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69-170章 冲突!

第169-170章 冲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行了,行了,我这就让秦立送孩子们过来。”说完这话,秦易赶紧联络秦立去了。不大一会儿他就回来了,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俩个侍从,他们抬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水晶桌子走了进来。

    俩个侍从把桌子直接摆到了秦易指定的地方才被打发了。

    秦易拉着云婧坐到桌子前笑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桌子呗。”

    “哈哈,这叫如意探宝桌。”

    “如意探宝桌?”云婧好奇的出手去摸桌子,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四条腿,一个圆面,桌子面大约直径三尺。

    秦易看她没玩明白,就笑着拉着她的手去摸圆桌面的中央部分。手掌放在上面大约三息的时间,水晶桌面忽然有了变化。

    俩行字出现了,它们好像是由云雾组成的字,上面一行是凡珍,下面一行是灵珍。

    秦易啧啧俩声“奇珍呢,上次去归雁城的云海听涛阁里还有奇珍一栏,这里居然就只到灵珍。”

    灵珍就已经很不错了,上辈子她还就在拍卖会上看见过灵珍!

    云婧对身边的仙二代深表鄙视,灵石多了不起啊,有本事你用仙晶买东西啊?

    秦易扶着她的手点上了灵珍。

    首先一样小钟,出现在桌面上,名字,材质,炼制时间,曾经的主人等相关介绍就都出现了。小钟的图影甚至多次在云婧的面前转动360度一周。

    “如果你对这件物品不敢兴趣,呐,就碰这里,选择下一个。”

    这有点星际时代智脑触摸屏的赶脚,云婧点头应下,开始随着秦易的介绍,查看起如意探宝桌来。

    “这个如意探宝桌,据说是云海听涛阁的特产,就只有云海听涛阁有这样的宝物,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炼制的。婧婧。有喜欢的点,你就摸这里,到时候他们就会给你送来,放心选,爷有的是灵石。”

    土……豪~~~~

    云婧不在跟秦易客气,使用如意探宝桌看见喜欢的,就让他们送来。

    这种花别人的灵石,买自己的东西的感觉真是超级好,大采购了一番之后,云婧心满意足了。房间外面传来的孩子们欢快的跑动玩笑声。

    还有小儿子咿咿呀呀的自娱自乐声。想必此刻他正赖在他老子的怀抱里装可爱呢!

    云婧发现小儿子其实是三个孩子中最难带的。这个小三实在是比他俩个哥哥爱撒娇。而且脾气更加的霸道傲娇!只要是爹娘有一个在身边,他就开始爹控,娘控程序。总给爹娘找点事儿做,还得围着他团团装。让他能够用眼睛看见为准。

    这大点小人儿还特别爱自娱自乐,只要被人抱着,他自己玩自己的脚丫子也能玩半天!

    这得多怪的小脾气啊!

    “婧婧,你快出来,快看看你儿子,我今天才发现你小三儿居然不喜欢瞳玲花的香味。”秦易抱着小儿子朝走出来的云婧笑道。“还不喜欢雪碗花的香味……”秦易点着小家伙的鼻子头道。

    “怎么发现的?”云婧走进秦易,神色奇异的问。

    “刚才云海的人送过来熏香让我们选,这小家伙对于某些熏香味儿十分的反感,一把熏香靠近他。就哭个不停,好像让他收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他俩个哥哥就没有他这么爱挑拣,这性子随了谁呢?”云婧没好气的捏捏儿子的小脚丫子,这破孩子!

    秦易到是笑道“挺像家里的老头子的,我家那老头性子就特怪。爱挑拣,还爱翻脸不认人!”

    “……”这得多变态的个性才会爱翻脸不认人?云婧各种无语。

    “等小三再大些,到是可以带着孩子们去给老头子看看。”小三长大几岁的性子要是真跟老头子似的,那就有乐子了,或许老头子会喜欢上小三呢。

    秦易不腹黑的想,等到老头子抱着孙子不撒手,爱的不行的时候,他就抱着小三,拖着老大老二回家。就扔他一个人,偏不给他玩孙子,嘿嘿!

    小金带着大乖小乖跑了好几圈,最后你追我赶笑哈哈的冲到了云婧和秦易身边。云婧赶紧让人送来灵果,带着孩子们吃灵果!云海听涛阁送来了几十种灵果,都是水嫩多汁类型的,很适合小孩子们。

    几个小孩子吃的特别嗨,大乖吃着吃着,就大乐了起来,一瞬间黑白分明水漉漉的大眼睛就变成了竖瞳!

    当时唬了云婧一大跳,她赶紧侧头对秦易道“刚刚你看见了没?”

