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209-210章 当猴遛

第209-210章 当猴遛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晖猫在一处地穴之内,一边大喘着气,一边好似不要钱一样的一颗颗连着串的吞服补充修为和体力的丹药。没一会儿一个巴掌大的小葫芦就被他倒空了。

    秦晖随手将小葫芦收进自己的储物戒子,脸上尽是疲惫之色。按说,应该早有明霄宫的人找到自己才对,可是这都俩天多了,他被那些人追的四处奔逃,却不见一个来接应他的人。

    这种奇怪的现象绝对能说明问题了。

    咦……那些混蛋又追上来了。

    秦晖知道若是被他们围住,自己不是被擒,就是战死。这俩样他都不想选!秦晖再次掏出一柄飞剑,架上飞剑笨入空中。

    秦晖那到飞剑的剑光快速的在天空中穿行,在他后面的三个元婴修士们也一个个脸色苍白,带上了疲惫之色。可是他们接到的是死命令,必须抓住秦晖。

    而且上头那主又是爱严惩下属的,所以他们除非是死了,否则就得追!

    其中一个白发老头状的老家伙,脚下驾着的是一只飞轮。他对于身边一个身下驾着一头魔头的痴肥大汉说道“贺老魔,那小子又跑了,而且这次他又恢复全盛时期的速度。这说明什么不用我直说吧?”

    “我说钱老头,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驾着魔头的痴肥大汉没好气的说道,说完他还抹了一下脸,一脸肥油加汗水,沾到手上,他自己都受不了。干脆又在衣服上抹了抹。

    白发老头直接鄙视的哼了他一声,心说,这老魔头真是粗鄙。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直说了,我虽然有些家底,但是高阶的恢复修为的丹药可没有多少。但是那小子明显家底丰厚,一没魔了他就用丹药给补回来。

    这不就成了比拼丹药和家底吗?说实在的,我可比不过他。你要是不帮我。我这边丹药耗尽了,你可别怪我掉队。”这一掉队,抓人什么的就参与了。对上上头也好说,没丹药了, 没魔了,还追个毛线?

    痴肥大汉顿时脸色变的很是难看,他没好气的白了爆白发老头一眼,然后一下子丢给他五六个瓶子。“这里面有六十个魔元丹,够你用了吧?”

    老发老头欢喜的收了瓶子。桀桀的笑了起来。

    就在俩人身后,一个花衣服的黑骷髅坐在一个巨大的白骨骷髅头上沉默无比的跟在他们身后,俩人都故意忘记那家伙。都不跟他说话。

    那个黑骷髅也不爱说话。仅仅是默默的跟在他们的后面。

    这三人奋力急追,奈何大家都是元婴,秦晖虽然刚刚晋身元婴之境,但是他的御剑法决,却是不俗。所以三人虽然拼尽全力追赶,偏偏渐渐的又被拉开了距离。

    “我呸。这都第几次了。那小子的御剑法决,绝对是入了品的。”白发老头怒火中烧的道。

    “若是没点本事,那位大尊怎么肯放儿子出来?”痴肥大汉阴森的笑道。

    “哼,等抓住了他,先废了他的四肢。让那臭小子好看。”白发老头凶戾的说道。

    “只要死不了就行,其它的上面那位没要求。说不定你狠整那小家伙,他更加高兴呢。”痴肥大汉说道。

    “不能再等了。”忽然两人身后传来一声低压的好似金属摩擦的怪异语调声。

    俩人同时回头,就见那个原本端坐在白骨骷髅头上的好似黑骷髅的家伙突然出声,还闪电般的插入了俩人中间。飞轮和魔头中间原本没有多大的地方,但是被他硬挤上来,俩人只能分开给他让地方。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白发老头被他骷髅眼中的诡异火焰看的发毛,声音颤抖的道。

    “我的意思就是我们不能继续放任他有时间休息恢复了,这样追到明年说不定他还活蹦乱跳的。”黑骷髅语调平淡的说着,但是意思却很笃定。“我带你们一程,我们加速追上他。”

    “这……”白发老头觉得这黑骷髅不大靠谱。十分的不想答应他。

    但是黑骷髅却直接忽略过他的犹豫,直接出声道“小心站好。”说完这话,巨大的白骨骷髅的嘴巴里突然吐出一股浓郁的黑雾,黑雾直接蔓延到飞轮和魔头地步。飞轮一阵颤抖硬是被黑雾给黏住了,那魔头更惨,凄厉的叫着被黑雾给包裹了一个扎实。痴肥大汉脸色黑都快流出水来了。

    “老黑,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吞了我的魔头吗?我这可是统帅大人专门赐给我的五级魔头。”

    黑骷髅故意长着下巴咔吧咔吧几声才道“你那魔头胆子太小。”

    嗯?胆子太小?

