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73章 再出波折

第173章 再出波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乖骤然又变成了小猫,有点小惶恐,除了哥哥的脖子,弟弟的摇篮还有爹娘的怀抱之外,竟然哪里都不敢去了。祁圣原想抱抱它,刚伸出去手,小家伙就惊吓得蹦跑了。

    商宝仪到是自始至终都没敢凑前去!

    类似秦家这种家族的子嗣,不谁都可以轻易在他们幼年的时候接近碰触他们的。尤其商宝仪这种就连信赖都木有的特殊身份者。

    不过她眼睛有点酸,看着人家一家子享受天伦之乐,自己单蹦一个,确实有些寂寥了。要不她晚上在寻一个壮男过渡过渡?

    商宝仪有了些想法,眼角眉梢更显风情,直让秦易看了撇嘴。

    就在大家一起说笑,商宝仪感觉时间差不多,她打算告辞的时候,却有云海听涛阁的人紧急的来找她。那管事模样的男子,一见她就脸现急色,拉着她快步的就出去了。

    结果没多久,商宝仪又来找秦易,口气带着气急败坏。“秦大尊,你们那个曹道君实在是太不给脸了。他当我们云海听涛阁是什么啊?玩男人都玩到我们头上了?”

    秦易听了这话,一囧。

    “我又不是他爹,又不是他师尊,哪里能管得了他?”

    秦无殇这番硬邦邦的话,顿时让商宝仪一噎。

    “再说,你也说了,人家都是道君了,我才是个大尊。”

    商宝仪的呼吸再次停顿。“那你要真不管,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总得告诉我,他又做了什么事情吧?”

    “那家伙真是会闯祸,我们云海听涛阁的一位太上长老的嫡系孙子正好过来参加拍卖会。偏偏又被他碰上了,我们那位小公子,才金丹期的修为,可不比你身边那位祁圣大尊身子骨结实。

    这要真被采补了,人就废了。”

    “祁圣是祁圣,别人是别人,不要总混为一谈。你要是真不愿意跟我谈。那你们就自己去处理去。”秦易直接没好气的说道。

    “是你们的人得罪了我们啊!”商宝仪一副不能置信的吃惊状。

    “我说什么话呢?魔宫弟子众多,你看我这小身板能够担负起对整个魔宫负责的重任吗?我顶多能够担负起我自己的手下和我们秦氏一族。

    其它热门我管的起吗?

    纵然你们真的杀了那个曹道君,也自有魔宫之中管这事儿的人来找你们理论,总之,我是不管超出我能力范畴的事情!”

    “你这人可真是奸猾。”商宝仪没好气有带着点小欣赏的道。

    秦易却是直接冷笑,商宝仪这个时候还来找他讲到里,不就是因为他身后站着整个秦氏一族嘛。

    “所以说,如果真不是我能够解决的,最好还是别告诉我。”

    “那可不行,曹隽这事儿闹大了。我们那位太上长老知道了。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你们那个曹道君已经被我们扣下了。我们那位台上长老的意思是,其它的魔宫的弟子必须都得被扣下。除非你们魔宫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的话,这事儿没完。你们也别指望离开这里。”

    “那好,我们就暂时不离开。你们这拍卖会不会中断吧?”秦易无所谓的问。

    商宝仪吃惊的看着他“你居然接受了?”这是被扣押啊。他就不怕以后备受外人嘲笑吗?“你好歹也是一位大尊啊?”

    “你先告诉我,拍卖会还正常举行不?只要他还举行,我们就不会走。”

    “……”商宝仪好像说你可真行“可是你就不怕发生意外吗?”

    “不怕,我们秦家虽然子嗣稀少,奈何我们家的人活的久的还是有一定数量的,你们要是不怕被我们家的老祖们追杀,大可把我折在这个地方。”

    哥挂了,你们也吃不了兜着走,我就是有恃无恐。谁怕谁啊?

    “……”商宝仪头疼了。那位太上长老不好对付,这位更是难伺候啊,这但凡出点事儿,只怕最后最惨的就是她!

    特么的一个俩个都是祖宗,她这给人打工的容易吗?

    “祖宗。要不趁着那位太上没来之前,你先离开?其它人我就不敢都放了,但是你完全可以带着你这一群人提前离开。”

    “不走,我要参加拍卖会!”

    “要不你次在参加?”

    “下次还有古魔之血吗?”

    “……”

    秦易干脆直接躺到侍从们搬出来的白玉榻上。一副爷就不走,你能咋地吧的骄傲样!