    秦易空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没事儿,这是控制不住身体导致的。他还小,这是正常现象。等长大了会控制自己了,就不会了。”

    “……==!~”

    云海听涛阁的执事长老商宝仪走进院子的就看见秦易正陪着一只小毛猴子,俩个穿肚兜的小破孩在玩丢球!

    具体流程跟训狗叼飞盘差不多!

    不过仍飞盘是秦易,屁颠屁颠争抢着去捡飞盘的是大乖跟小乖。小猴子有点腼腆的站在秦易的身边一边加油,一边点评。

    “小乖,你刚刚起步发力不稳,所以速度稍慢,输给了原本距离较远的大乖的(⊙o⊙)哦。”

    “大乖,转身啊,转身啊!~”

    “小乖,哎呀,你干嘛滚到地上去啊!~”

    秦易也一改在人前的沉稳乖戾,眉眼弯弯的,怪笑着把飞盘扔出刁钻的角度!

    这把儿子当狗狗训练,云婧看得好不开心!这才是妥妥的玩儿子呢!

    她怀里的小三儿听见哥哥们的欢笑声,也咿咿呀呀的附和着,小腿蹬的也分外有劲儿。云婧有种感觉,等这小子会跑了,只怕家里就又要多一只超级小魔头了。

    商宝仪好似被这样罕见模样的秦易给吸引了,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没说话。

    等到秦易觉得俩个儿子小狗今天的训练项目结束了,这才大声宣告,吃点心,果子露的时间到了。放任孩子们去云婧那边吃东西,他自己走到商宝仪身前。“商长老有事儿?”

    “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一个凉薄无情的小滑头。”她笑得十分的暧昧。大眼睛里透着妩媚的风情。

    秦易所动的笑笑,虽然魔宫的弟子都注重随心所欲,但是真正修炼大天魔决的人都不容易动心被诱惑。大天魔决来自魔典,开篇不是先修炼功法,而是先修炼一套炼心决。以后没修炼跨越一层大境界,就会多出现一套炼心决配套修炼。

    并且大天魔决从一开始修炼就不断的各种幻想丛生,为了减少走火入魔失去理智彻底变成魔头的可能性,修炼大天魔决的人一般都会服用多种辅助灵丹,例如清心丸,净尘丹等。

    只是使用灵丹的话。修炼大天魔决的速度就会变慢!

    秦易是少有不使用辅助灵丹。单靠意志硬是闯过一丛丛幻想诱惑的人!所以他的意志之坚定也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商宝仪这点暧昧。当真连个涟漪都难以波动。

    “你跟一个魔修讲有情,可算是笑话。”秦易笑的邪肆张扬。

    这又回去了,又成了她认识的那个秦易秦无殇了,商宝仪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又唬我,我看你对你家几个小家伙可真是不一样。”

    “那是,那是我的骨血,自然不同。”

    商宝仪一时噎住!

    “商长老,你可是个大能人,千万别被我迷住了哦,爷可只管迷人不管负责,你要是真迷上了我,倒霉的时候可别埋怨我。”秦易笑得异常的邪气。

    “我不埋怨你。要不选个时间,咱们俩个双修试试?不在一起也无所谓,你给我留个孩子就行。我自己能养!”

    秦易嗤笑“老子的孩子想要生出来,那得等老天爷开心。你还想要?”当真是痴心妄想,他家要是能够多些孩子。他家老头子能快上万年才俩个宝贝金疙瘩?

    商宝仪听了他的话,脸色一变,有些沮丧。她到是忘记了他的身份特殊,子嗣艰难。

    商宝仪一直都是云海听涛阁培养出来的嫡系中坚力量,若是让她跟谁成亲离开云海听涛阁只怕也不现实,她到是真心愿意跟秦易这样的美人做情人,有几个孩子,她养着想必也挺开心。

    可是秦易这样的混血半妖之身,可是当真不容易有后代。

    她看了看秦易,有看了看那几个小家伙。带着疑惑道“你不会是骗我呢吧?你要是真的子嗣艰难,你怎么会有三个儿子?”

    “这是意外!而且小三出生的时候还差点要了他娘的小命。”

    商宝仪一听这话,就有点变脸惊悚。

    秦易心中冷笑,心说就你这等自私的女人,只怕是不会乐意给我生孩子。“因为生小三,他娘大亏了身子,修为差点跌落整整一个大境界。二十年内亏虚的气血都补不上来。只怕会对以后的修炼有碍!”

