再留任何的脸面!

    殷宝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逼!

    无论她多坚持,无论她付出多少努力。秦衍就是看不见。秦衍喜欢的就是别人,从前是其他的侍妾,现在就是容儿。

    她殷宝莹在他秦衍心里,眼里连点影儿都没有留下,她混的得有多惨!

    殷宝莹自嘲的笑了笑,其实她也知道秦衍刚刚那么做是故意秀恩爱给她看的。他是想她自己退出。这个定亲的事情,是当年姑姑主动提出的,姑姑要脸,说什么都不肯主动退婚,所以秦衍就必须逼着她去主动退婚!

    在这一刻。她甚至开始恨自己的姑姑,明明知道秦衍喜欢谁,为什么她不给自己的儿子退亲,偏偏都来逼迫她?这样耍她很好玩吗?

    殷宝莹刚刚出来,伺候在她身边的一个中年妇人打扮的女子就殷切的走了过来,并且关切的问道“大爷从小就喜欢吃这几道,一看见这几道菜,大爷看我的面子都会收下的。表小姐你放心吧。”

    放心……?

    收下……?

    你一个奴婢。得有多大脸让那个冷酷决绝的人给你面子?

    殷宝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说话的就要离开。

    中年妇人赶紧拉住她的胳膊“表小姐,你怎么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放开!”殷宝莹冷冷的道。

    “表小姐?”中年妇人有些焦急的道“怎么刚刚你又跟大爷吵架了?我说表小姐。大爷是性子傲了点,可是你可以柔和一点啊!你退让一点,柔和一点,学学那个容夫人,不就完了。”

    殷宝莹再次感觉这个女人就是在直接甩她耳光,她凭什么却学那个容夫人?即使她学了。那人又会如何会买账?自己的苦又有谁来体会?

    秦衍将她的心,她的感情。她的里子面子直接扔到脚底下踩的时候,又有谁来同情她?而眼前这个女人就只会暗暗的跟他人嘲笑她不行。抓不住男人的心。

    殷宝莹心中特别的委屈,眼圈都红了,可是她不愿意在这个女人面前哭。她推开女人,闪电般的遁走了。

    可是让殷宝莹没有想到的是,她刚刚回到自己的房间,那头姑姑的头像就出现在了传音映像玉壁上。

    这种能够隔着超远的距离传音映像的玉璧,一般都是宗门给其它远离宗门的驻地执事大长老,例如秦斛等人物配备的。她的尊宫上能够有这玩意,还是姑姑给使的力气。

    可惜,她现在却是无比痛恨这一点!

    “姑姑……”

    “宝莹,我听说你又跟子宸吵架了?宝莹,子宸性子急,你跟他相处不能硬顶着他,跟他对着干,你要软和些,退让一些。宝莹,你听姑姑的,姑姑是绝对不会让他娶那个什么容儿的。你好好的,姑姑一定让你嫁给他……”

    殷宝莹直接将玉璧给关闭了。

    噗的一下子,姑姑的头像没有了。

    这个房间彻底安静了。

    可是没有一会儿,玉璧又开始亮了起来。

    殷宝莹没犹豫的再次关闭了玉璧,然后她想了想,就直接选择了一个自己想要的链接。

    没多久,一个美貌的夫人的头像就出现在玉璧上。看那模样,竟然跟殷宝莹有几分肖似。

    “娘……”看见她,殷宝莹当时眼泪就下来了。

    美貌的夫人一看见殷宝莹哭了,当时就着急了。“宝莹,你别哭,你听娘的话,别理会秦家那些破事儿,娘早跟你舅舅说好了,让你嫁回祁家,祁圣那个孩子多好啊,心里还有你。可是你当时心里眼里都是秦衍那个小混蛋。无论娘话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

    美貌夫人又是着急又是生气的道。

    “娘,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孩子,这不是你的错。这都是娘的错,娘当年就不应该不听爹娘的话嫁给你爹那个老混蛋。”

    咳咳……

    就在美貌夫人身边好似有一个熟悉的人影在咳嗽。那个人好像是爹爹!