    痴肥大汉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他还想再说,黑骷髅却不想打理他,白骷髅头卷起一阵黑雾,夹带上飞轮和魔头骤然提升速度追向秦晖。

    白骨骷髅头速度快,秦晖拼劲了全力也甩不开对方,不仅甩不开,还让白骷髅头越追越近,眼看着就要追上他了,那白骷髅头,秦晖一扭头就能够看个清楚了。

    就人家那个速度,用不了几分钟就能够追上他了。

    秦晖咬紧牙关心头发恨,忽然收起了飞剑,跟着嘭的一声化成了一团血雾,然后一道血光以惊人的速度好似彗星一样的朝前方冲了过去。几息间就在三人面前失去了踪影。

    “混蛋啊,是血光遁。”痴肥大汉跟着一顿爆粗口。

    白发老头也脸色铁青,他直接对身边的黑骷髅道“你有法子追上那个血光遁吗?”

    黑骷髅举起自己的一条手臂,拖着起了下巴“没办法,就算我的小白吃了大肥的魔头都没有那个速度。”

    “我呸,你叫谁大肥?”痴肥大汉怒了。

    “你。”

    “死骷髅。你找打架吗?”

    “大肥,要是我们追丢了人,我怕你这辈子都没机会再打架了。”

    他的话,顿时让痴肥大汉听了怒气,脸色严肃的问“那我们还能追上他吗?”

    “那是血光遁,是血遁术之中最难以练成,练成之后速度无与伦比的遁法。”黑骷髅继续道“嗯……我们现在就已经看不见他的踪迹了。血光遁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只要出了我们法宝的感应范围。只怕很快他就会彻底拜托我们了。”

    黑骷髅的话顿时让其它的俩人同时色变。

    “那就这么放任他跑了?”白发老头心有不甘的道。

    “不可能放他跑了,血光遁来厉害,他也坚持不了多久。这一路都是我们大本营的范围。我给周围的其它驻防的人通讯,总能找到他的。”痴肥大汉说道。

    “嗯,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这血光遁的遁速虽然快本身却是一门有缺陷的功法,血光遁是专门利用燃烧血脉的原理,越是醇厚高阶血脉施展这种遁法速度越快。

    但是却也会在一路上留下一丝淡淡的特殊血气。有我的小白在,他是逃不掉我们的追踪的。只是可惜。我们不能够紧紧的跟着他,只怕又要让他有时间喘息服用丹药了。”

    黑骷髅说的没错,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秦晖就落到一出无人的石山之上。他的脸色异常的苍白。显然这种血光遁对身体的危险不小。

    血光遁快是快,但是消耗的却是血脉之力。饶是身体蹦棒的秦小晖也扛不住啊。

    秦晖几乎是跌落在地上,都顾及不了找个地方藏身,而是直接盘坐在地上,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瓶子,直接灌到了嘴巴里。一股浓郁的血气顿时冲进了鼻子。

    这是血精。是云婧听说他联系血光遁的时候专门给他准便的血。他干脆将这些血炼制成了血精,每次用来补充他的血脉消耗。

    服用了一小瓶子的血精,秦晖的小脸上终于再次浮现了血色。

    可是血气是补充回来了,但是因为燃烧血脉造成的经脉损伤却仍旧隐隐作痛。秦晖又掏出一个小瓶,从中倒处一粒赤黄色的药丸。这是舒脉丹,专门治疗经脉受损的。

    服下舒脉丹。经脉的受损在逐渐的恢复。秦晖松了一口气,重新开始服用补充魔元的丹药,这丹药跟吃饭一样的吃了下去,他的魔元的渐渐的恢复过来。

    秦晖现在特别庆幸,自己的老娘是个医修,还兼丹修。于是他身上从来就没有缺过各种丹药。而且各种丹药的储备量都很丰富!

    他这次血光遁拉开的距离比之前几次拉开的距离接近三倍,所以他的休息的时间就延长了。等他稍微恢复了魔元,身体受损的情况也重新稳定下来,秦晖就琢磨着想个法子彻底脱离身后那三人的追踪,然后再跟明霄宫的接应弟子汇合到一起。

    只是他如今的位置,好像还在大本营的内部。

    在大本营的内部,弄不好那里就又出来另外一拨敌人。其实这次坊市发生的事情,他都很意外,总觉得好像陷入某个局中。此时若是他一直都被动的被追捕,说不定就真的被捉了。他可不是一个人,他可是带着俩个弟弟。若真出了事儿,那就一下子折进去三个,他不仅万死都没有办法跟父亲母亲交代,而且会让父亲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

    想到了父亲,秦晖忽然来了灵感!

    若是对方是专门为了对付父亲,那么想要捉住他,是不是为了他带在身边的俩个弟弟?

    若是为了弟弟……

    那么他们如此穷追不舍他就明白了。

    想到这里,秦晖干脆将俩个弟弟给放了出来,然后还将装着那个小熊孩的灵兽袋系到了秦煜的腰上。他先给俩个弟弟讲了自己的猜测,然后才道“我这就去引来他们,你们偷偷的朝着这个方向走,然后离开大本营,我把青舟留给你们。等到了大本营外面,你们就驾驶轻舟离开大本营。

    我将那些追我的人引开的时间长一些,就能够让你们离开的顺利一些。只要你们离开了。父亲就不会陷入被动之地。你们懂吗?”

