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08章 神力小弟!

第308章 神力小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无殇混不在意的笑笑。

    好东西自然是人人想要,但是想要从他秦无殇的手上拿走玉宵宫那也得看对方有没有那么好的钢牙口!

    秦斛无语看着秦无殇自傲的小嘚瑟样!

    最后没好气的骂了一声“臭小子,滚吧。”

    等到秦无殇真的走了,他才懊恼的跑到传音阵前波动起来。片刻之后,传音阵内一震水波纹一样的波动,跟着好似镜面一样的浮现出一个张略微有些模糊的人脸。

    对方容貌魔魅俊美,跟秦无殇长的至少有七八分相似。至少眼神更加的邪肆凌厉,举止优雅,眸子半寐,身子骨慵懒性感的坐在一张矮榻之上,斜靠着,单手拿着一把精巧大气的玉骨锤,这个看起来不足一尺的小家伙却是对方的第二座尊宫缩形。

    秦斛看着对方的模样,就低声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妖孽。

    这货从小妖孽到大,四处勾引女人,有的时候男人都不放过。

    能够抵挡得住他的诱惑力的,处了他们这些从小看他长大的兄弟伙伴,或是长辈。也就只有他自己生的几个儿子们了。

    “斛斛,大晚上的这么急切的联络我,难道是你寂寞了?你家小林子满足不了你?”

    秦斛顿时黑了脸,好想揍他。

    “哈哈哈,你还是这么不禁逗啊,小斛子,我可是很想念你的啊,你也想念我了吧?”对面的人没个正行的嬉笑道。

    “我有事儿找你。你不是托我给你带孩子嘛。”

    “什么带孩子,不过是让你照顾一下。我家小二又点二缺,我这不是担心那小子一不留神把自己的也给玩陨落了嘛。要不是孩子少,谁在乎少一个俩个儿子啊。”说完他还叹息了一下。深深的表达了自己的迫不得已。

    秦斛嘴角抽抽,这绝壁是在显摆他儿子多,而且是对着他这个没儿子的人显摆他儿子多。更想揍他了肿么破?

    “子宸堂兄,你儿子又闯祸了你知道吗?”他没好声音的道。

    “嗯?那小子又勾搭了哪个美娇娘了?给我生孙子没?”秦无殇的爹秦大人,秦族的族长,据说很伟大英明(大误?)又据说非常公正慈爱(这真是在详述魔头吗(⊙_⊙)?)。总是他魔声赫赫,背后总有一群家伙生称一定要砍死他!

    不过对于魔头来说,这种名声非常的妥帖详实,非常的高大上。

    但是真正看过他真面目又记住他真面目的都会觉得这就是一个恐怖的大妖孽。或是变态的蛇精病!

    “说起来,你俩个儿子的个性,都没有一个跟你靠边的。”秦斛看着对方的美颜,忽然十分感慨的道“你应该感到庆幸,我们秦家也应该感到庆幸。

    你应该庆幸你儿子不类你,没有生的跟你一样讨人厌。我们秦族也应该庆幸,终于少了俩个蛇精病!”

    秦无殇的爹爹,秦族长大人,直接没好气的撇嘴嗤笑。

    “说一千,到一万。你不就是在嫉妒我后继有人吗?”

    某个后继无人的又当场被插在胸口一刀。泥煤的秦族长,你个老混蛋。

    “我说你儿子闯祸了你到底管不管?”

    “这不是废话吗?我儿子闯再大的祸,我也得管啊。那不是我儿子嘛。唉,当爹就是苦,尤其是还是给俩个儿子当爹。管完了儿子还要管儿子生的孙子。小斛子,听说我又多了一个小孙子啊?

    这都四个了,那俩个小人真是能生。你说他们这么一个又一个的,怎么就不能消停点呢?”

    你这绝壁是*裸的显摆!

    显摆你儿子多,孙子更多。

    “你是俩个儿子,六个孙子。不是四个。”秦斛没好气的提醒他,顺便用眼白翻他。

    “好吧。养子也是儿子。”某族长的表情那个勉为其难。

    秦斛那个气啊!

    “你家小二从那个太阴宗的遗址中淘换了一全灵玉的战宫。他说要自己留着用。”

    某族长当时就是一僵。

    跟着道“全灵玉的战宫?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运气?”

