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19-120章 炼爪子!

第119-120章 炼爪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吕湘觉得自己最近非常的苦恼。

    那个男人的身影总是不自觉的窜进自己的脑海,一面是他暴力残忍的模样,一面是他眼神专注,对她予取予夺的一面。

    明明知道他是一个大魔头,明明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但是吕湘还是觉得他对这个男人太在意了。尤其是现在她深深有了一种危机感!

    当她出现危险的时候,秦无殇义无返顾的冲了上去。

    要说当时的事情对吕湘没有冲击那绝对是不可能!

    之后师尊几次让她带代表九阳剑宗去道歉,秦无殇都没有见她。

    云婧那个女人真的对秦无殇那么的重要吗?

    如果秦无殇身边已经有了她,那么师尊的计划还能够施展吗?

    吕湘眼神复杂的看着秦无殇带着一群神色疲惫的弟子回到明霄宫的营地!

    厉步寰走到吕湘身边,看着她凝望而去的视线,嘴角勾出浅笑。“秦无殇果然是秦无殇,这次没有他带队,只怕也取得不了如此干净利落的战果。”

    嗯?吕湘不解的回望自己的师尊。

    厉步寰的眼神种流露出欣赏之色。“虽然这次行动才持续了短短十二天,但是却让鬼灵虫从出现到绝迹。

    这次遗迹出现了,从遗迹外到遗迹内,我们五大势力足足来了十几万人。

    这若是让鬼灵虫这种可怕的寄生虫传播开去。后果不看设想!

    可是你看秦无殇行动多快,先是直接扑杀自己营地内的鬼灵虫。跟着下令灵丹殿的人全部赶来一方面救治伤员,另外一方面防御鬼灵虫。

    屈服于秦无殇暴戾的名声和说一不二的个性,整个明霄宫都因为他一句话被彻底调动起来。

    从明霄宫,到遗迹外的营地再到遗迹内的探索小队和遗迹内的各处临时营地。几乎都在接到他的命令之后,果决干练的全力灭杀鬼灵虫!

    拉网一样,一点一点,无论什么角落都不放过。

    而且他们的人的居然在这么段的时间内就找到一种古代防治鬼灵虫的药方,配置出了一种特殊的香袋。”厉步寰指着自己这边帐篷种挂着的某种小香袋继续说道“令行禁止,这秦无殇远比我的了解的厉害多了。

    短短的十二天,鬼灵虫全部都被消灭。也不过仅仅造成了一百多人的伤亡!

    难怪就算同属于魔宫的那些大尊都忌惮这个后来居上的小辈!”

    吕湘听了这话。心情特别的复杂。“师尊!”

    厉步寰转眼看她“湘儿,看清楚他的优点,你才能更好的接近他,赢得他的心。有些气运加身的人单靠阻截他。或是灭杀他都是没有的。

    且不说不容易成功。还有可能让他更进一步获得更大的机缘。就算是成功灭杀了他。同时期也会出现第二个类似他这样气运加身的人。

    所以,更好的利用他这种气运为我们所用才是大善。”

    “师尊……修炼之途,真的需要这些勾心斗角吗?”吕湘非常的纠结。即使是知道师尊说的有道理,但是依着她骄傲的个性,让她主动去接近秦无殇也太难了。

    其实厉步寰也懂,他从小就这样培养吕湘,自然是觉得这样的吕湘,更容易得到男人的宠爱和怜惜,以及想要征服她的**。尤其吕湘不仅美丽,而且她跟秦无殇还是宿世情缘!

    只要让他们觉醒了前世之情,这俩人就能够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湘儿,想想我们这探索遗迹,秦无殇发现了多少好东西,若非你在,从他手里拿了一些。否则的话,即使我们同时探索这个遗迹,最后大获全胜的是谁?收获最多的是谁?”

    吕湘不言语了。

    “湘儿,照着我们这样的进度,都探索完了这个遗迹,你觉得最后整个实力提高最多的会是谁?我们九阳剑宗还是明霄宫?”

