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062-063章 秦无殇是满头白发的怪老头

第062-063章 秦无殇是满头白发的怪老头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俩个小弟子面无人色,嘴唇喏喏的看着他。

    “背后给人造谣,没想到我们魔宫就出这样的弟子!”

    噗通,俩个小弟子在他的压力之下纷纷跪倒在地。“沈阁主,也不是我们造谣,是大家都这么说,我们就当个乐子私下里讲讲。”其中一个小弟子挣扎着说道。

    “人家都说你们就可以跟着乱讲吗?”沈默的声音异常的冰冷。

    “可是大家都说,沈阁主你管得了我们,管得了魔宫上下那么多张嘴吗?”另外一个小子悲愤的道。整个明霄宫都在将风行殿云婧的笑话,为什么他们就得被沈默收拾?

    哼!

    沈默重重的横冷一声,俩个小弟子同时闷哼,吐出一口鲜血。

    “你们以后不要在乱说了,这件事我会去处理的。”

    说完也不管俩个小弟子脸上惨白中又带着侥幸的脸色,大步走了。

    其中一个跪坐在地上,摸摸头上的冷汗,脸色发虚的道“幸亏这次遇到是沈阁主,若是遇到的人是顾殿主,指定得扒我们一层皮!”

    “嗯,沈阁主虽然为人严厉的点,但是相当的讲理。”

    “噗……”

    “而且通过这件事,使我充分的认识到”

    这小子还没说,另外一个小子已经挤着眼睛暧昧的道出“沈阁主绝对是喜欢顾殿主他家闺女的。”

    “帅男爱丑女?这可真是其他的爱好啊”另外一个家伙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然后唏嘘感概道。

    “王八爱绿豆。看对眼了。你能咋地吧?”

    “o(╯□╰)o……我能咋地?我又不是沈阁主他爹妈!”

    “原来沈阁主还在热血青春的冲动年纪啊!”

    “你是说沈阁主被爱情冲昏了头?”

    “还不然你还能解释得出为什么他会喜欢一个丑女吗?”

    “……”

    “你们俩个,再如此最碎,我就直接把你们变成女人!”沈默的声音凝成丝线从远处破空而来,直接钻进俩个年轻弟子的耳朵里。俩这小年轻骇得马上捂住了下身。面如土色!

    ……

    云婧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又成了反派典型了。

    她如今是带了崽的人了,叶清尘最近的又在王慕青的精心照料下越来越好,她就彻底放下了心,干脆窝在院子里死宅着。

    有事儿多是如今蔷薇院里面的另外一名男子霍庭在管,他负责有事儿汇报,没事儿就在蔷薇院里盯班。

    王幕紫到是最近很快,有事儿没事儿就跑去叶清尘的房子,帮助她姐姐殷勤的照顾叶清尘。

    云婧窝在自己的厚厚的,温暖的被褥之间,若是美女的话。那就是一副美人春睡图。美人抱着被子噌呀噌呀的。很是可爱。但是若是换了云婧,用云瑶的话说,那就是懒乌龟翻爪晒太阳。都怪阳光太暖,日子太悠闲。

    知道……云婧扑腾一下子从被窝里翻了起来,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屋子的一处带着阴影的角落。

    “唉,那兄弟,日闯女人闺房,我也是可以喊非礼的。”

    呵呵,低沉的笑声顿时响起。“好吧,你喊吧,到时候我就对人说,你早就跟我有了奸情。有了孩子之后还对我始乱终弃!如今我好容易找来了,你却还狡辩不肯承认。”

    云婧彻底石化了!

    黑啊,这简直是一个极品黑啊!

    “我哪里对你始乱终弃了?”

    “那我那天什么时候离开的刑罚殿你知道吗?”

    “您老人家什么功底啊,我哪里能够知道你什么时候走的?要知道您老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魔宫暗卫啊!据说大吼一声,让然千里之外的小儿半夜止住啼哭!”

    噗……

    某个蒙面男子脚下一个踉跄,跟着人就从阴影之中缓缓走了出来。

    当然,在云婧详细端详下,总觉得这家伙的眼神有点僵硬。

    “我说这位暗卫大人,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啊?”云婧好气的道。

    “是有点事儿……”

    “等一下,你先出去,我穿上衣服。”

    “你穿不穿都没有看头。”

    “……”跟着一个玉石枕头咻的朝着某个暗卫大人的尊头砸去。

    某人大手一招借助了玉枕,然后转身,身影带着笑意的道“好吧,我去外面等你,早点出来啊,不要想着逃跑。否则的话,我真的会喊你强抢民男,又始乱终弃的。”

    泥煤的!

