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16-217章 坑爹

第216-217章 坑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无殇一走,齐祭立即转身就直接甩了齐江一个耳光!

    跟着还气不过,又甩了一个耳光!

    齐江直接被他老爹力大的甩到了地上,惊骇无比,脸色惨白的看着自己的老爹“爹~”

    “你疯了吗?你这小畜生是不是直接打算坑死你老爹?”齐祭气急败坏的质问道。

    “爹~”齐江很是茫然,他没错啊,以前遇上他看不顺眼的角色,他不也是这样先整人,若是对方来头大,就最后告诉老爹帮他收尾。

    这有什么的啊?

    “那个秦无殇不给你儿子面子……”

    齐江刚说到这里齐祭顿时脸色大黑,再次上手又甩了齐江俩个大耳光,直接甩掉齐江俩颗门牙才怒声道“我真是他纵容你了,你居然什么人都敢下手。”

    “爹……”齐江望着齐祭看着他那冷漠而怨恨的眼神,顿时感觉浑身冰冷。呜呜的哽咽起来“爹!~”

    齐祭干脆没有理他,而是直接越过齐江看想韩追问道“你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齐江怎么会招惹上秦无殇的?”齐祭的眼神冷冷的,冰的让人发毛。

    韩追看着齐祭,忽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他心中忐忑的道“这事儿,在我看来真的怨不得三公子,都是那个秦无殇的错。最开始的时候,是咱们三公子偶然间得知那个秦无殇自己有一座尊宫,而且是他从无到有,一手建立起来的。

    这不三公子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尊宫了吗?所以打算去他那里问问。这个新建的尊宫是怎么弄的。结果那个那个秦无殇一开始就没看不起我们三公子,根本不把咱们三公子跟您当回事。

    他态度十分的恶劣。还让人把我们赶了出来。后来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地传了出去,让咱们三公子大失了面子。

    于是……于是……三公子就说,想个主意整整那个秦无殇……”

    “是谁设计截杀秦无殇的儿子和秦戮的?”齐祭问到了关键点上。

    “……”韩追不敢说了。

    啪,噗!~

    齐祭猛的拍出一掌,直接拍到了韩追的胸口上。这一掌。快得让韩追连个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四肢百骸的骨骼就直接被齐祭给拍碎了。

    他的身子颤抖着,若不是一口魔元调着,只怕现在就倒跌不起了。

    他脸色惨白,骇然绝望的看着齐祭。“大……大统帅……”

    “你是谁的人,谁让你过来设计我的?哼?你是想让我跟秦家交恶?所以就拿齐江当枪使?”齐祭的声音冷酷无情。

    “大统帅……”韩追的声音带着颤音和悲愤。“我是您亲手培养起来的元神道君,我能是谁的人?我尊敬您,维护您。才会爱屋及乌的帮助三公子。您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我对您绝对是忠心耿耿啊!”

    “忠心?你的忠心到底给了谁了?”齐祭看着他冷漠的嗤笑。“秦家是什么人,在魔宫是什么地位,我不相信你不懂。魔宫核心七大家族。秦家排在第五。

    可是第五的秦家这么多年,即使是排名前三的那三大家族也没有任何人敢小视了秦家。

    这样的秦家,我讨好卖乖还来不及,怎么敢轻易得罪秦家?你真为我这个大统帅着想,会在这个事情上怂恿齐江犯错?”

    “大统帅……”韩追带着痛哭流涕的悲惨委屈。

    “不要这样叫我,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谁让你来害我?”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大统帅,我的真的一心都是为了您跟三公子啊。而且我出这主意。三公子也是认同的啊,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召集那些多人来帮助我们?”

    你这是打算拖着更多的人下水!

    齐祭的眼神越发的冰冷。

    “齐额,我已经传信给骸骨上人,你赶紧带人去寻他。”齐祭说完就丢了一个小八卦镜给他。“这就是旋离镜,先找到骸骨上人。不要让秦戮真的出事儿。”

    “堂伯,难道这事儿就算了,我们这次的亏吃的多大啊,崇义宫简直就要被那个什么秦无殇给毁了。”齐额有些心疼的看着齐江,那小子虽然不着调,但是好歹是他亲堂弟。

    “能挽救就挽救……”齐祭无奈的说道。

    “大统帅……”

    “大统帅……”一直跟在齐祭身边的俩个化神终于不甘心的出声。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如果不是实在活不下去,走那一步的话,真的得不偿失。”齐祭眼神黯然的道。“这里虽然是魔域战场,看着广大,什么都不缺。但是你们又怎么知道这边的战场每年送过来的资源是多么的雄厚?

