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79-180章 被坑了

第179-180章 被坑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这是怎么了?”云婧有些惊异的问,她自己养过小熊,但是那小家伙在她身边的时候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这让云婧开始焦虑忧愁起来。

    “它的血脉回溯了。”秦易神色凝重,真是没有想到这只小猴子居然有这样的造化。他一开始还一为这就是一只婧婧愿意养的小玩意,就算是后来觉得这个小家伙还有点培养价值,但是那时也没有重视起来。

    却不想这只小猴子还是真是有天赋啊!

    “什么?”云婧不解“血脉回溯?回溯什么?”

    泥煤的,半妖身上的诡异之处还真多,先有血脉冲突,后头就来了血脉回溯!!

    “这种情况大概之会发生在半妖身上。”

    “……”果然半妖都比较龟毛吗?=_=!~

    “有关半妖的事情,我会逐渐告诉你,毕竟孩子还小,以后估计很多事情都有可能碰上,或者出现。”

    艾玛,不要吓人的说,云婧无语的瞅着秦易,果然是爹的上梁歪了,下头儿子不好带啊!

    秦易并不知道云婧此刻想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先收拾云婧这个爱吐槽的小女人的。

    “半妖会出现人妖血脉互相排斥的时候,若是赶上这种时候一个不好,或许就会让人走火入魔,爆体身亡。”秦易说道,云婧赶紧打断他。“这个我知道。”

    拜这个男人的出名所赐,他的血脉冲突也很有名,曾经几次都是在他血脉冲突,身体虚弱的时候,他那心上人又出了什么事儿,这货就不顾性命的去救人,上演了一出出的狗血天雷情节。

    他们的故事广为流传,无数美女羡慕吕湘,想要白日掉下一个秦易当夫君的时候,也让云婧知道不少有关半妖血脉相冲的事情!

    再者。她救秦易的时候,正好是他发生血脉冲突,并且重伤濒临死亡的时候,所以云婧对于这个名词还是有些具体了解的。

    “身为半妖,体内的血脉不仅会出现互相排斥的现象,也有可能出现万分之一的几率的互相吞噬的现象!”秦易郑重的道,而且能够出现血脉吞噬的半妖,以后只怕是前途无限。

    就算这只小猴子曾经是个天赋为渣的没脑子的猴子,以后他都会成为众人侧目的对象,他秦易重点培养和关注的真正儿子了。

    有了他。 秦易的眼底划过某种名为野心的东东。不过。现在没有必要告诉云婧!

    在秦大的三观形态之中,媳妇是用来宠着,养着的,至于合伙什么。事业什么,就不用跟她多说了,这些都是男人家的事情。

    “互相吞噬?”云婧惊奇的看着秦易,等待下文。

    “就是互相吞噬,虽然类似的情况很少见。这应该算做血脉变异的一种情况。

    人族的血脉和他妖族的血脉互相吞噬,或是他体内的妖族血脉之间互相吞噬,这就是血脉吞噬。半妖出身的孩子,在生命的最初,在母胎之中体内的人族和妖族的血脉就达到了某种自然平衡。只要他能够顺利降生。这种平衡就会变得十分的稳定,或许会相互冲突,但是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发生互相吞噬的情况却少。所以我才说血脉吞噬这种情况发生的十分的稀少。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半妖的孩子体内不止有一种妖血,其中一种自从他出生开始就一直都处于沉眠状态,孩子长大之后。因为吞噬了很多的灵药,灵物,或是什么天材地宝积累了足够的能量激发了他一直沉眠的某种妖血忽然觉醒了。

    他觉醒的妖血一般都会比他原本体内的显性的妖血更加的强悍,这种觉醒的妖血为了掠夺更多的营养,恢复它原本的血脉之力就会选择吞噬掉身边弱小的妖血。”

    “……”听起来更想基因病毒的侵蚀,除非一直都处于沉睡的状态,否则的话,一但被激发就会不断侵蚀其它基因,复制分类繁殖自己的基因片段,最后彻底改变承载生物的各种生物性状!

    “婧婧,你看到的小金的情况,应该就是属于第二种,小金的体内有种强悍的妖血觉醒。”

    “难道是因为最近咱们喂的太好,或者是他吃的太多?”云婧有些熬懊恼的说道。肯定是最近都不管他吃多少,这小子一顿饭有的时候要啃掉价值上千下品灵石的各种灵草!

    这也太能吃了,简直都快赶上大乖跟小乖的吞草总和了。

    好吧,其实大乖跟小乖还得吃她做的各种灵食,点心等,小猴子吃过灵草一般就去修炼了,或是带着一大兜子的灵草去闭关修炼了。那小子一直都觉得每天一日三餐陪着他们吃饭是浪费时间。

    呃……可恶的臭小子,这回吃坏肚子了吧?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那现在怎么办?”云婧感觉愁死了,小金这熊孩子不会真的有事儿吧?

    “你想让他活着?”

    “自然,这是我的干儿子。”名正言顺的养子!

