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18-119章 她不信赖我!

第118-119章 她不信赖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婧一听这话,咻的一下子就把俩个儿子都收到了袖子里了。

    ==!~

    尼玛这是什么意思?

    秦易看她!

    咳咳,云婧回视,有点心虚。“那个,一不小心反应过度。”

    凶狠的瞪了她一眼,用手指着她点了又点,就差直接爆发灭了她了。幸亏,秦易还有点理智,大乖和小乖还在她手里呢。“你给我好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说完他重重的哼了一声,秦易一甩袖子气呼呼的朝外面去了。

    杨玉楼也分外惊讶的看了看云婧,才一脸偷笑的跟着秦易出去了。他一走,秦飞白也带着其他人退下了。

    他们男男女女退了一个一干二净!

    转眼见就剩下云婧自己留在房内。云婧耸耸肩膀,满不在意的自己回空间了,这可不怪她,谁让秦易当年为了南华仙子抽风的次数太多了,有他这老疯子在,云婧可是时刻提防着呢。

    他跟吕湘怎么样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不要殃及了她的孩子就行!

    ……

    秦易一边走一边生怒气。

    明明就是个那个死女人爱显摆,谁家治疗个神力的伤害,还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这不是作死的节奏的是什么?

    作死也就算了,人家找来,矛头指向她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那个死女人都已经是他的侍妾了,难道就不应该对他有点信赖?

    她怎么就会认为自己保护不了她们母子?

    可恶!!~

    太可恶了!!~

    每次那个死女人感觉到危险,要跑路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孩子们收起来。

    混蛋,让他没发现嘛?

    ……

    秦易的帐篷,说是帐篷,但是也只是折叠上不类洞府那样的收缩放开不容易。内部结构和陈设布置到是跟他的无殇殿非常的类似。包括前殿,后殿,俩除侧殿。

    召集明霄宫内的弟子议事的时候自然是在前殿,若是单独召见弟子或是招待某些客人。其实秦易多用的是右边的侧殿。侧殿外面有成套的座椅会客间,里面有书案,书柜,是他的小型书房。

    左边侧殿其实现在已经给云婧空了出来。包括卧室和起居室内。后殿专属于他自己。当然最近云婧也经常跑到他边去。

    这附近能够跟明霄宫并肩的门派没几个,包括九阳剑宗也就那么寥寥几家。更何况这次跑来询问的也就是这次跟他们明霄宫一样有弟子被那种诡异神力所伤的其它五个门派。

    秦易的大帐厉步寰还是第一次进来。他带着吕湘还有其它四派的核心人物。如今都做在了这里。那多宝阁上的灵物摆件,还有他们坐着的成套的宝器级别的座椅,这明霄宫处处给人以奢靡豪华之感。

    真真是比人间的皇帝还会享受啊!

    假装没看见其它各派跟来的弟子们那种羡慕的眼神。厉步寰默默的暗中观察着吕湘的反应,吕湘果然没有令他失望!一点异常的表情都没有。他却不知道,这里的摆设在他眼里已然是奢华高调,但是秦易的后殿之内的布置比起这里还有更胜一筹!

    真正的好东西都摆在那里呢!

    秦易进来的时候脸色依旧不好,口气十分的不耐烦。

    敷衍的打过招呼后就道“阵法我们可以提供,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受伤弟子过来治疗。”

    “无殇大尊您的意思是,阵法可以提供给我们用,但是能够治疗神力之伤的医师却不能借给我们是吗?”一个美貌的女子出声道。若是云婧在必然会认出这个女人就是那位姓郭的美女。

    “凭什么借给你?”秦易忽然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了戾气。

    “你……大家毕竟是合作探索这座遗迹!我们现在至少应该是同盟的关系!”女子心中一寒。但是还是强硬的道。

    “同盟,你们是谁。我们是魔宫弟子,你们跟我们同盟?小姑娘,我们顶多是互利开发。”秦易冷声道。

    “无殇大尊,也不是我们强人所难,至少我九阳剑宗有一位金丹期的女弟子伤的十分严重。当是利用你们那个阵法只怕没有什么效果。所以我们愿意付出代价。随你开价。只求帮我那弟子诊断一下。”

    厉步寰的话就十分的客气了。

    “是的,我师姐已经重度昏迷了。”吕湘的双眸好似会说话一样的,带着忧伤和淡淡的渴望。她这样望着秦易,秦易的呼吸瞬间一顿。

    “只是去看看,哪怕只是给专断一下。万一师姐真的去了,我跟师尊也尽力了,我们也可以安心了。”吕湘的话,近乎哀求了。

    她的神情哀婉,被她那双眼睛看着,好似就能够让人柔肠百转。

    在那双秋水一般的眼瞳的注视下,秦易差点就要答应下来。结果他的脑海中一瞬间划过了云婧一挥袖子将儿子们收起来的一幕。暗中握了握拳。

    秦易的声音冷硬道“飞白,让沈默去给看看。”

    “等一等。”吕湘看着秦飞白就要去传递秦易的命令,立即忍不住了。她冲到秦易面前,愤怒的道“明明会治疗神力之伤的人是云婧。你让沈默给我师姐诊断是什么意思?

