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059-060-061章 反面群嘲对象-云婧!

第059-060-061章 反面群嘲对象-云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婧婧,这丹田真的能修补?你会?”玉楼真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道。

    云婧点头“不算难,完全可以。”

    “小婧婧,你到底是几阶的丹修?难道你真的可以炼制三转甚至是六转的丹药?”

    云婧蹙眉“这个不用丹药,我可炼制不出三转或是流转的丹药,丹药每一转效力就激增一倍,我不过练气期的小炮灰,不说别的就是我这点可怜的修为就难以支撑丹药一转。”

    曾经她最强的时候也不过是炼制过二转的丹药,那还被周围的很多散修赞为丹修中的大能,咳咳,但是确实听汗颜的!

    “可是你不用丹药如何帮助他修复丹田呢?”玉楼真人无语了。

    “那个……这个丹田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负责,做个小手术,也就是做在他的肚子上开个口,然后用一些器械重新修补一下他的丹田,该处理的部位,处理一下,再有一支基因修复药剂,帮助他重新长好丹田就可以了。”

    像他这种情况,其实就是属于小伤,还用不上使用全身休眠医疗舱的地步!

    在肚子上开个口子,给丹田做做修补……

    玉楼真人顿时心中一抖,寒气直冒。

    其它人也惊愕的看着云婧,艾玛,这是什么手段!

    “这……应该是医修的手段。你是医修,然后身兼丹修吗?”抱剑的黑衣男子俩眼放光的看着云婧,那眼神贼像小狗看见肉骨头。

    比丹修更加稀少罕见的医修!

    玉楼真人等人一听,同样齐齐惊讶,他们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射到云婧的的身上。尤其是玉楼真人,把云婧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个遍。摇头不解的问“真看不出来你这个极为平凡不起眼的小丫头居然是个医修!在太阿域这边,医修早就失传了,很久都不曾出现了,你是如何成为医修的?”

    她云婧长得清秀端正,该细的地方细,该凸的地方凸,泥煤的极为平凡不起眼!云婧没好气的白了玉楼真人一眼。诅咒你以后娶媳妇天天揍你一百遍!

    “得过几张玉茧,然后自己学的。”云婧忿忿的说道。

    “光凭玉茧你能够学到如何修补丹田?”玉楼真人还是有些不信。

    “这有何难,没事儿挖几个新鲜的尸体大卸八块拆吧拆吧,拆习惯了就顺手了,啥本事都能炼会……”

    嘶……为啥大家听了这话,都有一种毛骨悚然,尾椎骨冒凉风的感觉呢?

    就连趟在地上,好容易稳定了伤势的叶清尘都不自觉的抽了抽脸皮!

    云婧师姐果然不能以等闲视之!这种诡异的学习医术的方式她都敢干,这要是被那些自诩正道的修士发现了。估计得直接把她给大卸八块了。

    魔女中的战斗魔女啊!

    “要不你给他修补个丹田,让我们看看,就当开开眼界了。”玉楼真人来了兴趣道。

    “……”

    “小婧婧不用害羞,站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

    “……”

    “来吧,来吧”玉楼真人一副瞪大眼睛准备看表演的架势对云婧道。

    “不行,怎么也得让我弄清楚为啥我的人就被说成盗窃贼了。”

    “云师妹。在场的有这么多人都可以作证,都是已经铁证如山了,你还想怎么样?”邵勇这个时候一脸无辜和无奈的出声道。

    “因为你说的话。疑点重重。再说你说的是片面之词。叶清尘,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听你讲一遍。”

    王慕青把也叶清尘扶到椅子上,当然她这样做很是冒险,若是魔宫的其它高阶弟子或是玉楼真人提出什么意思或是看她不顺眼的话,回头她不死也得脱成皮。但是显然,大家如今的目光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云婧的身上。

    再加上云婧摆明了一副非要较真出个四五六来的架势,所以王慕青才敢大胆的把叶清尘给半扶半抱的抱到了椅子上。

    “云师姐其实是这样的,那位筑基期的邵师叔,前些日子几次到蔷薇院来。都是说的要纳王慕青,王幕紫姐妹俩做炉鼎的事情。她们姐妹俩不愿意,那位邵师叔就总来威胁。

    他还总是到蔷薇院取东西。但是却不带走,而是让俩位王师妹单独送过去。

    上次王慕青师妹去了,就是哭着回来的。说是邵师叔对她动手动脚。

    这次也是,我看不过去,就截住王师妹,代替她去送东西。谁知我刚进入邵师叔的院子,就闻到了一种古怪的香味,这种古怪的香味,让我的身体一阵絮虚软,就连魔气都一度运行不畅。

    幸亏我幼年的时候曾经服食过一种奇异的灵果,后来就很难在被什么毒物所伤。所以我很快就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那种虚软的感觉也不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邵师叔出现了,他叫着王师妹的名字,却发现走进院子的是我。顿时恼羞成怒,他抓住我的打了一顿不说,还将我强行带到刑罚殿,无赖我为盗窃贼。但是其实我真的没有拿过他什么火灵珠。”

    “你胡说,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敢抵赖。”邵勇脸色一变,顿时厉声呵斥道。

    “那你来到刑罚殿怎么不喊冤?难道刑罚殿的人都不仔细查探一下真实情况就判定你有罪,给予你惩罚?”

    听了云婧的话,玉楼真人顿时咳咳了俩声。

    他就是刑罚殿之主,小婧婧这话问的好黑心啊!

