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65-166章 冷遇!

第165-166章 冷遇!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易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在去战场之前,先到绕一点路去一趟那个什么特别有名的天恒坊市走一遭!天恒坊市有明市和黑市俩种,据说生意火爆,各种物资都能拿到手。

    要说物资,秦易就想到了最后还剩下的一部分古代战船的残骸,还有一些被解析出来的他们的明霄宫用不上的材料。这些多是他用不上的,都可以出手换些有用的东西。

    另外还可以挑宫内宝库之中不眨眼的东西,出手一部分。主要是他这次进入战场得多淘换一些物资。尤其是各种生活物资和修炼物资。

    丹药什么的,大众款的他到是不缺,但是其他一些稀有的丹药他还是需要的,当然他想采购的更多是各种灵草,灵物等。越想越多,秦易干脆自己罗列了一张单子,然后又让秦立,杨玉楼,郑少君等人都去罗列单子,最后综合一下,查缺补漏,弄一张基本全和的采购清单出来。

    秦易一开始弄清单的时候,没有想起来云婧还需要什么,等到清单都出来了,才发现没问云婧想要点什么不,有点不好意思的秦易还是找到了云婧,跟她说明的情况,他本以为云婧应该没有什么需要采购的。

    却不想云婧给了他一张,一点都不少的物品清单。

    秦易仔细扫了一遍清单,东西还不算太珍贵,就把这份清单也添加到总的采购单子中去。

    最后这份单子被拓印分成了俩分,其中数量大,而材料不珍贵的部分交给了秦立和灵丹殿的一位副殿主去处理。而珍贵的那张清单则交给郑少君跟顾铮去处理。

    杨玉楼被派看守保护明霄宫以及他家几个小不点奶娃娃。

    一切都准备就绪,在抵达了天恒坊市之后,秦易带着云婧,俩人就转入了坊市内的人流的之中。

    云婧开始还以为秦易是出来代表明霄宫采购各种物资的呢,结果这家伙带着她在坊市内优哉游哉的逛荡上了。这让云婧好不无语。“您这到底在瞎逛什么呢啊?要是想买东西,我们就赶紧买吧,您家小儿子那什么爆脾气你还不知道!长久没看见我,指不定怎么折腾人呢!”

    秦易听了她的话。含笑道“让他哭去,男子汉多哭哭就当提前吊嗓子了。”

    “你儿子才七个月。”云婧无奈的道。

    “七个月不小了,多哭一会儿不打紧。”

    云婧听了他的话,直接白了他一眼。那小魔头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秦易见到云婧不走了,干脆拉住了她的手。“走拉,我带你去天恒坊市的黑市去看看。”

    “黑市?”云婧环顾四周,这个天恒坊市都这么繁华了,还要黑市做什么?

    她那疑惑不解的眼神落入秦易的眼中,惹来了他的好笑。

    “天恒坊市外面这些东西,大多是可以查到来路的。黑市上的那些东西。没查不到来路的。或是不好查来路的。走吧。我们去逛逛。说不定能淘换到一些好东西呢。”秦易牵起了云婧继续朝前走去。

    ……

    明霄宫内,凝香殿。

    吕湘躺在床上装睡,一帘子之隔就跪着哭哭啼啼的跑来的风语。风语实在是太能哭了,想装睡都让她装不了。

    吕湘脸色扭曲的从床上做了起来。然后披上衣服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走到了风语的前面。“你到底还想哭到什么时候啊?”

    风语抬头,惊喜的看见吕湘出来了,她赶紧连滚带爬的扑到吕湘的身边,然后抱住了她的胳膊道“姐姐,你一定要帮帮我,师尊他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风语触怒了秦易被剥夺了亲传弟子的身份的事情,她怎么会不知道?

    吕湘从心底上鄙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这都什么人啊,看着一副精明的长相,其实脑子里头装的都是稻草,这才刚刚接近秦易就被哄了出来,这样的家伙真是一点的利用价值多没有。

    “那他不要你了。我有什么办法?我在他面前根本说不上话,要不然也不会去找你了。”

    风语听了她的话,十分的失落。“可是……可是……”

    吕湘的语气仍旧是温温柔柔的,可是风语她听着怎么就觉得那么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这次我真的帮不上你,要不你先去灵兽院待上一阵子,等过一阵子,大尊不生气,我如果找到机会就帮你说说。”

    “可是我不想去灵兽院,哪里好大的臭味,我会变得臭不可闻。”风语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道。

    “你既然不愿意待在那儿,何必触怒了大尊?”

    “我……没有触怒他……”

    这话谁信啊?

    风语看见吕湘那明显不相信的眼神,心中越发的自苦,忍不住悲愤的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不就是喜欢的尊,我不就是想待在大尊身边伺候他吗?

