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18-219章 驾临

第218-219章 驾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吧。”秦无殇眉头一挑,想了某件事,立即爽快的答应了他。

    “唉,我说,臭小子你要是敷衍我的话,就等着被揍屁股吧。”某个老家伙明显觉得秦无殇对他的伟大夺舍事业不咋伤心,于是怒气冲冲的道。

    “……”他都多大了,还打屁屁,弘扬这等歪风邪气的老家伙真是他们家的先祖吗?

    “呐,臭小子,你瞪我是没有用的。你要是不让你家祖爷爷满意,回头有你好受的。”秦涛没好气的说道。

    “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完成自己的承诺。对了,你不是祖爷爷嘛,好歹我也是不来,你就得继续在这里熬着。说不定我要是来晚一点点,你老人家就连神魂最后都保留不住,消散了呢。”

    “……小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说,祖爷爷你的见面礼呢?轻的话,我可是会鄙视你的。”

    “我勒个去!”老头怒了。“你就会算计老头子?”

    “你是老祖宗啊,不会这么惨兮兮的,最后见个晚辈弄份见面礼都没有了吧?我好歹是你正经的重孙子啊!”

    “……给你。”某老头听了他的话,极为郁闷的道。“反正也要离开这里了。这个尊宫的最下面,有一处密室,密室有口太阴灵泉,那口灵泉是直接从太阴天河之中摄取太阴之水,是我当年从一处古代修士的洞府之中弄出来的。”

    “太阴灵泉,真的是太阴灵泉?就是那种能够镇压和综合灵火的暴戾的灵泉?”秦无殇略带惊喜的问。

    “自然,我老头子出手怎么可能是啥烂大街的东西?”

    “我还以为那是传说。我问我家老头的时候,他也说太阴灵泉都已经绝迹了。”

    “我呸他一脸灰。整个修界,太阴灵泉只出自三个地方。虽然我不知道其他俩个地方是否现在还出太阴灵泉,但是我知道最后一个出太阴灵泉的地方就是被我藏起来的。”

    “呃……”秦无殇顿时十分的无奈的道“祖爷爷。您这意思是,您手里的太阴灵泉其实不止一口。”

    “那关你屁事,你就说吧,这尊宫下面的太阴灵泉你要不要?”

    “要啊,干嘛不要。”

    “那走吧,那个地方也不是你轻易能够打开的。想要得到太阴灵泉,还得我老头子陪你走一趟。”

    “祖爷爷……其实你干脆就说你在哪里留了后手,我是不会笑话你的。”

    “臭小子,你到底去不去?”

    “去!”

    爷俩非了一圈牛劲儿终于取出了一小瓶封印在其中太阴灵泉,秦无殇这才知道原来太阴灵泉是有灵性的,这小东西会跑,会躲藏,还会攻击人。

    即使是在密室之中,若非有祖爷爷的指点,秦无殇险些被这诡异的小东西跑掉。秦无殇给这小瓶子加上了许多的封印。还不怎么放心,这要是云婧在就好了。

    他的芥子空间秘境,其实并不是完全属于他的。他最多能够使用这个空间。要说真正拥有这个空间,还指不定要熬到什么时候。

    所以他觉得自己手里这口灵泉,最好还是放在云婧的芥子空间里。云婧的芥子空间虽然没有他的芥子空间的面积广大,但是却给人以温馨好用之感。

    而且云婧那边也有灵泉。虽然只是普通的灵泉,但是这太阴灵泉若是放养在其中说不定对于空间和这灵泉自己都有好处。

    毕竟能够升级的芥子空间,他秦无殇仅仅就看到云婧那一块。其它的都是传说,从来都没有亲眼看过。

    所以秦无殇收藏这口灵泉显得小心翼翼,还不敢放进自己那个空间之中,只能暂时封存在自己的储物戒子里面。

    “你不连个随身小芥子空间都没有吧?”

