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54-155-156章 包子出锅!

第154-155-156章 包子出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尊,恭喜了,又要再次喜获麟儿了。”

    秦易听了他这话,直接飞了他一眼刀“你这是找揍吗?”

    明明他家婧婧要早产,孩子还能不能活下来都俩说。反正危险是杠杠滴。

    郑少君也一副脸色阴沉无限的样子,没好气的对杨玉楼道“你少没事儿瞎参合了,还嫌麻烦不够多吗?大尊侍妾那边,孩子能不能安全的生下来还俩说呢。”

    说完他愧意无限的看了一眼秦易,对他道“大尊,对不起。都是我的侍妾绯玉惹下的大祸,都是我没有管制好身边的人。”

    “那个绯玉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花园外墙边?”秦易问道。

    “说起来绯玉也是可怜人。我那么多侍妾,就她跟唐媛先后怀孕,但是唐媛怀的好,孩子没有妖兽血脉,虽然她修为低弱,但是还是安全生下的我那乖闺女。

    但是绯玉就惨了,她怀的是儿子,又是半妖混血之子,结果没到四个月就跟沈默那个妾一样,不仅流了孩子,而且身体大损以后也不能再孕了。”

    秦易跟杨玉楼同时沉默的听着,半妖混血之子可不好怀。

    尤其是秦易感受更深,他可是件事过父亲身边的那些妾侍,但凡怀了混血之子,最后大多是生不下来,而且永远都不会有再次怀孕做母亲的机会了。

    也因此,他父亲的那些侍妾若是有志长生问道的,一般都不愿意怀孕,一旦有孕对自体的损害太大了。

    而且一旦失去再孕的能力,在家族里也会地位一落千丈,成了他人任意践踏的对象!

    “那她是因为自己以后都不能再孕,所以嫉恨我的刚刚几岁的孩子,想要灭杀了他们吗?”

    虽然秦易这话说的轻飘飘的,但是无端的郑少君就感觉到了一股深冷的寒意附着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我看她似乎有些颓废失常。真的没有想到她会跑到无殇殿附近去,我……”

    “少君,我不管你是否对她还有怜惜之意,但是你应该清楚子嗣对于我们的重要性。你不能在自己的子嗣获得安全保护的同时,把这等麻烦扔给我解决。”

    秦易的声音几乎是毫无感情的平铺直叙。

    但是郑少君就是察觉到了其中的不满!

    “对不起,大尊。都是我失察。”

    “挺你三年的供奉!另外绯玉扔到血魂台扒皮炼魂,见她炼制成血尸,让她好好享受一下死都不能的熬尸油的滋味。”

    郑少君不敢反驳,杨玉楼也听出了不对头。秦立大声应下。

    “另外,你的那些侍妾。除了有子的。全部处理掉。你再选人吧。”

    郑少君色变。但是却没有反驳,这是一个教训,以后若是再从他这里出事,只怕就没有今天这样好过关了。他也明白。这次若是云婧平安生子,或许绯玉的事情就能顺利揭过,否则的话……每次大尊看到自己的其它俩个孩子,大概都会牢牢的响起是因为自己的疏忽造成的意外!

    郑少君的嘴角勾上一抹苦涩,他现在是忠心的祈祷云婧母子平安无事。

    就在这个时候,青莲殿上忽然响起咔嚓一声重雷。

    秦易猛的抬头,然后身影一闪,就失去了踪影。

    郑少君跟杨玉楼互看一眼,也朝着青莲殿顶冲去!等他们感到的时候。秦易已经赤手空拳破掉了第一道落雷。半妖之子是受天所嫉,每次出世都要遭遇湮灭雷劫。

    若是有先辈或是至亲阻止,自然能够顺利出生,否则的话,跟母亲一起重入轮回也不未尝不是美事儿。总比被其它人弄去当成了修炼材料好。

    青莲殿的产房之内。云婧凄厉的惨叫着,这次真疼啊,上次她生大乖小乖的时候都没这么疼。尼玛,早产太坑人了。

    肚子好像要被生生撕裂,剧痛不断刺激着她的神魂。

    产房外,大乖和小乖几小都吓的不行,小脸都白了。小乖更是紧紧的抓住云瑶的手,害怕的问“阿婆,母亲不会要死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婧婧要给你们小兄弟俩生弟弟了。等弟弟出生了,你母亲就好了。”云瑶的心随着女儿的惨叫声乱着。她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出现这种意外。

    婧婧这怀孕都七个多月了啊!