    你要是不愿意答应,你直说好了。何必如何敷衍我?”

    秦易默默的听着她愤怒的发泄之词,心中微微翻动。“沈默对神力伤害也有些研究!你若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你——”

    吕湘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易,眼中似乎在问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女人在你眼中就那么的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有个女人竟然在秦易的心中占据如此的重要的地位,她就觉得心中好痛!

    厉步寰站立而起,那脚步声一步一步的让吕湘冷静了下来。

    “湘儿,你失礼了。无殇大尊,对不起。”

    秦易看着他,忽然发现这个男人对于吕湘的影响力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厉害。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我们知道,一个能够医治神力伤害的医师无论如何保护也不过分。只是,我的弟子天赋不俗。我确实不想看着她就这样陨落。这样,我们将她送过来,还请无殇大尊能够给予方便,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只要是我们能够出的起的,随你们开口。”

    秦易不吭声。

    吕湘这个时候眼泪都下来了。她想到那位从小就照顾自己。好似亲姐姐一般的师姐。干脆一下子就跪到了秦易的面前。哭泣道“求求您,无殇大尊求求您。”

    秦易眼神僵硬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出声道“你们将人送过来吧。”说完起身就离开了。

    这让其它也想让自己重伤弟子过来求诊治的人立即变了脸色。

    最后还是杨玉楼被缠住了。答应想办法。

    云婧修炼过后,缓缓的收工。她如今的无论怎么修炼,也难以有一丝进步。似乎已经达到了练气的巅峰了。应该可以冲击一下筑基了。

    跟老爹见面的时候,老爹又给了她一部分的材料,这让她凑够了特殊筑基丹的材料,云婧想了想,就干脆把这些材料炼制出了一枚特殊的筑基丹。

    准备好了筑基丹,云婧想了想,还是决定出去跟大家打个招呼再筑基。而且孩子们还得找人照顾托管一段时间。

    正在这个时候,云婧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叫她。刚一出来空间,就看见一脸难看的秦易。

    “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就开始在空间内闭关?”他的口气有点气急败坏。

    “云婧,你是想要害死我师姐吗?你太过分了。”吕湘红肿着眼睛,带着怒气的冲了过来。

    “我快到筑基期了。修炼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还有我进入空间修炼碍着你们什么事儿?”云婧没好气的道。这群家伙绝对有病!

    “你——,我师姐都已经奄奄一息了,你还有心去修炼,你筑基有那么重要吗?”吕湘怒的不行,口不择言的道。

    “我说你脑子有病吧?我筑基对我怎么就不重要了?在我看来你们都死了。都没有我筑基重要。”云婧这话同样能够让人气得炸毛。

    “云婧——”

    “湘儿——”

    秦易跟厉步寰同时出声。云婧这才发现房间内多处了一个容貌气势都不俗的男子。原来是厉步寰,云婧冲他点点头。

    “我的弟子梅雨收了重伤,已经昏迷没有意识了。由于受伤太重了,单纯的阵法驱除异种神力只怕是不行,还请你来给看看。抱歉打扰你修炼了,这样吧,我这里有一些筑基丹,还有筑基期修士能够用得上的丹药法器,这些都送给你了。”厉步寰干脆拿出了一个储物袋,打算递送给云婧。

    云婧却故意后退一步,然后认真的道“我不大会治疗神力之伤,就厉大尊您说的情况,我也不敢保证我能不能治疗。看看去可以,但是东西我不能收。万一我没有本事治疗呢?”

    “这……”厉步寰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其实从心里上,他恨不得亲手灭杀了此女,毕竟由于她的出现,这才让秦易对吕湘的感情产生了动摇。

    但是云婧此女,此刻看来,还不是一个讨人厌的。

    “我们也只想尽力。”厉步寰叹息的道。

    云婧就表示她明白了。

    只是,当看见躺在那里无知无觉的金丹修士梅雨的时候,云婧都没有过去给她诊脉就直接摇头了。“她已经死了。”

    “你胡说,我师姐还活着,她有微弱的脉搏,她还在呼吸。”吕湘一听,顿时气得脸都红了,大声的怒斥道。

    “她被寄生了,好像是一种特殊的虫子。我要是你们就赶紧毁灭了她的身体。否则话,一旦那种虫子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寄生更多的人!”