    殷宝莹想笑,可是她心情悲伤实在是笑不出来。

    “我们祁家家事远不如殷家,当年你娘要没有为了什么劳什子的情爱嫁给你爹,娘又怎么会在殷家举步维艰。就连娘的婚事都说不上话。你要是不从小订给秦衍那个小王八蛋,又怎么会一颗都捧给人家,还被人家扔到地上踹俩脚!”

    咳咳……

    那边人的咳嗽声更加的急了。

    可是他挤过来,就直接被祁夫人凶狠的给推走了。

    殷宝莹却是越发的辛酸了。

    娘一开始就不看好这段婚事,这个婚事当年是姑姑回家主导的,自己也是为了给娘争口气。为了给娘挣个名正言顺,受族人尊敬的名分。

    可是谁知道自己在见到秦衍之后,居然逐渐的将一颗心丢在了他身上。可是人家却从来没有看上她,反倒是最后越来越厌恶了。

    “娘,我坚持不住了。呜呜~~~~(>_<)~~~~”

    殷宝莹失魂落魄的哭了起来。

    可把对面的夫人给吓了够呛。

    “宝贝。你别哭,别哭啊!”

    夫人身边的那个身影又噌了过来,那美貌的夫人忽然咬牙恨极的一脚将身边的男人给踹飞了出去。直接让看见这一幕的殷宝莹傻眼了有木有?

    “爹……那个爹……”她的话都磕巴了。

    “他不是你爹,就是个讨债的。我们娘俩这辈子命苦,碰上这么个玩意。宝莹,你放心,娘就是拼死也不会让你嫁给秦衍那个混账玩意。”

    “娘……”殷宝莹含泪叫了一声,这一声种包含了无限的委屈和伤心。

    “宝莹。听娘的话。放弃了吧,秦衍的心真不在你身上,无论你为了他做了什么。人家都装作看不见。你何必呢?你这样委屈求全的一辈子,就换个名义上的妻子名分,值得吗?

    娘实在是心疼你啊。

    你从小就是爹娘手掌心里的宝贝,娘怎么舍得你沦落到那种境地?

    你看看你姑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说好听的是心静如水,说难的,尼姑都比她的日子过的好。人家还有普度众生的追求呢!”

    “祁心璧,你疼你女儿就疼你女儿。干嘛扯上我妹妹?”

    “殷朝宗,你给我滚出去。老娘现在一眼都不想看见你!”

    “可是你现在霸占的是我的书房。”某人听见这声滚,立即没有底气的道。

    “你滚不滚,你不滚老娘现在就跟你和离,以后我带着我闺女自己过。”

    “唉唉,心璧你别冲动啊啊~,宝莹的事情我都听你的,这次都听你的。只是……我觉得你也应该尊重一下宝莹的选择。宝莹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们都应该支持她对不对?”男人小心翼翼的劝说道。

    “对个屁!你就想着你妹妹,你妹妹说什么,你都说对,你妹妹想要什么你都给。这次她要你闺女陪葬她一生的幸福,你也屁颠屁颠的给。

    殷朝宗,这日子真没法子过了,我们和离吧。”

    “心璧,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冷静点,冷静点……”某人又将他的大头凑了过来。可是祁心璧却不跟他冷静。

    “冷静,冷静什么?殷朝宗,你算算我自从嫁给你,为了你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朝宗,人不能太自私,当年你娶我的时候,是怎么对我的说。你说你是真心爱我,你说你会让我一辈子幸福?

    可是我自从嫁给你,苦水倒出来都能把缸给淹了。

    这些我都可以不给你计较,毕竟当年是我愿意嫁给你的,可是我再爱你,你都不能让我牺牲我女儿一辈子的幸福换你补偿你妹妹的私心。

    殷朝宗,你对她愧疚,你对她抱歉,你把自己的命,把我的命补偿给她我都不怨你。

    因为我们是夫妻,自从我答应嫁给你,我就做好的牺牲的准备。可是宝莹是无辜的,你不能把她给毁了。”

    第325章跑路

    “心璧,你听我说,我没那个意思。可是宝莹姑姑的说的也没错。子宸还年轻。他还不懂事……再说宝莹喜欢他,只要宝莹好好待他,子宸的心也不是石头长的,再说俩个人还是亲表兄妹……”

    啪!!~

    无论是映像那边,还是映像这边的人都呆住了。

    殷宝莹是直接傻眼。

    而那边。祁心璧缓慢的好似有万钧重担一样的将手放下。“殷朝宗,我也累了。我们和离,女儿我带走,你自己再娶几个都无所谓,我们结束吧。”

    “心璧,你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够了,我不想听。你现在给我离开这里。我跟宝莹要单独说些话。”

    “心璧……”

    “出去!”