    秦无殇听了这话,马上道“要不祖爷爷你送我一个?其实我真的一点都不嫌弃见面礼收的多。”

    “咳咳咳……你祖爷爷手里也没有多余的芥子空间了。”

    “嗯,好吧。”既然没有东西可收,秦无殇就赶紧再次观察了一下秦晖的情况,秦晖的情况很是糟糕。自己的身上的丹药只能暂时稳住他的伤势,可是秦晖就仍旧昏迷发热。

    他不是医修,这个时候郑少君也不在,云婧那里更是不知道什么她才能出来。秦晖的伤势又这么严重,他是真的心头焦急了。

    “这是谁?你的手下?”秦晖被秦无殇带出空间。自然就被秦涛给看见。

    “不是,这是我的养子。”

    “养子?”老头惊讶的提高了声“我们秦家不收养子的。难道他们忘记当年……咳咳……”老头子跟着咳嗽了起来。

    “怎么不能收呢?能啊,我堂叔,堂伯都有养子。”秦无殇诧异的看向他。

    “嗯,你不懂。”老头蹙起眉头看着这个昏迷不醒的小家伙“不过,即使你还收他做样子,也没有什么。他伤了根基,以后修炼是没什么大指望了。”

    “先治疗治疗再说。”秦无殇不愿意秦晖以后就这样了,他对云婧到是有些信心。

    “只怕是治疗也没有用。”以老头的眼神怎么会看不出秦晖的伤势有多重?“不过小子,我们秦家人在没有真正的自己的后代之前,都是不收养子的。”他特意以告诫的口吻说道。

    “我有儿子之后才收的养子。”

    “你有儿子了……噗,什么,你都有儿子了?”老头大惊出声。“你小子才多大,看起来不到一千岁的样子,怎么可能有儿子?养住了?是怀着胎呢,还是已经出生了?”

    “老大都十一了,最小的也六岁了。”秦无殇心头得意的说道。

    “俩个?你居然有俩个儿子了?这怎么可能?难道你小子吃过什么能够帮助你生儿子的天材地宝?”

    “噗……你老爷子这都是什么想法啊?”秦无殇彻底无语了有木有。

    “你真的有俩个儿子了?”

    “准确的说,我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是双生子,老三小,才六岁,他娘生他的时候伤了身子。得休养一段时间。”

    “你这小子怎么能这么运气好?这点年纪居然就有三个儿子了,太让人羡慕嫉恨了。”老头恼火的说道“不过你三个儿子年纪这么的接近,你那俩个女人估计以后还有的闹腾,你多注意点。”

    “没问题,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的儿子都是一个女人生的。”

    噗……

    老头惊呆了有木有?

    特么太让人惊讶了,这是什么样的女人啊。居然能够给老秦家添了三个男娃子。

    “你说,她的身子伤了?”老头忽然想起了这茬,赶紧道“那可得好好养养,说不定身子养好了还能给你生儿子。”

    秦无殇笑笑,要说婧婧确实是劳苦功高!

    “那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双修大典?”老头插话道。

    “暂时还没有计划,一来是孩子都还小,我还想等孩子大点再说,另外是我那女人的修为低了点。才筑基期。”秦无殇无奈的道。

    他自己觉得自己够小的,但是他媳妇的年纪更小。

    以着他媳妇如今的年纪,修炼到筑基巅峰。应该算是天赋不错的。

    可是跟如今的他比较就有点不够看了。

    老头直接继续呆!

    “那她到底多大了?”

    “不足三十岁。”

    “咳咳咳……”艾玛,臭小子你就不觉得她这年纪太小了?“那你儿子们呢?”

    “这里危险,等回到我的尊宫,我再让他们出来拜见老祖爷爷您。”说完他直接将秦晖也给收了起来。“祖爷爷这尊宫里除了我们刚刚拿走的灵泉,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的有用的东西了吧?”

    “就剩下那个冰螭的身体,不过那个小冰螭朝着这边回来了。你最好不要动他母亲的身体,省得它一直追着你跑。毕竟这副冰螭的身体,对你也没有什么大用。”

    “这可是纯血的冰螭!”秦无殇的肉疼的看着冰层之中的那具冰螭的尸体道。

    “那具尸体的精华都在她临死之前给了那个小冰螭了,如今剩下的就是一具躯壳而已,真的没什么大用。”

    既然老祖爷爷这样说,秦无殇最终还是放弃了那具冰螭的尸体。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地下尊宫残骸之地。他离开没多久一群魔宫的人围攻着一只冰螭,还被它不断的突破封锁冲到了这附近。

    然后那只冰螭忽然爆发,直接杀死了几人,又重伤了几人。害得这群人不敢在围攻冰螭,让他从容的离开了原地。

    等到这些人再次得到支援。重新聚集然后又追踪它的气息找到地下尊宫残骸的时候,那具大冰螭的尸体已经彻底不见了,即使是使用大本营的旋离镜子也没有发现那只冰螭,它消失的地方距离大本营的最外层防御罩附近。或许那只冰螭已经脱离大本营!

    秦无殇一路暗暗的继续潜向崇义宫的方向。可是秦涛却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去,就问道“这是去哪里啊?”

    “去崇义宫那边看看。”

    “崇义宫?”

