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98-299章

第298-299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98章 缓和

    秦小六这个小婴儿,虽然才刚刚满月,但是却是一个很好带,又不好带的婴儿。这个是非常有脾气的宝宝。只要惹火了他,即使是他娘,他秦爹,那也一定要哭他一个霸气横流,哭得其它人心肝欲碎。

    简而言之,这孩子太能嚎了。

    就算是秦无殇,也多次在这个儿子的哭声中无奈败退。

    秦小六喜欢自己的娘,更喜欢小小的身子挨靠着娘亲睡大觉,好似天生安全感就差。只要一把他挪移到娘亲不在的屋子,那就是一个死嚎!

    谁来哄也不成!

    真不愧他魔头小霸王的称号!

    但是只要一放在他娘的房间里。最好能够感受到她娘的体温,挨着谁最靠谱,这熊货一但这样睡了,那睡一个乖巧。就算有人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拉他小胳膊,小脚也都完全木有感觉。

    睡的那个死!

    云婧这次生儿子,封印他的魔元跟血脉,真是元气大损,即使随后云瑶给她日日大步,看起来,脸色还很苍白,白得都有些透明了,身子骨也一下子消瘦了下去,原本因为生了几个孩子,看上去有些珠圆玉润的身形,这一下子有都成排骨了,再加上被小儿子折磨颇为疲累的神情,让秦无殇每次跑进来看她都忍不住心疼。

    云婧倒在床上,干脆闭目养神。

    他家小魔头的儿子,小手摆出投降状,就挨着母亲睡在床里面。

    这孩子黑黢黢的一点不好看,满月到是张开了,就看这小模样, 跟他几个哥哥很是相像,也像自己。小胳膊小腿也胖了不少。

    就是太闹人了。

    他安静的坐到了云婧身边的床沿,出手摸了摸云婧发青的眼圈。云婧直接被他摸醒,带着倦怠之色的张开了眼睛。

    “我让人把小六抱出去。你好好睡一会儿?”秦无殇声音轻柔的跟云婧商量道。

    “别了……每次抱出去用不了多一会儿,就又哭着回来了。这小子也就是醒着的时候,还能被抱出去走一圈。这孩子太粘人了,也不知道随了谁!”云婧低声的抱怨道。

    虽然抱怨。云婧还是小心的侧头去看看小婴儿睡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尿床,啥事儿没有,还给他重新掖掖小被子。

    “煜儿跟煊儿小时候好呆着呢,旭儿小时候还有娘可以打把手。轮到这个最小的,唉……”

    秦无殇顺着她溺爱的眼光看想小黑胖。也伸出手跨过云婧的身子,落到小儿子的小脸上,这小子看着丑丑的,其实皮子真不错,摸着手感好极了。

    “这孩子确实愁人,我都没有想到一转眼我们都养他一个多月了。”

    云婧听了他的话。点点头。

    然后她迟疑了一下,才慢慢的伸手拉住秦无殇的手,跟他手指相扣道“咱们吃点苦,好好将整个孩子养大,即使真是魔。也能养出感情了,好吗?”

    就小儿子这个状况,云婧越来越深刻的感觉到,单凭她自己只怕养不了这个小东西。这次她真的跟秦无殇好好配合。

    拉手,拉手了……泥煤的,婧婧居然主动拉他的手,还这么温柔的跟他说话。

    秦无殇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温暖幸福的情绪。

    秦哥干脆顺杆子爬。也半趟到床上,还直接将云婧隔着被子直接抱在怀里。“婧婧,小六他有爹娘,有兄长们的期待看重,一定会平安长大的。”

    光期待看重有什么用?

    秦小六这个娃子想要养大,只怕各种消耗会很大。

    “婧婧。堂叔的意思是,你随我们一起去黑水湖吧,到了那边也好让我放心照顾你们。”

    云婧点头,其实她早就有心里准备了。

    而且,小六的身体情况其实也不稳定。一旦自己的封印真的松动,云婧微微扬起脸,默默的凝视着秦无殇那张完美无缺的俊美脸蛋,到时候还得这家伙出力气。

    秦无殇察觉到了她的凝视,顿时感觉脸上有点发烧,火辣辣的。

    他低头,眼神与云婧对视,然后继续低头,侵占自己早已垂涎的红唇。云婧的身子很温暖,还带着奶香,他忍不住将她的衣襟微微扯开,将头埋进去。

    “……o(╯□╰)o……”她还在坐月子,这货真敢下口!

    秦无殇缠着她厮磨了许久,就在云婧忍不住想动腿将他给踹下床的时候,这货才带着一脸的不满,不甘,啪啪他他小儿子的熊肚子,走了。

    云婧看得满头粗黑线!