    大尊怎么可以喜欢那种一无是处的女人,不喜欢我呢?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吕湘听了这话,心中受了触动。感慨的道“不为什么!喜欢不喜欢都是他的自由,我们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

    “我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

    “我也不甘心!所以我才会选择联合你,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一次就弄砸了,甚至还把自己至关重要的身份给弄丢了。你没了亲传弟子的身份想要接近他以后都难了,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让我还怎么帮助你?”

    “……”风语再也说不出话来。“可是……我也不能就这样继续下去啊!”

    “风语,你现在求我我也没有那个分量帮助你,你还不如去求其他的人。”

    “其他的人?谁?郑元尊和杨元尊哪里根本就不待见我。我还能够求谁?”

    “比如说顾铮,比如说沈默,比如说大尊的其它弟子们,我就不相信你一个相熟认识的都没有?”吕湘给她出主意道。

    吕湘的话到是惹起了风语的心动。“到是有那么一个认识的人。”

    ……

    简经纶真的没有想到风语居然会来找他说情,希望大尊能够原谅她,恢复她亲传弟子的尊位。

    简经纶直接嗤笑了起来。他看着在他面前低着一某羞愤和局促不安的风语,讥讽的道“风语,我认识你有七八年了。没有想到你七八年都还是一如既往的蠢笨。

    你触怒了师尊,还想让我也为了你去触霉头,找师尊的不自在,你觉得我凭什么会为了你那么牺牲自己啊?我们虽然已经是师尊的亲传弟子了,但是毕竟跟师尊还没有处出什么感情,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兢兢业业,恭恭敬敬的好好的侍奉师尊,好好修炼,给他张脸吗?

    你到好,不要脸的去自荐枕席。还敢跟师尊大小声的争辩。你以为你那些【丰功伟绩】我都没有听说不曾。你现在都臭名远扬了你还指望我去帮你说情。你想的真好。

    可惜我简经纶还没傻呢,即使你在我面前脱光了献出你的元阴,我都不会帮你的。”

    “你——你无耻。”风语气得直哆嗦,扭身就跑了。

    简经纶的妹子才十一二岁。眼看见风语冲着跑了,不由得走进自己哥哥的正堂,对哥哥道“她一边走一边哭。哥哥你这样对她,万一她以后再东山再起怎么办?会不会到时候疯狂的报复哥哥?”

    看着小妹子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己,简经纶的心底划过一抹温暖。“不用担心,被大尊厌弃的女人,永远都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了。再说,这宫内喜欢大尊的女人天多了,嫉妒暗恨得抓心挠肝的女人也太多了。她们动不了云婧可不代表动不了傻兮兮的风语。你等着看吧。一旦大家发现风语是真的彻底被大尊厌弃,不超过一个月,这个风语就会彻底的失去再出现在师尊面前的资本。”

    “哥,你说什么,我不懂。大尊虽然剥夺了她的亲传弟子的身份。但是还是给她安排了另外一个身份的生活,那些人真的敢对付她吗?她毕竟曾经是大尊承认的弟子啊!

    动了她岂不是代表打了大尊的脸面?”

    简经纶对于自己小妹子的单纯善良很少给予了一份大大的无奈笑容,他还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小家伙,你永远都不要忽略一群女人的嫉妒心和疯狂。”

    “(⊙_⊙)嗯?”

    “妹妹,大尊作为一个男人,他太出色的了,很多女人的视线早就追逐在他身上。但是他出色的同时又太强势了,这样的男人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掌控抓住的。

    于是就造成这样的局面,他想对谁好,想要保护谁,那么那个女人就在天堂,那么他厌弃了谁,即使他自己不出手也会有人因为嫉妒不甘心而耐不住出手。

    所以从来没有得到过的还不是最惨的,原本高高在上却半途被打落尘埃那种滋味才是最难熬的。

    尤其是像风语这样都快蠢死的。”

    风语被简经纶无情的羞辱了一通,差点没气死,回到自己的真殿,竟然先自己的东西都被扔出了真殿,真殿的大门都被关闭了。杂物殿的一位管事更是气势汹汹的瞪着她出口厉声的道“当日秦总管让你三天内必须搬家,让我们赶紧将真殿给清理出来。你到好,都快十三天了你还在这里磨叽。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明霄宫,不是你家。

    东西都给挪出来了,你赶紧去灵兽院报道吧。”

    灵兽院是单独的部门,但是它却是灵丹殿的下属部门。整天跟臭烘烘的灵兽亲密接触,这让风语怎么能开心得起来。

    “我不走,这里是我的真殿,是师尊赏赐给我的真殿——”

    “哎呦,你还叫师尊呢?这可真不要脸,我们大尊早就剥夺了你的弟子身份。你现在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普通内门弟子。怎么着,你还想摆你大尊亲传弟子的架子呢啊?

    也不想想我们还愿意不愿意伺候!

