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301-302章 湖下空间

第301-302章 湖下空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01章 手气

    黑水湖的水道被高阶修士联手使用*力给挪移到另外一处山峡之中。可是黑水湖本身的水位,却仍旧是一个限制妨碍他们挖掘原本太阴魔宗遗址的条件。

    可是再多的湖水,也有逐渐抽干的一天,黑水湖纵然有再多的水生妖兽,也有杀光,抓光,直接清理赶紧的一天。

    原本烟波浩瀚的黑水湖,如今成了一个居然的天坑!

    在天坑的最底部,才隐隐的出现了一个奇异的洞穴。

    就在洞穴的旁边,遍布着各种古老,诡异,恐怖,阴森的阵法的痕迹。而这些阵法痕迹的周围,更是有不少的诡秘石像被人像佛龛一样的装在黑水湖底部的周围各处的岩壁上。

    “这是一个暂时关闭的宗门分址,绝对不是遗弃的。你们看周围那些阵法痕迹,还有这黑水湖的填没的手笔,就是知道人家根本就是暂时藏起来,没有不要意思的。”秦斛站在天坑的虚空之上,眼看着天坑中的阵法,然后又环视了周围群峰才道“这里是一个绝佳的天然阴魔穴。

    好地方!”

    其它几大宗门的跟他同级别的老家伙一个个满头粗黑线的看着他。

    “那这个地方我们到底是打开还是不打开?要知道太阴魔宗可不是好惹的?”代表悬空剑派的尚虎臣一撇嘴无奈的道。

    这次挖掘太阴魔宗的遗址,可是他们太阿域几大宗门,九阳剑宗,悬空剑派,万药山,冥骨门,冰皇宫全部派了人来。这挖到最后了你才说哎呀,这可能不是人家不要的,是人家还要的。

    那我们之前干的事儿岂不是白白忙活了?

    单说就干掉那些原本盘踞在黑湖水还有严密组织的妖兽就很惆怅了。这不啻于发动一次小规模的战争了。

    其它几个男男女女也同时脸色古怪扭曲。

    “好吧,即使太阴魔宗还要那又如何?反正他们也没人驻守,也没有藏好。这就是摆明了,谁发现算谁的嘛。”

    您真会想!

    太阴魔宗的人真的能够善罢甘休??

    “再说了。太阴魔宗家大业大,财大气粗,怎么会在意这边远地区的一座小小的曾经临时驻扎的小地方呢?”

    小小的,临时驻扎的小地方?

    大家环视了一下黑水湖的规模,这明明多不低于一座太阿域正统的巅峰宗门了。

    尤其是在尚虎臣看来,就这规模,都比他们悬空剑派的山门规模大。

    这绝壁不小!

    我的亲,你不要总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好不好?

    “……咳咳”秦斛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才道“行了,行了。反正这个地方,我是上报了宗门了,早有不少长辈打这里的主意,我是不想回头告诉长辈最后我们就走到了门口,啥也没拿到。”

    你这可不走空的癖好。当真是合着你魔修的身份啊

    尚虎臣看着秦斛那傲娇的老样子,无语的很。只不过,他也非常的清楚,秦斛的想法虽然胆大妄为。却不一定是错的。首先站立已经被太阴魔宗放弃很久了,人家要不要还真说不一定。另外就是即使太阴魔宗因为他们刨了人家的某个关闭窝点,生气了,发怒了。他们距离这里这么远。再说谁家背后没个靠山大腿啊?

    “挖吧,总不能什么都不带回去。要不然,好说不好听。”

    总共就没有几个人做决定,既然秦斛跟尚虎臣都是开挖的想法。那么其他人就更没有意见了。有些人其实眼睛底下瓦亮瓦亮的。

    例如冥骨门的那位。

    太阴魔宗选择的占据的地方,还设置这么多的防卫,这里面指定有好东西。

    又过了十余日。封锁的阵法终于被打开。

    跟着轰的一声,一道阴魔混合的气浪瞬间由地穴之内冲突而起,好似一条怒龙直飞天上。

    这还不算,随着这道阴魔气柱喷发,原本被封印的完好的地穴。不断的崩塌,陷落。

    原本填坑的底部,迅速以某一个原点开始朝着周围崩塌。

    气柱越来越大,崩塌越来越激烈。不少原本站在天坑之内准备进入封印地穴的弟子们纷纷在惊呼中爬上飞剑。

    随着地面的崩塌,地面之下,显露出一处气势恢宏的宗门遗址。

    虽然尘埃灰尘积了半米多厚,但是整个建筑群还是带着威严的显露在世人面前!