    云婧郁闷的瞪大了眼,嘟嘟起腮帮子,气了个翻眼。

    谁知云婧刚刚穿好衣服从内室走出来,就看见客厅之上居然坐了……俩个男人!

    无语o__o”………为什么是俩个?

    而且大家没事儿怎么都爱往她这孕妇这里跑?

    “请问俩位,到底是为什么来找我吗?”云婧这个不解啊,这大白天的,太阳也没打西边出来,他们这一个个都干嘛来啊?

    “咳咳,听说你最近出名了。”蒙面抱剑兄道。

    “啥意思?”

    “听说你被魔宫的其它弟子赞许为医术惊天地泣鬼神!”

    “嗯,到是没有那么高,稍微矮了一点点。”

    抱剑兄跟沈默一起身上一僵,你可真好意思说。

    “还听说你跟沈默沈阁主有些不得不说的诡异关系?”

    云婧听了这话,诧异了一下,跟着道“说起来也算复杂,以前我们互相看不顺眼,现在顶多比那个时候稍微好上一点点。”

    “……”抱剑兄眼神有点小呆。

    “其实传说了,真没啥。是吧,沈阁主?”云婧扭头去征询另外一位在场当事人的意见。

    沈默干脆不做声。

    抱剑兄似乎也不需要对方做出什么回答,直接继续问云婧“那你这一身的医术究竟是从何而来。根据我的调查,当年的丹宫在医术研究方面也很出色。但是他们也没有研究什么能够修补别人破损丹田的神奇医术。

    现在你的名气,还仅仅是在明霄宫内传扬,等到明霄宫到了虞山界,只怕你的名字就要彻底的被传扬出去了。”

    “我真是自学的。我可以发誓在这世上,除非是我的传人,否则的话,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跟我拥有同样的医术。”

    云婧才不相信还有另外一个人会跟她一样的倒霉流落到异世,然后又重生回来了。

    抱剑兄的眼神明显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道“其实也不是我怀疑你,而是你的医术太奇特了些。虽然上次玉楼真人问过你相关的情况。但是我还是必须在来问你一次。这次是我确认。你也还是如此回到。若是将来……”

    “不会有变化的,那个什么丹宫,我真是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的医术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不会有人跟我类同。若真是有那样的人,若他不是偷师,就是假装。”云婧一脸笃定的说道。

    抱剑兄听了这话,点头道“既然你如此说,那我就如此上报。不过你的医术很奇特,你既然进入魔宫,不管你是在明霄宫还是在其它的尊宫都可以,总宗门你也可以去。但是不得背叛魔宫。否则就不是被追杀那么简单了。”

    “我真希望你今天根本没来。”原来泥煤的就是来威胁我的。

    看着云婧气呼呼的瞪他,抱剑兄声音带着好笑的道“抱歉,我来了。”

    “……”

    “云师妹……”看着云婧跟抱剑人的互动。沈默的没来由的觉得一真讨厌,于是他主动出声问道“我能不能请问你一句,你真的能够帮助别人修复丹田?”

    云婧点头。

    “那么能够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吗?”

    “其实这也很艰难,就是直接在对方的丹田之上开个小口子,然后将工具探入他的丹田,再找到破开的地方,该修补的就修补,该缝合的缝合。多余碎肉就给他切割掉。跟外伤治疗的过程差不多。最后消毒处理,防止因为身体免疫系统的因为排斥而导致的异状。

    等到他的情况彻底稳定了之后,就可以把他送到房间里继续休养。”

    云婧简要的给沈默讲解了一下,当然实际情况绝对没有那么见面,但是问题有很多知识和事情她说不了。想要让沈默理解,必须让沈默从最基础的开始学习。

    “具体我是如何做的这些,涉及很多知识,我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讲清楚。”

    “那你是如何学会这种能力?”

    “没事儿就把人给切了,大卸八块,切的多就什么都会了。”

    “……”沈默更加的沉默了。

    抱剑兄闷笑了起来。

    “……那你平时都是怎么把人给切了的,我想看看。”

    这是轮到云婧诧异了“你又不是医修?”

    “天下丹医不分家,我学学医修的手段又有何不可,还是算云师妹不打算教我?这样吧,若是云师妹把医术教我,我可以把我总结的这些年学习丹道方面的知识和感悟复制给你一份。”

    云婧一听这话,顿时眼前一亮,直接拽住了沈默的衣襟极为热情的道“走啊,那咱们现在就走。咦,不过我这里没有现成的新鲜的尸体。你有尸源吗?”

