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13-214章 螭吻

第213-214章 螭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人,风狸猫喜欢穴居,爪子还厉害,它们特别擅长挖洞,只要有风狸猫洞穴的地方,这群小家伙能够一直把他们的洞穴挖到地下数百里。”

    “让你们挖就挖,哪里那么多废话, 再说你们一群修士,修士啊,挖洞还可以用各种法器法宝,不过是数百里有那么难吗?”白发老人没好气的说道。

    艾玛,您真是站着话说不要疼。

    可是既然大人都这样发话,大家就挖吧。

    挖啊挖啊……即使是法器法宝挖的快,但是风狸猫这种小东西的洞真的是好幽深啊!

    大家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坑,可是就连一个猫猫都木有发现!

    砰……

    忽然传来一声巨响。跟着就有人发出一声惨叫,啊!~~

    等到众人醒悟过来,匆忙的跑到出事地点,才听见下面有微弱的呻吟声传了出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有人喊。

    “这到地下溶洞了,哎呦,我旁边就是一条地下暗河!”下面那位说道。

    原来竟然是某个倒霉蛋,一不小心挖漏了,直接掉到了地面下的溶洞之中。而且这溶洞好深,旁边还有地下暗河,于是其它挖洞的兄弟一个个面面相觑,最后再一起看向白发老人,这还要挖吗?

    “挖啊,继续挖,要是没有捉到风狸猫,你们看着吧。”白发老人直接上了威胁。反正只要是挖洞了,总要见到成功。否则的话,他没有法子交代之前,先把这些人给交代了。

    眼见着白发老人的眼中冒出噌噌的凶光,一群识时务的兄弟们干脆直接回身,低头挖吧。

    也不是知道是不是在这里居住的风狸猫都搬迁了,一群人挖了俩个多时辰,把这块山腰给戳成筛子了还是半只带毛都没发现。

    一群汗流浃背灰头土脸的小弟子们一个个脸色哀怨,都在心里头拼命的腹诽某个张白毛的家伙全家死绝!

    整个山腰上也弥散着浓重的烟尘!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时候,秦易带着明霄宫的部分精锐弟子悄无声地的进入了大本营的结界之内。

    一路之上,他不断追踪着血脉印记,就在这个方位有俩个,另外一个却是在大本营崇义宫的方向。崇义宫跟明霄宫一样也是处尊宫,不过那里是大本营大统帅齐祭的地盘。

    这就是说,他的孩子之中,有人被抓去了齐祭的崇义宫。秦易强行按下心中的恼火,带着人打算先把其它俩个找到。远远的秦易等人就发现了白发老人这一拨人。看见他们在挖洞,秦易就更加确定这下面必然有他的孩子了。

    挥手示意己方的人马找地方隐蔽,秦易施展土遁之术。悄然遁入了地下。并且朝着他确定的方向摸去。

    ……

    秦煜和秦煊有些傻眼的看着地下这只庞然大物。泥煤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处庞大无比的地下山谷。山谷之内沉睡着一只雪白色的……螭吻!螭吻()龙的一种,大部分是水属性,但是也有变异冰属性的。

    山谷的地面上,被厚厚的冰层所覆盖,几乎是白茫茫的一片,而且还带着惊人的低温。

    “那是一条卷曲起来的冰螭吗?”秦煊差点惊掉下巴的问。关键是那怪物特么太大了。

    一只爪子居然比他们的站立的小山丘还有大。每次看它呼吸。都能够卷起一道冰风暴,噼里啪啦的冰渣子被风暴吹的漫天飞舞。

    “大本营的地下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秦煊一副不解的问着自己的哥哥。

    秦煜也觉得奇怪,不应该啊!类似大本营这种地方,在建立的时候,都是让人拉网式的调查要几遍。最后才设置的各种禁制作为预警和防御之用,没道理没有发现过这个家伙啊!

    “也许是大本营自己的养的?”秦煜猜测道。

    秦煊的小脸上也充满了问号。真是自己想的?