    不断有弟子惊叹,惊呼。

    朝天喷涌的气柱在众人不留意见,缓缓的失去了气势,逐渐消散。

    但是即使是气柱消散了,这整个的建筑群中也不断的朝外散发着阴魔混合之气。

    秦斛在天空赞叹道“好地方, 居然将整个宗门的建筑跟地下的阴魔地脉彻底连同到了一起。在这里修炼魔功或是鬼道功法,基本上是事半功倍。

    这地方就归我们魔宫了毕竟是我们先发现的嘛。”

    “我呸。”

    “脸大。”

    “无耻!”

    “不要脸。”

    其它几位其它势力的大长老纷纷吐槽他。

    “你们又用不上。”秦斛脸皮超厚的无赖道。

    “我呸,即使我们悬空剑派用不上,知道人家冥骨门用得上。”尚虎臣怒声道。

    “那好吧,我们就吃亏点,谁让我们跟冥骨门是难兄难弟老哥俩呢。要不就我们平分了。”冥骨门的是一个精悍中年人,听了秦斛的话,直接朝他颔首,点赞啊!

    “我们你们俩家真是太不要脸了,有点缝隙你们就想钻空子啊?没门。”尚虎臣怒了。

    “这么大的宗门遗址,总有我们用上的。”

    “实在用不上,有好东西,先让我们挑走,管他用上用不上。你们不是有这处遗址就行了吗?”这是谁这么腹黑啊?秦斛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却发现对方是九阳剑宗的一个碍眼的老家伙。

    老对头!

    “哎呦,老何,你就这劲头,这风范。说你不是魔修真亏心啊。”秦斛斜了他一眼,讽刺道。

    “比魔道的修士还能刮呢,也好意思说自己出身正道!”冥骨门的那位仁兄在秦斛递送出橄榄枝后立即倒戈了。

    反正他们是魔道,再说也不是第一次联手。

    再说这个老地方。即使是分一半给魔宫他们也大赚。

    “不管怎么说,前期挖掘这黑水湖,大家可都是出力了的。别道最后什么都没拿到,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到是觉得还是以和为贵。不就是一个宗门遗址。极为都是家大业大,被为了这点东西,跌了自己宗门的名声。”冰皇宫的大长老是位美貌女修,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辈分的奶奶级的任务了,但是人家还是青春貌美啊!

    “要不是一开始魔宫的人太过于霸道,其它人怎么会起了争执?”万药山的美妇人的大长老就是一个拉偏架的。

    “你们万药山哪里有事儿,哪里评理。什么都想管。都快成了决策宫。可惜了,决策宫是在中央域,否则的话,一定会特别乐意收你们当分支的。”秦斛还没说话呢,冥骨门的那位就吱声了。主要就是这万药山的人整天没事儿瞎掺合。实在是太烦人了。

    “你什么意思?”

    “就这意思?”

    “你……”某个美妇大怒,直接挤出了她的天香花篮。

    而她对面冥骨门的那位更狠,咻的丢出一个巨大的白骨魔。足足有六米来高。

    这泥煤的绝壁是化神阶的白骨魔。

    “好了,当着下面众多弟子们面,你们这些大长老打起来很有意思吗?有那个时间,大家还不如选一下,如何探索下面的遗址。我看不如将下面的整个遗址分成六块。就以中心那座宗门大殿为轴心分。六块地方大家抽签。”冰皇宫的美女气质冷艳,说话也没温度,但是还是挺公道的。

    “为了防止大家耍心眼,我建议抽签的人选就让小孩子们来。我出我一个侄孙,今年九岁。”秦斛猛然道。

    他的话让冰皇宫的美女都忍不住抽抽嘴角。但是……别说,这还真是一个好主意。她也相信在这些人没有人打过抽签的时候弄个好签的法子。

    “也吧,我有一个小弟子,今年十二岁。”美女也道。

    尚虎臣一听,也不甘示弱“我也有一个徒孙,今年……反正不到十岁。”

    其它人听了也只能表示愿意出人。

    反正要是这样瞅见。那最后得到什么真是看天意了。

    ……

    秦小旭实在没有想到有一天,秦斛堂爷爷居然拉着他的手,看他的巴掌。

    “嗯嗯,这掌纹不错,是个有福气的。”

    秦无殇黑着脸看着自己的堂叔。觉得那家伙真心没救了。

    “哎呀,秦无殇你个臭小子,你黑脸是什么意思?不满意的决定吗?”

    “堂叔,你明明可以比武来觉得抽签问题,你觉得你的堂侄我是能输的人吗?干嘛让小旭儿去抽签呢?他还太小,你这是放弃抽好签了?”

    他就不明白了,他们明明是有优势的。

    “你个傻瓜。”秦斛没好好气的直接敲了秦无殇的脑袋一下。才道“你知道的事情,别人都知道。我即使这样提议,他们也不会答应。还不如,靠着我们家小旭儿的手气。”

    “手气靠谱吗?”

    “应该行吧?”

