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28-229章

第228-229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28章疯人

    霍庭无奈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青面獠三人。

    “各位前辈,不是说好到了魔域战场这边,暗部的事情由我主持吗?那么为何原本在战场上待的好好的穆兵部调头回大本营?”霍庭略带恼火的问。

    “他们必须回来。魔域战场上三路大军,齐瑞部那是齐祭的人,他们回来也有情可缘。薛远部回来也有情可缘,他是秦家的培养出来的。相比他是必然是受到了秦易的消息所以才跑回来给秦易当枪使的。

    但是明明知道他们俩部会大战,我们回来做什么?

    这个时候,穆兵部不在,他们没有顾忌,所以才能更加激烈的战斗到一起吧?”霍庭充分分析道。

    青面三人坐在他面前,一直的沉默。

    就在霍庭以为自己的话,他们不会回答的时候,青面主动说道“他们是必须回来。我们是这样考虑的。首先,一当齐祭当真跟秦易打起来,最后大本营指定是要受到大损失的。

    到之后,必须有战部出来收拾残局。

    其次,我怀疑齐祭那里有一样我们一直都在寻找的东西。若是能够趁着这次大乱动手,那么或许我们会得到那样宝贝。”

    “什么宝贝?”霍庭愕然的看向青面。

    青面沉默了一下,才道“一万年前,仙魔争霸的最后阶段,那时的鏖战打的昏天暗地。最后一弈,大家都有了必死的决心。若是我们不能阻止域外魔族的脚步,那么我们这些修士和我们的后代就都会成为他们的圈养的食物,奴役的奴隶。

    无论如何。大家绝对不希望落到那种境地。

    于是有人想到了一个疯狂的主意。这个主意就是毁掉整个神泣之地,利用这个神秘的地方的毁灭所产生的巨大能量直接干掉魔族的大军。

    这是一个非常疯狂的计划,因为若是要实现这个计划,那么就得从俩个方面入手,第一就是我们这一方的各族高手和那些自称仙人们的家伙必须有本事。肯牺牲,使命的拖住那些魔族大军。

    当时出战的都是各种的精锐战士,还有大量的各种的天之骄子,为了胜利,那个时候大家都疯了。另外一方面得有各种的超级高手们一个个进入神弃之地,然后走入特定的区域。自爆。这种好似自毁阵法一样的连锁自爆,终于造成了神弃之地的破碎大爆发。

    于是魔族没了,各族也没了。

    这种剧烈的空间震荡,甚至直接封闭了域外魔族进来的通道。”

    青面似乎是在平铺直叙的讲述,但是那种惊心动魄。还是让霍庭吃惊无比,心中也异常的震撼。

    “为了生存,大家都拼了。那一场大战,直接导致各种大多数高手直接陨落。可是各种的大高手们虽然身体陨落,但是灵魂不见得同时陨落。

    之后剩余的各种高手们一路寻找,也寻找到一些各族高手残余的神魂。

    神弃之地毁灭时候的大爆发实在是太狂烈了,大量的泯灭了各种高手的残余神魂。只是,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大家都还是会努力寻找的。

    一位超级高手的神魂,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别说我们。就算是暗部中的那些老家伙也不会放过的。”青面语气沉重的说道。

    “再说要是自家前辈的神魂,我们还可以通过恢复它的神魂神智,帮助他夺舍重生,而出直接为我魔宫增添一位大高手。”似乎察觉了自己刚才的话不妥当,青面赶紧补充说明了一下。

    其实他不说,霍庭也是懂的。

    超级高手的神魂。虚弱无比,无论是想要什么功法。密藏,还是直接抽取对方的神魂之力。或是把对方的神魂炼制成越阶的宝器,灵器,甚至仙器,或是鬼灵傀儡都是可以的。

    总之,一个超级高手的神魂能够带来的好处简直是太多了。

    “难道说……您怀疑……”霍庭惊讶的看着青面。

    “没错,我怀疑一位还没有陨落神魂的我魔宫的前辈的神魂就落到了齐祭的手里。”

    “竟有此事?那……那位我魔宫的前辈是……”霍庭没有怀疑为什么齐祭没有将对方的神魂交出来。这样的神魂,即使是叫出来,也不一定会被用来恢复重生。十之*是被某些长老们给隐匿起来,挪做他用。

    “不是很准确,说是一位秦家的老祖。”

    噗……

    霍庭直接喷了有木有。“难怪秦易会找齐祭的麻烦了,原来还有这茬,那么秦易这次主动出战齐祭,是有目标了?”