    “弟弟,母亲最喜欢我们了,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所以母亲不会死的,只是弟弟太讨厌了,母亲都是为了生他才痛痛的。”大乖显得比小乖沉稳,但是小脸也是发白着,眼神紧张又带着惶恐的盯着产房。

    云瑶知道这个孩子的心里也不是那么平静,她十分的心疼。轻轻的摸着大乖的小脑袋道“女人生孩子都是这般辛苦。所以大乖跟弟弟以后要多孝顺你们母亲,别让她的辛苦和牺牲白费了。”

    大乖吃惊的望着云瑶,似乎在确定她说是不是真的。

    “阿婆说的都是真的,当年你们出生的时候,你母亲同样也是遭难,辛苦了好久才生下你们兄弟俩。”

    小猴子这个时候到是孩子中显得最镇定的。“嗯,我也见过其它的人类女子生产,那个女子最后疼得连孩子都没生下来就死了。”

    这个记忆可真灰暗!他曾经多次想,他母亲是不是也是那样浑身是血的失去的。

    一听说还能死,大乖和小乖都慌了,四只小手齐齐拉住了云瑶“阿婆!~”

    “莫担心,莫担心,你们母亲可是修士。”云瑶口头上安慰着几个孩子,其实心里早就七上八下的镇定不下来了。

    一道道的重雷不断从雷云之中落下!

    秦易在击破落雷的间隙,还招呼秦立将有接生和照顾产妇经验的人都送到青莲殿来。

    吕湘在凝香殿内眼看着青莲殿这边乱哄哄,秦易更是专门守护在青莲殿的顶上,不让一道落雷伤害到他护翼下的那对母子。她的心酸酸涩涩的,越是看着秦易那俊美无铸的面容,那镇定若山的守护。她却越是在心头升起不甘和疼痛的滋味!

    明明自己不是那种自己不好就见不得别人好的人,但是此时此刻她却卑鄙的希望那个云婧早点死,最好连着她的孩子一起去死!

    吕湘怔怔的看着那抵挡雷劫的秦易,忽然感觉自己都好似不是自己了。

    呃……“好痛。”

    不知为何她的肚子骤然疼痛起来,裙下的快速的流出了大量的鲜血!她的肚子也坠坠的剧痛起来。

    “秦易。无殇……”吕湘伸出了手臂,朝着那落雷下的男人高呼了起来。

    可是知道她被人抬到床上,那个男人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的孩子要流掉了,此前毫无征兆。吕湘心中悲痛万分,可是跟让她悲痛的是的,那个男人一直守护在云婧母子身边,就连一面都没有过来看她!

    一股热流伴随着什么东西滑出了她的体内,吕湘无声的痛哭起来。

    她的孩子没了!

    轰!~~

    最后一道落雷被镇压下去,中气十足的婴儿啼哭之声,划破了虚空。

    好恨。好恨!

    怎么能不恨!~~

    吕湘痴痴的躺在床上。恨意让她的脸上的泪都干涸了。

    青莲殿那边传来欢呼庆贺之声。是在恭喜秦无殇再次喜得贵子,而且是个人形的结实小公子!

    凭什么她的孩子活不下来,那个贱人的孩子却可以活下来?

    凭什么她滑胎的时候秦易连过来看一眼都不成,却偏偏在那个贱人早产的时候时时刻刻的守护在她身边。甚至为她抵御雷劫?

    凭什么?

    吕湘的心已经被恨意盈满,一点都没有发现她竟然将云婧直接唤成了贱人!

    秦飞白亲手端来一碗灵粥,却被吕湘一巴掌给打翻到地上。“让他来见我!”

    “湘……吕仙子,现在大尊过不来。”

    吕湘的脸色惨白,嘴唇发着淡紫色,显然这次滑胎对她的身体混坏十分的大。那我见犹怜的绝美小脸上如今浮现的却是讽刺冷笑“就因为那个贱人又生了儿子,所以他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来了?

    我跟他有宿世情缘,这次更是为了他不惜大损修为为他怀胎样子,他就是这样对待我的?

