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40章 旧怨

第240章 旧怨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玉玠的亲生父亲,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风,在风玉玠的十九岁时候硬是碰上了他的那个什么真爱女子。他为了那个女人抛弃妻子,抛弃儿子,为了能够跟她在一起,他甚至是主动放弃了他在风家的一切。

    跟那女子相携离开!

    若非他在风玉玠年少羽翼未丰之时就抛弃了他们,风玉玠也不会行走的如此艰难。明明是风家最正统的嫡系弟子,如今却被整个风家的上层嫡系排挤,竟然成了只能依附秦家的边缘人。

    她恨啊,好恨那个王八蛋。他怎么不去死呢?

    他毁了风玉玠,也毁了她,他却可以去跟那个小贱人一起逍遥余外,特么这是哪家的道理?

    如今,就连她的儿子也要走上他那混账父亲的老路了吗?

    某位夫人悲愤莫名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娘,我没有为谁要抛弃你,你是我娘,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我是你的儿子,我怎么会做那种让你伤心的事情?”风玉玠一脸认真的对他的母亲道。

    “那你说那个小贱人……”

    “云师妹,今日家中有事,你还是你夫君现行离开吧,以后若是有缘再见,玉玠再向你道歉。”

    “玉玠……”某夫人大声怒道。

    “让他们离开。”

    “玉玠,你在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吗?”某夫人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娘,你让我娶谁,我就娶谁。这些都跟云婧没有关系,你就不能不要扯上她吗?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伤害你儿子的面子,娘,你这是怎么了?你当真想让你的儿子在仆人们面前威严扫地吗?”

    某夫人听了这话,脸色大变,她冷冷的,好似疯子一样的看向四周的仆人。这些仆人一个个都乖觉的低垂下头。

    “娘,你给我尊严,放他们离开吧。我祝他们俩夫妇百年好合,一生幸福。”至少要比我过的好。风玉玠都没有敢去看云婧,心中暗暗的祈祷道。

    有情又如何,如果真的伤到了她,最痛心的还是他。

    若是能够看着她幸福快乐, 那么最后留下他一个人难过也是好的。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当年那个人的心思。

    “玉玠……”某夫人终于因为风玉玠的决绝的话,脸色动容。她好容易压下的心头的疯狂,眼神恢复了清明。

    “娘,你不相信我?”

    “玉玠……”你真的要放弃吗?放弃那个娘看得出你是喜欢她的云婧?

    风玉玠好像看出了某夫人的想法。“娘,我既然能够放手。你就应该懂了儿子真正的心意。”

    真正的心意?

    难道儿子虽然喜欢那个云婧,但是却还没有喜欢到一定的程度上?

    若是那样的话,她看了看云婧跟她身边那个奇异出色的男子一脸,最后才让侍从们退避放他们离开。

    只是秦易在拉着云婧离开了没多远,就又兜了一个圈子。甩开他们后面的尾巴,然后带着云婧易容成功,就贴着秦邸不远的的地方,找了院子住下。另外又招呼在外面望风的祁圣也一起住进了院子。

    “婧婧,你刚到那个府邸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同?”

    云婧不解?啥不同?

    “你没有觉得那个府邸其实是一个镇压的阵法吗?”秦易又问,其实是秦涛逼着他问的。

    “没有啊。您这是太看得起我了,我那个阵法,真不是高手。”云婧囧囧有神的回答道。

    “你真的就没有发现吗?”秦易由不死心。

    云婧仔细回想了一下。“( ⊙ o ⊙ )啊!好像有几个地方空间有些折叠的气息。”

    “快告诉我都是哪里……”

    云婧无语o__o”…“好歹人家也帮助了我,你不会打算又回去夺人家宝藏什么的吧?用不用这样坏心眼啊?”

    秦易o__o”………“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唉,我跟你说实话吧。他们家那个府邸刚刚我们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我们秦家先人的气息。”

    “……嗯,怎么可能?你家先人怎么会跟这里的人扯到一起?”

