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54-255章

第254-255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54章 耳光

    秦思思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父亲的消息,实在是按耐不住干脆去母亲那里探听消息,结果她刚刚走进母亲的屋子,就看见母亲在抹眼泪。

    “母亲!”秦思思惊讶的看着母亲,口吻中的带着疑问。

    秦思思的母亲看见是女儿来了,出奇的这次一点都没有露出好脸色来,眼神冷冷的,似乎带着埋怨。

    “母亲,你怎么了?”秦思思委屈又带着哀怨的道。平日里母亲是绝对不会有这种眼神看着她的,这到底是怎么了?”母亲,是谁惹你生气了,纵然你生气,怎么可以直接连累到我身上?我是你的女儿思思啊。”

    秦思思的母亲看她的眼神更加的冷漠,甚至还有盛怒。

    “谁惹了我?秦思思,你是我的女儿啊,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生下你,难道我生下你就是为了还债吗?冤孽啊,我怎么生出你这种就会连累父母的东西。”秦思思的母亲越是看见秦思思那张脸,越是生气。

    他们原本给她安排的婚事有多好啊?那可是她跟丈夫精挑细选的,难道他们还会亏待自己的闺女不成?可是这个丫头就是不满意,结果呢,结果她的儿子和丈夫都被这个死丫头给连累了。

    丈夫还好,毕竟坐在族长的位置上时间也久,但是她的儿子这次却被这个死丫头给连累残了。

    就是因为这次丈夫派人出去追杀那个什么秦无殇,结果全军覆没,丧失了大量的家族精锐。所以她的儿子居然被排斥在族长候选人之外了。

    她跟丈夫那么用心教养出来的儿子,居然失去了竞争下一任族长的资格,这让她情何以堪?

    她好恨啊!

    自己之前要是不答应这个可恶的丫头的要求,何至于让儿子那么颓废的一个人躲在密室里多日都不敢出来?

    “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连累父亲母亲?我怎么连累了?”秦思思生气的道“我一个女儿家,整天呆在家里,我怎么联络父亲母亲了。哼,还说什么疼爱我。你们最疼爱的永远都是哥哥,他从小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不管他闯了什么祸事。你们从来都不会骂他一句,什么烂摊子你们都愿意为他收拾。换了我就不行,还怨我……还……”

    “闭嘴!你哥哥在差也不会连累你一辈子。你个死丫头,你害了一哥哥一辈子你知道吗?你哥哥到现在都躲避在密室里不敢出来见人,你这个可恶的死丫头。还说不是你连累了你哥哥,都是你,都是你,我干嘛要把你生下来。你这个害人精……”秦思思的母亲越想越起,站起来走到秦思思的前面,啪的一声。就摔了秦思思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一耳光直接把秦思思给打傻了。

    她好一会儿才回神。从小到大母亲从来没有动过她一根指头。

    “母亲你打我,你居然打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打我?”秦思思捂着自己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平日里十分疼爱的她的母亲。虽然她对母亲也很不满,觉得母亲更爱哥哥,可是只要跟哥哥不冲突。母亲和父亲也是很溺爱她的。

    “为什么?”秦思思的母亲越想越生气“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都是因为你,你爹爹非要去抓那个什么秦无殇来给你。结果呢,结果家族大量的精锐都折损在外面。

    其中还包括一位化身道君和好几位元婴大尊。这么严重的损失,家族已经几百年没有过了,损失了这些人,你父亲这个族长也被上了大过。你哥哥更是失去了竞争下一代族长的资格,你知道吗?”

    秦思思被义愤填膺的母亲说得慌乱后退。

    她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这怎么会是?

    “那个秦无殇他不是不是八大家族的人吗?”他不是一个小人物吗?

    “一个小人物能够那种容貌?”秦思思的母亲痛不欲生的道,她也是真傻,之前怎么就从来没有换衣过那个秦无殇的身份呢,怎么就觉得不是其他几大家族的人就不用那么防备?

    她真傻,这是活生生的悔了儿子的一辈子啊。

    想到儿子,秦思思的母亲就越恨秦思思。

    各大家族有禁令。女子不得为族长,可是她就给她丈夫剩下了一个嫡子,就是秦思思的哥哥。如今儿子失去了竞争下一代族长的机会,要不她再生一个儿子,要不他儿子立即给她生孙子。然后在她丈夫的扶持下,竞争下下代的族长。

    可是问题是,大家都知道如今在这个神弃之地生育率是越来越低下了。

    从高阶修士到平民百姓,生育率都是持续的走低。

    如今好多平民都一辈子难以有后代,更何况是他们这些高阶修士,她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儿子。

    越是这样想,秦思思的母亲越仇恨秦思思,要是没有秦思思去招惹那个秦无殇,她的儿子怎么会失去资格,怎么会?