    “他这种情况很危险,年纪如此小,身边又没有同族的长辈,只怕是活不下去了。”秦易故意语气沉重的道,其实他现在中央,却是麻烦大了。即使是秦易,想要救下他也得元气大损,而且还得耗费很长一段时间。

    “你有法子救他吗?这小家伙还是很不错的,平日对弟弟们也十分的宠爱,还挺有哥哥的样子。”云婧期意的望着他。听秦易那个口气,就知道他是有法子的,云婧心中悄然松了一口气。

    “明霄宫刚刚抵达这边的魔族战场,你要知道这里是魔宫第二大战场!

    我们又是新宫殿,从大尊到下面的低阶弟子都没有在这里的战场上熬炼过。刚刚来到,千头万绪的事情太多了。我又是明霄宫的大尊,很多事情都需要我的关注,选择的和决断。

    婧婧,你看我也很难办啊!若是守着小金,帮他度过难过,只怕会耽误我很长的时间,到时候会耽误很多事儿的。”

    最主要是真耽误了事儿,为了这只小猴子。划算不?

    毕竟谁家尊上刚到战场就窝在这里的寝殿里不出来。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主动去各处拜码头,然后请战的吗?

    秦易故意话头含而不露,就是让云婧自己去想,去斟酌。她主动思考了,才好妥协让步嘛。

    “小金也很重要,他不是我们的养子吗?是儿子啊!”云婧强调,她的心神大多放到的小金的身上,并没有发现秦易的语言陷阱。

    “嗯(⊙_⊙)……是你养子!”

    “是我养子就不是你养子吗?那行,这孩子我自己管了,以后大乖小乖他们都是我儿子。跟你没关系。”云婧恼了。

    “……”秦易大脸上立即浮现了各种诡异表情。云婧这绝壁是迁怒……!偏偏还真掐住了他的命脉。“婧婧。你好狠的心啊。”秦易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道。

    噗噗,噗噗!小金一连吐了好几口血,云婧真看不下去了,小金这孩子她可是养了好几年了。养着养着就真有感情了。

    “秦易你救他吧,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秦易的眼睛顿时一亮,艾玛,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让我全力救治他也可以,你得给我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小闺女。”

    噗,云婧差点没有一头栽倒,吐血三升!

    “你……你说什么……”

    她是有能够促进女子怀孕的丹药,但是却没有那种能够决定生男生女的药剂。那时她帮助唐媛怀孕。也不可能就确定让她生男生女。

    除非她自己通过试管婴儿制作出一大堆的胚胎,然后在胚胎生长几周之后,可以确定了他们的性别时候再选择一个性别女的健康胚胎?

    艾玛,越想这个法子越不靠谱,这是人啊。不是她之前的实验动物,她真心的不愿意弄一大堆的胚胎养着玩。

    “这个有点难度,不好实现。要不你换一个吧。”云婧干巴巴的讨饶。

    “怎么难了,你怀胎生子,反正不是男就是女,至少有二分之一的机会嘛,实在不行又生一个男孩,你还可以接着生。总能生出我闺女的。”

    云婧脸色都变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金再次喷血,这次都不是吐了。而且小家伙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青黑之色。跟中了剧毒似的。“咦,他体内其中一种血脉中居然还蕴含着毒性,太麻烦了,要不我先……”秦易作势就要迈步离开,云婧赶紧拉住他的手臂,然后再次出手搂住他的细腰。

    这男人看着瘦,其实很有肉,手感真是一如既往的好。

    “那个,我答应你,你感激救小金。”云婧告饶的道。要不她从来都没有见过怎么治愈这种血脉吞噬,小金年纪又小,现在情况又危机……总之,若不是这些事情都叠加到一起,让她患得患失,失去了平静之心,只怕早就自己上了。

    毕竟他对于自己的医术还是有些底气的!

    秦易中嘴角勾笑,一边召唤秦立过来,一边一手架在小金的手背之上,缓缓的将自己的体内的魔元送了进去,然后在小金体内开始调节它的多种血脉,平衡他们之间的强弱,然后帮助其中一方,慢慢的吞噬其它的血脉。

    云婧在一旁眼睛都不眨巴的盯着,渐渐她看出了一些门道,果然这种血脉吞噬的帮助方法就是依靠魔元来镇压和帮助吞噬。

    这未尝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或许还有能有其它的办法。

    云婧瞪着小金,心里却琢磨着要不等这个小子差不多,用它当试验品试试自己的法子?

    小金现在是无知无觉,否则的话,他绝对会泪奔的。~~o(>_<)o ~~云婧娘亲好可怕!

    明霄宫飞快的朝着战场魔宫的大本营的方向飞行而去,秦立听从了秦易的交代,开始跟杨玉楼和郑少君商量主持宫内的杂务,其实这不难,难的是他们抵达之后是要去大本营报道接受任务的。

    只是这个接受任务的人,通常都是大尊本人。

    他们这次大尊出不来,就只能指望其它人代替了。

    原本大家都以为会回到原来的战场,所以当时从那处战场脱离的时候,还不少东西都暂时积存在了那边的战场的大本营内。这次去大本营的人,正好可以跟另他们原来的大本营沟通。把东西用传送阵给运送过来。

    都是一些大件,但是也都是一些精品大件啊!