    他就是这样践踏我的付出和我的感情的吗?”

    随着她气愤的大声质问。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秦飞白看得心痛如绞,他慌张的转身跑了出去,打算再次扮成秦易去见吕湘。却不料刚出去就被秦立给抓住,说是郑少君要见他。

    郑少君在青莲殿的花园之中站立,看见秦飞白走来。就屏退了周围是侍从。

    “郑元尊。”

    “你可能不知道我为何叫你来!”郑少君脸色阴沉,看着他发寒。“因为绯玉的事情,我的侍妾除了有子的唐媛,都被处理了。吃了这么大的亏,我不能不查查到底是谁算计了我。可是你猜猜我查到的是谁?”

    秦飞白顿时心中一沉。他冷声道“难道郑元尊以为是我,我身上毕竟流着秦家人的血脉,我不可能去害大尊的子嗣。”

    “是不是你做的你应该很清楚,最近一个多月,绯玉三次被你复杂养在凝香殿里的小美人吕湘叫去说话。秦飞白,即使是你拥有秦家血脉又如何,若是涉及谋害大尊的子嗣,你以为你还能够全须全尾的继续活下去?

    秦飞白我告诉你,有本事你就跟你养在凝香殿那个小贱人一起被让我在查出任何的把柄。哼!”他重重的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这次因为险些铸成大错,郑少君处理掉了几乎全部跟在他身边的侍妾,其中好些人是他真心喜爱的,也跟随了他好几百年。

    他心里是真疼啊!

    尤其这祸事还是被人算计的,饶是郑少君绝对自己不是心胸狭窄的,这口气也咽不下去。他暂时没有足够的证据,所以告不倒秦飞白,但是他也不会那对狗男女好过的。

    云婧瞅着自己心生的软乎乎的小儿子,心中各种喜爱。

    怎么看,儿子都是自己生的好。

    长子跟次子出身的时候就是小猫猫,但是这小家伙却是粉嫩嫩的人型小包子。

    虽然秦易嘴巴里还说这小子只怕血脉天赋上要低于自己的俩个哥哥,还说自己的早产更有可能损伤了这小宝贝的天赋潜力。若是他足月出生,说不定还能跟他俩个哥哥似的。生下来就是兽型。

    可是云婧却权当秦易的碎碎念是苍蝇叫。

    她的儿子以后健康随心的长大就好,什么血脉天赋之类的有那么的重要?

    即使真有那么重要,她也不愿意去限制要求自己的小宝贝。

    云婧对儿子的溺爱,看在秦易眼里那就是慈母多败儿!他心里暗下决定,等孩子们长到足够的岁数,赶紧把他们给挪到自己身边带着教导,要是指望云婧,将来指不定养出什么奇葩来。

    女儿再次产子,云瑶几乎是天天都要到云婧这里报到,顺边把顾瑾之也给带过来。

    青莲殿里的孩子多。那整天都是热闹喧嚣的。

    大乖跟小乖十分喜欢自己的小弟弟。经常趁着侍女们没注意就去拉弟弟的小手或是小脚。每次都拉哭了事儿。

    绿纹被他们闹的没法子,就直接告诉了云婧。云婧赶紧把大乖跟小乖给抓住,然后狠狠的告诫了一番,最后还在他们俩的小屁股上凶悍的怕了几下。

    可是俩个熊孩子直接刷新了二皮脸的下限。在她面前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又去弄哭小弟弟,好似每天要是不听到自己弟弟的哭声,这一天就过的没滋味一样。

    云婧真的觉得自己败给这俩个熊孩子了。难道以后三兄弟的关系,就要在战斗中延续了?

    ……

    杨玉楼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他居然亲眼看见了他家大尊一边抱着小儿子,一边熟练的给儿子喂奶。用是云婧给的奶瓶。呃……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大尊那样的纯爷们都给儿子当奶爹了,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玉楼你来了啊?”