    “就是这边魔域战场的大统帅的尊宫!”

    “魔域战场?”

    “当年跟域外魔族一战之后。神弃荒原破碎,形成了如今的魔域,这里人族和魔族以及妖族杂居的区域。不过这里还是以人魔混血的魔族人居多。

    这些魔族人也不安分,占据着神弃荒原的众多资源,还想着自立为王,彻底占据这一地区。魔宫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毕竟这里也是上次域外魔族攻击过来的桥头堡。这地方要是让他们占据了,万一哪天域外魔族转头再来呢?”

    秦涛听了他的话,连连点头。

    “这个地方绝对不能轻易送给那些域外魔族的后代。”

    “我们魔宫也是这样想的,可惜这些域外魔族的后代也相当的厉害。跟我们魔宫多年来都斗个旗鼓相当,魔宫看着这边的战场。利大于弊,就干脆维持这边的战场,用来磨砺弟子。”

    秦无殇说的这些都是自己家的老头子给他说过的。

    秦涛听了连连点头。

    “那你跟这里那个什么大统帅不对付?”

    “那个崇义宫里的大统帅,派人截杀我堂叔和我儿子们。小晖之前就是因为这个受的重伤。”

    秦涛听了这话,立即色变。灵体凝聚起来的老脸,一阵的扭曲。“他疯了吗?居然敢算计我们秦家未成年的孩子?”

    “人家都已经出手了。”

    “那你这是打算办?”

    “呵呵”秦无殇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

    话表一头,神弃之眼内,某个土寨子里,葵子家里的土炕之上。

    云婧看着自己家的小儿子在葵子家土炕上翻滚。葵子给她准备了干净的被褥。还亲自给她准备了吃食。这个葵子的手艺不错,做出来的饭菜很是好吃。

    而且也有一种浓浓的家的味道。

    这种感觉云婧只有在云瑶的身上才感觉到过。

    小豆子没过多久也蹦跶了过来,随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小豆子的爷爷跟奶奶。

    云婧对于这个神弃之眼,还有他们这些神裔都是很好奇的。正好他们都过来,云婧就抱起了小白猫,等着他们开口。

    小豆子一家人都坐到了土炕上,葵子给大家上了瓜子等坚果,然后又走了进来,端上了茶水,最后才挨着云婧的身边坐了下来。

    “云医师。小豆子的情况你也看见了,从他出生开始,他爹娘,还有我们老俩口都围着这个孩子转,我们想尽一切办法积攒元阳丹给孩子。就是为了凑足足够的元阳丹给附近大城里的医师请人家出手来给小豆子救命。”小豆子的爷爷说道。

    “小豆子的情况,很明显是他的身体太脆弱了。根本负担不了他体内那种逐渐强大的力量。”云婧看着小豆子笑道,她一笑小豆子也朝她小起来,虎头虎脑的十分的质朴可爱。

    “若是附近大城里的医师会给小豆子怎么治疗?”她又问。

    “这个我们不是医师就不清楚,听说治疗过后,至少能挺二十年没事儿,这样的话,小豆子都可以亲眼看见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了。”小豆子的爷爷感慨的道。

    “……”尼玛小豆子今年才十岁好不好,这么小的孩子啊!云婧举得自己又被雷了。

    而且就顶用二十年,那就是说使用的办法是压制了。可是压制是力量还是血脉?

    照她曾经从事基因的研究来借鉴,压制力量要比压制血脉简单多了。

    若是想要压制血脉。那么难度就不止上一个台阶那么简单。

    不过压制力量虽然方便,但是一旦解压,弄不好人就直接没了。而压制血脉,却可以一直活着。

    “这样,小豆子的情况。让我先观察观察,斟酌斟酌,然后设定一个治疗的方案。”云婧说完跟着就道“不过之前,我希望能给小豆子做一下全面的检查,可能需要抽取一些小豆子的血液。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抽血在星际时代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在这个时代却有问题了。因为各种咒术的光辉闪耀,这让血液这种人体精华越发的被人所珍视,轻易不愿意让人抽取研究。

    “云姐姐,要不你先拿我实验实验,若是效果好,再给小豆子治疗,这样行吗?”葵子小姑娘突然出声道。

    艾玛,云婧觉得自己瞬间被感动了,这尼玛绝壁是真爱吧?

    太舍得了。

    就是小姑娘,你为了一个十岁的小男孩牺牲,让姐感动同时也一样的感觉到头顶上天雷滚滚啊!