    “什么叫应该行?”秦无殇恼火的问。

    第302章 湖下空间

    “反正就看你儿子的气运了。”秦斛笑眯眯的道。“当年你小的时候,气运就是极佳的。”

    “我气运极佳,不代表我儿子也会如此。要真是气运都遗传,那我爹就不会逢赌必输了。”

    哈哈哈……秦斛听了这话,放声大笑起来。

    族长堂兄那个倒霉蛋,呵呵。

    总之抗议无效,秦小旭被派遣去抽签了。抽签的当天,秦小旭挺着小胸脯,雄赳赳,气昂昂,在爹娘和兄弟们的瞩目之下,去登上了签台。

    都是小朋友。修为也没有多高。

    秦小旭一看,就发现自己虽然不占什么优势,也不占什么劣势。

    “一会儿,小盒子中的签球会直接飞出来。你们抓住了哪个是哪个。”

    尚虎臣悬在空中道。然后示意冰皇宫的美女弹出小球。

    冰皇宫美女快速的弹出一缕指风,签台上的小木盒子顿时一震,就这个时候里面的六个小球就弹射而出。方向是四面八方。几个小孩只要抓住一个小球就行了。

    秦小旭小身子一弹,不去抓直接朝着他面前飞过来的小球,却在斜斜的挡在了冰皇宫的小萝莉之前拿走了一个小球。

    顺便反身朝着小萝莉做了一个鬼脸。

    小萝莉哇的一声哭了。

    冰皇宫的美女,顿时脸色一变,十分的难看。

    哈哈哈……

    秦斛笑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意思?”

    “一群小孩子能有什么意思?”

    秦斛跟某个美女闲磕牙。小萝莉在被气哭之后还有九阳剑宗的小男孩帮助她捡回了一粒小球。

    “秦大长老,你们魔宫的孩子太过于霸道了。”

    “小家伙而已,不过办个鬼脸,你这个当长辈的为了这事儿不依不饶。可有失气度哦。”

    “……”

    总之秦小旭拿到了2号球。

    六块地方,2号球,秦斛眼神一深,当真开心了。

    他发现秦小旭的那块地方,正好合了他的心意。

    “万药山选择的那块区域。似乎是太阴魔宗的药园子。”冥骨门的那位大长老道。

    “嗯,我得的那个地方是核心弟子和刑罚殿。”

    “我得的是长老居那块。”

    “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九阳剑宗不错啊,居然拿到了掌门殿核心部分的那块。”秦斛看是不经意的道。

    “冰皇宫的那块似乎也不错,好像是库房的位置。”冥骨门的那位也状是不经意的道。

    “最差的就是悬空剑派了,居然外门弟子和杂役殿的位置。”秦斛幸灾乐祸全无压力的道。

    噗嗤。冥骨门的那位大长老也笑了。

    可不是嘛,即使那片区域非常大,但是当真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看看尚虎臣的脸都黑成锅底了。

    不管怎么样,地盘是划定了。那么各大宗门就开始行动了,而其它闻讯而来的散修们或是小宗门就负责外围一些地方。那些地方大宗门的精英弟子们是不会去的。都是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例如外围的某个修炼地,某个试炼场,养殖灵兽的灵兽园等等。还有外门的灵草园,外门弟子中的低阶边缘弟子修建的居住地等等。

    这种综合型的大探险的活动,云婧还没玩过。说实话她看人家一队队的冲下去,自己也忍不住了。

    可是小六怎么办?

    扔给秦无殇,算了,这货带不了多长时间。

    想了想,云婧干脆拿出她某次扫货顺带弄来的赠品,一个非常精致的背篼。把小儿子往背篼里面一装,就拉着自己娘亲和小弟道“要不我们也下去看看?”

    顾瑾之看着异常乖巧被妈妈放在背篼里的小家伙,好生无奈吖

    “姐,你儿子才那么大一点点。”

    “小六很乖的。”

    小六还顺应自己娘亲的话,举着小爪子呀呀几声。

    外甥,舅舅也不会外星语。

    顾瑾之朝着小六眨巴眨巴眼睛,却被自己的老娘一个巴掌砸在脑袋上。“你姐姐和娘平日都难得出去,这次下去探险一下,我们也不走危险的地方。让你做个保驾护航的怎么就不行?”

    “还是我来跟着你们吧。”秦无殇赶紧毛遂自荐。至于本来应该自己带的队,不是还有老大呢嘛。

    秦晖含泪挥着小手绢告别的爹娘跟外婆小舅舅。抓着不听话的秦小旭扔给林长老,林长老身边还有正在被喂食的秦小五。

    “祖婶婶,我们下去了,小弟们就拜托给您了。”

    林长老惹不住脸色微红,原来还叫老祖呢,现在就改祖婶婶了。这些熊孩子!