    “心璧——,你不要这样。我们好好谈谈,好好谈谈……”

    “滚——”祁心璧带着暴戾决绝的怒气。

    殷朝宗看着冷漠带着拒绝,难以接近的妻子。终于还是决定暂时离开了。他举着手道“好好,我先出去,你先说,等等我们再好好谈好吧?”

    “出去。”

    看着父亲真的离开了,殷宝莹反而充满的浓浓愧疚道“娘,都是我不好,都是我……”

    “不是,宝莹。你没有一点错。你从小就乖巧懂事,那么小小的一点就知道维护娘亲。就知道在你爹的族人面前保护娘亲。”祁心璧越想越心酸,眼泪自己流出来了。

    “娘知道最开始你是为了什么答应这桩婚事的。都是为了我。娘也知道秦衍从外面上看。是容易让女人迷恋,可是你要是没有为了娘的心思,也不会付出那么多,就连自己的自尊都被人家踩到脚下了还在坚持。

    可是你能坚持,娘坚持不下去了。

    看着他那样对你,娘都要死了。

    宝莹。娘求你,不要再喜欢他了。他真的不值得你喜欢。你不能为了你姑姑。将你一辈子都扔了。”

    “娘……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让你担心了。”

    殷宝莹看着祁心璧哭泣。心都要被她哭碎了。

    “娘,其实我最开始是为了你,可是到后来我是真心喜欢他,真心爱他的。”

    “可是光有你单方面的爱有什么用呢?你娘不够爱你爹吗?你看你娘为了嫁给你爹,不断地舍弃,跟爹娘闹翻,跟家族闹翻,嫁过来被人家整个族的人嫌弃,多年来不断的被排挤,甚至连女儿的幸福都被牺牲了……

    宝莹你看,一步退,步步退。可是最后等到退到绝路上了,你说我们还要往哪里推?”

    “娘!~”殷宝莹悲伤的哭泣。

    “宝莹,娘给你说过,死都不让你嫁过去。你不要以为娘是说假话。我早就想好了,你要是非要答应嫁给秦衍,我就死在你成亲之前,亲娘死了,你还成什么亲?”祁心璧口气决绝的道。

    殷宝莹直接傻眼了。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娘亲居然是这样想的。

    “宝莹,哪怕你想要嫁给一个世俗界的凡人,只要他疼你爱你,娘都愿意。那么他疼你爱你的时间短暂,只有短短的几十年,最后你们只能悲哀的阴阳倆隔,也好过有个名分上的男人,然后自己孤冷孤寂的过日子,却看着人家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生活。

    宝莹,你听娘的话。娘是不会害你的。”

    “娘……”

    “宝莹,我为你爹付出了一辈子,换来的也不过是他把你当做偿还他当年愧疚的筹码。娘还有什么?娘就剩下你了。你好好的,娘就好好的。

    你要是走错路,娘就死在你的错路上,娘不行,娘都死了,你还能够踏着娘的尸体,一条错路走到黑!”

    她怎么敢呢?

    她怎么能呢?

    “娘,你千万不要啊!”殷宝莹顿时觉得浑身冰冷,她从来没有见过娘亲这般决绝刚烈。

    “宝莹,你不希望娘死吗?”

    “不希望,一点都不希望。娘,你要是没了,还有谁能像你那样疼我,爱我。娘……”

    “那你好好的,暂时先待在你的尊宫里。我解决完这边的事情就去你那里。宝莹,你的亲事。你一定要听你娘的,我怎么交代你怎么做。”

    “娘……”殷宝莹现在却有点茫然了,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今天这番对话,居然会惹来这样的结果。爹跟娘几乎是闹翻了。

    “娘,你跟爹……”

    “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搀和。”祁心璧干脆果决的拒绝女儿的劝和。

    “可是……”

    “没什么可是。接下来娘交代你的事情,你要认真听,不要不听话,乖。娘过几天就去看你。”

    (⊙o⊙)啊!?