    为了标记家养的和野生的区别,家养的灵兽或是魔兽的额头上都有特殊的符文几号,俩小只小心翼翼的调整位置朝着冰螭的头上看去。

    咦……木有标记!

    “哥,这是野的?”

    秦煜暴汗,这东西若是跑出去,以它那个头,一爪子只怕就要把坊市给抓出一个巨大的豁口,就大本营那个崇义宫估计也不够它踩踏的。

    太大了亲!

    “大概吧!”

    “哥,那你说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的?大本营的人知道不知道?”

    秦煜无语“我怎么知道人家知道不知道?至于这家伙怎么来的?我更加不知道了。”

    “要是我们明霄宫里多了个什么东西,咱爹一准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那个崇义宫大统帅真心的好挫啊!”秦煊感叹了一声说道。

    秦煜没好气的白了自家弟弟一眼。“或许这东西就是人家大、统帅捉来,然后强制给沉睡在这个地方!”

    秦煊一副你骗鬼鬼都不信的小眼神瞅他。

    好吧,他也知道冰螭这种玩意若是没有控制,放在大本营这种地方,那就是偷菜贼被放进了菜园子!

    大本营的内的众多人类和魔兽灵兽都能够成了它的点心。

    “管它呢!反正出了乱子也不是我们家倒霉!”

    秦煊听了这话,干脆朝他举起了小爪子,老哥厉害!

    就在俩小脑袋贴着脑袋,继续定定的瞅着那巨大的冰螭的时候,秦易收敛的全身的气息,快速的在地下朝他们藏匿的地方接近。

    秦易却不知道,他的人形一不小心被四处找秦煜和秦煊的旋离镜给发现了。艾玛,大事件啊。秦大尊居然已经悄无声息的跑进了大本营了。

    负责看守和操纵旋离镜的弟子赶紧连滚带爬的去找自己的主子禀告去了。却没有发现,就在秦易前往的地方,还有更加可怕的东西在沉睡着。

    秦易收敛自己的气息,完全是为了找孩子们方便。可是他却惊异的发现,就在他的血脉印记的附近居然还有一股极为强大的暴烈气息存在。

    秦易心头一凛,立即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等到他一路快马加鞭冲到血脉印记旁边,就瞅见自己的俩个小崽子,秦煜跟秦煊傻乎乎的蹦跶到冰螭的头顶上去了。还一副小心翼翼的探险的样子。

    泥煤的,真是什么都敢玩!

    秦易差点没气得胡子都倒立起来,前提是他得有胡子!

    秦易火大的直接飞上那巨大的冰螭的脑袋上,飞快的抓起了俩小。

    昂!!~

    即使他再收敛气息,他的一身修为在那里摆着呢,这么严重威胁,冰螭再困也醒来了。其实早在他接近山谷的时候,冰螭就醒了。

    等到他飞上冰螭的脑袋抓走了秦煜跟秦煊俩个,冰螭就彻底恼了。

    泥煤的。什么东西都敢踩爷的脑袋瓜?

    昂,再次嚎叫了一声,冰螭动了起来。他一动。整个山谷的都开始颤抖起来。轰轰哗啦哗啦,整个山谷地面的冰层都出现了大范围的龟裂断裂。

    其中有几处巨大的裂隙的下方,向上冒出了耀眼的彩光!

    秦易定睛一看,那是……

    就在冰层的下方,居然是一座残破的宫殿,宫殿之内横亘着一只巨大的冰螭的尸体。

    没错。是尸体。因为那只冰螭的肚子已经破开了。而且那只冰螭明显比他眼前这只要大出十几倍的体积。也就是说,他眼前这只冰螭弄不好就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家伙。

    而且它是怎么来的,他心里也有数了。

    龙兽的幼崽一出世就很聪明,他们本能的感觉到外界的危险,一般都会选择呆在安全的地方长大到成年。才会跑去出去溜达。看见山谷冰层下方那只冰螭的状态,秦易就猜测出。大概这只小家伙是那只母冰螭在临死之前产下的,她死亡之后还给这个小家伙留下了许多的遗产,让它能够长大。或是留下了什么东西,让它能够长大现在的大小。

    只是那座残破的宫殿是怎么回事,秦易瞄了几眼,有点眼熟啊!