    我如今坐在这大统帅的位置上, 我们要什么有什么,说句呼风唤雨都不过分。若是没有了这个位置,元气大伤那也是一定的。”

    齐祭自从坐上这大统帅的位置,就开始组建自己的势力。

    魔宫之中派系林立,若是没有组建自己的势力和寻找到合适给力的盟友,说不定什么时候枉死在某个事件之中。

    齐祭是那种十分的有野心的人,他可不想那么早就死亡。

    尤其是魔域战场的大统帅的位置又十分的特殊。他自从坐上这大统帅的位置,三百年过去了,可算是真正的势力盘根错节,长成了参天大树。

    可惜的是,他的大部分势力都在魔族战场这边,而且他毕竟只是新兴的魔宫势力,跟魔宫内的其它老派势力相比较,简直是米粒之光于皓月争辉,实在是差距太远。

    可是齐祭也从来都没有灰心放弃过,反而他还踏下心来一步步的努力的组建自己的嫡系势力,而且走的异常的稳当。

    魔宫只有三大战场。但是谁不知道这三大战场上,走的最稳。最后潜力,一家独大的就是他齐祭。

    齐祭甚至有想过,他还是生的太晚了。若是他生在魔宫建立的早起,或许他就能够带领齐家长成另外一个魔宫的核心家族了。

    可惜了,他生的太晚。

    不过即便如此。他在魔域战场上也过着土皇帝一样的生活。

    “爹……”齐江此刻怯怯的朝着齐祭喊了一声,也成功的拉回了齐祭的思绪。他立即恼火的道“别叫我爹,你爹都被你彻底坑死了。你傻啊,不长脑子啊,爹没跟你说过魔宫的七大核心家族咱们暂时不能招惹吗?”

    “爹,我真的没有想到。爹,我们齐家拥有那么大的势力,他们秦家凭什么看不起我们。凭什么看不起我,看不起爹?他算什么?爹背后没有什么核心家族的支持不也建立我们齐家?他处了有个好靠山,好背景外,他秦无殇还有什么好拽的?

    再说我抓他儿子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他,讨要点组建新的尊宫的经验?我怎么了我?我这样说真的就那么罪大恶极吗?”

    齐祭听了这话,叹息了一口气,神情有些有松动。

    齐江看到父亲的神情松动,顿时暗自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偷偷的在背后朝着他竖起大拇指的堂哥,赶紧又道“爹。他可以瞧不起我,但是觉得不能鄙视你,瞧不起我爹。我真的是受不了,我看不得他对我爹有半分不敬,所以我就咩有忍住朝他们下手了……爹,儿子对不起你啊。都是我的错。爹啊,要不,你把我杀了,然后拿我的尸体去给那个秦无殇一个交代,给秦家一个交代,你说好不好?

    只要能够是为了老爹好,儿子万死不辞!”

    齐祭听了他的话,眼神理解又和缓了。他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你啊,你啊,你说你让爹说你什么好呢?”这回的口气好了不老少,原本暴怒的齐祭,竟然奇迹般的又成了慈父。

    看得他堂侄儿齐额都有点傻眼了。虽然他多次看见齐祭对于自己这个小儿子无可奈何的宠爱和纵容,宠溺和怜爱。但是这次小齐江闯了那么大一个漏子,没有想到齐祭大统帅居然如此轻易的就选择了原谅他?

    “大统帅……大统帅……”

    韩追凄厉的喊道“我对您忠心耿耿啊……”

    “哼!~”齐祭对于儿子能够原谅,但是这么大的一个巨大的坑,他跳下来了,却不代表他乐意。却不代表他就会放过那些坑了他的人。

    儿子是儿子,其它人算个毛线?

    “阿黑,你来了吗?”齐祭这话刚说完,一个黑色的骷髅人就走出了黑暗的空间。显露出他的身影在齐祭身后三不远的距离。

    这个黑骷髅就是上次追杀秦晖的那只。

    他的师尊是如今跟秦戮一起失踪的骸骨上人。

    “我来了。”

    “这个韩追交给你,从他开始将他那一系的虫子都给我挖出来。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我。”

    “好的,没有问题,把那个韩追交给我。”黑骷髅走到韩追的身前,不顾韩追的咒骂恳求,带走了韩追。齐额一看没他什么事儿了,赶紧跑出去找骸骨上人了。

    之前跟秦无殇走过三个化神道君,而留在的这俩个化神道君眼见其它人都走了,其中一人就问道“主上,您看是不是魔宫暗部的那些人?”