    “你这个死丫头,为什么你要去招惹那个秦无殇?你就那么贱?爹娘给你安排的人你不愿意要,偏偏就看见一个长的好看一点的男人就走不动步?”

    贱……那么贱……母亲怎么能用这种字眼来形容她?

    秦思思感觉自己太委屈了,太伤心了。她悲愤的大声道“母亲,我还是你亲生的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女儿?我喜欢秦无殇有什么错?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想要他。”

    “你要他,你自己去找他啊,最好死在他手上才好呢。我就当从来都没有生过你整个孽障……”秦思思的母亲同样大声的道。她的儿子啊……

    她的心已经揪痛的不行了,秦思思这个死丫头居然还敢跟她大小声。

    秦思思的母亲越想越生气,啪的一声,再次甩了秦思思一个响亮的耳光。

    秦思思的脸上立即含上了委屈的脸色。

    “哥哥,哥哥,是不是在母亲的心里就从来没有过我的位置,你就有哥哥,对不对?哥哥什么都好,你就爱哥哥一个。那我算什么?算什么?

    而且。你以为我愿意被生下来吗?又不是我能够决定会被你生下来的?”秦思思大声的哭诉道“也不是我愿意生下来就是个女儿的,我也希望我自己是个男孩子。

    可是这是我自己能够决定的吗?”秦思思大声的朝着秦母吼道。

    “你个孽女!”秦思思的母亲顿时生气的道“我还不如现在就掐死你得了。”“你掐啊,你掐死我到是好了,一了百了。”

    “秦思思……”母亲的大声怒叫不仅没有让秦思思的难过。反而让她有了报复后的快感,好似母亲被她气得大叫她会很愉快似的。

    秦思思的母亲大怒,伸出手去又想去抽秦思思的耳光,却在半路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给拦截住了。

    一脸深沉的秦族长出现在妻子和女儿之间。“不要闹了。”

    他的声音异常的平静,好似那些在家族之中吃亏的事情,都不存在一样。

    “夫君……”秦思思的母亲一脸不甘心的道。

    “思思好歹也是你亲生的女儿,也是我们从小娇养的好孩子。”

    这一句话终于让秦思思的母亲也眼睛红了起来。“是,思思是我们的女儿,难道我就真的不疼她?可是如今怎么办啊?她毁了她哥哥一辈子,我们的儿子这辈子就没有希望了。他再也不能够成为族长了。”

    秦族长看着自己留下眼泪的夫人。继续淡淡的道“其实这件事也不是没有挽救的余地。”

    他的话顿时让秦思思的母亲瞪大了眼睛。“还有什么办法?”

    “就看思思怎么想了。”秦族长淡淡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女儿。

    秦思思这个时候也不流泪了。她惊讶的看着父亲“父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秦无殇,确实有点背景,但是也不会被看在我眼里。不过秦族已经几百年都不沾染大战,陨落高阶修士了。所以这一次的损失让那些长老们叫嚣了起来。其实就是一堆跳梁小丑,可惜你父亲我暂时还不能够掌握族内的全部力量。”

    “父亲,你说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都愿意去做。”

    秦思思异常坚定的话,让秦族长满意的点点头。

    “你是个好孩子,你要是还想要秦无殇,我们就必须冲动更多的族长。干掉他的羽翼才能够得到他,但是如今你父亲还不能够掌握整个家族的家族大权,所以要不你就放弃,等到你父亲彻底掌权以后再说,连带着你我给你哥哥娶妻纳妾,争取生个孙子。然后我扶持你侄子成为下下代族长。

    要不你牺牲一点,族内的三长老看上你了,只要你愿意让他满足,他手里有私军,定然可以达成你的愿望。”

    秦思思跟秦思思的母亲登时倒抽一口凉气。

    秦思思的眼睛更是不争气的红了。“父亲。你是说让我陪三长老上床?让我随他玩弄?”

    秦族长略微沉吟,然后一脸凝重的看着秦思思道“思思,我也不欺骗你三长老私下里有一支很强大的私军,那是他年轻的时候在外力量弄起来的,他回来之后正是因为有这支私军才会在家族之内拥有那么大的话语权,甚至你父亲我都忌惮他。长老们不会在我权力动用家族的力量帮助你寻找那个秦无殇。你要是想得到他,你知道该怎么办?”