    沈默想了想,随即边道“你跟我来,我知道哪里有适合的尸体。”

    结果沈默带了云婧,身后还缀着抱剑兄一个尾巴。三人再次来到了刑罚殿,但是这次他们是跟着沈默走,钻入了一处偏殿之内。沈默一闪身就离开了,没多久他再次出现肩膀上就抗了一个刚死的尸身。男性,看样子年轻不大,眉清目秀的。

    云婧一看,就明白了,她干脆放出了解刨床,然后将解刨床下的各种器械都打开,布置好。最后才换上了一身解刨服。最后拿起了解刨刀。

    小刀特别的锋利,跟她那些特殊合金剑是一个品质的。

    云婧拿起解刨刀,神情就好似忽然换了一个人一般。若是刚才少女还是个平和的温柔少女,此刻的云婧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一股运筹帷幄的凌然之气顿时在她的身体中爆发出来。

    好似顷刻之间。少女就变成了女王,解刨领域的女王!

    云婧拿起了解刨刀就暂时忘记了身边的人和事,好似回到了异世。

    她娴熟的揭开尸体的衣裳,让他彻底的平躺在解刨床上,身体的各个部位都裸露在众人的视野之中。抱剑兄蹙了蹙眉毛,本想说话,却有没有,他去看沈默就发现沈默其实在看的是云婧。

    云婧利落的手起刀落,当先在尸体的腹部开了一道长口子。沈默看见她一步步有条不紊的处理好流血,然后又一样一样的将尸体的五脏六腑大模大样的取出。更是当着抱剑兄和沈默的面给俩人介绍了人的五脏六腑的大体功用。甚至还给他们讲解了次尸体的肾脏出现了问题。

    云婧的声音好似不带一丝的感情。在沈默提出丹田修复的问题的时候,云婧更是子啊尸体上找到了丹田,然后把它介绍给沈默看。看见沈默专心的看着丹田的情况,她甚至故意人为的将丹田戳破了几次,然后讲解如何修补,如何缝合处理等等。

    就好像解刨实验课上教授带实习的学生,无论是声音还是眼神都是那么的无情,神一样的凌驾于尸体之上。

    沈默却有一开始的关注变成了全神贯注,眼神好似会发光,好似云婧的医术为他打开了另外一道大门。他甚至能够感觉到门的那一边那些好似浩瀚的海洋一样的未知的东西!

    沈默好似海绵吸水一样的吸收着云婧告诉他的这些医术方面的知识,时不时的还会提出自己的疑问。云婧这个时候好似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一样的连珠炮一般的给他解答各种问题,俩个人随着解刨的继续。话题越来越深,越来越广泛。有些东西甚至超越的正常人的理解。尤其是对于医术和炼丹术几乎没有什么概念的家伙。

    例如某个抱剑的,眼睛都划出了圈圈。

    但是云婧和沈默俩人却是越来越有默契和共同语言,俩人竟然真的把一具尸体拆了一个零碎。

    到最后,抱剑兄也受不了那俩只举着解刨刀在人家大脑里翻来翻去,还特别有精神的俩只,果断的退了出去。

    受不了了……

    抱剑兄眼神呆滞,脚步木然的走出了房间,就看见玉楼真人大大方方的站在门口。看见就主动勾搭,伸出手拉住拔剑兄道“里面如何?”

    抱剑兄木然的不动。

    “还没有讲说完吗?”

    抱剑兄还是木然不动。

    “也不知道他们俩怎么会有那么诡异的切人的爱好。”

    呕……

    抱剑兄直接冲向了茅房,他去吐了!

    饶是他觉得自己见惯了生死,也对那俩只变态接受无能。他出来的时候,那俩只竟然兴致勃勃的把人家大脑根据云婧的理论切成了好几个扇区,研究起脑髓,脑褶皱,大脑皮层,以及各处供血血管和连接神经的作用和能够致病的因素……

    抱剑兄手脚发软的飘着走了……

    玉楼真人看着他那副模样,有看了一眼某个房间,眼底露出了深深的忌惮的眼色。

    数个小时之后,云婧因为劳累终于从神刀的状态下恢复了过来,然后就被剧烈的血腥味给恶心了。嗷嗷的抱着茅房的外的某根大树干就开始大吐特吐。

    她开始没吐没多久,她上头的某个地方也传来了呕吐声。

    人家一看见是她,又见她也在吐,于是又跟着吐上了,胆汁都吐出来了啊!

    某位抱剑兄一脸苦逼的仰天感叹,嗷,继续吐!

    最后云婧还是沈默连拖带抱给带回去了,他们一路走去,一路惊飞眼球无数。尼玛,事实胜于雄辩,沈默就是喜欢顾殿主教的闺女,大肚子的未婚妈妈云婧小姐。

    沈默讲云婧送回,交给云瑶。

    脸色奇黑无比。尤其是看见顾铮那张充满的暧昧的大脸,越发的赶脚到各种烦躁。泥煤的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你看上我了,可惜我可不打算跟你发展什么基情!