    “齐哥,我也觉得他们的可能性大。”另外一个化神道君也蹙着眉头想到。

    “主上,最近暗部的人确实充斥了不少。”

    “齐哥,我一直都觉得俺不的那些人都不是好东西。”

    “……”齐祭听了这些话,脸色异常的郁闷。

    而就他们的上方,那只冰螭被打的遍体鳞伤,却仍旧就逃走了。

    一群化神道君都快气疯了。

    齐额离开地下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就看见遍地狼藉的崇义宫,这次崇义宫损失太大了,那么多的精美建筑多被踩踏破坏殆尽,几乎成了一片瓦砾。

    “那只冰螭到底是怎么跑的?你们可还是一群道君,怎么就捉不住它?”

    几位道君还有一帮子元婴和金丹弟子十分的狼狈的站在齐额的面前。

    “那只冰螭的血脉非常的古老纯正。它居然会使用冰盾之术和水镜遁术。”其中化神道君黑脸说道。

    “……”齐额(⊙o⊙)…好不惊愕。

    “……真的。”

    “是啊,那只冰螭太厉害了。防御力十分的强大,宝器飞剑出手在它身上连个毛都看不掉。灵器才能堪堪砍出点血,这让我们怎么围杀它?”

    “是啊 ,是啊,若是拳头打的活是巴掌劈的。顶多让那只冰螭吐点血。”

    “它皮糙肉厚,还特别能挨打。”

    “是啊,是啊,它还特别的狡猾,一度躲避我们的追杀,还一路破坏崇义宫。”

    一群化神道君一个个都朝着齐额抱怨那个逃跑的鬼东西不是个玩意。

    但是……

    齐额不解的问道“那它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这下其它人都不解了,谁知道它哪里去了?

    齐额无奈之下,翻出了旋离镜找气那个冰螭。结果却发现冰螭居然在朝着某个大本营边缘的方向,火急火燎的飞去。

    齐额告诉了众人那只冰螭去了哪里,然后去找骸骨上人。可是他使用旋离镜将整个大本营翻查了一个遍都没有。难道骸骨上人他们离开了大本营?

    这到是也有可能!

    “这样,你们继续去追那只冰螭,一定要把它弄死。我先去办大统帅交代给我的其它事情。”说完齐额就先离开了。

    其它道君和元婴等弟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然后朝着齐额指点的方向追了去。

    而另外一边,秦无殇早就炮回了发现那只冰螭的冰层下方。然后跳进了一片残垣断壁的一处尊宫残骸之中。这处尊宫一开就曾经遭遇了几乎致命的毁灭。

    整个尊宫断裂成了数段不说,最主要的核心阵法的部分居然还缺了一大块。

    要说这种尊宫。但是外表上来是没有其他研究或是探索的价值的。

    可是对于秦无殇来说,却不是如此……

    他看这处尊宫却是不同的,因为这处尊宫上面的纹刻着属于秦家的专属的家族印记。若是秦家的尊宫。那就是多年前秦家的先祖们战死,或是抛弃的尊宫残骸!

    只是若是抛弃的尊宫的残骸的话,那么这里就一点价值都没有。可是若是先祖的战死之地,或许这里还有其它先祖们留下的东西。

    秦无殇干脆使用血脉追踪之法,在整个尊宫的范围内查找。一股微弱的熟悉的气息从东南方传了过来。秦无殇直接朝着东南方杀去,可是那边却是瓦砾最多。没有一点完好建筑的地方。

    秦无殇寻到了某地,然后选择了一个方位开挖。大约挖掘冰层冻土十几米后终于在坑内发现了一枚古朴的手环。

    就是这个……

    秦无殇感应到的气息就是他。

    秦无殇赶紧拿起了手环,忽然一股奇异的波动随着手环荡漾了开来。跟着一股奇异的波动忽然扫荡了他的全身,然后又默默的退回了手环之内。

    秦无殇顿时脸色古怪。“请问,您是哪位先祖?”

    “我就说怎么会突然在我面前出现一具特别合适的肉身,小王八蛋,你是秦家那一房的子弟?”一个中期十足的咆哮男声出席那在秦无殇的识海之中。

    秦无殇的脸色更加的古怪了。不对劲儿啊,若是对方剩下的是神魂,既然是有着尊宫座驾,还能够留下神魂,那么想必之前应该是修为不弱的厉害人物,怎么会直接使用神魂连接的他的识海,而不是在他面前凝聚灵体之形?

    莫非……

    “我说,老祖,您老人家该不会是连凝聚灵体都做不到了?混到这么凄惨的地步?”