    “很有可能,不过秦易应该还没有动手。”

    “其实这次若是不是齐祭先不挺的招惹秦易,而秦易又总是跟他死磕,我还想不到这件事。”青面语气凝重的说道。

    “可是秦易跟齐祭死磕不是因为齐祭的儿子要在秦易的儿子吗?”

    “那你觉得齐祭的儿子为什么会不管不顾的非要抓秦易的儿子呢?而且还专门往他的亲生儿子的身上下手?”青面问。

    “这……会不会是因为秦易对他亲生儿子的看中?”霍庭狐疑的道。

    “你啊,看问题还是太嫩。对方只怕是为了秦易儿子的血脉。同源的血脉,更加有利于他们炼化某些老前辈的神魂。”

    霍庭了这话,真心的沉默了。

    他忽然有一种齐祭这位原本他尊敬的前辈也不过如此的失望感觉。

    “齐祭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青面最后说道“若论资质,当年他就一点都不起眼,虽然说不上平庸,但是也绝对评不上天才。这个小子,很奇特。一路靠着自己的缜密算计走了到今天。实在是魔宫难得的后期之秀。

    说起来,秦家的秦易天赋确实非凡,但是个性上却远不如齐祭。这俩人其实我更看好齐祭。若真的齐祭到时候败了,我们还得出面帮助他一把。”

    青面的话,让霍庭一时无言。

    他总觉得青面似乎对秦易跟有意见呢?

    到是青面身边的另外一位瓮声道“你就看不上秦家子!”

    “什么就看不上秦家子?你看我看上哪个世家子了?我对那些世家确实没有一个看得上的。哼。一群把魔宫搞的乌烟瘴气的家伙。”青面口气鄙视的说道。

    “……”霍庭深深的觉得这时候最好自己还是不要说话为妙。

    ……

    秦易一路带着秦涛东拐西拐走入了一处山谷。山谷之中,早有他们明宵宫的精锐弟子默默的安营驻扎。

    秦易的到来让他们一个个都从营地之中走出来迎接。最前头就是祁圣。

    祁圣一脸的凝重,将秦易迎接进营地之后,就主动说道“应该联系的极为化神道君都已经联系上,他们有的说定然听从吩咐,有些说要考虑一下。”

    祁圣说完还递送给他一分名单。秦易看过名单点点头。

    “另外薛远已经回来了。说是很快就要抵达大本营这边。最迟今天晚上。“

    “他的动作到是迅速,不过他的战部若是回来了,先不要进入大本营。”秦易沉思一下,就说道。

    “为何?”祁圣不解。

    “我若是齐祭,经营大本营这么多年。指定就把大本营经略得跟铁桶一样,再说这里既然属于我,那么及时我失败了,我得不到它,定然会将它毁去。”

    祁圣一听,倒抽一口凉气,看秦易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疯子。

    秦易当即没好气的一瞪。“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说的是我的猜测,而且是最坏的一种猜测。你不否定会出现这种情况吧?”

    祁圣点头。

    “所以呢,薛远部暂时不要进来。”

    “可是大本营不是齐祭的啊,大本营是魔宫的。而崇义宫才应该是齐祭的啊!齐祭是大统帅。不会真的这样做吧?魔宫宗门那边若是知道,他就指定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大统帅之位都难保了。”

    祁圣深深的觉得不可能。齐祭本身就是这边战场成长起来的修士,一路披荆斩棘,吃了多苦难,受了多少歧视,一路干掉了多少对手。付出了多少汗水才有今天。

    若是因为……就没了统帅之位,那他可是什么都完了。这对齐祭打击就太大了吧?

    在祁圣的印象中。齐祭至少是一个很不错的领导。

    秦易却不如此想,他从来都不觉得想到最坏的打算有什么不好。少年时代他在大哥的手上吃了不少大亏,就是因为他总把自己的大哥想的太好了。以为他不如此,不会怎么样!

    但是事实证明,他大哥的脸皮是可以无下限的刷下去的。

    人吃亏了,就会成长,就会边的聪明。

    等到他成年之后,就很少吃亏了。

    “明宵宫严格来说,还是属于魔宫不属于我个人的呢,但是你看看,我什么有把明宵宫让出去的打算。我告诉你,明宵宫内我一共装了三套自毁阵法。一旦启动,整个明宵宫可以在一眨眼的时间内,直接化成一片微尘。”

    小伙伴祁圣直接呆滞了有木有。

    艾玛,秦易秦疯子你绝对对得起这个尊号了。

    看到祁圣的呆样,秦易忽然失笑……

    第229章手足

    “那薛远的战部要是不回返,齐祭那边的掌握的齐瑞的战部却回来,到时候要怎么办?”祁圣不解。

    “那个谁,穆兵所带的战部不是回来了吗?”