    商宝仪一听,眼神就开始发虚,有点躲闪秦易的视线了。

    这她可承受不了,若是二十年内气血都亏虚得补不上来,那岂不是就是说,折损了修炼的根基天赋?她是想要孩子,但是绝对不是以断绝她以后的修道之路为代价。

    只是理智上畏惧是一回事,心里不服气又是另外一回事,商宝仪没好气的白了秦易一眼。“哼,要不是我脑子快,还真被你拐带歪了。

    你对我说这些话,其实都是为了那个女孩子吧?她为你生了三个孩子,也难怪你喜欢她。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动了真心吧?难怪你会想出这种法子拒绝我,保护都那么含蓄,你也真算是用心了。”她冷笑着道。

    秦易嗤笑“随你怎么想!你觉得我要维护她,还需要对你用手段?你值得我用手段吗?我对你说的话,都是实话实说。”

    商宝仪顿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这个男人的嘴巴太刻薄了,说的话太伤人!

    “我诅咒你一辈子得不到你爱慕的女人的真心。”

    呵呵呵……秦易嚣张的笑了起来。他想要的,怎么可能得不到?

    “你来找我指定是有事,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我现在不想告诉你了。”商宝仪没好气的说道。

    “那好吧,既然你不说,那我回去陪我小儿子睡午觉去。”他小儿子喜欢睡在他的肚皮上。

    商宝仪顿时一阵无语o__o”…“唉,你等一下。你们魔宫这次也有几位大尊过来了。听说其中还有一位祁圣大尊。祁家应该是你们秦家的附属家族吧?你需要我们安排一下跟他见个面吗?”

    秦家的影响力不仅局限于魔宫,这从这个家族都在他们云海听涛阁上录上的字号,给他们提供方便就能够看得出来。

    “祁圣,是他,那到是可以见上一面。你们安排吧。”

    ……

    祁圣跟随其他几位大尊一起赶往云海听涛阁开办的战场坊市,其实重要还是参加那边的举行的黑市拍卖会据说这次会有好东西出世。

    高冶华站在他的身边驾驶着飞舟,这个时间段轮到他驾驶飞舟。

    他看见祁圣凝视着远方,眼神有些没有焦距,就关切的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相信那人还能越过秦家强迫你去。”

    祁圣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激怒。跟着又被他强行压制了回去。“我没有想到他是个前辈。还如此不要脸。”

    祁圣觉得对方无耻的真令他刮目相看。那人是男人,他也是男人。男人喜欢男人,若是俩人你情我愿也就算了。但是他明明没有做人娈童的想法,那人却偏偏几次逼迫他就犯。最近更是越来越过分。已经多次给他下套了。

    高冶华看着祁圣,哀叹了一声,内心十分同情他。

    祁圣的长相不是那种阴柔的精致,反而外形俊朗,有型,虎背蜂腰,很是男人的长相。他的眼睛狭长,异常的有神,只是在走神的时候。更添了几分波光潋滟的妩媚之色。

    那人只怕就是看上了他这点,就紧追不舍!

    好在祁圣的身份不一般,他家跟极为护短的秦家沾亲带故,秦家的一位老姑奶奶更是嫁进了祁家,说起来祁圣这一脉就是传承自那位仍旧在世的秦家老姑奶奶。

    可是随着那位的修为又突破了。人胆气也壮了,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祁圣,要不你申请调回宗门,或是申请调到秦家的地盘去吧。”

    祁圣听了这话,紧紧的蹙起了眉头。他只要一想到那张脸就恨不得就剑刮了他,简直是奇耻大辱。他若是这样灰溜溜的回去了,指不定之后会被知情的那些人怎么编排呢!

    “祁圣,别太勉强了,那人的手段极为卑鄙,你跟他硬碰硬吃亏最后还是你。”

    “……”

    “祁圣,你也不怪我多嘴,你看他这俩年,都做了些什么事儿。那个修为比你还高的林霖大尊,不就是因为被他给看上了,结果落得那样凌辱惨死的下场。

    即使你的身份不凡,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万一你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秦家的人真的会为了你就找那人的麻烦,跟他彻底撕破脸?