    “那哥哥岂不是很危险?而且哥哥你确定他们不会在你离开之后抓住我们吗?毕竟你至少还有元婴期的修为,跑还跑的掉。我们……”秦煜看看自己和秦煊,就这小体格,人家高阶修士伸伸手,只怕就能够很轻易的捉住我们了。

    “煜儿,我知道危险,但是我们必须赌一下。这里是大本营,弄不好就是敌人的老巢。你想人家的老巢那能人能不多吗?可是追在我们身后的才几个人?才三个元婴,可是大本营有多少元婴?就连化神道君都有。我现在还能如此轻易的甩开他们,但是下一次呢?弄不好再追上来的就是化神道君,一但道君亲临,我就是有再多的丹药也难以不被对方擒拿。到时候我们三人一起落入敌人手中,父亲怎么办?”

    秦煜听到这里不说话了。

    “煜儿,我不在你就是哥哥。你要保护好煊儿还有你自己。”秦煜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用力的点点头。

    “很好,那么我们现在就分开。我觉得这次我突然使用血光遁。他们应该很惊讶,没有防备,这次是最好的机会。下次我再次使用血光遁。弄不好就没这么容易脱离他们的紧迫盯人了。

    所以我们这次分开最合适。而且这里距离大本营的边缘已经近了,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我相信你们。”

    秦煜知道大哥这么做其实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若是他的猜测有误,那么自己兄弟俩很可能落入敌人的手里,那么情况就会变得很糟糕。

    当然,若是大哥猜测的是正确的。那么敌人没有捉到自己兄弟,大哥被捉了到时候就会有生命危险,至少人家不会让大哥全须全尾的活着。

    “大哥……”秦煜拉着秦煊的手,依依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大哥秦晖。“大哥……”

    “煜儿,可以吗?可以让大哥放心吗?”

    秦煜听了这话。收起了小儿之态,郑重的点点头。

    “那么没有时间了。你们快走,我在这里继续拖延他们。”

    秦煜点点头。拉着弟弟秦煊就离开了。

    刚刚离开石头山,秦煜就给弟弟使了一个眼神,俩人默契的同时变成了巴掌大小的小猫。一个小小的迷你灵兽袋系在了秦煜的脖子下面。

    俩小变成巴掌大小的小猫咪,然后使用了老娘教过的一个光系秘法。折光魔法,这让俩个小家伙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阳光照着之下。

    变长了小兽本来他们的生命气息就不容易让人发现,再遮蔽了身体,就更难让人察觉。这里就只有他们兄弟俩,他们又是血脉兄弟,都继承来自云婧的异能,否则的话,若是秦晖在这里,三个人只怕就不能利用这种办法躲藏离开了。

    ……

    秦晖一直担心着俩人被人发觉,甚至还给俩小只带了被法决之后的召唤符。

    可是一直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俩小只也没有使用召唤符。

    秦晖微微笑了起来。

    看来他是一直小看这俩个弟弟,这俩个小家伙只怕还有能够自保的秘密!

    远远的,他又发觉那些追踪他的人又跟了上来,秦晖再次拿出飞剑,让小爷带着你们多兜几个圈子吧。

    ……

    又过了四个时辰,秦晖已经又动用了俩次血光遁,为了找到他,痴肥汉子甚至联络了大本营附近的驻军。这导致秦晖动用血光遁的间隔时间一次比一次短暂。

    可是即便如此,秦晖还是在他们的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一次有一次的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那死小子的丹药都不要灵石吗?他到底有多少高阶丹药啊?在这么段的时间内一次又一次的使用血光遁,他就不会经脉手段,血脉耗尽吗?”

    白发老头懊恼的对着身边的痴肥大汉发牢骚。

    “我怎么知道?而且人家的各种丹药想必是品种齐全,有能够在极端的时间内修复经脉的,还有能够在极端的时间内补充精血的,还有修补魔元的丹药……我勒了个去!”痴肥大汉同样怒气汹汹的说道。“这根本不是我们办事不用心,而是对方身上的丹药太雄厚了。”

    “申请支援,我们之前浪费的时间太多了。请一位道君过来,不能再让那个臭小子这么把我们当猴子遛了。”黑骷髅操着他那让人厌恶的身影说道。

    他的话,让白发老人跟痴肥汉子同时神情一顿。若是申请支援,只怕上头那位到时候不仅没有好脸色说不定还会迁怒他们俩。

    他们倆可不是黑骷髅,到底人家是大统帅的人。他们俩是可是直接隶属于上头那位,为其办事的人。

    尤其是痴肥大汉,他原本还算是那位眼前的红人。这次废了老大的劲儿,三个老牌元婴还抓不过一个刚刚进入元婴期的小家伙,这老脸可丢大发了。

    就在俩人迟疑的时候,身边的空间一阵扭曲。跟着一双大手,撕裂的空间,跟着一个巨大的脑袋从被撕裂的空间缝隙中挤了出来。

    “刑烈是你?”痴肥汉子惊骇的道。

    “哎呦,这是谁?爷都是道君了,还有哪个龟孙子敢当面叫爷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