    “人家穆兵听说是宗门暗部的人,跟我们不是一路的,即使他们回来,也不会听你的。”祁圣真心的无奈了。

    “不,你想差了,穆兵会听我的话。”

    “什么?”祁圣失声。“这不可能,我们跟穆兵可没有什么交情,严格来说,穆兵从来都跟世家人很是疏离冷漠。”

    “不,穆兵一定会帮我的。”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我说二爷。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啊,要知道无论是齐祭还是穆兵他们都不仅麾下无数,而且个个是化神道君。”祁圣心肝都颤抖了,不带这么玩滴,二爷爷。哥们还不想死呢。

    “就是因为穆兵成为化神道君了,他才会听我的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祁圣差点没哀嚎,二爷您这是挠哪门啊?

    “五百多年前,那个时候齐祭还不是化神道君,仅仅是元婴后期,有一次齐祭跟穆丁一起完成宗门任务。他们最后虽然成功,但是却发现那次宗门任务居然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灵液,若是吸收了那种灵液,大有希望突破到化神期。

    那个时候齐祭萌生了歹意,害死穆丁。隐匿独吞了灵液。”

    祁圣一听这话,直接愣了。

    “真的吗?可是即使这是真相,穆兵那人心思缜密,也绝对不会轻易相信谁的话的。尤其是二爷您的话。”因为您是世家子,穆兵可是被暗部洗脑过的人。

    “穆兵虽然是寒门出身,崛起之前默默无闻,又是六亲无靠,在宗门内一点根基都没有。但是穆兵却极为珍爱他弟弟穆丁。俩兄弟据说从小相依为命。”

    “即使这样在没有调查出结果前。穆兵也不会帮您的。”

    “不,他会帮我的。

    “为什么啊?”祁圣真心的无奈”了,二爷你怎么就那么的笃定呢。我可是心里一定底气都没有啊。

    “因为戮叔来的时候我特意让他把穆兵弟弟穆丁的神魂带来了。”

    噗!

    祁圣差点跌倒。

    “二爷,你说什么?穆丁的神魂?你手上怎么会有穆丁的神魂?”

    “这事儿说来话长,穆丁当时表现出来的天赋要高于如今的穆兵,我们秦家很是看好他,就有人暗中跟踪考察他的一切,就在我们准备邀请他加入秦家的时候。齐祭动手了。”

    “……”祁圣眼睛都打圈圈了。

    “当时跟踪他的家族前辈没有来得及救下这小子的身体,只来得保住他的神魂。”秦易解释道。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才发现一直都待在穆兵身边的那个女人居然是暗部的人。他们首先看好穆兵,然后才抛出了穆丁当成诱饵吸引世家的注意力。

    后来我们仔细调查穆兵才发现。原来这个家伙居然是一个将才。非常善于统帅军团。”

    “再后来呢?”祁圣这个时候也被秦易的话挑起了好奇之心。

    “后来就是我们就不打算帮助穆丁夺舍重生了,我们直接用藏魂木帮助穆丁稳住了神魂!”

    “藏魂木?那可是好东西!听说若是神魂再其中修炼被滋养,神魂会不断壮大。一旦重新夺舍重生,有着超人一等的神魂之力,想要恢复自己原本的修为,几乎没有瓶颈,甚至可以继续突破。”

    “家族禁地里还是有百十来棵的,你想进去修炼啊?”

    “……”祁圣立即闭嘴了,单独把神魂弄出去,让后被扔进藏魂木里面修炼,他……他伤不起啊!

    “所以,你懂了吧?穆兵会如何选择呢?我对自己的判断是很笃定的。”秦易笑了起来。即使他身边的那个女子是他的道侣又如何?

    比起从小相依为命长大的弟弟,穆兵会怎么选择,还用说吗?

    ……

    穆兵把玩了俩下到手的剑符就彻底将它给变成了齑粉。

    门外一个容貌艳丽绝美的紫衣女子悠然走来。“夫君,你又收到青面大人的传讯剑符了吗?”

    穆兵点点头。

    “怎青面大人是怎么安排的?”女子走到他的身边,展现出她姣好的身段也妩媚的笑颜。穆兵的脸上挂出宠溺的笑容。“你呀,这俩天总是青面大人如何,青面大人如何的。你怎么这么关心他?我都吃醋了。”

    紫衣女子先是一愣,跟着好笑道“你说什么呢啊?青面大人是宗门暗部核心弟子之一。位列我等之上。这样的上司突然下令,我自然是关心的。再说我关心他还不是为了你?

    你不是一直都说着要晋升到宗门暗部去吗?”