    “非常好的运气。你家那个小子或许当真是气运之子!”秦斛道。

    “当年生他的时候,老祖就给他算过一挂,说他确实是气运之子,五百年内太阿域唯一的气运之子。可惜只有五百年的鼎盛气运。当时我也没太在意。他小的时候,就开始发运,修炼一路顺畅。各种奇遇不断。也没见有多么的稀罕!

    本来秦族就汽运鼎盛,得了他这个五百年内的气运之子,老实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族内的其它同代的骄子。也有不少运气鼎好的。就想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几个小家伙,那各种助力,也是大家都眼见过的。

    只是……

    他都五百多岁了。”某族长眼底幽深的看了一眼秦斛。

    “是啊,先是某个古代遗址,后来是神弃荒原,重霄宫。到现在黑水湖的太阴魔宗的遗址,以及现在到手的全玉战宫……”秦斛没有继续说,反而是看了秦族长一眼。

    这不大对头啊。

    “还不算他得了六个儿子,对于我们秦族来说,他在子嗣上简直是逆天的运气好。”秦族长也跟着说道。

    “……”秦斛心中也犯嘀咕了。

    “小二的气运会不会有所变化?”秦斛想了又想,还是主动问道。

    “有可能有变化。但是我们都知道的,老祖不是总回来族地这边,他经常在本家闭关,一闭关就是好几百年。计算无殇的气运有异常,在他老人家没有出现前,我们也不清楚具体的变化。这种事情又不是找别人来推算。为了不破坏我们秦族的整体运势,我们整个秦族的气运都是老祖在推算。”其实推算和改变。发现未来某种可能动摇秦族根基的变化,老祖就会提前出关前来告知解决预防之策。

    若只是子弟的气运充沛些,他真没那个大脸,让老祖出关在来给孩子推算一下。

    “无殇非要留下那个全灵玉的战宫,别说咱们秦家了,就是咱们宗门也没有哪一个是全灵玉的尊宫。可想而知,小无殇以后定然会麻烦多多。而宗门那群老家伙还有咱们族内只怕也是要掀起风浪。”秦斛提前预测说道。

    “我心里有数。”

    大妖孽眼眸轻转。溢彩流光。

    “既然今天通信了,顺便说说你那边的情况,尤其是其他各门派的事情。”秦族长毕竟是秦族长,他关心的不光是身边人的小事儿。

    秦斛听了这话。立即会议开始跟他交流起横垣古道的最新信息。

    秦无殇不在,云婧去洗澡去了。

    秦煊被抓来暂时照顾秦小六。

    可是秦煊也临时有事儿,就想要出去,正好秦旭小家伙过来看弟弟跟娘亲。就被秦煊抓了壮丁。“帮哥哥看一会儿小六啊,哥哥出去找人传个消息,一会儿就回来啊。等会娘出来,你记得帮我打掩护,当然我会尽量在娘出来前回来哒。弟弟你辛苦辛苦,哥哥爱你哟!~”

    你赶紧去,赶紧回来。比用嘴巴忽悠强多了。

    秦小旭傲娇的冲着哥哥挥挥手,拜拜哒。

    秦煊一走,照看秦小六的就剩下秦小旭一个。

    自家兄弟们,除了老五秦晙,就剩下秦小六比较黑。跟个小黑炭一样。

    对于弟弟长的如此个性。秦小旭到是没有觉得怎么样,爹娘都交代过,小六虽然年纪小,但是性子比较敏感。全家人都要多疼爱小六一些。

    但是秦小旭更觉得小六这小子有点傻乐呵。

    看这小胖子,整天就知道长着小嘴咯咯笑,然后发出各种莫名其妙的呀呀声。

    六个月大的小六已经会坐着了,虽然他还不会爬。

    小六的小手五子伸开摸着婴儿床的镂空花棱。

    摸着。摸着,卡巴一声,就掰坏了花棱,秦小旭一惊,心说又坏了。还不得他将小六的小手从木花棱上拿下来,那只小手又卡巴卡巴俩声。 结果那一小段木条就被他直接给掰下来。呵呵……

    婴儿笑的异常开心,还用小手将小木段给抓走,想要放到嘴里尝尝!

    秦小旭惊了,赶紧将小六手里的小木段给抢了下来。艾玛,这是那啥。昆吾灵木。

    这种灵木的硬度超级强,这么强的硬度就连他现在都掰不开。他家小弟居然能够直接从上面抠下一个小木段下来?