    “这……”

    云婧去看小豆子的爷爷跟奶奶,结果这俩老虽然脸色尴尬,但是却都是一副赞同的样子。“要不,就这样,让葵子先来治疗。”

    “是啊,是啊,葵子先吧。”

    云婧听了颇为葵子不值得。

    可是葵子却暗中拉了拉她的衣袖,等到送到了小豆子的一家人。云婧才单独拉住葵子问“刚才小豆子的爷爷和奶奶说那样的话,明显对你很不公平啊!”

    “我不在意。只要小豆子好就好。其实我跟小豆子的爷爷跟奶奶一样的想法,只要小豆子能够活着我们就都好。我将来想跟小豆子在一起,给他生儿育女。

    可是若真的不能,我也希望死的那个人是我。活着的人是小豆子。”

    云婧摸摸葵子的小脑袋,也不知道应该赞美她如此可爱好呢,还是该骂她怎么就这么单蠢?

    若是仅仅只有你一个人在单方面的付出,这份感情真的值得吗?

    若是别人的话,类似云婧这样流落到于自己所在世界完全不同的异世界,还学得一身高深的医术回来。肯定是觉得自己赚回来的最大的财富就是医术了。

    可是云婧却不这么看,她认为自己流落异世界最大的财富,就是在那个世界学会了如此对待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感情!

    就像她现在跟秦无殇的事情,看似她给秦无殇生了三个孩子,她如今也跟秦无殇相处的不错。但是从私心里来说,其实云婧虽然对秦无殇有好感,却从来都不拿他当成自己的男人看。

    顶多现在是一个情人,或是搭伙的。

    不是秦无殇对她不好,也不是秦无殇不符合这里的女子择偶条件。其实真要较真起来,秦无殇是无数女子的金龟婿的最佳选择。

    可是云婧并不是普通的女子,她看的好比她们透彻。

    她跟他在一起相处这么久,却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对她露出什么着迷或是钟爱的神色。

    她还不如吕湘,秦无殇有时候看她还会恍惚发呆呢,可是秦无殇从来就没有对她有过这种表现!

    所以云婧一直都觉得。秦无殇现在跟自己混一起,很可能是因为俩人之间的共同的孩子。

    不过这件事情其实也很好解决,只要她的修为提高到跟秦无殇的比肩的程度,那么终究俩人会平起平坐,坐下来静心的探讨一次感情归属问题。

    云婧一直觉得这段时间,她在处理跟秦无殇的关系的时候,有些委曲求全了。可是小葵子却活生生的给她上了一课,小葵子的感情很单纯也很纯粹。

    想必于她,自己的杂念太多了。

    秦无殇又不是傻瓜,想必也是心有所觉了。

    到底云婧是心虚有愧。在面对秦无殇的事情的时候,大多数是想着拖延逃避的办法。一点都不主动积极!

    只是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却一直都没有跟她说过。云婧觉得这样似乎不对,似乎是她忽略了什么……

    “葵子,你对小豆子真是太好了。”云婧叹息了一声。果然开始用葵子首先实验起来。

    葵子的血被云婧采样出来了。

    她分析来分析去,其中某种奇特的血液因子忽然惹起了她的注意和兴趣,猛的意识到她曾经看过类似的东西。那个……在那个古代秘境之中她复制下来的那些基因图谱!

    云婧干脆将自己用智脑整理出来的基因图谱一张张的翻出来跟手里的取得的血液样本中的提炼总结出来的基因图谱相比对。有俩个基因图谱跟他手里的血液基因样本图谱有这惊人的肖似程度。

    云婧有想起自己得到了那些改造基因的古老图画,心中一动,是否很早以前,人类就研究过这些东西?

    什么神族的神力也跟那些古老的基因图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吗?

    那么神族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他们的文明是跟星际文明类似,还是另外有什么关联呢?

    第三日的早晨,云婧跟葵子和儿子一起吃了早饭,就让小白猫回到自己的空间里玩耍。然后单独对葵子道“你的身体我有一套治疗方案了,但是这个方案是不是能够成功还得试过之后再说。

    你愿意不愿意试验一下?”

    葵子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点头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寨子的大门口忽然异常的喧嚣起来,似乎是什么大人物驾临了。

    蓝蓝是更新慢了点,主要是这个题材蓝蓝也是第一次写,写写我就总得想想以后的情节怎么接……大家都知道仙侠类的文文,不怎么好写哒,还有感情戏也一样不怎么好写哒,不行亲们可以试试。这个,写第二本这个题材的文文估计就会好些。

    另外蓝蓝这俩天感冒病了,所以更新不咋给力,对不起了各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