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094章 蛇精病!

第094章 蛇精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修真界的生灵界,无论大小,太阳都是同一个。

    虽然时间,或是天空中太阳星辰的位置有所不同。但是对应的星空却好似就是那同一片。

    人类异常的渺小,哪怕是那些生灵界也好似只不过是大一点的虚空尘埃!

    小石界天空异常的青碧,整个界内,生灵较少的,到是处处是巨石嶙峋的山脉以及荒芜广阔的大地,植被都很稀少,整个大地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褐红色。

    明霄宫的下面,就是一处十分庞大的山脉的主峰处,也就在这座主峰的山脚,众人在明霄宫上的宫门口的明霄台就能够看见下面那处巨大的深坑,好似深可不测。

    黑漆漆的,一片空洞。

    整体大坑好似就是凭空出现,外面的边缘成椭圆形。

    “这里就是小石界我们魔宫驻守的斑斓石矿区的入口。你们从这里下去,大约三十里就能够见到地下魔宫矿坑驻守点。去吧。”

    随着杨玉楼的叮嘱,明霄宫的参加这次采集斑斓石的弟子纷纷进入了地洞之中。

    云婧也跟便宜老爹点点头,随着大部队下入了地下。

    沈默见了也悄然无息的下去了。

    魔宫的矿坑驻守点坐落在一处突出的巨石之上。好似一座不起眼的石头小城镇,在检验了他们的身份牌之后,就让他们选择各种传送阵。有浅层矿区的,有中层矿区的,还有深层矿区。

    云婧想了想,花了18块下品灵石,选择了中层矿区。

    跟她一起选择一处矿区还有十几位其它殿的弟子,等到来了中层矿区。云婧快速的朝着一处偏僻的地方走去。可惜她走了没有多久,就停下了脚步。

    “谁在后面跟着我?”

    她冷冷的回身,目视着身后。

    在她身后一个窈窕的影子逐渐出现。

    这是隐身符!!

    隐身符可是好东西,最低等的隐身符也是五阶灵符,这可不是常见的东西,那么对方的身份就绝对不简单了。

    云婧一脸的沉凝。知道对方一张明艳的花容月貌以及一身艳丽的红色纱衣。

    “你是……”

    “我是何红药,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见你了吧?”明艳的女子轻轻扬起下巴,傲慢的道。

    “何红药是谁?”

    云婧不解“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干嘛跟在我身后?”

    何红药听了这话,竟然一愣。来到明霄宫这些日子,无论是什么人见到她几乎都能一眼认出她是谁,这个女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在故意假装?

    “我住在无殇殿。”

    “嗯(⊙_⊙)?”云婧还是很茫然,她最近不是忙修炼,就是忙炼药,要不就是忙着生儿子养儿子,这何红药到底找她干嘛?

    何红药并不是真正的看人无能。所以云婧的无知真是的惹起了她怒气。

    “我就是秦无殇最喜欢的女人,我将来会成为他妻子。这下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云婧听了这话,终于了然。“原来你是无殇大尊的女人啊!”跟着她献媚又讨好的笑道“那么何……前辈来找我是为什么事情啊?”

    “哈!”何红药被她前后大变的态度的逗笑了,对,这才是她一个低阶弟子,一个连筑基都没有弟子应该有态度。

    “我听说你生了一对很讨人喜欢的儿子啊,就连大尊见了都喜欢。”

    “噗,那怎么可能?”云婧惊讶的看着她。

    “若不然,我干嘛来找你呢,小丫头。大尊的喜爱,不是你和你的贱种儿子能够享受的。”她忽然神色变冷的道。

    云婧一听这话,当即作出一副发誓的小样的“何前辈您放心,我以后一定看好我家孩子,绝对不会让他们再接近无殇殿一步的。”

    “你以为我相信你吗?云婧,无殇是我的,无论是你还是你杂种儿子都不可以分得他一分的宠爱。”

    云婧一听这话,顿时觉得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蛇精病。

    她顿时冷下了脸。

    “我忍你很久了,我儿子无论怎么样,能打能骂的只有我一个。你一口一个杂种想干什么?找死吗?”

    何红药听了这话。顿时不屑的呵呵呵笑了起来。

    “就你,你还想对付我?你配吗?我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你算什么?”

    “我刚刚突破练气九层。”云婧懊恼的道。

    哈哈哈……何红药一听这话,顿时更加笑的花枝乱颤,“练气九层,哈哈,练气九层!”