    秦小旭对于自己弟弟的大力十分的惊奇。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于是一个小婴儿的小手上就被系上了一个五百斤的巨大铜鼎。足足有脸盆上大,是特殊灵铜炼制的,分量绝对不轻。

    秦小旭故意将铜鼎拉得距离小婴儿远一点,然后又在婴儿的另外一头,拿着一个拨浪鼓逗他来抓。

    小婴儿都已经被爹娘用拨浪鼓锻炼出来了,只要一看见拨浪鼓就想去抓。可是他的一只手够不到,另外一只手还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不方便他翻身去抓,太讨厌了。

    某个几次都没有够到拨浪鼓的小婴儿终于开始发飙了。不过他发飙的不是大哭,而是啊呀呀的一声。跟着咚,咚,咚!~

    小六顺利的翻了一个身。

    然后秦小旭就在目瞪口呆中看着那个大铜鼎被秦小六给拽着咚咚咚的朝前拖去。艾玛,神力小弟来袭有木有?

    咚咚咚,那沉重的物体被拖动的声音,立即引起了云婧的主意,她顾不得还没有彻底擦干头发就冲了出来。一出来就看见秦小旭那个小混蛋居然将小六的手给绑了起来,还让小六拖着铜鼎,拽着铜鼎去抓拨浪鼓!

    “秦小旭!!~”云婧炸毛了。

    这个熊孩子!

    “娘,我就试试小弟的力气,真的没干什么哒。”秦小旭乖觉的将系在小弟爪子上的绳子拿下来。然后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

    还把拨浪鼓直接放到了小六的爪子上,小六一点都没察觉到娘亲的怒气,傻呵呵的笑着,还把拨浪鼓放到嘴边咬啊咬的。

    “你弟弟还那么小,你怎么敢把铜鼎系到他的手腕上。万一伤到怎么办?”云婧咆哮了。

    这个熊孩子就是欠揍!

    “对不起,我错了。”云婧一大小声,秦小旭就害怕了,俩只圆碌碌的大眼睛都闪烁泪花了。

    “光认错也不行。你弟弟还不懂事,他不知道害怕,也不知道危险。你有没有想过,你今天敢用铜鼎让他试试力气,是不是明天就敢把他扔到活盆子试验一下,你弟弟是不是能被烤焦啊?”

    “我不会那么做的!”

    “正常当哥哥的也没有让自己还不满周岁的弟弟拉铜鼎的。”

    “……”

    当时他脑子一热,就做了。

    秦小旭现在又后悔又害怕,尤其是在娘亲发怒之后。他怯怯的去望娘亲。

    “既然你也知道错了,就接受惩罚吧。娘可不想养成你以后行使肆无忌惮的作风。什么事情你明明知道不应该做却还是做了,就要承担后果。

    娘一定要让你明白这个道理。”

    秦小旭真心怯了。

    “那娘你要怎么罚我?”

    “从今天开始,给你弟弟换衣服,换尿片,洗尿片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时间是一个月。这就是对你的惩罚。为了照顾好你弟弟,以后你跟你弟弟通吃同睡。”

    秦小旭听了这话,直接傻眼了。

    “那个……那个给弟弟换尿片,洗尿片不是侍女们做的事情吗?我是男孩子,娘!”

    “你爹还会抱你弟弟,还会给你弟弟喂羊奶呢。你给你弟弟换洗个尿片有什么不可以的?”

    臭小子做事儿一根筋儿,想一出是一出。哼,这下子让你也难受难受。看你以后还这么什么都敢干不?

    “那……好吧。”在云婧的无敌瞪视下。秦小旭哭着脸答应了。

    “那过来,我指导你怎么照顾小婴儿。”

    “啊?……嗯(⊙_⊙)……”秦小旭泪奔了~~o(>_<)o ~~。

    “过来,咱们先学怎么抱着孩子……”

    照顾小婴儿好麻烦啊,这个也要注意,那个也要注意,还要不是的去观察一下,小婴儿有什么异常。从穿衣到吃饭,再到游戏玩乐……

    秦小旭被老娘填鸭子一样的荼毒了好几天,各种想死!

    几个无良的哥哥们居然好意思在一边偷偷闷笑!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