    “你胡说。”吕湘不信。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虫子,但是她确实被某种虫子寄生了。”云婧远远的看着梅雨,本能的觉得那个女人是身体绝对对她有危险。

    “你连诊断都没有诊断,怎么就可以认定我师姐被寄生了?已经死了?再说我师姐受伤的时候,大家都在,我在,无殇大尊,我师尊都在。怎么不见我们被寄生?偏偏就是我师姐?”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没研究过你师姐身上的那种虫子。但是我本能的感觉到这种虫子很危险。我不想靠近。”

    “你……”

    “抱歉,我诊断不了。”云婧干脆再次后退几步。一副坚决不肯靠近的样子。

    吕湘气死了,突然出手拉起云婧的手臂然后一甩,直接就将她整个甩向了梅雨。就在云婧的身体靠近梅雨大约三步距离的时候,梅雨的身上突然飞了一层血红色的淡薄红雾。带着一股子血腥味。噗的朝着云婧罩去。

    尼玛!

    云婧好想摔桌!这是红果果的仗着修为暗算她!

    云婧刚刚的话,其实谁都没信,毕竟梅雨受伤的时候。他们真的看见了,而且也在场。所以说大家都在没啥事儿的,顶多有些人例如秦易被某种异种神力侵蚀了。但是寄生,这个说法太可笑了。

    所以秦易都没想到吕湘会把云婧扔过去。这么段的距离内他一迟疑,红雾就噗的一下子罩住了云婧全身。

    “是鬼灵虫!”厉步寰倒抽一口冷气,他终于看清了那些细小的虫子。

    秦易当时就色变了,鬼灵虫,那是能够寄生消灭神族的虫子!

    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扑了过去。

    却就在这个时候发现云婧的身体内突然爆发出强烈刺目又炙烈高热的光!

    那些红雾就好似遇到了克星一般的成片成片的被融化了,并且发出刺啦刺啦的诡异声音和臭不可闻的焦臭之味。

    咚。云婧虚弱的跌落到地上。而躺在矮榻上的梅雨则是彻底变成了骷髅一具。

    厉步寰一瞬间眯起了眼睛!

    吕湘一下子傻眼了。

    秦易赶紧抱起了云婧,一个闪身躲避出去老远。

    “婧婧,你怎么样?”

    云婧听这话,有气无力的道“那玩意提前跑了一些,如果我猜的不错,这种虫子的确会寄生其它人。对了。它好像特别喜欢拥有那个什么……神力的人。

    不过这个想法是我猜测的,做不得准。”

    “你不要管那么多,先顾你自己。需要什么恢复的丹药吗?要不你先回芥子空间去?”

    “不行,我身上可能沾染了虫子,回到空间里去让虫子寄生到我儿子身上吗?你个白痴。”云婧一听这话。顿时大声怒道。

    她这话一说,秦易顿时紧张了。如果这种虫子不被彻底消灭,最后扩散开去,那么最容易被寄生死的,指定是他年纪还小,最没抵抗力的儿子们!

    此刻他忽然有了杀死吕湘的心思!

    厉步寰一看,秦易看吕湘的眼神不对劲儿,竟然猛上了一层诡异的血色,他赶紧拉起了吕湘,顺便毁灭了梅雨的骸骨。

    “秦兄,这种虫子说不定飞到什么地方,也许已经在我们九阳剑宗的地盘扩散开了,我得赶紧去回去看看。告辞!”

    吕湘也被他的眼神骇得一动不动,就连厉步寰抓着她走的时候,都身体僵硬着。

    杨玉楼同样气了一个半死!

    尼玛,鬼灵虫这种可怕的东西,你也带到我们的营地里来。这是存心了想要多弄死我们一些人啊!