    断袖虽然已经被大家认知确实存在。但是老子真没那个高端洋气上档次的爱好!

    “顾殿主,没什么事情的话,沈某告辞。”

    顾铮一听赶紧一把抓住沈默“别啊,别走啊。好不容易才来一会儿。怎么不看看我就走了。”

    我看你干嘛?

    沈默嘴唇都抽了。

    “小沈啊,最近都在做什么啊,有没有什么困难啊?如果 心情不好,有了苦闷和为难,完全可以来找我说一说嘛。”

    木有,一点都木有。沈默脸色黑着,一点话都不想说。

    “要不今天晚上咱们抵足而眠。好好聊聊人生。聊聊修炼感悟?放心。我不会把你吃了的。”

    “……”你敢动我一个试试,沈默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甩开了他的手。大步流行的走了。远远的还传来了一句“告辞。”

    顾铮不解,为毛呢?为毛他就这么的不招未来的姑爷待见呢?

    受挫了,嘤嘤嘤……媳妇儿,快点抛弃你家小闺女,用你温暖的怀抱来安慰安慰你家亲亲夫君受伤的小心灵吧!

    本来云婧怀孕期间就没孕吐过,当然也大概也跟她怀着的一对儿子有点异常有那么点关系……嗯,大概……

    (@﹏@)~

    但是自从上次孕吐之后,这杯具的孕吐就一天早中晚三遍的跟着她,而且次次是在吃饭之前,跟搞笑一样。呕吐,呕吐,吐吐白水,反正也没有什么可吐。

    吐完了休息休息,开始吃饭。然后胃口贼好。

    无论是她家娘亲做的灵菜和灵食,还是她自己给自己做的加餐,那都是咔嚓咔嚓,食欲大好的她每次都差点把盘子都给啃了。

    云婧的亲亲美人儿娘亲云瑶母上大人,看着自家闺女无数次在餐桌上不断的刷新食量数据。跟自己的夫君小伙伴一起惊呆了。

    “婧婧,你慢点吃啊,真的没人跟你抢!”某日吃晚饭的时候,云瑶一脸的无措的看着自家闺女叨走了盘子里最后一块肉。

    “婧婧,你肚子里怀的孩子真是人没吗?你确定他们不是什么小怪兽转世吗?”==!

    顾铮甚为无语的问。

    “不就胃口好一点嘛,胃口好怎么了?胃口好说明我儿子身体健康,小身子结实。什么小怪兽?小怪兽的每顿就吃这点啊?”

    (⊙o⊙)哦……你还想吃的少呢啊?

    这食量已经超级让我们汗颜了啊!

    而在云婧的空间内的赖着的秦易,最近越发的喜欢跑到灵泉泉眼那边,一边围观着三品瑶台青莲,一边坐在泉水边打坐融合那逆天的火种。

    云婧隐隐的感觉到,秦易这家伙的最近的情绪很不对劲,而且他的眼中时常出现一抹让人心悸的红色。而且他最近体内的魔气也时常诡异的就蹦出体外,虽然后来又被他若无其事的收入体内。

    但是云婧还是隐隐的感觉到了秦易这家伙有问题。

    其实之前秦易融合巅峰火灵之后,云婧就一直感觉到他体内的魔气看似平静,好像镇压着什么的大山,而被它镇压的那物件还在拼命的扭动挣扎。

    这一日,秦易突然在云婧刚刚一进入空间的时候就找到了云婧。

    “云婧,你帮我点忙。”

    嗯(⊙_⊙)?

    “你帮我去某个地方,把我存着一些东西弄出来。回头我分你一样的。”秦易开门见山的说道。

    “在哪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好拿不?”

    “就在无殇大尊的寝宫无殇殿内。不过我们不用去主殿,而是去后殿内的一处隐秘的园子。我当时就把东西藏在那边的一处石亭子里。”

    云婧一听这话,顿时小嘴惊讶成了o型。“开什么玩笑,那是无殇殿,号称侍卫都被无殇殿的柱子上的祥云多大尊寝宫啊!那种地方我怎么敢去?

    万一被那个老头子发现了怎么办?

    我可是听说无殇大尊其实是一个满头白发的怪老头,而且还是诡异的每到月圆之夜就会返老还童,从白发老头变成白发精神病的变态。”

    虽然他不知道那个精神病,那个变态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是泥煤的,每到月圆之夜就返老还童!

    泥煤的还白发怪老头!

    老子看上不知道多年轻,多招女人喜欢呢!

    秦易干脆露胳膊挽袖子,死丫头,这次我再不抽你,我就不姓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