    秦思思紧紧的咬旗下唇,脸上流露出挣扎和难看之色“可是父亲,三长老是族内的长老,是我增爷爷辈分上的长辈。而且,思思还是一个闺女。”

    让她去伺候一个老老头子?

    秦思思的心里好不甘心,好不甘心!

    “无论想得到什么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想想你想要的,想想你哥哥。只要你让他满意了,他甚至可以支持你哥哥登上下代族长之位。”秦族长的声音好似魔鬼的诱惑。

    秦思思听了,动心又不甘心。

    “思思,你也不用现在回复父亲,你可以回去想想。不过明天一早你必须给你父亲我一个答复。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放弃秦无殇,我立即想法子让你哥哥成亲。毕竟他已经失去了竞争下一代族长的资格。我不能让他就彻底的颓废下去。”

    秦思思听到了哥哥这俩字,眼神闪了闪。

    等到秦思思走了。秦母立即蹙起眉头道“夫君这样好吗?三长老和思思……这……”

    “这是今天族内会议之后,三长老主动跟我提出来的出手条件。他知道若是平时我是不会答应他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也没有的选择。毕竟比起一个女儿,还是儿子重要。”秦族长说道。

    “可是思思到时候怎么办?”

    “风玉玠那小子真跟思思成亲了还敢嫌弃她不成?”秦族长傲慢的说道。

    秦母听了这话。顿时心里有了底气。“可是,三长老,那么大的年纪了……我们思思……”

    “只能便宜他了!”秦族长语气阴沉的道“家族之内很多人都是因为看起来我们家相似要连任俩代族长的样子,才靠向我们的。如若儿子彻底失去争夺下代族长的机会,我的位置也会不稳当。

    我们没有办法,希望思思能够想明白,就当被狗咬一口得了。又不是让她一辈子去伺候那个老东西?”

    第255章 苦果

    秦思思的母亲想了想,最后才黯然的点点头。如果还能够有其他的法子,她也会保住女儿,现在不是没有法子了。

    身在这样的家庭。也算是思思的幸运也算是她的不幸运。

    秦思思自从回到自己的卧房,心绪就难以平静下来。她自然知道让三长老满意究竟是做什么事情,可是她幻想过跟未来的夫君,或是秦无殇各种亲亲热热,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卖给一个老东西。

    想到那个长得像一个老马猴一样的三长老。秦思思心里就各种难受。

    可是如果不同意,她就要跟秦无殇失之交臂。

    想想秦无殇那俊美无铸的容颜,真是不甘心啊,好不甘心。

    再说,还有哥哥呢,她总不想被母亲和哥哥怨恨一辈子,捉拿秦无殇最开始她是没有想到那么麻烦。还出现的了意外,但是都已经这样,放弃吗?放弃或许以后更加没有机会找到秦无殇了。

    秦思思想了又想,挣扎了又挣扎了,天色渐渐明亮,黎明来了。

    眼睛红的好像兔子一样。秦思思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朝着母亲的书房走去。

    ……

    三长老收到了秦族长的传音剑符,顿时桀桀的怪笑起来。当年修炼墨功毁了他完美的体魄和容貌,换取了他这一身强大的力量和修为。

    不管怎么说他的如今都是当年的舍弃换来的,所以他不后悔。不过他虽然不后悔,可不代表别人可以借着他的容貌嘲笑他。

    那个族长家的小丫头。就不止一次的嘲笑过他的像个大马猴。

    哈哈……这回他就让那个小丫头常常被大马猴蹂躏强占是什么滋味。

    再说族长家的千金,想必滋味也是绝了。

    秦思思抵达三长老的院子就被他的人给推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内沐浴,结果她还没有从池子里出来,三长老就出现了。眼看着三长老的那张脸秦思思忽然后悔了。她想逃离这里。

    可是她才刚刚从池子里爬出来,就被那个三长老控制了身体。

    三长老的占有粗暴而野蛮,根本就不在乎她是怎么样的感受,这还不算,占有完她还让人圈住了她的房间。“我还没有腻之前,你不能走。”