    吕湘神情黯然!

    “湘儿,不能这样下去。”厉步寰眼神种带着炙热的执着和坚定,这眼神好似感染了吕湘,让她抿着嘴角点点头。

    ……

    云婧放下手,离开赵擎天的手腕。

    “行了,最近一段时间好好吃点灵食,灵丹补补就可以了。那种诡异的神力已经被你彻底吞噬了。”云婧淡笑着对赵擎天道。

    苏锦瑟一直都陪伴在他身边此刻也悄然松了一口气。

    顾铮虽然同样受了诡异神力的侵蚀,但是侵蚀他的神力少,所以跟秦无殇一样,不用什么丹药,自己就能够自力更生驱除某些难缠的异种神力。

    这次明霄宫受伤的弟子,筑基期的在驱除了体内的大部分的异种神力之后剩下那些都被金丹期的高层帮助给驱逐了。

    金丹期的受伤弟子有郑少君他们。

    就几个元婴期的比较麻烦,但是在秦无殇忙了七天扫荡虫子之后,回来一个夜晚就帮助他们驱除了剩下的异种神力!

    这让整个明霄宫的高层们更加畏惧秦无殇了,这家伙的修为到底有多深?

    在异种神力被搞定之后,原本刻画的阵图都被破坏或是干脆制作成了随身携带的简易阵图卷轴!

    这些卷轴如今跟防虫香袋一起成了如今小队出动的必备装备!

    几天之前,就有几个相熟的筑基期的师兄把他给忽悠着出去探索遗迹了。当然这几个人都是赵擎天信得过的。安抚了赵擎天,苏锦瑟自己从云婧出来。

    “云师妹,这次多谢你了。”

    “苏师姐,你不这么客气,赵师兄也是我师兄。”苏锦瑟长的明艳动人,云婧知道这样的女子自然是男人喜欢对象。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兄赵擎天居然喜欢苏锦瑟。

    呵呵,这就是缘分吧?

    “云师妹,有些话我想对你说说,你有时间吗?”

    云婧点头,俩人走到一处偏僻之处。

    “云师妹,你现在是大尊的侍妾是吗?”最近大尊的绯闻,几乎家喻户晓。

    “嗯……”云集干笑,好不尴尬。

    “云师妹,你的俩个儿子大乖和小乖其实是大尊的种是吧?”

    云婧一听这话,顿时惊悚的望着她。

    她一捋秀发是。神情苦涩的道“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为什么知道这件事?其实是我之前偶然间得过一枚血脉石。我听说大尊特别的宠爱你的儿子,觉得奇怪。有一次我看见大尊带着你家儿子玩,他的头发还有你家儿子的发毛遗落在草丛之中。我就用了那块血脉石!”

    竟然是血脉石!云婧目瞪口呆!

    “云师妹,能够鉴定血脉的东西。通说还有血脉宝鉴。这些东西虽然稀少。却并非一定得不到。我都能偶然间知道这件事儿?”

    “那你告诉别人了吗?”云婧赶紧问。

    “没有。”

    “姐,千万别说,只要你不告诉别人。你说吧,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可以为你做到。”

    云婧紧张的样子,让苏锦瑟一乐。果然是大尊的儿子。

    “你不要紧张,我没有传扬出去的意思。我是想问,大尊知道这件事吗?”

    云婧摇头。

    苏锦瑟诧异,“大尊真的不知道,我看他对大乖小乖异常的宠爱啊!”

    “大概是血脉天性吧,反正一开始秦易对特别喜欢大乖和小乖。昨天小乖为了磨牙把他脸都给咬破了,我看秦易也没生气。”

    脸都咬破了,苏锦瑟面露微笑,心中却发酸。

    若是当年她也有了秦无殇的孩子,是不是一切都会改变。

    “那你是怎么怀上他的孩子的?”