    “我呸!你个小王八蛋说什么呢?要不是你是我秦家子弟,你这躯壳老祖我就征用了。快说,你是哪一方的?”

    听到老家伙毫不客气的话,秦无殇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道“我父亲是秦衍。”

    “秦衍?这个名字我不认识,你父亲的爹是谁,你父亲爹的爹是谁?”

    我噗!!~

    秦无殇好不无奈。

    “我爷爷是秦孜。我的祖爷爷是秦锋。”

    “秦锋,竟然是秦锋!他玛的。这不是我孙子吗?你竟然是我这一脉的嫡系?”老家伙忽然猛的拔高了声音道。

    秦无殇一瞬间呆滞了有木有。

    “您老说什么?这不大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老子是秦涛,魔焰滔天的那个秦涛!”

    “呃……”特么的果然是老怪物啊!秦无殇一阵无语“您老真是魔焰滔天的那个秦涛?我可我听说我们家秦涛老祖不是去了仙界了吗?”秦无殇疑惑不解的问。

    “什么去了仙界?大约五万年前,外域魔族再次如今我们生灵界,为了不让外域魔族攻打到生灵界的腹地。大肆迫害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但是我们组织了联军前来阻挡魔族的入侵。

    就在这里,我们死伤惨重,那一战太惨烈了。不仅我们精锐尽失,域外魔族同样哀鸿遍野。可是都打到了那个份上,双方都没有了停战的可能。我们必须分出胜负。

    可是我们当时没有把握取胜,若是域外魔族惨胜,那么结果会非常的严重,我们很可能会被域外魔族打出一条通道。然后彻底将此地作为桥头堡,侵占我们整个生灵界。

    于是大家就想出了一个疯狂的计划。那就是牺牲一些人,我们选择自爆然后炸碎整个神弃荒原!”

    噗……

    秦无殇惊愕的听着。

    “嗯,我也是当时觉醒牺牲, 选择自爆人之中。神弃荒原面积极为广袤,又有神族的封印禁制在,如何是好破碎的?当时我们秦族就出了二十三人,选择了殉爆自己。

    我就是其中之一。”

    “您老不会真是五万年前的老祖宗吧?可是不对啊。如果您五万年前就失去了肉身,你怎么还可以以神魂的方式活下来?”

    秦无殇特意稀奇的问。

    “因为我自爆的时候还选择了这座尊宫作为我的坟墓。你别看这座尊宫好似没有什么价值,也不起眼。但是越是这样地方。其实越是容易让我活下来。再说这样的地方若是藏个什么手镯戒子之类的,谁能发现。我自然就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你是说,你当时留了个心眼,选择了在自己自爆之后,神魂却飞到尊宫里寻求夺舍重生的机会。这座尊宫当年一定是完好的,而且防御力极为强悍的。可是神弃荒原最后破碎的力量才狂暴强大了,所以这座尊宫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秦无殇一边总结老头子乱七八糟的不能连续上的话,一边蹙起了眉头道。

    “哎呀,你小子真是聪明。这都被你想到了。”

    “您真是秦锋祖爷爷?”

    “废话,不是老子又能是谁?”

    “那也就是说,还有其它我们秦家的人可能跟您一样,神魂还活着呢?”秦无殇问。

    “……有这个可能,那群老王八蛋一个比一个精明,真的很可能都活着呢。”彪乎乎的声音接茬道。

    秦无殇微微一囧o(╯□╰)o“那祖爷爷您老说说,家族知道你们还在的事情吗?”

    “那我怎么知道?”

    “什么叫做那你怎么知道?”

    “我们秦家只有血脉牌,没有万魂灯,反正只要我们失去肉身,那个啥,血脉牌就会破裂。咳咳,你懂的。”

    秦无殇的脸听了这话,差点没有皱巴成包子。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凉拌。”

    “祖爷爷!”还是便宜祖爷爷,还没有被鉴定过的。

    泥煤的,他本以为去了仙界的祖爷爷为毛还活在这里啊?

    “我需要一具肉身,最好天赋很好的,而且最好是婴儿的。幼童的也可以。若是是在没有合适的,你再给我找一具成人的吧。”某个老家伙实在没好意思说出他一开始见到秦无殇的肉身靠近的时候差点流出口水来。

    特么多么好的一副肉身啊,可惜是他的直系血亲后代。

    这要是换了其它的家族里的老怪物,即使是直系的家族后代也夺舍了。

    直系后代一直都比老家伙们贵重多了。

    而且被夺舍后的直系后代一般都不会再有子嗣,断绝血脉这种傻瓜事儿,对于孩子稀少的秦家来说,那就是罪无可恕的大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