    秦无殇这次调集了俩宫的大半精锐,封闭了秘境,带着大批的部署再次出发去黑水湖。其实他要是不封闭秘境,云婧一走,这个秘境也会自动封闭。

    那样云婧跟秘境之间的关联,就暴露了。

    秘境几乎从来没有被封闭过,这次封闭据说是因为黑水湖那边缺人,大尊需要支援的缘故。当然了若是有暂时不打算出去的,也可以一直都在秘境之中修炼。

    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弟子选择仍旧留在秘境之中修炼,其它的弟子不是有任务,看守俩宫,就是有任务跟随大尊去黑水湖。

    这次小旭儿跟小晙儿都带上了,大尊家可以说是全家出发。

    等到了黑水湖这边,云婧才知道这边都建立起营地了。

    说是营地,但是在云婧看,这就好似一座凭空出现的巨大的城市。城市之内,各种阁楼,院落错落有致的点缀在各条明晰的街巷之内。

    秦大尊的营地,直接占据了俩条街。街上都是临时驻扎的洞府。这种备用洞府,每个尊宫都会背上一些,有些炼制的精致一些, 有些炼制的就粗糙些。

    不过秦大尊是一个很讲究的人,他带出来的洞府,看起来都是一个个精致的小院落。俩宫的弟子忙碌的进进出出。

    秦大尊的院落是最精致的一处七进的大宅子,亭台楼阁都异常的秀雅精巧,华丽而不俗气,看起来跟像是一座行宫。规格极为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整个宅子都是秦无殇的心腹们在照管。云婧抱着小儿子,走在秦无殇的身旁,几次都看见了很熟悉的脸。

    这些秦无殇的心腹们,都会选择合适的时机过来拜见。

    无论是秦大尊的回归。还是夫人的到来,都值得他们加倍重视。

    云婧走的不快,襁褓里的小家伙也没醒。偶尔有带上的俩宫弟子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襁褓里的小家伙,闻到了血腥味,小嘴巴里就会噌的长出尖锐的獠牙!

    这真是太凶残了。

    云婧只好摸摸小六的嘴角,摸摸他的獠牙,被摸到的獠牙就会慢慢的缩回去。

    等尽到最里面的内宅,老大秦晖早已经等候多时了,小弟弟的事情他早就得到了消息。云婧刚一进来,他就迎接了上去。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搁谁很期待的小弟弟出生就背负那样的沉重的命运,都够让人唏嘘的。

    秦晖这俩年身受父亲器重,在俩宫渐渐的疏离起了威望。平时站立在哪里。都有些不怒而威的威严了。云婧见到这个好些日子都没有联系上的大儿子也听高兴,跟他聊了不少家常。主要还是问秦晖这些日子的生活情况,秦晖最后落荒而逃,被盯着吃穿什么的,对于已经成年的秦晖来说,实在是很丢脸。

    说跑了老大,云婧有点意犹未尽。就看想老二,老三,结果那俩个更加乖觉,逃跑的更速度。小四,小五呢,算了。天天搁在眼皮子底下,有什么好说的?

    嗷嗷,聊天都没有话题,她好闲!

    而秦无殇,早就在将云婧将给自己的长子后。人就不见了。

    算了,没人就去睡午觉去,抱着儿子睡。

    于是刚刚醒过来的小六,又被陪着老娘继续睡了。

    秦旭也跑出去玩,却不爱待着秦晙,没人待着玩耍的秦晙干脆也跑到娘亲的床榻上挤挤,大家一起睡了。

    大尊的宅子虽然不小,但是也总有逛荡完的时候,尤其有些地方真心没有什么好看的,秦旭今年已经九岁了,正好是最活泼好动的时候,所以他带着人就主动逛到了宅子门口。

    一个美丽的黄衫女子,神情哀婉悲伤站在大门口。大门口有人看守,她进不来,所以那个女人就站在大门口,凝视着宅子内,好像一块人形石头。

    “她是谁,在干吗?”秦旭召唤身边的侍卫问。

    “那位听说叫萧红袖,经常来找大尊,大尊似乎不愿意见她,刚开始还让她进宅子,后来宅子都不让进了。”

    “o(╯□╰)o……”他爹得多讨厌这个女人啊。

    “那她来找我爹干什么?”

    “听说,她想做大尊的双修道侣,正牌夫人。”

    ( ⊙ o ⊙ )啊!?

    秦小旭立即侧目“那个女人,其实是想跟我娘抢位子?”说完秦旭还不满的撇撇嘴。“凭她也配?”

    “那个女子其实有丈夫,听说他丈夫为了让她继续活着,使用秘术跟她共享了寿元,到现在还在自己的尊宫里面趴着呢。自从她丈夫不能管她了之后,这个女人就跑来找我们大尊。”其实跟着秦旭的侍卫也颇为看不起那个女人。

    他们大尊有儿子,有妻子,而且子嗣还不少。这个女人凭什么一来就想做大尊夫人,大尊的夫人是那么好做的?谁想要就能够到手的?