    云婧无语了,祁圣眼角抽了,跟来的秦立秦大总管一副郁卒样,其它的侍从侍女,护卫们颇有点战战兢兢的样子。其实秦易也米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那个曹隽才从他这里离开多久啊,这就是惹祸的倒霉体质吧?要不他惹会不好偏偏惹上那个什么太上长老的嫡系孙子呢?

    “那个曹隽得手了没?”他有点好奇的道。

    商宝仪被他这么一问,直接脸黑了。

    “要是被他真得手了,这里只怕就得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没有的东西。”爷,您这句话是说谁呢?商宝仪的嘴角也不自觉的抽了好不!

    “那你要不要见见那位小公子?”商宝仪无奈的问。

    “我见他干嘛?我一向不喜欢娘娘腔!”

    “人家不是娘娘腔!”

    “不是娘娘腔,曹隽那个好男色的会看上他?”

    “那祁圣大尊也不是娘娘腔!”

    “可是祁圣是少见的玄阴之体,男炉鼎。”

    噗嗤!~听了这话,商宝仪直接惊呆了有木有,她上下左右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祁圣一番“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啊!”

    祁圣被她看的脸都绿了。

    “二爷,您这是故意的是吧?”绝壁是故意把他的羞人体质说出去的是吧?

    “哼,玄阴肢之体又不是女人的专有体质,纵然你也是玄阴之体又能如何,要说起来,我还是材料体质呢,天生的傀儡材料,多脉混血半妖。”

    祁圣直接瀑布汗了,艾玛,二爷,你能少说俩句吗?

    到是商宝仪觉得这样的秦易才比较真实。秦易是个实打实的仙二代,而且还是那种顶尖修仙世家的子弟。他自己又是一个有本事的,跟那些草根崛起,表面上谦恭内里不服猖狂的草根强人不同,他是从小就被万千骄纵出来的真桀骜!

    这货即使在她们面前嚣张的人神共愤,那也是因为人家有资本。

    “其实那位小公子虽然长的不错,但是绝对不是娘娘腔,也就是五官精致一点。”她看了看秦易的脸,要说五官精致,这货才是要说自己是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没兴趣见他。”

    商宝仪哀怨的叹息了一口气。“祖宗,其实你应该见一见他,你们先和解一下,纵然曹隽是冒犯了,但是等到太上长老到了,只要他的嫡系孙子不追究,说不定最后就能够圆满解决这件事。”

    “你不用跟我磨叽,用不了多久,自然有人来寻你解决这件事儿。”

    半日之后,果然有人来了。

    此人容貌特殊,特殊到一见就忘那种。他的双眼很是深邃明亮,也是那种看时间长了就忘记的那种。身后背着一柄古剑,这男子带着一群黑衣高手出现在云海听涛阁。

    “魔宫宗门执法堂霍庭!”

    商宝仪再次承担的接待了任务,她怔怔的看着对方,有点迟疑的道“那次在黑海浮礁救了我的人是你?”

    霍庭眼神奇异的看了她一眼“你修炼的专门破幻术的瞳术?”

    商宝仪脸上终于露出了释怀和惊喜的笑容“真的是你。我这身份特殊,从我金丹期就开始修炼特殊的瞳术,主要是为了防止骗子在云海听涛阁惹事,不过当日我若是没有修炼瞳术,只怕也不会记得你这救命恩人了。”

    “不过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对于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对于我来说就是活命大恩了。”商宝仪有些惊喜又有些为难。“只是,这次贵宫道君曹隽的事情,只怕我想使力,没使不上什么力气。”

    听了商宝仪纠结的解释,霍庭反而安慰她道“谁也没有想到曹隽会在这里,只是我能见见他吗?反正事情也出了,我先跟他谈谈,了解一下情况,最后在跟你们那位台上长老协商一下解决办法。”

    商宝仪面上流露出更加为难之色。

    “你放心,我既然敢提出见面,就有信心压服曹道君乖乖的等待你们那位台上长老前来。”

    “要不你让我想想。”

    晚饭之后,商宝仪还是答应了霍庭的请求。

    霍庭再次见到曹道君,竟然邪肆的笑了起来。原来曹君的脖子上,手腕和脚腕之上都被一种诡异的黑色金属环给圈住了。

    “这封魔环本来是为了抓取域外魔族所用,早听说你爱用这玩意抓捕你看上眼的男色猎物,没有先到今日也有你被捉受囚的一天。”

    “霍庭,你一天不落井下石能死吗?”曹隽有些虚弱的道。

    “不能,你们不是喜欢说我无情无心吗?所以我还能不落井下石?”霍庭的笑意只停留在眼角,一点都没有通达入心。他的笑容再生动,也有些好似经过精雕细琢的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