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33章 哗变

第233章 哗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怎么好呢,大可不必如此嘛。”他可是知道的,暗部真正精锐可比穆兵和他首先的军团值钱多了,即使穆兵手下的军团都是光了。只要暗部的精锐还在,暗部真正的损失都可以忽略不计。

    这可比穆兵耍嘴皮子真实多了。

    看起开暗部那些王八蛋还是挺有诚意的,不过他们也跟他一样的胆大包天,算计秦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秦易要是真的陨落在这里,这事儿就好玩了。

    “有他们给你搭把手,也容易做事。”穆兵说的极为淡然。

    齐祭却对他举起了大拇哥。

    “是不是你建议你家上峰将暗部的精锐放到我的手上的?好,好,好,果然是穆兵。你可真能耐啊!”在齐祭想来,能够做出这种果敢狠绝的决策,无疑就主要穆兵,或是至少是穆兵作为主力推手的。

    穆兵浅笑,却没有回答他的话。

    不过齐祭已经确认自己的判断,就不在多谈这些事儿。

    “你放心,暗部的精锐们我会照顾好的。”直接全部都留下。哈哈哈……照顾到死。齐祭心头划过一抹火热,深深的觉得那些他觉得很早以前就消失在他的血脉中的激动和热血,似乎又回来了。

    这种大战,好久多没有打过了。

    “我就不多留你,薛远部应该就要回来了。”

    齐祭跟穆兵谈完,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薛远部确实回来了,虽然他们打着半道遭遇意外,比另外俩只战部晚上了俩天。薛远脱离的军团找到了秦易,俩人商量了半天。最后薛远仍旧面带愁色道“若真开战,二爷你想过后果吗?那几乎是我们不能够承受的。”

    秦易看了他一眼,冷冷的。

    “那你说怎么办?当哑巴亏吃了?默不作声?问题是我默不作声,你觉得齐祭就会放过我?”

    “二爷,既然我回来,保下二爷的安全那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嗤,秦易冷笑。

    “你?你能保下我的安全?”

    “二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薛远就连保下您的安全都做不到?”薛远的脸色出奇的难看。秦易心中暗怒,哼,他什么都已经安排好,却没有想到居然在薛远这里宰了跟头。

    这家伙确实是秦家培养出来的,但是在秦家能够不买他面子,不全力辅助他的人,难道是大哥的心腹?

    秦易看薛远的眼神发冷。

    “你,你怎么保下我?”

    “我怎么就不能……”

    “齐祭很可能勾结魔族,你怎么保下我?暗部总堂的人很可能跟齐祭联手暗算我。你怎么保下我?”嗤,秦易的眼神变得异常的冰冷。“还是你觉得秦家没了我秦易对大家都好?”

    薛远脸色顿时煞白“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记得,我死之前,也会拉上垫背的,你要是敢对我的命令阴奉阳违。我临死之前也会用血脉传讯出去,是你跟人联手谋杀了我。”

    薛远一听这话,顿时双眼爆出摄人的寒光“秦二爷你这是非打算闹出惊天大事儿?这里可是魔域战场。是魔宫的大本营。若是这里真的出现我们军团内部的分裂混战,你觉得最后这个责任是谁来背?谁又背得下?你吗?你行吗?”说句不中听的话,秦家可以失去一个嫡系,但是魔域战场却不容有失。

    “你顾好你自己就行,我做的决定,我就会为我的决定负责。”秦易站起身,神色严厉的道“执行我的命令,另外你可以跟我父亲联络,也可以跟秦家的其它人联络,但是……今天该你们军团行动的时候。你要是没有行动……哼!”他的神情变得阴戾,“你想想我若是战死陨落,纵然秦家内部谁给做靠山。你,还有你家族的人,哪里有一个能继续活下去?”

    薛远再次色变。

    秦易走了,薛远赶紧给某人再次发送了传讯符过去。可是还是跟前次的传讯符一样如沉大海。这里毕竟距离某人所在之地太过于遥远。

    薛远的心情异常的复杂,有怨怒,有气愤,但是最后化作一声叹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傍晚时分薛远部回归大本营。

    虽然分了一部分驻扎在大本营的外围,但是大半的人马,还是进入了大本营自己的营地休整。

    看着薛远部真的回来,而且一回来也没有前来想他报备,或是过来质问,齐祭觉得很不寻常。不过他想到秦易也在,说不定现在他就在薛远的身边,所以薛远的异常也就变成了的正常。