    秦易给儿子喂完兽奶。才迟迟的跟杨玉楼打招呼。

    “我说大尊,你家的侍女也没死绝,干嘛你做这喂奶的事儿啊?”杨玉楼没好气的问道。

    “婧婧说,经常跟儿子亲密接触,他长大了才会跟我关系好。”秦易的得意洋洋的说道。

    “大尊我看你家大公子跟二公子跟你关系都挺好啊?”杨玉楼不解。

    “得。别提那俩个小子,他娘一招呼,立即就抛弃我去了。”秦易想到吃饭的时候,那俩个小子各种朝着婧婧献媚,就为了吃饭后甜点的事情,就心里发酸。混蛋孩子,就为了一口吃的,就彻底没骨气了,无视了他这个爹,见天的围着他们的娘转!

    哼!

    杨玉楼听着噗嗤一声就笑了,看秦易这爹当的。

    “大尊,您这是老大,老二没养好,所以打算从小三开始奋起了?”杨玉楼指着秦易怀里的小娃娃笑道。

    秦易的心思被杨玉楼直接戳穿,顿时让他微红了脸。

    “有何不可,儿子还得自己养的亲。”

    这话是昨天晚上云婧刚说过的,当时就是为了气他来着。

    哈哈哈……

    杨玉楼笑了起来,不过笑着笑着他就笑不下去了,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才道“看着你们都有孩子了,我这心里别提多着急了。”

    “不用着急,十年内你有孩子出世就行,否则的话你儿子就赶不上这拨了。”

    秦易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杨玉楼顿时无言。

    他知道十年之内,他们的明霄宫将再次重返战场。这次去那边的战场还不一定。但是由于此前明霄宫积累不少的战功,再加上秦易的全副家当和曾经积累的战功,申请开启一次宗门的天婴灵池还是有机会的。

    错过了这次,以秦易的积累家当再加上明霄宫的积累战功,百年之内再次开启天婴灵池的机会也没有。而且这天婴灵池有个重要限制,进入着必须是年纪二十五岁以下的半妖幼儿。

    若是换算成人类的话,就是年纪不超过十岁的天资绝代的人类孩童。

    对于半妖之子来说,二十五岁,其实算不得长大,还是幼儿期。有些血脉浓稠的半妖之子,二十五岁还恍如几岁大的孩子模样。

    总的来说,半妖之子的成长期难以估定。但是总的来说从出生开始要是超过二十五年,再进入天婴灵池那伐毛洗髓,凝练血脉激发潜藏天赋的效果就差上许多。

    所以通认的半妖之子进入天婴灵池的限制就是二十五岁。

    当然激发灵池功效的各种药物灵材也得自备,人家宗门是不会给你提供的。而秦易若这次申请开启天婴灵池,他也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

    弄不好还将卷入宗门的派系纷争之中。

    明明他们这半妖一脉可是中立的。

    “大尊,要不你再慎重考虑一下。若真的你申请开启天婴灵池,那会不会五十年后的九幽魔域就剥夺你名额了?毕竟若是开启天婴灵池,大尊您这数百年的积累就全部清空了。”

    秦易凝神看着杨玉楼“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九幽魔域每个三百年就开启一次。上次开启我因为年纪太小,父亲不放心我去历练所以我就没去。

    按理说这次去九幽魔域那边历练。求取机缘正当好。可是这个时候偏偏我又了孩子。还是等下次去吧。就算没有打算舍出大半的家当神情天婴灵池,孩子这么小,我也不放心去九幽魔域历练。”

    可以送回家族养着,杨玉楼用眼神示意。

    “老头子最近都不在家。”秦易一副你明白了吧的眼神。

    “难怪胡夫人带人这么轻易的出来看你。”杨玉楼一副终于了然的架势道。

    话说。他娘来看他的时候,还是跟老爹申请报备过的。即使老爹人不在家,但是还是能够跟家族联系上的。

    但是秦易也没闲心给他解释。

    “那我努力生儿子,唉,为什么我就没有侍妾怀孕呢?”

    ……

    同样着急生孩子的还有苏锦瑟,顾铮的默许,让苏锦瑟几乎跟赵擎天同进同出,俩人过的跟正经的夫妻没啥区别。但是都在一起好几年了,赵擎天的修为简直是一日千里。而她那些进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即使赵擎天总是给她拿出来各种灵物帮助她提升修为。

    但是苏锦瑟也隐隐开始着急了。

    单靠情爱能维持多长久的感情,唉,她这肚子也不起来,否则的话,要是给赵擎天生的孩子。她还用担心什么以后?