    穆兵笑笑,跟着说“其实我更想去寻找杀害我弟弟的真凶。”

    紫衣女子一听就皱眉道“不是说好了这件事交给宗门暗部来调查吗?再说这件事儿真的不好差,当年那次任务是机密任务。是有最高层的长老堂下达的密令。

    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到底都有谁参加了那次任务,所以就更加不知道谁才是杀死你弟弟的凶手。这些年来,暗部废了多少力气,也不过找出了几个疑似对象。

    夫君,这要是你自己调查的话。那更是差不到什么真实情况了。”

    穆兵没有说话,眼神幽深。

    “你又这副样子,我最不爱你这样了。”紫衣女子一看穆兵的神情,就知道他是不高兴了。在穆兵的脸上她从来都看不见什么暴怒,或是郁闷,烦躁的神情。

    穆兵的神色永远是你猜不到的深沉。

    但是毕竟跟着他一起生活久了。紫衣女子还是能够稍微掌握一些穆兵的情绪的。

    每次他流露出这种幽深眼光,就是说明他不高兴了。

    紫衣女子干脆坐到他的身上,楼住他的脖子道“哎呀,你放心吧,你的事情。我师尊都记着呢,宗门的暗部会一直查探杀害穆丁的真凶的。”

    穆兵笑笑。

    “你整天都是穆丁,穆丁的,我才吃醋了呢。你总想着他,又哪里来的时间想我?”紫衣女子娇嗔的嘟着艳红的小嘴。

    若在平时,穆兵会直接抱住她亲热的吻上一阵子。

    可是这一次,穆兵直接将她软软了推了开去。然后穆兵站起身,一边朝外面走去。一边淡淡的道“阿丁的忌日又要到了我没心情。”

    知道看着穆兵彻底离开房间,紫衣女子这才恼火的将穆兵身前桌子上的一堆小物件都扫落到地上。

    “我就不相信我还斗不过一个死人。”

    穆兵来到自己的尊宫正殿的外面的广场上,正好碰上出来遛弯的白色锦衣男子。“白祯。你也出来了?这长途行军确实无趣的紧。”穆兵看见白祯一看见他就直接走来劫人,就干脆站下等他。

    “穆大将,您说的对极了,我实在不爱继续待在殿里,所以干脆过来找您侃侃大山。”

    穆兵听了他话,淡笑。

    “穆大将。我们这次回去,上锋有什么新安排没有?”

    穆兵摇摇头到道“暂时没有新的安排。就说直奔大本营。”

    白祯有些诧异“若是真的齐瑞的战部跟薛远的战部打起来,我们回到大本营干什么?拉架?还是倒向一方针对另外一方?”

    “这不是我们该思考的事情。”穆兵仍旧很淡然。

    白祯忽然间不知道怎么接续下去了。

    “那我们这一次真的不选择一方帮忙吗?”

    “等回去之后。青面大人答应就会告诉我们了。”穆兵仍旧淡淡的道。

    白祯跟在他身边也有一段时间,如今的大将虽然也没怎么样,但是……今天他大概心情不好吧?

    要不怎么说话,都不给人继续插话的余地呢,都是一句堵死。

    察觉到不对头的白祯也没敢惹穆兵,几句话之后就告辞了。等到他发现穆兵走出自己的正殿跑到别的地方去溜达了,他才敢偷偷的走进正殿。

    正好碰上打算出去的紫衣女子。

    “玉漾怎么回事?今天大将又气不顺啊?”白祯对紫衣女子说话就亲切娴熟了许多。

    “那家伙又不知道怎么又提起了他弟弟穆丁的事情。你说那种绝密任务,能回来的也会被交代死不开口。我怎么知道到底是谁杀死了他弟弟?

    再说我们暗部这么多年都没有查出来的事情,基本上一定定性,那是绝对查不到的了。我就不懂,他是不明白吗?为何一定要揪着不放呢?

    每隔一段时间必然要提起一次穆丁!

    穆丁,穆丁,他眼里就只有穆丁,可惜穆丁死了。”哼,紫衣女子傲娇的冷哼一声。

    ……

    薛远部原本是回来最早的战部,却在汨罗岩窝地区遭遇了突然出现的魔族部落的攻击。无奈被阻止在当地,大概能够晚上一俩天才能够抵达大本营。

    跟着就是穆兵部,他们回来之后就直接进入了大本营休整。齐祭对待他们异常的热情,要什么给什么。各种补给像流水一样的送到了他们的手上。

    齐瑞的战部是最后的到的,齐祭同样给予了殷切的问候和亲切的接见。这让齐瑞部的战将们一个个都异常的激动,大统帅还真是重视我们啊!

    果然跟着大统帅有肉吃,日子好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