    云婧一听这话,顿时反感的看着她,没言语。

    苏锦瑟尴尬的讪笑了一下才道“抱歉,我多话了。是这样的,我想你也看出来了吧?那个九阳剑宗的吕湘其实很喜欢我们大尊,而大尊似乎也很喜欢她。”

    “美人谁都喜欢。”云婧无所谓的道。

    “那你就不怕有早一日,她得了大尊的宠爱,让你和你的儿子没有立锥之地?”苏锦瑟声音变冷的问。

    “这个好像跟你没关系?”云婧错愕的看着她。

    “你……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是顾殿主的女儿,擎天他是顾殿主的弟子,我发现了这种危险的预兆,怎么会不告诉你呢?”

    听了苏锦瑟强硬的话,云婧更是诧异。

    她蹙了蹙眉毛,跟着道“我也是到苏师姐你是好意,但是我跟秦易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总之,我的儿子我自己会养。至于秦易他想怎么样,那是他的事情。只要他不招惹我的儿子,不让我的儿子受到伤害,他爱干嘛干嘛。否则的话,即使是那个吕湘,即使有秦无殇的阻拦,只要伤害到了我的儿子,我都会跟他们拼命的。”

    总之儿子就是她的底线,谁敢起了坏心,就被怪她翻脸无情!

    苏锦瑟听了她的话,一时哑然。

    这是什么情况,都成了秦易的侍妾了,都有了孩子了,这位怎么还那么心大,一点都不像是在乎秦无殇的样子,难道她真的不爱秦无殇?

    不爱所以才不嫉妒,也不在乎?

    “可是,我觉得你还是得防范一下那个吕湘,万一被她知道了你的儿子就是大尊的亲骨肉……”苏锦瑟给她递送了一个眼神,你懂的。

    云婧点点头,女人一旦嫉妒起来,指定是会非常可怕的。

    云婧离开苏锦瑟就去找顾铮,结果顾铮没找到人,老顾听说自己媳妇儿怀孕出了点岔子,旷工跑回去看媳妇儿了。

    云婧听了这个结果很是无语,人家想筑基,儿子们这个时候不能留在她的空间里。因为空间是在她的神魂之内,筑基期带来的变化很可能会导致空间的变异。

    太危险了,绝对不能让孩子在她晋升突破的时候还在空间内。她本来想让顾铮帮她看孩子的。现在顾铮只怕是即使在,也抽不出时间来啊。

    没了,顾铮,沈默?云婧摇摇头。

    还是他吧……

    云婧回到秦易的大帐,直接奔着他的后帐就去了。

    秦飞白守在门口,一看是她,就主动拦截。“夫人,大尊在修炼。您现在不能进去。”

    云婧听了点头,“那他什么时候有空,我找他有事儿。”

    这位夫人的口气唉。太随意了。

    秦飞白蹙蹙眉头。还是忍下。毕竟他也看出来了,自己家的主子对这位夫人有些特别。

    “不如夫人您先去休息,等到大尊有空,我再帮您传达可否?”

    “是婧婧?”就在这个时候。后殿内响起秦易清朗的声音。

    “嗯。有事儿。”

    “那你进来吧。”

    云婧进去的时候。秦易在换衣服,而且刚换到半截。侍女正在给半裸着上身的秦大爷穿衣服。艾玛,这可真是皇帝一样的待遇。

    修士不重欲。那是估计苦修士,云婧自从到了明霄宫就发现,整个魔宫上下都有一种极致的享受的调调。

    秦易本身更是极致的极致,就连那个心情都跟六月的天气一样, 说翻脸就翻脸!

    秦易见云婧俩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半裸的他。

    嘴角勾出浅笑,然后制止要给他穿衣的侍女,大大方方的做出一副让云婧看个够本的架势。“如何?我这身体可还入眼?”