    “我终于知道那座大殿之内为也有那么的防御类的法器,宝器和灵器,还有这种诡异的异种神力了,原来就是为了封印鬼灵虫!亏我们还特意把它给放了出来。”杨玉楼忽然了悟的大声说道。

    此时,云婧已经扶着秦易站了起来。她赶紧吞下了恢复体内灵力的药物,其实不管用的,她刚刚消耗最猛是的她的光系异能还有精神力。

    但是她仍旧吃了下去,至少让她多点体力也好。

    “婧婧,你还好吧?”云婧的脸色一直发青,秦易紧张的问。

    “还行。”云婧推开秦易,弄不好这货身上也有那种虫子,还是离他原点划算。如今那种异常细小的小虫子飞散,云婧能够确定也就是自己的体内暂时没有。还有贴着她身体肌肤的地方,她暂时感觉不到那种小虫子。但是她都不敢保证自己的衣服上没有。

    最好的办法就是重新搭建一个帐篷,然后换身衣服,修炼修炼先恢复精神力。 然后再恢复光系异能才好。只要光系异能恢复,她就彻底重新激发光系异能,彻底清理她身边的虫子,然后进空间看儿子。

    而如今,她最少三四日内都不可能进入空间了。那三个小家伙就只能拜托给银子照顾了。希望他们不要造反!

    她⊙﹏⊙汗!

    “婧婧。对不起。”秦易第一次道歉了,杨玉楼听了这话,直接惊呆了有木有?

    尼玛。大尊居然道歉了。

    “没事儿,这是意外,你事先也不清楚。”云婧自己对秦易没啥期待,所以也没啥怨恨。她的判断不让人信任,导致吕湘的过激行为那也是因为大家都不熟悉的缘故。

    当然即使不熟悉,下次她也不打算再次出手帮助九阳剑宗的人了。

    九阳剑宗的人从前她遇见的就都是虚伪的疯子,这个吕湘,更让她无语。

    不过她到是愿意给自己这次的反应点个赞。

    呐,第一。最快速的把儿子送进了空间,避免了以后儿子们出现危险。第二,及时在危急时刻激发光系异能,一记绝光杀就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云婧越是这样说,秦易心里越是不痛快。

    “大尊,新帐篷已然搭建完成。”

    侍女一报。秦易干脆拉着云婧直接去了新帐篷,还不云婧打算找房间换衣服呢,秦易就拉着云婧去了后殿。然后挥退了其它侍女,只留下了俩人。

    “婧婧,对不起。”他再次道歉了。

    “不用。不用,大尊您真不用道歉。”云婧赶紧道。

    秦易看她的眼神别样复杂。

    “云婧,你是不是觉得我保护不了你们母子的安全?”

    云婧一听,跟着笑笑。“没有,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因为母子自己保护自己就可以了,还用得着你?

    秦易没有读心术,却看出了云婧的言不由衷。

    云婧从不信赖他,他们之间缺乏最基本信赖!

    “云婧,如果是你或是大乖小乖出了事,便是再危险,我也回去护着你们,救你们。因为……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侍妾了。”

    云婧没吭声,这话鬼都不信。

    “婧婧,我知道你现在不信我,但是我会做给你看的。”

    云婧真想说,大哥你别文艺了,姐都知道你后来为了真爱什么都敢干了,你现在跟我说这些都成了笑话了啊有木有!

    “婧婧……”

    云婧打断他“别说了,我知道我是你的侍妾,”这个是暂时的。“我会守规矩的。”在你没跟你真爱跑路之前。“但是大乖和小乖是我儿子,跟你没什么关系。我既然能够生下他们就能够在未来照顾他们长大成人!

    我们母子的安危,我这个做母亲的会想好做好,不给别人任何伤害我们的机会。

    所以这跟信赖不信赖您没有半点关系,这是我一个做母亲的尊严!”

    “婧婧……“

    “我需要恢复一下。“云婧没有给秦易机会,直接扔下秦易去偏殿换衣服恢复去了。

    秦易气得一拳将身后的书柜化成了齑粉。然后眼神凶厉的跑出去找虫子战斗去了,一只都不能放过。绝对要犁地三尺!

    在云婧恢复的了几个日夜之中,秦易带着秦飞白和杨玉楼等人不眠不休的在整个营地追击那些可恶的鬼灵虫。再加上沈默等人提供的各种药物,那可真是把附近的所有驻人的地方扫荡了一遍又一遍。

    只要发现被寄生的人,直接就被灭杀成灰。手段之血腥残暴,彻底让众人侧目惊骇。

    尤其是吕湘,她从来没有见过秦易如此暴戾的一面,畏惧的同时也开始对他产生了淡淡的厌恶之情。

    若是前世,吕湘对秦易产生厌恶之情,还是在秦易跟她真正在一起之后,她入住明霄宫无殇殿,才发现秦易的暴戾从而产生厌恶之请。

    那是在百年之后了。

    而这一次,足足提前了一百年。

    云婧重生了,孩子们也健康的出生,秦易跟吕湘的命运也越来越拐上了未知的航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