    秦斛道是跟其它几个老家伙一起就他们看好的地方探查了。

    剩下的,几个疑是有好东西的重点地方,也有厉害的高阶修士带队去探查。

    云婧跟云瑶选了一排精致的院落,据说这些都是原本的精英弟子们的居所。这里面一般都东西也都是些不太贵重的东西。好在不贵重禁制也不算难以攻克。所以她们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开始扫荡。

    年深日久,很多当年的丹药都已经成了废渣,灵草也彻底枯死。

    也就一些院落里的摆件,还算精巧。可惜这些东西不是云婧想要的。反正有人跟着他们,自然会将这些小零件收走。

    到是顾瑾之在一处墙角捡了一个黑乎乎的小石头片。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冰冰凉的。

    秦无殇看了一看,好说顾瑾之运气好。

    他们一共走了五处院落都没有实际拿到什么让人惊喜的东西,不过这也在云婧的意料之中,本来她就是下来玩的。

    到是云瑶跟她一样也是下来玩的,很是兴致勃勃。

    等到他们进入了第六处院子。却是意外发现了除了最外围的精致外,里面的禁制七零八落,似乎经过残酷的打斗。

    走进屋子,里面也是异常的破败。还有鲜血的污迹。

    这是有人进来过的?

    众人小心翼翼的将整个院落都找到了一个遍都没有发现人踪。那么这个院落内的血迹又是怎么回事?

    云婧环视整个院落,又重新进入了弟子居内。最后脚步停住在一处粗糙的石板雕刻前。这个石板雕刻是挂在弟子居内的寝室内。

    雕刻是一处小湖岸边的美景。不过只有一个小部分。寥寥几样景物,也看不出什么奇异之处。尤其是化风也很粗劣。

    实在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婧婧你也觉得这个石板有问题?”

    秦无殇走到她身边,先出手拉拉小儿子的小爪子,听到他傻呵呵的呀呀之后。才对云婧道“一个精英弟子的寝室内怎么会有这种粗劣的东西,这本身就让人奇异。可是刚刚我用神识查探了整个石板,一点异常都没有。

    不过你要是不走回来,我也会将它带回去的。”

    只要发现异常,指定是要带回去,省得以后让别人简陋,多丢他秦二爷的名声。

    “你用神识查探不出来?”云婧伸手将石板画给拿了下来。

    “嗯(⊙_⊙)……难道你看出这石板的秘密?”

    “这石板的秘密不石板。而是在于这副画。”云婧指着画上小湖道。

    “嗯(⊙_⊙)……?”这话有什么问题吗?

    云婧笑笑。然后将石板倒扣而下。然后在石板的后面啪啪的使劲儿拍动。泥煤的,好暴力啊。

    石板都被震的颤抖了。

    可是随着石板的颤抖,咔嚓,石板中落下禁制的储物戒子。

    艾玛,这是肿么回事?

    众人齐齐惊呆了有木有?

    “看出来是怎么回事没?”云婧又将石板给翻了过来,让众人看。

    “……o(╯□╰)o……”众人一个个看过去。然后又一个个收回视线,看不出来。秦无殇看的最仔细了,他看了好一会儿才指着小湖道“这里面有东西!”

    原来小湖其它的画面都没有变化,就只有在小湖的湖面上,出现了几个淡淡的阴影。

    云婧给秦无殇的观察力点个赞。她是靠着自己的空间异能发现的异常根苗。这个秦无殇能够在这里短的时间内发现这个这么浅淡的征兆。就只能称赞人家当真观察入微,而且记忆力超好。

    “这个一个储物法宝的半成品。材料和炼制手法都很差,好像是什么人最初练手之作。不过对方的做的很隐蔽,这个石板中的小湖下面就是空间,但是这个空间应该不大,只能储藏一些小物件。估计最多也就几丈方圆。”

    她现在手里秦无殇送来的储物戒子就有上千丈的空间,更别说她自己还有芥子空间。所以这种小东西是看不上的。

    云婧又将石板翻过来,用劲儿啪啪啪的拍动。

    结果不断有各种大小的东西被掉了出来。

    什么小碗,玉佩,玉坠子,玉牌,这都没什么。但是……

    泥煤的,最后那个玉金色的小宫殿是肿么回事?

    云婧将小宫殿拿起来,然后举到秦无殇的面前,怀疑的道“我怎么看着这东西那么像一座迷你的尊宫呢?”

    “不是尊宫,是战宫啊亲。”秦无殇眼底流露出惊喜的拿走了玉金色的小宫殿。

    这特么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能够在这种地方找到一座战宫。

    “战宫是什么?”

    “战宫就是我们魔宫的尊宫在外面的叫法,修真界通常将拥有征战能力的功法一体的飞行宫殿叫做战宫。我们魔宫只有元婴期的大尊才能够驾驭和创建战宫,所以才叫尊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