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96-297章 小六

第296-297章 小六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96章 情劫

    秦家的血脉一向是特殊,七脉的天之骄子是不存的,即使偶尔有出生也会在幼年的时候早夭!

    但是六脉的魔子却是曾经发生过几次,刚刚出生就灭杀了还好些,一旦让这样的魔子长大成人绝对是大魔头!而且还是最没有人性的那种。

    这是实实在在的魔!

    秦斛眼神幽深。“他不能活!”这要几乎是就是判定!

    秦无殇眼中流露出懊恼和悲伤。

    秦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外貌丑陋的小婴儿“即使它现在现在看着很正常。但是魔就是魔,魔没有心。我们修魔,讲求的是率性而为,逆天炼心。

    但是他是魔,没有心,炼都炼不了。”秦斛语气凝重的道。

    他的话,让在场的小婴儿的外祖母云瑶身体一僵,而小婴儿的俩个兄弟秦煜跟秦煊则是直接身子一震。

    “可是这个孩子是娘拼命保下来的。”秦煊出声争辩。

    “小煊,你又不是没有跟着你爷爷去过哪些地方,你应该知道真正的魔头或是魔族到底是什么样子。那可是不是外界哪些魔族跟凡人的混血儿,也不是什么魔修的后代。

    真正的魔,是无情的。

    你们就算教养他长大,最后也只能是培养出来一个更加可怕的魔头!”

    秦斛的话,让整个屋里的气氛异常的压抑,整个小弟弟才刚刚出生。秦煜伸出手去抓抓小家伙的小脚丫,小家伙似乎很喜欢秦煜抚摸他,秦煜不摸了,想要收回手,他居然还主动将小脚丫伸出去挨着秦煜,还蹬了蹬,似乎在等他继续摸。

    秦煜o(╯□╰)o了。

    “这小子虽然黑了点,但是长的跟我们兄弟都很相似。”秦煊看见秦煜的囧态。仔细观察了新弟弟,再次出声道。其实心里上,即使明知道或许未来这个弟弟会做出点什么事儿来,可是不是还没发生吗?

    再说娘都拼命将他的力量跟血脉封印了不是吗?

    他们尽进来的时候。可是看见娘胸口上那狰狞的大伤口,娘要是不想让弟弟活下来,也不会那么做。

    “要不还是养着吧,万一将来不会成为魔头呢?”秦煜这样说着,又去看秦无殇跟秦斛。

    云瑶听了俩个孩子的话,心里舒坦了不少。

    秦斛叹息了一声,他自然也看出了无论是云瑶还是秦煜兄弟都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不舍。

    “无殇,你决定吧。”

    魔子的可怕,他当年可是亲生领教过的。

    “堂叔,要不我们就留……”

    “无殇。想想你高堂叔祖的魔头,现在还被封印在宗族密地里,那就是你高堂叔祖亲生儿子。”

    秦无殇脸上一边,他很小的时候,见过那个东西。就是那一次。他差点被吃了。

    “这个小家伙,若是让他继续活着,那么就会变成很可怕。他会本能的掠食新鲜的血肉和活人的精气。”

    “……”秦无殇的眼中再次出现了挣扎之色。

    这个决定太难下了,这是亲生的。

    “无殇,你知道我们秦家为什么会出现在太阿域,甚至还世代在这个看似贫瘠的地方发展下来?”听了秦斛的话,秦无殇隐隐的感觉到不好。

    “无殇。我告诉你,我们秦家这一支,其实跟仙界的秦家嫡系的关系极为亲近,当年我们这一支会被留下,就是因为这里有一只失去了控制恐怖魔物,那个魔物就是我秦家祖上的一个六脉魔子。

    魔子一旦长成。就不容易被灭杀,唯一压制他的方法就是将他*和神魂都封印起来。当时我们秦家牺牲了多位老祖和成千上万的精锐族人,利用血脉大阵才堪堪封印住了他。

    你不要让旧事重演!”

    “秦前辈……”云婧这个时候再次清醒了过来,声音很虚弱。

    “你……”秦斛看她也很难过,好容易生个儿子。居然还是六脉魔子。

    “秦前辈,小六的血脉,确实很奇异。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云婧在侍女的搀扶下来,走了出来。“可是也并非不是改脉……”

    “改脉,要是真能改脉,秦家的代代魔子还会都抹杀?哼,最早是改脉,换血,各种丹药压制,要不就是符箓禁制,后来更是干脆将他们祭炼成血脉至亲的魔头,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出去为祸。

    可是改脉,换血,禁制等压制,都会随着时间被魔子的特殊血脉侵蚀同化。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魔子,即使你有本事将它该成五脉,四脉,只要他还活着,他的身体就会不断的恢复远啦的血脉。恢复他魔物的身份。

    根本就没有用,我们什么法子都试验过了。

    若是这个魔头长大,即使是将他祭炼成血亲的魔头,只要他渐渐有了灵智,就会想法子吞噬或是叛逆自己的血亲。这种东西太桀骜不驯了。

    可是魔头年深日久,怎么可能会不生出灵智呢?”