    云婧撇嘴“你那皮相真没说的,不管是脸还是其他地方都不错。”以前你光溜溜的放挺尸的时候姐也不仅看过,还顺便摸了一圈。

    哈哈哈……显然秦易被云婧的话愉悦了,大声的笑了起来,这才让侍女继续穿衣。

    “婧婧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

    虽然不承认,但是秦易最近也认识到云婧自己有自己的生活节奏,想干什么都有计划,轻易不爱搭理他。

    好吧,承认自己被嫌弃是有点丢人。

    不过,云婧若是没有需要他自己去做的事情,一般都不会来找他。

    “我最近打算筑基了。”

    所以呢?秦易眼神带着询问。

    “我儿子你帮我照顾几个月呗,我做多一年多指定能够筑基。”

    “筑基的事情,你慢慢来,不要着急。大乖和小乖交给我就好。”老实说,这次遗迹探索他得了不少好东西,修为增长的很快,他也快要接近下一个瓶颈了,最近一直都在压制修为。

    他是打算探索完整个遗迹然后在闭关修炼。

    所以这段时间用来跟儿子们多接触, 他还是很乐意的。

    云婧其实真的不想把孩子交给他照顾,这家伙真的不大靠谱。但是顾铮老爹那边还要照顾她亲娘还有她亲弟弟或是亲妹妹。她身边其他人,只怕都照顾不好,也没那个能力照顾她家的大乖和小乖。

    “这俩个孩子,特别的淘气,你得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我知道。”秦易暗乐,自从上次鬼灵虫时间,云婧把大乖和小乖给收进了空间就再也没让他们出来。他跟儿子都多少天没见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这都多少秋了?

    大乖小乖不会连他的脸都不认识了吧?

    云婧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先把孩子们扔给秦易,自己三天后再闭关。

    再说婴儿房得挪移出来。还有小金,还有整个飞到不知名处的小黄!

    秦易的寝室内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相比之下,被云婧恶趣味的摆出来的婴儿用品就各种古怪不协调了。

    大乖和小乖的各种可爱造型的小垫子被扔到了秦易的大床上。

    秦大爷,干脆人也趟在大床上跟俩个活泼好动的小家伙玩拔河。

    这是云婧经常跟儿子们玩的。

    就是一个小垫子,大乖和小乖爪子和嘴巴并用拉着一头,秦易拉另外一头。

    大乖和小乖卖力的拉着,想要把小垫子拉过自己身边。秦易俩只手捻住小垫子就是不放。任由俩小拉着小垫子跑了几寸他再坏笑着无良的把小垫子给拉回来。

    大乖和小乖小眼睛圆碌碌的闪动着好奇和倔强,继续拉。哼哧哼哧的发出低低的不满声,小屁股还卖力气的一撅一撅。

    秦大爷看的笑意盈眼,突然一松手。

    艾玛,刚才俩小正在用自己的全身的力气拉垫子,秦大爷这一松手,俩小骨碌骨碌全都跌掉跌了一个四爪朝天。

    从来没被这么坏心眼的耍着玩的俩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大眼睛咔吧咔吧的呆呆的举着爪子躺着。

    呵呵呵……

    秦大爷无良的闷笑起来。

    他这笑声终于让俩小反应了过来,顿时怒火上心。俩只小家伙纷纷一古脑的冲想了秦易,飞起爪子开始挠他。

    这俩个孩子太有活力了,秦易玩心大气。故意张牙舞爪的跟俩个小东西玩了起来。

    那哈哈哈的大笑声和时不时的恼火嗷嗷声此起彼伏。

    守在外面的秦飞白在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愣了一下。跟着不自觉的抿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他没见过老爷子是如何的宠爱自己家的主子的,只是听人说过,在主子年幼的时候,老爷子对他的宠爱简直是无人能及。上天入地想要什么给什么!

    听说大爷因为这份宠爱。几次都想弄死自己的主子。主子曾经身边的人,也都大半折损在那一次次的暗害之中。

    后来主子渐渐长大,也不在如此肆意畅快的大笑了。

    他甚至对那一对特别得主子宠爱的小猫的身份产生了某种猜测!