    秦思思欲哭无泪。

    “三长老,帮我抓住秦无殇,只要抓住了秦无殇,我随你怎么样都行!”秦思思保住三长老的大腿哭道。

    三长老对于秦思思的身体还是比较满意的,于是他出手在秦思思的身上再次玩弄了一番,才爽快的应下。私军是会派出去的,不过这次派出去却是奉了三长老杀灭秦无殇的命令。

    不过秦无殇等人也不会躺在原地等着其它人来杀他们早就转移地方重新设置营地休息了。

    尤其是对于新出现的云婧,其它的战修们都是很好奇的。要说占部的战修其实大部分都是打光棍的,很好是有道侣的。类似秦无殇这样还打着道侣出来的,真是特别的罕见。

    尤其是云婧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熊宝宝。

    小熊宝宝虽然虎头虎脑的,但是却因为是幼崽特别的招人待见。当然了这其中不乏心中别有所图的人,这种小家伙,要是卖出去,或是弄成傀儡。或是养大成炉鼎什么都是可以的。

    可是在众多战修都流露出慈爱的大气氛中,你要是流露出这种意识,准定要被收拾。

    甚至万一以后这小东西出了事儿,人家爹妈准定是先找你麻烦的。

    即使是有歹心。这个时候也不能够暴露出来。

    不过大家还是都挺想抱抱小家伙的,抱抱就能够摸骨,查气血,知道这小家伙的天赋。

    随后在送上点赞美恭维小家伙的词汇,小家伙的父亲母亲听着也会高兴的。

    于是小熊收到了一众叔叔伯伯的大大美言,其实它天赋却真实的不咋地。只能算是中等水平。这孩子确实是初期天赋不在地,要不然也不会之前的四个哥哥都能够完全化形成动物,然后在完全化形成人类。就他化形成人类的时候居然还留着了俩只毛茸茸的小耳朵。

    云婧心里有数着呢,小熊的厉害是在以后的修炼中,这个孩子修炼一心一意。特别的能吃亏,所以他才能够从来都不停步的走在不断突破的路上。

    要不最后为了她夭折的太早,云婧觉得小家伙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没有天赋,笨一点也无妨,至少不那么让人觊觎。

    她的另外四个儿子。只要放出来估计没有不动心的。

    这也是她没有让他们出现在这些人面前的原因。秦无殇也支持云婧不让另外几个孩子出现的决定。先当初他六十岁之前,一直都被他父亲留在尊宫之中。

    放置子老头子的层层保护之下,哪像他那几个小混蛋,整天想着跑出来玩?

    到是这个小熊,一开始看着傻乎乎的,看久了也就有几分可爱了。秦无殇从云婧的手里抱过小小熊,一边抱着他。一边喂他点蛋羹。

    小家伙对于这个男人用小勺一点一点的喂有些急躁,他恶了。于是吭哧一口,直接咬上了秦无殇秦爷的手指头。秦易淡定的把自己的手指头从小家伙的细小小白牙下挽救出来。虽然没有出血,但是白印子出现了。在看看小勺子,被咬断有木有?

    秦易直接黑了脸,看着他怀里傻乎乎的吃着蛋羹的小小熊。真想抽他!

    到是小不点一无所觉,吃完蛋羹就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好像是在催促老爹继续喂。

    秦无殇顿时有些无语,勺子都没有怎么吃?

    就在这个时候,云婧赶紧讨好的递送上来另外一支可爱的小勺子。

    秦易不顾小熊宝贝的咿咿呀呀。眼神紧紧的盯着小勺子“这小勺子是法器?”

    云婧点头,这些小勺子是她去秦无殇的内库里面顺来的。除了这些小勺子还有不少小碟子,小碗等精致的小物件,都是法器炼制的。

    “这孩子才不到2岁吧,小牙都没有长全,居然就能够咬断法器小勺子?”秦易带着疑惑的看向了小小熊。

    “呃……”这事儿一开始她也没有注意道。仔细想想 ,好像这种小勺子,这几天被小熊宝宝弄坏了好几个了。旭儿小时候都没有干过这么恶劣的事情呢。

    想想……上辈子她养小熊的时候好像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难道……这个娃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云婧疑惑的神色惹来的秦易的兴趣,“这孩子得好好检查一下。”

    “嗯嗯。”云婧直接应下,没错,这小子这样确实不对劲儿啊。

    秦易干脆又拿着小勺子挖了一勺子蛋羹放到小小熊的嘴里,却不即使取出小勺子,结果咔嚓,又被咬断了一根。秦易即使的取出端掉的小勺子,看着上面清晰的小牙疼,笑了起来。“这牙口真好。”

    “……”云婧听了,囧囧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