    “就是不清楚,所以才打算查探一下。”

    “这样啊,那好吧。”

    ……

    风玉玠安抚了自己的母亲。然后走入了他自己院落中的一间地下密室。这里虽然是别院,但是却只有他们母子俩个主子,由于他母亲当年受了刺激,平时情绪也不大稳定。这里反而是其他人都不愿意靠近的最安全隐秘的地方。

    风玉玠,走入地下密室,然后再一面墙上摸索了一会儿,又一个地下通道出现,风玉玠继续向下,走入了另外一间更加深入地下的密室,他继续在墙上摸索,最后又打开了一座门。才进入了一间更大的密室。

    密室的中央是一座巨大的水池,在水池的中心是一座寒冰床,寒冰床上躺着一个只剩下一层皮的骷髅架子。

    骷髅架子的头部有着一头浓密的黑发,如今也杂草一样的躺在骷髅身下的。

    骷髅的手上带着各种名贵的法器首饰,身上还穿着天珠雨丝的精致法袍。

    一个脸色苍白,没了双腿,坐着轮椅的白发老者,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寒冰床上的骷髅,眼中纠结着爱恋和疯狂。

    风玉玠的无暇白衣随着他的步法好似轻云在他身边飘落,无形中就带出一股子潇洒忘尘之美。

    白发老者听见脚步声,这才回头,他脸上的容貌虽然老朽但是跟着风玉玠还能够看出几分相似。“你来了啊?”他的声音沙哑,好似被什么破坏过,声音中带着一种异常的违和。

    风玉玠嗯了一声。

    “你这次来是愿意帮助我了吗?”老人的眼神带着期翼。

    “不”风玉玠干净利落的拒绝了他。

    老人的眼中跑过一抹怒火,跟着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帮助我?我不是你父亲吗?”

    “我父亲,我父亲当年被称为风氏六子之一,丰神如玉,俊雅不凡。你是谁?”风玉玠这白衣的公子哥显然对自己的父亲十分的了解,他这话,那可真是踩雷神脚,一踩一个准儿。

    果然老人暴怒,他挣扎了几次想要从轮椅上站起来可惜轮椅上卡着布满了符文的锁链。他挣扎不起,边怒脸狰狞道“风玉玠,你这不孝子,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你若愿意死了,那可真是太好了,当真一了百了。我娘也安心了,说不定还能二嫁一个更好的。”就比谁更加无耻,更加无情呗,说什么他风玉玠保护的娘也比得了他这没了腿的老废物了。

    哇的一声,老人被风玉玠气得吐了一口黑血,浓黑的血甚至带着诡异的腥臭。显然老人身上的伤势不仅是伤了双腿那么简单。

    “玉玠,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父亲,你让人把我们安置在这里,不就是你对我还有一分父子情分?”老人有气无力的说道。他知道自己如今的情况是如何的糟糕,他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风玉玠了。

    “你总是这样,有用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有用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是你儿子。当年你跟你的真爱离开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我会如何?娘会如何?”

    “风玉玠……”

    “你看,你还能如此中气十足的咆哮我,看来是日子过的不错,那你就好好在下面过吧。”风玉玠说完就打算转身离开,他不过是自己归来了,顺便看看这个家伙而已。

    他当真是有机会就爱得寸进尺。

    “玉玠……玉玠啊……你等等。”就在风玉玠转身之后,老人居然大声的哭了起来,他疯叫着去喊人。

    风玉玠蹙起眉头回头“你这些年终于有进步了,威胁苦求觉得不管用,又开了哭嚎示弱的法子了?”

    “……”老人被他说的愣住了。

    “……我娘还好,他毕竟我亲娘,守着我长大,又为我吃了不少苦,即使我再不待见她整日哭哭啼啼的,我却对她有万般的包容之心。

    你有凭什么觉得就会因为你的哭嚎和示弱心软呢?”

    “……玉玠……”老人的神情呐呐。

    “我的那点子心软,那点子善良,都在你背叛我,伤害我娘亲的时候都被你终结了。”

    老人看着他冷漠的脸,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你看,你现在嚎啕大哭,我却一点都不伤心,只是觉得可笑,你在我面前就好似一个装模作样的小丑。”

    “玉玠……”老人哀哀戚戚的道。

    “当年她也是我第一次心动的女子,我将她救回我家,供她养伤,还偷偷让我娘去看她,照顾她。我却万万没有想到,你们在我家花园里无意中遇见,居然就能够发展出奸情来。

    我完全没有想到她在我家养伤三个多月居然就坏了俩个多月的身孕。爹,你当真让儿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老人被他说的老年一红,当年玉玠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漠的看着他做的那一切,冷漠的看着他反抗家族的制裁,冷漠的看着他带着心爱的人冲出家门,舍弃了一切,远走高飞。

    但是老人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曾经的兄弟们居然会在外面下手追杀他,他带着真爱刚刚离开风家,那无止境的追杀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