    最近她总是围着云瑶转,也特别的爱照顾顾瑾之。云瑶去见云婧的时候,顺便也就把她带上了。

    看着一群小豆丁在一起玩耍,苏锦瑟眼露羡慕渴望之色。

    “苏师姐是想要孩子了?”云婧在一旁看得有趣,就问。

    “可不是,我找了灵丹殿那边花大价钱买了不少生子的灵药,可是没有什么效果。唉,真羡慕你,已经有三个孩子了。”

    云婧听了这话变笑道“你要想生子,我这里还真有药,你可以试用一下。”

    云婧想起来她那药库里还有一些帮助人生子的药剂,就让小银给她找了一支,最后还到处试管放入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瓶中。

    云婧将玉瓶给了苏锦瑟“这是我做自己的配置的药剂,只能说可以提高女子怀孕生育的几率,但是也不是保试保灵的。”

    苏锦瑟听完欢喜的结果了玉瓶“哎呀,婧婧你的医术,就连擎天也是连声称赞的。我信不过谁也不可能信不过你。这药我回去就吃!”就好似吃了就能有孩子了一样。

    云婧看了好笑,也没在意。

    秦小三是一个暴脾气的孩子,尤其是在老爹有着转化成二十四孝老爹的趋势之后,这小子的脾气更加的不好。只要没有他娘的镇压,这小子谁的面子都不给,睡醒了我就得有吃的,拉的就得有人赶紧给他换尿布。但凡晚个一分半分钟的就理解能够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娃娃哭声。

    这才俩个来月,这小魔星一样的小子就整的整个青莲殿的侍女侍从们叫苦不已。尤其是最近这小子迷上了摇晃,还不要摇车,就只能是人抱着摇晃。

    只要有一刻被他发现自己被放下了,那哭声就能震掉青莲殿上副符文琉璃瓦。

    云婧让人把秦小三抱出来睡到她身边的摇篮里,秦小三没发现老娘在身边,刚刚从摇篮里醒过来就扯开嗓子放弃了嘹亮的哭声。

    云婧一听,顿时恼了直接上手拍了拍儿子的小襁褓“哭什么呢?”桃夭说这小东西刚吃完兽奶,还换了尿布片。

    是老娘!

    原本扯着嗓子大嚎小东西听见了老娘的声音,就乖巧的大声边小声哽咽了。

    “怎么还哭起来没完了?”云婧拍着儿子。想让这小家伙休息一下嗓子。

    “是不是没人抱了睡不着?”桃夭在一旁出声问“要不我抱着三公子摇摇?”

    云婧听了直接脸黑,这小子都被惯出臭毛病来了。

    “臭小子再哭,晚上让你跟你老爹睡去。”

    小家伙不大懂,但是还是敏感的察觉到老娘口气不好,这态度不对啊!

    “小公子还小呢,要不我抱起摇摇吧。”桃夭有些迟疑的出声问道。

    “别太惯着这小滚蛋,老大老二都没它爱折腾。就它这爱折腾人的臭毛病都跟他爹似的,招人烦。”

    咳咳……

    秦无殇出现在云婧的身后,他这才刚回来就听见云婧背后说他坏话!!~╮(╯_╰)╭~!

    云婧看见他直接笑笑,然后直接把爱捉妖的小三扔给奶娃他爹自己抱着去。看着相亲相爱的爷俩进殿一起午睡去了。迟疑了一下。才招呼侍女们让其它的孩子也去睡午觉。

    这点大的孩子还是多睡睡午觉比较好!

    其它的孩子都去睡午觉了。小猴子坚决不肯睡,它直接去演武场修炼去了。这孩子越来越乖巧,有大哥范儿了。云婧回想起当时第一次见到他时,那个桀骜不驯带着点小狡猾的小猴子。好像只留在记忆中了。

    云瑶跟女儿说些育儿笑料,苏锦瑟听着俩人说话,神情有些飘远。抱起孩子之后的秦无殇,眼角是那样的柔和,那样冷厉残酷的人,对着小儿居然笑得那样的慈爱。当真是让她痴了……

    前世她到死也没有见过秦无殇对着自己亲生的孩子究竟是什么样子,今生即使是决定放弃了,决心选择爱她包容她的赵擎天了,还是忍不住心情失落。

    她看向云婧。真心的羡慕起眼前的女子。

    秦无殇那么喜欢孩子,对她应该也是特别的吧,其实她也是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承认她察觉了秦无殇待云婧的异样!