    将俩个小家伙收入灵兽袋,不理会某俩小只嗷嗷的愤怒声。秦易朝着那瞪着大眼珠子看着他的冰螭勾了勾笑。哎哟,大块头,出去遛个弯也是好的嘛。

    秦易翻手抓出了三根长枪,其中一根闪电般的插入了冰螭的右眼。

    昂!~

    这下可是彻底把冰螭给惹火了,秦易飞到哪里它的大脑袋就跟着冲到哪里,秦易身体快速的破开地面冲上地面,这只恐怖的大家伙也跟着硬是撞出了地面。

    轰隆隆~

    随着冰螭冲出地面,就在它冲出地面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

    秦易嘴角勾着冷笑快速的朝着崇义宫的方向飞了过去。顺手还将第二只长枪插到了冰螭的脖子上,鲜血噗噗的喷射而出。

    冰螭彻底怒了,昂!~凄厉的高叫一声就朝着秦易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秦易的飞行速度逐渐加快,那冰螭体型巨大的但是速度同样快若流矢!

    眼看着就要抵达崇义宫了,都能够看见崇义宫内的人流了。秦易再次透出一根长枪,直接插入冰螭的胸口,差一点就刺破冰螭的心脏。

    昂!!~

    冰螭终于被他惹的失去了理智,忽然长大了嘴巴,一口铺天盖地的冰晶寒流好似天河倾倒一样的从冰螭的嘴巴里倒出好似洪水一样的冲击到了崇义宫的防御光壁之上。

    秦易快速的掠过整个崇义宫的上方,噼啪!~

    一阵破裂的响动之后,寒流猛的冲破了光壁直接淹没了崇义宫!

    “果然是纯血!”秦易冷冷一笑。

    纯血的冰螭吐出的寒流,带着先天极寒肆无忌惮的撕裂了崇义宫外的防御光壁。顷刻间就淹没了整个崇义宫。

    “是谁干的?”一声充满的暴力的怒喝随即从崇义宫深处响起。

    跟着一条身影飞身冲出了寒流,冲上了半空。

    有是一个人类,冰螭还以为是秦易搬来的救兵,顿时大怒,立即就给他又来一道寒流!

    昂!~

    巨大的寒流再次淹没人影,又一次淹没了崇义宫。就见寒流之中,一道浓黑的魔气忽然翻滚冲天而起,魔气冲出了寒流。一道绛紫色衣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魔气消散之后的半空之上。

    “混蛋!”他暴怒的大喝了一声。

    昂!~冰螭又大叫了一声,秦易不见了,似乎是冲入了崇义宫。

    泥煤的仇人去哪里了?老子一定不放过你。

    冰螭恨毒了秦易,也不管那魔气裹夹着冲出寒流的人影,它干脆晃动着它那庞大的身躯,嗅着秦易的气息,追着他的脚步,就朝着下面的崇义宫追去。

    秦易在前,冰螭在后。

    这俩只都是破坏力惊人之物。前头的秦易看准地方,呯的一声就砸进了下方的某座大殿。他身后的冰螭更厉害,轰隆。一脚下来。再咚的身子一压,整座大殿就缺了一小半,那缺少的一小半彻底成了残垣断壁。

    秦易继续砰的再次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洞,人已经进入了大殿的地宫之中。

    冰螭的身体太大,那么小的洞洞它可进不去,但是这不妨碍人家要追仇人。身体进不去,它还不能上爪子挠吗?