    “可是不管怎么说,他是我好不容易生下的孩子,您让我现在放弃他,我怎么舍得?你就让我试试,若真不行,我一定不勉强。这个孩子还很小,难道就让我试试都不可以?”暗系异能者是可以被父母族亲养大的,这在异世界已经被证实过。

    虽然还有很多异能者的婴儿被人丢弃,或是最后送到政府部门的研究院养育,但是有父母亲族养大的暗系异能者。

    其实要说起来,云婧的自己的师弟,赵浩然身上也有暗系异能,但是他的暗系异能比较驳杂,而且很是单薄,对他的正常修炼影响不大,甚至可以起到辅助作用。

    云婧自己的异能说起来可以算是上等,但是也不是顶级的异能天赋者,更别提比顶级异能天赋者更强的,号称神秘的深渊级天才的天生异能者。

    这样的异能者最后都会成长为真正的巅峰王者!

    但是要养大他,却不是一件容易事儿。

    对于这个孩子她必然是要付出更加的努力和耐心。

    尤其是她得先解决秦斛眼底都难以掩藏的杀意!

    她儿子首先得活下来,可是秦斛是谁,就算秦无殇没有多对她讲。云婧也仅仅感觉到秦斛必然是在族内非常有话语权的一位长辈。

    所以她二话没说,直接噗通一声给人家跪了。

    尊严不如儿子重要,该没脸没皮就得没脸没皮!

    云婧一向是骄傲的,性子刚烈。就连对秦无殇也几乎是不假辞色。虽然有一阵子虚与委蛇的时候,看似讨好秦无殇,其实也没有做过什么可以巴结讨好的事情。

    如今她却当着秦无殇的面,给秦斛跪下了。

    秦无殇顿时一阵头皮发麻,脑子里轰的一下子,眼睛都微微发红了。

    “无殇!”秦斛猛的大喝一声。

    秦无殇身子一震,眼中的那诡异红色才褪去。

    “斛叔……”秦无殇眼底的清澈恢复,但是心里却直接发了冷汗。

    秦斛看了看云婧,这个丫头对秦无殇影响太深了,就在刚刚无殇差点入魔。

    修炼魔功。越是到高深之处,越是容易入魔,若真成了魔头,那才真是烦恼。

    尤其是以无殇的天资来说,以后成就至少在他之上。

    秦斛眉头拧住。他现在到是真希望无殇不跟云丫头双修了,无殇这个样子明显是即将陷入情劫之兆!这个兆头太讨厌了。

    “无殇……你……唉,云婧,你起来吧。我答应你让你试试。但是你必须带着孩子跟着我。一当出现意外,孩子彻底沦为魔头,我必然会抹杀了他。”

    云婧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欣喜之色。

    ……

    由于生子,又拼命给儿子封印了血脉跟魔元。云婧在求得秦斛的承诺之后,就昏迷了过去,一直昏昏沉沉的睡过了小儿子的满月。

    秦无殇的这个小儿子,也就是他的第六个儿子。无论是洗三还是满月,都异常的低调。满月的时候,就一家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云瑶在云婧昏迷的时候。一边要照顾刚出生的小婴儿,一边还要指挥人照顾云婧。

    短短一个月,人就瘦了一大圈。

    不过也有好处,就是小婴儿除了最喜欢赖在母亲身边外,就愿意粘着她。

    云婧再次清醒过来之后。小婴儿就直接转到了云婧的手上。满月的秦小六被自己外祖母照顾的很好,直接胖了一圈。小胳膊小腿非常的有力,尤其是喜欢躺在云婧的怀里蹦跶。

    整个家里最喜欢秦小六的就是秦小五。秦小五自己也才刚刚满了五岁。每天都照着一日三餐过来跟小六腻歪。每次秦小五一来,就直蹭蹭的爬到秦小六的婴儿车里,坐在秦小六的身边跟他玩外语对话。

    也不知道他们兄弟俩在说什么,反正怎么说都高兴。

    当然要是生活仅仅这样,那么就太风平浪静的让人喜爱了。

    可惜,云婧这边给小六的小衣服还没做完呢,那边就传来的刺耳的小五的哭声,小五一哭,小六也哇哇大哭起来。

    云婧赶紧放下手头的东西,快步跑了过去。却见一众侍女齐齐畏惧的离的远远的。

    婴儿车内,小五原本粉嫩肉肉的小脸和小身子,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干瘪下去。

    他的一截原本藕节一样的小胳膊上,被小六忽然从肉肉的小手上长出来的紫黑色的指甲深深扎入。鲜血跟精气顺着小六的指甲流入了小六的身体。

    云婧赶紧跑过去,面色不变的抓起小六的小手。还轻轻的拍了拍“乖乖,把手放回来,哥哥疼了,娘抱抱。”言罢,面不改色的抱起了小六,她一抱小六,小六自然而然的就放下了抓着小五的小手。