    再说,他们这些做部署的也都看得出来大尊对几个儿子的看重,否则的话,怎么会派遣他们这些心腹中的心腹来给几个小家伙当侍卫,做看护?

    第299章癔症

    “那爹干嘛不把她赶走?”秦小旭烦躁的问。

    “大概是好意思吧,那个女人基本上没什么战力,大尊不管是亲自出手,还是让人出手都很跌份。”侍卫有些理解的说道。

    (⊙o⊙)哦……

    秦小旭的一双小眼睛眨动,眨动,忽然来了兴趣。他朝着身后的人一招手,然后带着他的一群护卫朝着大门口就走了过去。

    萧红袖心里酸涨的不行,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来这里。

    当年明明最早动心的是他,跟自己里两情相悦的也是他。可是就因为自己当时一个犹豫选择了已经有了尊宫的赤火,那个人就从此绝情的绝情的远去!

    他怎么就那么狠心?

    自己都认识到错了。为什么就不能够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当年他们明明是互相爱慕,明明互许了真心的……

    而且如今赤火已经不再是他们俩中间的阻碍,赤火已经不能够再像以前那样霸道的看住自己,为什么无殇还要避而不见。为什么?

    秦小旭打头带着人走了出来,甚至走到萧红袖的面前也没有惊动这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女人。

    没法子,秦小旭干脆自己出声问“老前辈你好,请问为何站在我家门口?”

    萧红袖被他惊动,低头看他。那肖似的小脸让她一瞬间就想起了无殇。

    “你是……”

    “回禀老前辈,我叫秦旭,我爹是秦易秦无殇。”

    萧红袖看着他的小脸,脸上顿时流露出柔情和慈爱。“你叫秦旭,我是萧红袖,你可以叫我母亲。”

    噗!~

    秦旭被惊得口水都喷了。差点咬掉舌头尖,太失态了有木有?

    “你……你怎么好意思让人家一个小孩子叫母亲?”

    可惜他低估了萧红袖的奇葩程度。“你若真是无殇的儿子,那你以后早晚都会叫我母亲的。我跟无殇青梅竹马,我是他的最爱之人,我是他未来的夫人。”萧红袖脸色微微泛红。幸福的说道。

    秦旭惊得小嘴都快成了0形。

    “你别做梦了,我爹是不会娶你的。”

    “胡说,无殇跟我互相爱慕,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可是你不是有自己的男人?你不已经都是别人的夫人了吗?”秦小旭实在没忍住,大声质问。

    “那又怎么样?我夫君已经不能够再圈禁我,强行霸占我了,我现在自由了。我以后都可以快乐的跟无殇在一起了。”

    “这女人疯了。”秦小旭大惊之后鉴定道。

    “你这孩子真是淘气,居然说我疯了?我才没有疯,我来等无殇,就是要来跟他表白,我们以后要好好在一起。”

    “那你原来夫君怎么办?你以后就不管他了?”

    “他是他,我是我。他以后愿意再娶谁。那就让他娶去,我以后好跟无殇在一起,是绝对不会回去的。”女子眼神坚定的说道。

    这丫的,看起来,挺正常的。但是这话说的怎么听着怎么都诡异的不行。

    “可是我爹不喜欢你了,他不愿意跟你生活在一起啊!”秦小旭直白的吐槽道“你想的太好,可惜不能实现。”

    “胡说,胡说……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的。无殇自己亲口承认过,我才是他第一个动心的女人。”女子忽然激动的大声反驳。

    “他要真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又怎么会对你避而不见?”

    “……”

    “我觉得你还是回去找你夫君吧,你跟我爹你是不可能的。我爹将来会娶妻,但是娶的女人一定是我娘。绝对不会是你。”

    “你胡说,你胡说,我才是你母亲,你是我生的,对,对,你是我的生的。你娘是个贱人,当年我为无殇生了儿子,都是她趁着我身体还没有复原,就将你抢走,当成了她的儿子了。要不然你爹怎么会接受她呢?”

    特么真会想!

    太会联想了!

    秦小旭囧囧有神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深深的有种脑子都被雷劈的冒烟了的错觉。

    “我是我娘亲生的,才不是你生的。”

    “不是的,不是的,你是我儿子,是我生的。快去告诉你爹,快去告诉你爹啊,我都等他等了好久好久了,我才是你母亲啊!”女人说着说着就哭了,声泪俱下。

    她猛的扑上来,将小旭儿抱入怀里“儿子啊,我才是你娘,我才是你娘啊!!~”

    “够了,放开他。”

    就在女子身后,缓缓的被推出一辆轮椅,轮椅之上端坐着一个霸气的男人。他的胡子占据了整个下巴,霸气有威猛。但是真心不是帅哥。

    顶多算得上很有男人味!