    那人的修为可是……”高冶华惊惧的说道。

    祁圣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更让祁圣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刚刚抵达了坊市,就见一人已经站立在坊市的街道上等着他们了。

    此人就是喜好男色的曹隽曹老白脸了。

    曹老白其实看起来也就三十许岁,气质不俗,带着岁月沉淀出来的睿智和沉稳,长扇一展更是有种儒雅脱俗之气。从外形上观之,很难想到这个曹老白竟然是一个手段残忍,喜好虐死同性的人渣。

    曹隽一见祁圣就喜形于色,疾步朝他走了过去,拉住他的袖子就不撒手。气得祁圣脸都绿了。

    “圣弟,你可来了,我都等你好半天了。”他亲亲热热的道。

    “曹前辈,你放手。我是来参加这云海听涛阁的拍卖会的,不是来玩的。之前,您也没有说过要来参加拍卖会。”祁圣没好气的想要把曹隽的爪子从自己的胳膊上扯下去。谁知曹隽就是不放手。

    “这是什么话,以我俩的关系,你道理哪里怎地不告诉我一声,你不知道我有多心急,你个小没良心的,自己来参加拍卖会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他这话,顿时惹来祁圣身边其他同行者的侧目。这些大尊都是魔宫在这边战场上的元婴以上的尊宫领袖,有些人知道曹隽跟祁圣的关系,有些人还不知道。

    曹隽这一番纠缠反而让他们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祁圣的脸阵红真白,恨不得现在有条地缝钻了进去。这曹隽自己不要脸,有个断袖的恶名,还想着拖自己下水,败坏他的名声!

    祁圣恨不得自己拔剑砍了他,牙齿都被他咬得咯咯作响。曹隽却一副悠哉状,看着祁圣的眼神也异常的暧昧。

    “你放开,我跟你没关系。”

    曹隽微笑“我跟你有关系就行了。”

    “曹隽。你别给脸不要脸。”

    “我要你就行了。要脸干什么?能当灵石使唤怎地?”

    “曹隽——”祁圣差点爆走。情绪已经无限接近临界点了。偏生曹隽一副我就是要惹毛你的架势,他大概反而觉得这样逗弄祁圣很有趣。

    商宝仪出来的会后就看见这一幕。这里距离云海听涛阁的主院落不远,她又跟秦易商量好的跟他跟祁圣安排见面,于是在得到祁圣已经到来的消息后。就主动迎接了出来。

    “怎么回事?”她冷声气势凌人的道。

    曹隽看见了她,嗤笑一声。

    “哟,这不是我们商大美人嘛,好些日子不见,甚是想念。”

    “曹道君!”

    元婴期的尊位是大尊,过了元婴期的化神高手,尊位就是道君。修炼越高后期,哪怕是一个小境界的突破都是千难万难。这元婴中期收拾元婴中期都可以一个打好几个。

    更何况元婴大尊跟化神道君之间的巨大差异。原本曹隽不过是元婴后期大尊,谁知道他在战场上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一跃从元婴后期突破到了化神初期。这家伙成了道君这三年,简直是各种无耻没下限。

    “我这次是跟小圣一起来的,我们要参加你们这次的拍卖会,你给我们准备一个天字号房间。”

    商宝仪听了这话,哑然失笑“真是不凑巧。曹道君你来的晚了一点点,最后一个天字号包间被订走了。”

    曹隽顿时脸色黑了。

    “你什么意思?藐视我这化神道君,还是想藐视我们魔宫?”他厉声重喝道。

    商宝仪却是根本不怕他的,光一个小小的道君顶个屁用,他们云海听涛阁接待过的大人物多了去了。

    “曹道君,我们云海听涛阁一向是开门做生意,笑脸迎嘉宾的。

    什么样的客人我们云海听涛阁没接待过?即使是专门上找茬了,我们也是不怕的。”

    曹隽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再变,他顿了顿,压下怒火强声道“不管怎么说,我要用天字号的包间,这里是我们魔宫的战场,我才不相信我们魔宫会一下子来三十位道君。

    商长老,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商宝仪听了他的话,就是大怒。但是转头她却好似想起来了什么,娇笑道“说起来这订走了最后一间天字号包间的人也是你们魔宫的大尊。”

    “大尊,是谁?算了,别管是谁,你让他给我滚。天字号包间我要订了。”

    呵呵呵……商宝仪笑的好不娇媚。“我到是觉得他不会走。”

    “他不想活了吗?”

    商宝仪嘲笑似的看着他,这种眼神让曹隽很是生气,好似被活生生打了脸一样。

    “带路,让我去会会这位大尊,看他给不给我面子。”

    曹隽心里有数,能让商宝仪这样照看的大尊,只怕绝对不是简单之辈,弄不好就有跟某些强人有些瓜葛。但是那又如何,他如今是道君了。

    即使是魔宫也轻易折损不起一个道君!他在魔宫如今是有重大分量的存在。

    一个小小的大尊而已,哪怕他再有背景又能耐他如何?

    “是谁?我看谁还敢跟我争包间?头前带路!”曹隽戾气满脸,阴声道。

    商宝仪给了他一个不知死活的眼神,转身,扭着腰肢就打头带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