    那常常的紫黑色的指甲也缩回了小六的手指头上。

    云婧一边拍着小六,一边心疼的看着哭的惨兮兮的小五。赶紧单手抱着小六,另外一只手也抱起了小五,还翻出了补精元气血的丹药给小五吃。然后一手抱一个孩子哄着。

    第297章 小六

    小五不类几个兄长那么精明,不仅外貌,就连性子也很憨厚。在娘亲怀里被哄笑了,转头又跟小六亲亲我我去了。

    这事儿本来不是大事儿,小五失去了一些精气跟鲜血,云婧都是拿极好的丹药给他补身子。为了不影响孩子生长发育。云婧还特意弄了特制的菜谱让人做给小五吃。

    常常是小五吃的俩眼放光,满嘴流油,小六傻兮兮的看着他吃流口水。

    秦旭跟着俩个哥哥围着父亲转,每次回来看到这一幕。都觉得自己俩个弟弟傻透了。

    小五就不说,小六你还能矜持点吗?

    秦无殇带着儿子回来的时候,小五已经开始吃了。云婧喂过了小六,就抱着他看小五吃,然后一边等着秦无殇他们爷四个回来吃饭。

    秦无殇的眼底划过一抹温色。

    云婧自从有了小五之后,性子也柔和了许多。至少她对他和孩子们是更加上心了。

    “回来了?”云婧将小六放到秦无殇的怀里,就拿起小帕子给小五擦手擦嘴。小五不解的看着她“娘,我还没吃完。”擦手做什么,难道不让吃了?

    云婧笑了。“你呀,吃的太油了。娘帮你擦干净,你接着吃。”

    “小馋猫!”秦小二直白的道。

    “小胖子,吃的肚子都圆了。”秦小三夸张的笑着。

    “小猪!”口气鄙夷的是秦小四。

    “小孩子就应该吃的胖胖的才解释,小四你小时候比小五还胖呢。”云婧丝毫不给面子的捏了捏秦小四的脸颊,然后揭短道。

    噗嗤。呵呵呵。

    秦小二跟秦小三似乎同时想起了什么,直接笑开。

    “是的,小四那个时候吃的肚子老圆,老大了。”秦小三夸张的比划了一个巨大的肚子,好似*个月的孕妇。

    秦小二也认同的点头。

    秦小三有揭发秦小四爱偷吃的小黑幕,秦小二也连连附和。

    这吃饭立即变奏成了批斗的大会,秦小四被批斗的彻底恼了。凶悍的就扑上秦小三的背,跟哥哥打闹起来。

    可惜他太小了,哪里是三哥的对手。

    于是屡战屡败的秦小四不干了,直接扑到他爹怀里找外援!

    秦爹爹单手轻松的抱起小四,秦小六观看了刚才的大战,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

    秦爹爹的眼光越发的柔和。尤其还是在看向秦小六的时候。

    这个小儿子生来命运多舛,他不敢想自己能够将他养大成人,但是只要他或者一天,他就希望他能够过的平安快乐。

    秦小三是个爱说爱笑的,秦小二在外面不爱说话。 在家里面对都是弟弟跟爹娘,人就温暖不少。虽然吐字仍旧很稀少,但是却能够符合秦小三说些趣事。

    当然最糟心的还是秦小四,小六一出生,娘亲的关爱大多数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就是吃饭的时候,也是爹抱着小六,娘管着小五。他呢,就又成了没人管的了。

    秦无殇瞅见小四沉默了,就给他挑几样他爱吃的菜。

    秦小四顿时满血复活,抬起头看想秦无殇的眼神都雪亮雪亮的。

    噗嗤,秦小三的嘲笑声再次传来。

    秦小二的眼里也慢是笑意。

    云婧更不要说,直接抱着秦小五乐呵。

    秦家的孩子多了,但是秦无殇其实哪个都疼爱。即使不是亲生的秦小大跟秦小五,也毕竟养在身边这么多年,怎么能够没有点感情呢?