    ……

    凝香殿死气沉沉的,吕湘虚弱的趟在床上。神色呆滞。

    偶尔还能够传来她的强忍的咳嗽声,这次滑胎失子,外加上气怒攻心让她大亏了身子。大夫说,吕湘很可能以后都不能再孕!

    这个打击简直是雪上加霜,让吕湘整个人都起不来床了。

    秦飞白一脸心疼焦急的看着吕湘,苦苦的哀求她吃药,可是吕湘就是充耳不闻。

    “你到底要怎么样?”

    “让我见秦无殇,我要见秦无殇。”

    秦飞白心痛的跑到秦无殇的面前把吕湘的要求说了,秦易俯视着跪在他面前的秦飞白“既然你喜欢她,而且也不止一次的假扮我安慰她,何必继续假扮下去?”

    “一次俩次或许没有什么,但是吕湘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一直都被我骗过?”秦飞白苦笑,当时是一步错,步步错。到现在是苦,是涩,是难,都是他自己作的。

    “你是想让我来告诉她真相吗?你不怕她太伤心?”

    秦飞白听到这里脸色更加的苍白。“大尊,我能够求您不告诉她真相吗?求您去安慰安慰她,就当她滑胎没有了的就是您的儿子。可以吗?”

    秦易听了这话,默默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摇头。

    “我也不愿意见她痛苦。但是飞白,我不屑于欺骗任何女人。”

    秦飞白一瞬间脸白如纸。

    “可是她万一接受不了真相那怎么办?”

    “那也是真相不是吗?”

    “……”

    秦无殇的儿子满月酒办了,场面很热闹。接下来就是百日宴了,小家伙的小模样彻底长开了,肥嘟嘟的可爱。他俩个无良哥哥今天好似小尾巴一样的跟着小三的襁褓转。一开始云婧还没没有发现异常。

    可是渐渐的她就有所察觉了。

    原来秦小三个俩个哥哥跟着自家小弟弟也是别有目的。

    “小三对这这个小阿姨的脸蛋亲一个,对对,然后伸手。恭喜发财,礼物拿来。”大乖小乖齐上阵,先是指挥小三喜娃娃亲人,然后再兄弟双双伸手。过一人刷三份幸运大礼包,其中包括各种丹药,灵草,玉牌,玉佩以及小宠物数只。

    嘤嘤嘤……

    泥煤的好丢脸啊!

    看三只那雁过拔毛的架势,云婧只觉得老脸发红,神情尴尬。

    到是到场的来宾,嘻嘻哈哈打个趣儿一个个掏礼物。

    大尊家的娃娃,又长相可爱,行为讨巧,一群长辈们一个个都稀罕的不行。抱着就不爱撒手。

    秦小三更是众人争夺,在一位位美丽女眷的胸膛上飘过。

    真心的人小幸福多!

    就在整个大堂都沉浸在一片欢乐和谐中的时候,忽然一声啪的耳光声,震撼了泉全堂,让整个大堂之内鸦雀无声。

    就在堂内的秦小三的身边,桃夭抱着小三。

    绿纹直接挡在小三的面前,不仅如此,绿纹的脸上还红肿起五指痕迹。一个脸色青白,好似重病中的绝美女子,一身白色的类似孝服的纱裙白衣,俏生生带着怒气的站在绿纹的对面。

    俩人好像在对峙之中。

    “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贱婢,我是你们大尊的女人,我抱抱他的孩子怎么了?你凭什么阻止我?”

    那个女子竟然是属于不见的绝世美女吕湘,只不过此刻的吕湘看着虚弱了不少,相应的减少了几分她的风华绝代。

    云婧走过去,直接插进绿纹和吕湘之间。

    “今天是我小儿子的百日宴,你要是愿意来参加我欢迎,不愿意的话,你就赶紧快点离开。想找茬的话,你就吱一声,我也不是吃素的。”云婧心中暗恼,心说这位没事儿跑来给她儿子的百日宴添堵来了不成?

    “你……”吕湘俩双眼睛好似刀子一样的割到云婧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