    咔嚓,冰螭一爪子下去,里面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再挠,窟窿越变越大。庞大的地宫逐渐显露在阳光之下。

    感应到秦易距离它开始变远,冰螭暴躁起来。可是它一爪子抓不出能够供他进入的洞穴。于是它再次举起了爪子。

    某个绛紫色衣袍的中年男子看得直接气白了脸。

    “来人,给我调集所有的大本营化神道君,一定彻底灭杀了那只冰螭!”他狂怒的道,说完这话,他也咚的一声朝着地面下方砸入,哼,他要是不抓住这次的破坏他崇义宫的那个罪魁祸首,誓不为人。

    地宫地下三层,秦晖被像一只破败娃娃一样的掉在刑具架子上。

    魔域战场大本营的大统帅齐祭的小儿子齐江傲慢又的得意坐在自己的宝座之上,一边搂着俩个衣衫暴露的美女饮酒作乐,一边瞪着眼睛看着秦晖的惨状发笑。

    “哈哈哈……秦无殇啊秦无殇,这回你儿子落入我的手里,我看你还敢在我面前嚣张!”就在他身边的侧座上坐着一脸舒适的享受着俩个美女柔顺的服侍的韩追。

    “可惜到现在也没有来得及抓住另外俩个小畜生,否则的话,秦无殇算什么?到我们的面前是龙他也得盘着,是虎他得蹲着。”

    “哈哈,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亲眼看见他的威风扫地了。”齐江大笑了起来。

    就在他笑的声震四壁的时候,轰隆,房顶塌陷了。原本密布着符文的房顶居然被人暴力的破开。一道玄色的人影忽然闪身到秦晖的身边,等到他身形一闪,一只魔气大手凭空出现朝着齐江抓去的时候,原本被吊在刑具架子上的秦晖已经失去了踪迹。

    哼,一声好似气爆一样的冷哼,充斥在周围的空间之内。

    齐江顿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撞击撞上了他的胸口,嗓子眼忽然感觉到一股腥甜,哇,他吐出了一口鲜血。

    “谁?”韩追暴怒一声,踹开身边的美女,即使拦截住那只抓向齐江的魔气大手。

    他全力一击,才堪堪将魔气大手给顶住,不让它落到齐江的身上。却又惊骇的罕见,魔气大手之后,一道锐利的寒光快若闪电的再次劈开,好似非要将齐江给一劈俩半不可!

    “放肆!~”韩追另外一只手,慌忙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天魔幡,天魔幡中天魔猛的挤出大头,然后卷着虚化的下身,张牙舞爪的迎向寒光。

    锐利的剑气噗的一下子切过天魔,猛的一滞又快速的冲想了天魔幡,叮的一声切到天魔幡上,咔嚓一声轻响,天魔幡硬是被剑气切出了龟裂。

    但是这天魔幡的炼制材料非是凡物,乃是万年深海魔铁。所以它硬是顶住了这一拨的剑气攻击,为齐江拦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就在这个时候,轰隆一声,某人身背后的墙面暴飞了出去。

    绛紫色衣袍的中年男子乍然出现。“到底是谁硬闯我崇义宫?”

    魔气大手听到这个声音当即改抓为啪,噗的一声,将韩追硬是拍推了数步,蹬蹬蹬,等到韩追停下脚步,嘴角已经留下了血丝。

    “秦无殇你疯了吗?”等到看清楚来人的身影,绛紫色衣袍的中年男子,顿时大声厉喝。“居然敢攻击上官,你是打算反出魔宫不成?”

    “谁反出魔宫?是你。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截杀我的秦家的嫡系,谁才是魔宫的叛徒,一目了然。”

    “你胡说什么……”绛紫色衣袍的男子倒抽了一口冷气,大声的呵斥道。“我这边魔域战场上的事务还打理不请,我截杀你们秦家的嫡系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介绍我秦家的嫡系是不是因为了掩饰你跟魔族勾结的阴谋?”秦易顺嘴就给某人扣了一个巨大的黑帽子,惹得某为绛紫色衣袍的家伙脸色都变了。

    轰隆,轰隆又是俩声巨响,绛紫色男子身旁的一面墙壁也被打爆,一次出现了五位化神道君的身影,可是当这五位道君看到里面的这种场面和里面这些人,顿时一个个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