    从个人装备,到宫殿备用零件和各种带有阵法的祭炼好的建筑材料等等,东西可是不少。

    这次他们抵达了跟魔族战场这边的大本营,在秦易暂时出面不了的情况下,是郑少君代替秦易去报道,结果这到倒霉孩子一去就被人忽悠了。

    他,他,他……居然硬是被大本营的人给硬塞自由防御支援的任务。

    这可绝对是坑爹任务啊!

    这个坑任务,那在哪只宫殿的头头脑脑来看都是绝对大坑。谁掉下去都倒了血霉。可是不管郑少君怎么圆和疏通。最后还是默默的带着这个大坑任务回去。

    自由防御支援任务,一次接受是十年。也就是说十年之内,轻易他们都不会改变战场任务了。

    战场任务一般都分为固定防区防御任务,以及自由战斗任务和自由防御支援任务。

    固定防区就不说。这是最轻松的任务,一旦发生大战,只要抵挡一开始的一段时间,其它的时候就等着后续部队来援就可以了。

    自由战斗任务都是派给特别战斗部门的,例如宗门弄的精锐战部,什么嗜血营,什么天勇营等等。

    自由防御支援任务,都是给菜鸟的,俗称打杂炮灰任务。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是自由人。哪里需要接到命令就得冲到哪里去支援!

    郑少君刚刚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就直接咧嘴了,艾玛, 太草蛋了。这种破任务没有休息日,必须得随时待命;没有战利品,补给是大本营出。战利品也是大本营入;还得四处奔波,不管危险不危险都得上,一点拒绝权和任务选择权都没有。

    这要是有防区就好了,可惜他们是新宫,人在其它人眼中也是菜鸟一堆,于是这种倒霉任务就下到了他们身上了。

    回来之后,苦着脸的郑少君当着一群宫内高管的面儿通报了这次接受的任务,他话音刚落,下面就一片哀怨之声。多倒霉了,居然是干这个活……

    “郑元尊,这个活可真不怎么样!能找人疏通疏通,换一个不?哪怕换到哪个边缘地区戍卫固定防区也是好的啊!”有人叫嚷道。

    这话顿时惹起了很多人的共鸣。没错,没错,还是想法子换个吧。

    “我没回来之前就尝试了让祁圣带着我拜访了一大圈,想要找人给说说话,偏偏没行啊,人家都说我们刚来,又是新宫菜鸟,说什么都要从最基本的支援任务做起。做这个任务是最容易熟悉这边的魔族战场的。”

    “太可恨了。”

    “我去——”

    “让我死吧。”

    “这是欺生!”有人怒火三丈的道。

    “大尊呢,大尊不能想想法子吗?”

    于是这个时候大,大家又想起了那位好似外挂了金手指,曾经几乎无所不能的强大的领袖秦无殇。大尊还活着呢,指定不能让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受欺负吧?

    “唉……大尊忙着呢。”郑少君哀怨的道。

    “嗯?大尊忙什么呢?”

    “还能是什么,儿子呗,血脉有点问题。”郑少君这样模糊的一说,反而让下面的人都彻底安静了下来。大家互相望望,一个个自以为是的觉得懂了。

    他们谁都知道大尊那是半妖出身,他家的儿子同样是半妖,那几个小家伙虽然看着一个个都健健康康的,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血脉相冲等问题。

    这血脉相冲,就跟女子大姨妈一样,你再防着它,它也是要来的,它是半妖一族经常会遇到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半妖的高阶修士极为稀少的原因。这血脉冲突一来,人就虚弱了许多,这个时候要是被仇家找上,那简直就是凶多吉少。

    “大尊是看护儿子去了?”顾铮赶紧问上一句。“那婧婧呢,最近也没看见,陪着大尊看护儿子呢?”

    郑少君干脆的点头。

    顾铮一听,得了,这事儿传到媳妇儿耳朵里估计又得哭了,回头得偷偷跟儿子说说,让他多跟她娘闹妖一阵子,转移一下媳妇儿的注意力。“各位,大尊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子嗣出事儿,再说孩子出事他也不会有闲心理会其它事情了。我们忍忍吧,等大尊出来或许就能过想到别的法子。”

    顾铮人家现在是大尊的老丈人,说话自然比别人都可靠的说。

    既然他都这样说,只怕大尊就真的蹲守儿子去了!唉……这下子是不忍也得忍了。

    秦易突然闭关照看儿子,直接打算了其它人的手脚。某些家伙差点郁闷的吐血三升,你说准备算计你一次我们容易吗?

    于是某某密室之内,沈默跟霍庭又一次碰头了!

    霍庭还是一身黑的走进来坐到了沈默左侧的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