    哼,赶紧走,赶紧走,这里我们已经清理完毕了。门都封上了!”说完他就招呼其它的弟子推搡着风雨让她滚蛋。风语死活不愿意离开真殿门口,那管事最后不爱管她了,干脆地关闭真殿的大门,处理好封印之后,就带着身边的弟子们离开了。

    风语惨兮兮的枯坐在真殿的门口。这里曾经是属于自己的,曾经她拥有着人人羡慕的未来,为什么,为什么一夕之间就什么都变了。

    无殇,你怎么能那么狠心?

    风语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去灵兽院面对那些臭烘烘,脏兮兮的灵兽的。

    她想着也许自己可以先去低阶弟子们聚居的地方先住下,然后再想其它的办法,谁知刚刚走到无殇殿的弟子女弟子的聚居去就一群执事模样的女弟子给伸手拦住了。

    “你是想干什么?”

    “我想回来住。”

    “你开什么玩笑,你的名籍都转进了灵兽院了,你怎么还可以住到这里?”

    “你一个低微的执事弟子。你凭什么管我?”

    “你不过是一个养灵兽的。说起来你还不如我这个执事弟子有尊位呢!”那女子直接讽刺她道。

    “你……”

    “说什么都没有用。按照宫内的规矩你的名籍不在这里,就不能住在这里,你要住也是住到灵兽院那边的低阶弟子区去。你要是不走,就别怪我喊执法殿的弟子过来。亲自押送你过去。”

    “你——”风语恨恨的看着她,几乎就要动手。

    “别怪我没提醒你,以你现在的身份,明知故犯惹怒了执法殿的人,你看看他们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在宫内戕害同门,她也不试试自己的脑袋有多硬?

    那女子冷哼的看着风语,就好似她是什么碍眼的垃圾一般。

    风语气得脸红了又青,青了又红。

    太可恶,这群子小人!

    看她落难了。一个个都来欺负她,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狠狠了盯着那个女执事,好似要记住她的脸。“我会回来的。”撂下这句话,风语决然的走了。

    女执事朝着她的背影唾了一口,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你就还想回来。真是白日做梦。”

    风语没有能够成功回来无殇殿的低阶弟子住处,其它地方的低阶弟子住处更是不给她住,接连碰壁,面子被扫地的风语最后只能无奈的走到了灵兽院的弟子聚居去。

    灵兽的执事弟子也是一位女弟子,此人一见是风语来。直接将她带到了一处十分破败的房子前。这处房子外的防御阵都脱落了。房子内更是脏乱,散发着种种异味。

    风语怒了。“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不是人住的,这里以前是圈养灵兽幼崽的地方。”

    “那你让我住这里?”风语生气的大声道。

    “那我有什么办法?灵兽院本来就是兽多人少。其它的房子都住满了人这里是空着的。再说我们灵兽院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要弟子了,你是被强塞进来的,之前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弟子要过来。有清理出来这里给你住就不错了,你要是不愿意待,那你就滚好了。”

    “你——”

    “风姑娘,要说年纪,我至少长你一辈份,要说修为你是筑基初期,我是筑基后期。要说我对你如何,我已经在我职权范围内给你最大的方便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我死都不住这种地方。”

    “那你就自己找地方住,你要是不爱住这里,你也可以进灵兽园找个地方挖个洞,跟灵兽们一起住。我们都不介意。”

    风语气得手都哆嗦了。

    “你……你太过分了。我要去灵兽院的院主哪里告你去。”

    “去吧,去吧,院主是我亲大伯,你爱怎么告就怎么告去,对了,你要是在他那里告不出一个一二三四五,我也欢迎你到执法殿去告。”女执事冷哼了一声,扭身就走了。

    风语看看破屋子,又看看女执事离开的方向,跌落到地上,抱着胳膊呜呜的哭泣起来。

    她从来没有受过这般的委屈。

    可惜她不知道这些才刚刚开始……

    在灵兽院里受到的冷遇,让她心中更加的不甘心,她怎么能以后就这样过日子。风语想着,实在不行,她加紧修炼,宫内有规定,只要弟子进阶金丹,就可以重新拥有自己的真殿。她的天赋不俗,否则也不会成为大尊的亲传弟子。只要她结丹了, 自然就可以回去了。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跟骨干。

    就在风语下定决心最近一段时间要好好修炼的时候,她却发现她没有丹药辅助她修炼了。

    修炼将个道法侣财,再有天赋的修士,没有丹药辅助,光靠自己那修炼速度也有限!

    毕竟修炼天资妖孽到秦无殇那种变态程度的还是凤毛麟角的,大家都是普通人,天才也米有天才到那个份上。

    可是风语被扔出真殿的时候,除了一些私人衣物之外,其它的东西包括她放在真殿内的各种丹药都被那些封殿的弟子给收走了。风语虽然剩下了些随身带着的丹药,但是十几天下来,也没有了,没有了丹药的辅助,她的修为进境缓慢,慢的让她怨气丛生。

    “……不行,我都已经是灵兽院的弟子,他们就应该发给我修炼用的丹药。”想到此处,风语忽然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