    女子没有放开小旭,仅仅是抬头,然后神情迷蒙了一下,跟着就怒声道“赤火。你怎么来了?你还来干什么?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受够了你的霸道,我受够了你的囚禁,我受够了你的折磨!”

    “可是我还没够,我没有爱够你,所以我不会让你死,你得跟我一起活着。”男人沉声威严而充满感情的道“红袖,你一向聪明,今天怎么又犯傻了呢?当年你不也是觉得我比秦无殇更能让你过上快乐的尊宫夫人的日子,所以才选择跟我成亲?”

    “滚,滚……”萧红袖一听这话。顿时抱着秦小旭大哭起来“那是我这辈子唯一做错的事情。我当时就迷茫了一下,就一下。无殇就离开了,无殇就彻底离开了。他再也没有理我。其实我当时就想要结婴丹,我真的就只是想要结婴丹。无殇怎么那么狠心?

    我要是没有结婴,寿元就没有了。没有了寿元,又怎么跟他在一起?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老去,而他还风华正茂吗?”

    秦小旭厌恶的使劲儿在她怀里挣扎,当时这女人的力气十分大,俩个手臂跟钳子一样的紧紧的将他钳住,怎么都脱离不开。

    秦小旭懊恼的朝着身边的人使使眼色,他身边的侍卫赶紧冲上来。就要将他给抢下来。

    当时萧红袖自己也是元婴修为,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她奋力推开围上来的侍卫,抱着秦小旭就想逃走。却不料,忽然手腕一麻,手臂开了。秦小旭就被一个道人影给捞走了。

    等到她看清对方的面目,却是一张跟秦无殇无一不相似的脸。

    “无殇!~”她含情脉脉的痴迷唤道。

    对方直接黑了脸,倒退到了一射之外。

    秦煜无比郁闷的看着那个女人,那个疯子,怎么又来了。

    “哥。那个女人说,她是我母亲,还说我是她生的, 是娘抢走了她儿子!”秦小旭赶紧告状道。

    秦煜没好气的拍拍自己的弟弟的小脑瓜“那个女人是疯子,以后你少惹她。看见她就绕道走知道吗?”

    “……o(╯□╰)o……”

    萧红袖见秦煜没有应她,就赶紧又扑上来,想要保住秦煜,却不了刚跑了半道,就有赤火身边的高手将她截住,然后结实的捆绑起来,拉到了赤火的身边。

    “无殇,救救我,救救我,无殇!~”萧红袖还不甘心,凄厉的大叫道。

    赤火却眼神狰狞,看着萧红袖带着疯狂的偏执。“你跑,我看你怎么跑出我的手掌心!萧红袖,你别想摆脱我,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去死。我要是做了魔头,也会先吃了你,让你跟我彻底融合在一起。”

    秦小旭头一次见到这种猛狠之人,顿时吓得在哥哥怀里跟个鹌鹑一样。

    “不,放开我,放开我,我是无殇的,我是无殇的。”

    赤火顿时愤怒的道“萧红袖,秦无殇根本就不要你,他连看你一眼都懒。要不然你站在这里多久了,你这段日子趁着我虚弱,日日来寻他,可将到过他本人?

    萧红袖,你别痴迷了,你再痴迷人家也不要你。”

    “赤火,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吧。我真的爱不了你,我的爱都给了无殇!”萧红袖虽然手被绑住,但是她的双腿没有被绑住。于是就在众人面前,直接给轮椅上的赤火跪下了。

    “我真的爱不了你,我要是能够爱你,我就不会这么难过,我都难过的要死了。赤火,你要是真爱我,真心的对我好,你就放了我吧!”萧红袖声泪俱下,好似一只垂死的哀伤天鹅。

    赤火的眼眸中闪动着异样的火焰和幽深的暗影。

    他看着萧红袖忽然道“无殇,你也看见,她求我放了她。你怎么说?”

    “赤火,当年的事情早就过去了,你们俩个爱怎么发疯回到自己地盘去发疯去,不要在我家门口弄这种狗屁倒灶事儿。”就在赤火的不远处,秦无殇一脸郁卒的出现。

    “我家儿子多,小儿子还病着,媳妇儿身体亏空,到现在还没有养好。还有黑水湖的事情,也到了关键的阶段,这四处都是事儿,我都忙的分身乏术了,赤火,你们家俩口子就被再给我添乱,别在弄出这等让人嘲笑的事情了。”

    赤火看了看秦无殇,叹息了一声,对着跪在他面前的萧红袖道“红袖,你也看见了,无殇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到底还在坚持什?还要坚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