    不过他没有放松对薛远的监视。

    穆兵率领自己的战部开始暗暗的调动。

    霍庭出奇意外的听说穆兵打算让他们的暗部的人都去齐祭那里帮忙。但是穆兵很忙,这个时候直接人过来跟霍庭商量也没时间。于是霍庭主动来见穆兵。

    一个个的命令和后续安排,以及异常情况的处理,还有对战事进程的分析,一个个假设和猜想都从穆兵的嘴巴里被推算了出来,然后交代给身边这些带兵的将士。

    穆兵带出来的将士们一个个都有一种铁血的彪悍气息,这点是擅长在黑暗中活动的暗部所不具备的。

    霍庭有些羡慕的看着穆兵这些麾下。

    穆兵的麾下大半是暗部的外围人物,不过也算是暗部的人,穆兵带着他们的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这让这群家伙一个个都被养成了骄兵悍将。

    一听说今晚的打击计划,这些家伙一个个居然都兴奋又加,还嘻嘻哈哈的说笑了起来。好似他们即将面对不是大统帅齐祭,也不是那个什么秦家的嫡系秦易。

    “这次我们跟大统帅合作就是为了打击世家的力量,但是齐祭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的人!所以大家在跟他们联合行动的时候一定要给自己留个心眼和后手,千万别太信任他们了。他们可是不是我们的战友。”

    穆兵的叮嘱很在理,重将都听令。

    等到这些战将们纷纷离开。霍庭才蹙眉对穆兵问“为何我们去齐祭哪里?是谁出的主意?”

    “是齐祭要求的,青面大人同意的。”

    “那我能能跟青面大人说一声吗?我总觉得这样不妥当。”

    “嗯,你去吧,他在哪里你还不知道?”

    穆兵好似聊家常的口气,立即让霍庭迟疑了。青面在哪里他真知道,他还知道青面说过不要让人去打扰他。再说谁留在了青面哪里,他也知道。

    这个时候过去,不是找不自在吗?

    或许青面还会怀疑他是不是专门打算去破坏他的好事。

    “这……要不我用剑符联系他一下。”

    “你去吧,自从到了傍晚我就联络不上他了。他最后一个剑符给我,说是明天早晨见。”幕兵干脆把出了青面的专用剑符。

    “……”青面结果剑符看了看里面信息,十分的无语。“那我怎么办?”

    “要不你去齐祭哪里暂时忍耐一夜?”

    “……”

    最后霍庭还是决定带着自己的人去齐祭那里蹲一夜。

    穆兵部的调动,看似隐晦,但是如何能够瞒得过薛远。而且齐瑞部同样在蠢蠢欲动,这下薛远真的着急了。他赶紧命令战部集结,他本想颁布防守的命令,但是又想到了秦易的交代。

    薛远的脸色一阵一阵的扭曲。

    若真光放手,别秦易是不是真的会出危险,就是他们一个战部又是不擅长防守的战部,面对两大军团的夹击,那还能够有个好去?

    薛远一咬牙,得了,先按照秦易的法子走。

    三个在大本营的战部都运动了起来。

    当部犬牙交错,看似乱的没边了,确实却隐隐的成为某种变阵。

    也不知道从那股战部开始,战火猛的掀开,跟着就遍布了整个大本营。齐祭坐在崇义宫内,一边微笑,一边跟霍庭说话。对于外面的战斗似乎不大在意,胜负都不在意了,这种行为可是不寻常。霍庭几次都将话题拐到战事上面,齐祭又给拐开。

    霍庭没有想到的,这场战斗,看似齐祭和他们联手算计秦易的人。但是齐祭另有想法,他手下的高手在不断偷袭暗算穆兵的人。

    掠夺了大量穆兵军团的财富,还杀死了不少穆兵军团的人。

    这还不算,他们一队人马,正暗暗的摸进了青面的宫殿。青面的宫殿满是禁止,实在是不好攻入,但是他们这些人的修为都是化神期,所以还是攻了进去。

    可是等到他们攻入了宫殿里面,等待他们的却是一地的猩红血肉,满地的零散尸块,神色惊恐的男女被斩下的头颅。

    可是这是最让他们惊骇的,最让他们惊骇的居然是……

    青面身边居然有血字,齐祭……

    那岂不是说凶手是齐祭!

    呃……

    虽然他们确实是来杀他的,但是人还没杀死呢,这不是让他们背黑锅吗?

    可就在他们一愣神的功夫。整个宫殿内彩光一闪,跟着这些人就被直接传送出了宫殿。

    他们刚一走,就有另外一队穆兵的人马经过这里,看见这边好似被蹂躏血洗了,赶紧冲了进来, 结果……没多久,穆兵就收到了底下士兵哗变的消息。

    据说都疯了一样的开始攻击齐祭的战部了。

    “哼,对暗部总堂的人到是真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