    “那是,我年纪小,17岁修炼到练气九层也算正常,可是看你脸色黯哑,神晶之火暗淡乏力,分明元寿将近,到金丹元寿将近你还是个迟迟能不能结婴的老女人,我就不知道了,你还有什么值得在我面前骄傲的。”

    “你——”何红药一听这话,顿时大怒。跟着她忽然妩媚一笑,跟着浑身的灵压的暴涨,一下子越过了金丹限制,进入了元婴期。

    虽然还有虚弱,但是却是真正的元婴期!

    “你在看看我现在是金丹还是元婴?”

    云婧先是一愣,跟着带着惊愕之色的看着她。

    “真不亏是魔修,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你是怎么夺了一个跟你身体契合,功法相似的魔婴的?若非这个魔婴跟你的身体还不算太契合,流出一丝违和,我还真当这是你自己修炼出来的魔婴。”

    何红药听这话顿时色变,脸色阴狠的看着她,大声的质问道“你会知道?”

    云婧淡笑“教你个乖,不是夺了人家的魔婴就是天下太平了,不是你的魔婴就不是你的,看着再契合,再相似,那也不是真正的属于你的魔婴。

    这样得来的修为和魔婴虽然能够暂时让你拥有元婴的修为,但是却不能长久保持。这颗魔婴你顶多能够保有五十年就会枯萎崩溃。当然,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多少四十年,你其实最多就剩下十年的元寿了。”

    云婧嘴角含笑,那一副了然的样子让何红药越看越生气。

    “你因为你是谁?你说的我会相信?”何红药怒声道。

    “我是丹修兼医修,我的话,你完全可以不信啊。”

    何红药听了这话脸色一凛,但是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她的眼底又闪过一抹寒光。

    “即使真是这样又如何,即使这颗魔婴枯萎了,我还可以得到其他的魔婴,我还可以继续活着,修炼到元婴期结成自己的魔婴,五十年的时间,那可是什么都可能发生。”

    云婧听了这话,一声嗤笑。

    这个何红药,资质太差,跟她当年真是可以一较上下。可是她是带着精神力和异能重生,她的精神力还每日重刷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改变体质。

    这个何红药不仅元寿将近,还神晶之火黯淡乏力,也就是神魂之火黯淡乏力,这都是这个人即将离世,魂飞魄散之状。

    这样的身体和神魂如何还能够得住破丹成婴的重塑神魂**之苦?

    “你刚刚笑什么?”何红药脸色阴毒的看着他。

    “我笑什么你管的着吗?”

    “怎么?你怕死?你不求我饶了你,好让你回去养你的儿子吗?”何红药一副猫戏老鼠的戏谑道。

    “我求饶你会放过我?”云婧好奇的问?

    “不能。”

    “那我求饶干嘛?白白浪费口水嘛。”

    何红药听了这话,一步步的逼近。“那我就奇怪了,你为何还能这么淡定呢?”

    “我为何要不淡定?你想干什么?”

    “自然是先杀了你,然后回去杀了你儿子。”何红药理所应当的道。

    果然是蛇精病!

    云婧感觉自己一开始的猜想真实成立,干脆也拿出自己的破烂合金剑。这次一拿出来的就是俩把。

    何红药看到了她手里的长剑就连灵剑都算不上,法器的边缘都沾不了。顿时鄙视的嗤笑起来。

    “果然是好剑啊!”

    到是云婧十分的不在意,但是异常平静的心态和从容。“能杀人都是好剑。”

    “这是的剑,晨曦剑,早年还是无殇亲手送给我的。就让我用这把剑彻底结果了你。少了你这个麻烦,我想我和无殇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

    云婧一倒牙,心说这蛇精病一定是刚从神经病院里跑出来的。

    “你看看这把晨曦剑,它可是用大光明石和紫宸钢,玄天精铁融炼的哟。你看看它的剑身,银紫色的多么漂亮啊”何红药一痴迷的看着晨曦剑,似乎那不是一把单纯的剑,而是一个她痴迷的男人。

    这蛇精病绝对重度了!

    “到时候我会让你死的漂亮点的,你的血也会落在它的身上,我最喜欢鲜红鲜红的血花了。”

    “你真的那么喜欢,那好吧,我就成全了你。”一会给你身上都弄上血花。

    “好的呀!”何红药举着剑,一步步的逼近了云婧。

    就在俩人的不远处,一处扭曲的空间里,站着俩个男子,一个一身玄衣,一个一身褐衣。

    “我要是你,就立即去组织红药,云婧的实力虽然低微,但是她的剑法绝对不低微。”

    “哼”褐衣男子冷哼,其中充满的不满,嫉妒,怨毒的情绪。

    “大诸天湮灭剑哟,你再不去,……”那褐衣男子刚刚听到大诸天湮灭剑就冲上去了。黑衣男子玩味的笑道“红药就要被大卸八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