    殷宝莹惊愕的看着自己的娘亲。

    “宝贝,你放心,娘说话算话。”

    殷宝莹浑浑噩噩的听着娘亲交代完。然后人就呆掉了。

    然后紧紧三日之后,她就见到了自己的娘亲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殷宝莹震惊得眼睛都瞪大了。

    “娘……娘你真的来了?”

    “我来了,你收拾,收拾,带上你的尊宫。我们走。”

    “走,走哪里去啊?”

    “让你尊宫里人都离开,尊宫我们要,人都是殷氏的人,我们不要。”

    “娘……”

    “快点,快点,通知他们离开。”

    “……”

    殷宝莹在娘亲的押解下,只能突然下令整个尊宫的人必须离开。等到尊宫的人带着自己的私人物品离开尊宫。殷宝莹就直接将尊宫给收了起来。然后人就被娘亲给拖走了。

    没错,就是拖走了。

    ……

    祁天傻眼的看着突然出现祁心璧跟殷宝莹!

    开什么玩笑,这俩人来找他做什么?

    “你……你……”

    “我跟我夫君和离了。没地方去,就带着我女儿来投奔你了。”

    祁天听了这话,好像哭,他都快给祁心璧跪了。

    “你跟你夫君和离了,不是应该去找族长堂伯跟堂伯母?”

    “我要是现在回去,族内的人用口水就能够淹死我。所以我才不回去。”祁心璧很镇定的分析道“我要是回去,就得让族人们欢迎我回去。计算心里再骂我不是东西,嘴巴里都说甜言蜜语的恭迎我回族。”

    姐姐。你可真是姐姐!

    祁天各种想跪了。

    “所以我想了个法子……”

    祁天立即大感不妙。

    “我暂时加入你这边的阵营,等我立下了足够的功勋,在回族就可以了。”祁心璧笑着对他道。

    “可是我也没有尊宫,我这次参加行动,也是受了无殇那小子的邀请,暂时帮他主持玉宵宫!”祁天无语的道。

    祁心璧却再次笑了起来。

    “原来你到现在还没有尊宫。”

    祁天顿时满头黑线。这话你还有脸说,当年他好容易攒出了全副家底,打算弄一座高端配置的尊宫,谁知道祁心璧非要弄一尊太阿域逃跑最快的尊宫。

    当年跟她订婚就是他!

    于是这个妮子就打劫了他所有的家底,弄到了她自己的尊宫上。结果她确实有了一座货真价实的逃跑最快的尊宫。可是最后这丫头也没有嫁给他呀!

    他才真是赔了夫人,又赔了尊宫!各种苦逼,天下第一的悲剧背景男!

    “我没有尊宫,那都是谁做的孽啊?”祁天没好气的道。

    却见祁心璧越发的笑的灿烂。“祁天,我发现你还像当年一样的好!”

    得了吧,好人卡当年你就发给我了。如今你女儿都这么大了,何必再发卡给我?

    祁天无奈又带着纵容的笑笑。

    “对了,这是我女儿宝莹。”祁心璧看着他无奈的表情,笑容不自觉的柔软了。

    “唉,咱们见过几次,就不用你娘介绍了。”

    殷宝莹知道这个曾经给自己母亲订亲的男人,他对她跟其它的叔伯一样的慈爱。

    “是的,祁天叔叔,我们早就见过了。”

    “既然大家都认识,那我们以后就跟着你了,祁天。”

    “这真不行,我这次也是受人邀请主持玉宵宫,没说可以带人的。”祁天赶紧摇头。玉宵宫非同小可,他早就决定不带任何外人上去。

    “那座玉宵宫我看了,似乎防御力十分惊人。”祁心璧道。

    祁天点头。玉宵宫绝对是无殇三座尊宫之中防御力最强的。

    主要是玉宵宫是全灵玉构造的,主要的防御符阵都完整的惊人的保存了下来。不得不说太阴宗的符阵实在是强大。不过这还不算,无殇又在这些符阵的基础上,再叠加了不少符阵,当从他上去,看见那尊宫上攻防一体的灵玉之中密密麻麻的布满的符文,就一阵一阵的头皮发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