    再说他从小到大,一个人修炼,一个人试炼,一个人闭关,过了太多一个人的日子。跟云婧在一起,有儿子们整天围着自己的,虽然有的时候是感觉挺烦恼的,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他感觉到那温柔的暖意充满了他整颗心胸。

    吃完了晚饭,秦小四磨着秦无殇指导他修炼,秦小五被侍女们带走睡觉。秦小六被娘亲给抱出去消化食。秦小三于是赖在秦小二的房间里不走。

    秦小二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有干,穿着一身内衣就走了出来。

    “你怎么还在我这里?”

    秦小三直接抽了嘴角。“哥,你以为我爱赖这儿啊!还不是有事儿要跟你说。”

    “什么事儿啊?”

    “老爹,趁着这次回来打算多停留几天,处理一下宫务。但是我觉得其实也耽误不多久,指定会重新回去黑水湖的。毕竟那边的事态也紧张。”

    秦煜听了这话,点点头。

    “那你说这次爹会不会带着娘亲跟弟弟们一起去。”秦小三问。

    “这个不用猜,必然会带着。尤其是小六的情况不一样。”

    说起小六。秦小三就没滋味的心里翻酸水道“娘真疼小六,为了他命都差点没了。”

    秦煜一听这话,直接拿枕头砸他脸上“都是儿子,娘哪个不疼。说起来。我到是觉得娘亲最疼我们俩个。这事儿小四儿都感觉出来,娘对着我们的时候,总是带着一抹小心翼翼的讨好。”

    秦煊听了这个,立即眉开眼笑道“这个我知道,娘生我们的时候,日子过的艰难。娘觉得对不起我们俩。这话是外祖母亲口说的。”

    “也是,娘那个时候连爹的侍妾都算不上。爹也没有给她名分,我们出生都好大了,爹才给了她名分。说起来,那个时候流言蜚语特别多。都是说娘不好的话。”

    “爹也真是。”一个名分而已。至于那么吝啬吗?

    秦煜理解了秦煊的言外之意。却没有出言维护自己很是崇拜的老爹。

    当年的事儿,娘却是吃亏的更大。

    “名不正言不顺,想必娘那个时候也是心里苦。”秦煊又道。

    “无论是爷爷还是大伯,家中的侍妾都不少。怀孕的有,生子的也有。但是上族谱的你看看能够有几个?”没有血脉天赋的。一生下来也就被送到旁支去养育了。

    有天赋的,有难以活下来。

    不是流产,就是早夭!

    “娘那个时候,只怕爹也没有上心。”秦煜很客观的评价道。

    虽然爹娘都是长辈,有些事他不大好说,可是秦煜还是觉得自己旁观的很清楚。

    “爹只有五百多岁,真正上心的事情又有多少?”五百多岁在秦家这样的老祖遍地走。化神不如狗的家族,真心的还很*。

    他们俩个更别说了,完全属于需要保护照顾的小豆丁。

    他们俩个是见识过秦家本族的庞大跟荣耀的。对于自己家娘亲能够适应那里的生活,都保持着怀疑态度。

    “哥,你在担心?”秦煊看着自己哥哥那眉头又再次蹙紧,就问。

    “爹跟娘要是都去黑水湖。岂不是会让娘亲见到那个整日一副柔柔弱弱,犹犹豫豫的样子的那个女人?”

    一提到那个女人,秦煊直接黑了脸,吐槽道“我真服气了,我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哥。她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好像我本来就应该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

    “她疯了。”秦煜没好气的道。

    “最让我崩溃的是,她不是有男人,有丈夫吗?她男人怎么也不管管她?”

    秦煜揉揉自己的眉心,神情郁闷的道“我听说她男人为了能够让她继续活下去,使用秘术,分了自己的一半生命给她。到现在还下半身瘫痪,每次外出都得做轮椅。”

    呃(⊙o⊙)………

    秦煊感觉自己真是无语凝噎了,怎么会有这么奇葩出现呢?

    “我听她那意思,好像她是爹的青梅竹马,第一个心动的女人。哥,你说爹当时的眼睛得多瘸!”

    “……”秦煜继续揉揉眉心“有你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弟弟,我已经深感未来日子的艰辛了,再摊上一个眼睛瘸的爹,这是要坑死我的节奏吗?”

    大概是被娘整日用各种古里古怪的言论给荼毒了,自己爱这么说话了,唉。

    娘也是一个更不靠谱的。

    一大家子都需要他操心,他命得多苦!

    “娘以后最好别生弟弟了,生妹妹得了。”秦煜忽然感慨的说。

    “( ⊙ o ⊙ )啊!?”为什么啊?秦煊不解。

    “生妹妹都可以嫁出去让别人操心。”

    哥你想的真多!

    秦煊跪了……

    “对了,祖地那边传信过来说,奶奶把那几个侍妾给派过来了。说是要伺候爹爹!”秦煊忽然想起来今日他收到的传信玉茧。那也正好是他过来的目的“这事儿应该怎么办?”

    “奶奶她真会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