    只是。主子才五百多岁,有子嗣的希望真的太小了。

    这让他的心情在游移不定之中来回摇摆了起来。

    云婧又放出了贪吃沉睡的小猴子,空间内的灵草太多了,虽然都是低阶的,但是小金自己也是孩子呢。原本给它的一天的份额,显然超过了他的身体接受能力。吃多了,积累的多了,这家伙只能通过沉睡来消化了,希望它沉睡之后,能够晋级吧。

    “这小东西有练气五层的修为了。”

    秦大爷在玩乐的百忙之中看了一眼,睡在婴儿床上的某只小猴子出口道。

    “让他睡吧,醒了你就随便喂喂,别饿死了就行。”

    “好。”秦大爷抱着大乖扑咬不成变成主动投怀送抱的小身子,笑嘻嘻的道“这小猴子毛光油亮,小肚子吃的溜圆,显然是被照顾的极好。难为你喜欢它,好吧,我不会让它继续活着的。”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

    云婧去看秦易,秦大爷发现她的视线,故意朝她抛了一个妩媚动人的大媚眼。

    无语o__o”………

    云婧终于把孩子们的生活用品都撸起了,再去看秦易他们,却发现父子三人凑在一起睡了一个昏天暗地。秦大爷的睡姿好像被人专门调教过,算得上的睡姿优良,但是她家俩个儿子就算。一个干脆团成了一团,窝在秦易的胸膛上。一个倒睡在枕头上,四仰八叉的。一只脚丫子还踩在了秦易的脸颊上。

    云婧看得囧囧有神,好吧,爱怎么睡怎么睡,反正秦大爷没不耐烦,你们就跟秦大爷混一点日子啊!老娘筑基成功就立即来接你们的。

    云婧安排的三天,亲眼看着大乖和小乖把秦大爷成了一起玩游戏的亲密小伙伴和搞怪大靠山之后,闭关去了。

    她是美滋滋没负担的闭关去了,大乖和小乖却不适应了。 娘没影了,艾玛,这可肿么破?

    一开始,他们玩的虽然疯,但是一回头娘总是在的。

    现在一天俩天,娘都不见了。

    大乖和小乖顿时毛了。

    嗷嗷,难道被亲娘抛弃了?

    嗷嗷嗷~~~

    小哥俩乱了,把侍女的脸给挠花了,把秦飞白的衣服也给扯破了,把他爹的寝宫挠成了垃圾场!

    这还不算,脾气变得暴躁爱怒的俩小更是见谁挠谁,见谁咬谁,除了秦易在的时候,能够稍微收敛点外,那是谁的面子都不卖!

    偏偏秦大爷还觉得他儿子精神,有活力啊,炼爪子挠坏点东西算什么?

    咬几个人算什么?

    顶多是暂时破相,也没见咬死?

    谁让我儿子炼爪子的时候你们凑过来的?

    没眼力见被挠了怪谁?

    秦大爷那是偏心啊,都偏的没边了。

    而且这位爷对待俩个发脾气的小祖宗脾气哪个好,耐心哪个强!

    小乖撅着小屁股不打理他,这货都能傻笑三分钟!

    简直就跟入魔似的……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就这俩个小祖宗都要把秦飞白他们折腾疯了,他秦大爷还后面叫好!

    这一日,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直接参加遗迹探索行动的秦易被吕湘找了来,谁知吕湘刚刚接近他的大帐,就感觉到一道小影子小炮弹一样的冲向了她的裙子。

    刺啦……

    她的裙子一下子就被扯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里群都被扯破了。

    啊!~吕湘一声尖叫,反射性的祭起飞剑就朝那道小影子砍去。

    叮的一声脆响,她的飞剑被直接磕飞,那道小影子化作一只浅金色的婴儿绒毛的小猫,一脸惊悸的被脸色铁青的秦易抱在怀里。

    嗯嗯……

    因为害怕,这个小家伙发出了可怜兮兮的叫声。(未完待续。。)</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