    “到了刑罚殿,也不知道那位邵师叔如何找来的证人,结果还没有轮到我说话,刑罚殿的子弟和那位邵师叔就认为我有罪,还破了我的丹田,废了我的修为,还挑断的了我的手脚筋。”叶清尘咬牙切齿带着恨意的说道。

    其实此刻他早已经恨得胸中燃起了熊熊怒火!

    若非云婧过来,说不得他就得走那条有些危险的路了。

    也不知道为何。他对这位主动跑来的小师姐开始有了信心!

    “不是他说的那个样子,他在骗人。”说着邵勇就一个欺近,打算快速跨越几人,直接一掌将叶清尘灭杀,到时候人都死了,无论是谁还能如何?他的手掌都举起来了……

    可惜,他低估云婧的警惕性。也错估玉楼真人的爱搀和的热情!

    结果就是银白色色的光芒再起,飘忽而来,无迹而去。

    邵勇的脸上直接被剑芒的边缘扫出了俩道深深的血痕,玉楼真人的衣袖上也出现了嗤嗤数个破裂的小口子。

    玉楼真人顿时蛋疼了。

    “这法袍是我才做的,用寒冰蚕丝跟地母蛛丝织就,上面还连入了几套防御阵法。”

    云婧看着玉楼真人肉疼的架势,赶紧也拿出了破碎就剩下了手柄的长剑道“其实我的长剑也破了,大概是砍到杨师叔你的袖子上,由于你袖子的材料太好。于是我的剑就碎了。

    可是我没有想砍你,是你自己冲出来的。”

    玉楼真人听了这话,更加的蛋疼。怎么这话听着都是他的错?

    “小妮子当着你杨师叔的面说谎,明明你那剑在施展大诸天湮灭剑的时候就开始崩碎,我都看见了,你招式还没有完成你的长剑就碎了。

    你的招式也在半途被硬生生的打断。

    若是你换把好剑。别说师叔这袖子了,这条胳膊也不见得能够保持得完整。这大诸天湮灭剑果然不凡。”其实刚才就是他主动出手原本是打算挡下邵勇的杀招的。

    哪里知道云婧突然出手,这大诸天湮灭剑过于强势。这要真砍到邵勇的身上,咳咳,只怕就真个五马分尸了。

    “杨师叔,你的法袍我可赔不起。要不你要是觉得吃亏了,我就赔你一把剑。”

    “你好意思吗?这什么破剑?不知道是什么矿物所炼,恐怕一块下品灵石就能够换了几百把。”

    “杨师叔你的眼神好毒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啊!”

    “少来!”玉楼真人没好气的白了云婧一眼,跟着对邵勇道“你以为你灭杀了那个小家伙,我们就真的不能拿你怎么样了?你可真是太高估了你自己了。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来人啊,将他拿下,废去修为扔进白骨坑。我到是要看看他还能不能爬出白骨坑。”

    邵勇听了这话,当即脸色大变。“不可以,玉楼真人。我是师尊是韩钧副殿主。”

    “你师尊是无殇大尊,我该治你的罪还是要治你的罪。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刑罚殿?这里究竟是干什么的地方?”邵勇顿时面如土色。

    “可是,玉楼真人,我真的无罪,我有证人啊!”

    “邵勇,你这小子好不愚蠢,你若是真是铁证如山,有恃无恐。你干嘛还要当着我的面的灭杀那小子?”

    邵勇听了这话,脸色当即煞白。

    “你想要王氏姐妹做你的炉鼎,这本没什么,魔宫之中当炉鼎的女弟子有无数之多,许多人自己就愿意当人炉鼎。何必将无辜的叶清尘扯进去。你先将叶清尘扯进去,又将刑罚殿扯进来,你以为你收买几个刑罚殿的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处置一个外门弟子?

    你怎么不想想,能够在风行殿做事的外门弟子哪个上面没个主事弟子,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弄没弄死一个外门子弟就可以的吗?

    你当宗门是什么?你当我刑罚殿是什么?”

    最主要的是你把云婧也扯进来,这丫头干脆来了一个较真认死理。

    她逼着我不得不给个结果,看在顾铮的面子上我也必须给她一个结果!

    “可是他们……他们都可以给我作证啊!”邵勇凄惨不甘的大叫了起来,手臂连连挥舞着指向了某些人。

    被他此刻指到的弟子,都下意识的齐刷刷的后退了几步。

    开什么玩笑,明显玉楼真人不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至于某些刑罚殿不守规矩的弟子,哼,不用我说了吧,都有谁。都给我站出来,一个砍掉一条手臂。然后给我滚进白骨地窟的三层蹲三个月地牢!”

    顿时大殿之中好几个刑罚殿的弟子满头冷汗,一个个畏畏缩缩的站了出来,然后一个个木然的砍掉了自己的手臂,给玉楼真人行礼之后纷纷离开去了白骨地窟。

    他们这一行动,邵勇更加的害怕了。

    不要,他是亲传弟子。他是风行殿筑基的天才,他师尊是韩钧,不要,他不要去白骨地窟!

    可是他不想去,却有刑罚殿的弟子主动上前,几个回合就拿下了六神无主的邵勇。就在其中一个筑基期的老弟子打算出手废掉邵勇的修为的时候。

    就听一声高喝“慢!”

    跟着一个锦衣男子就出现在了大殿之中。此刻他的脸上黑的极为难看。他先看了看云婧,又看了看玉楼真人,在看了看一看见他就好似看见了救命稻草的弟子邵勇。

    “师尊,救我。师尊,救我。”

    男子身后还站了一人,云婧看了看,脸还有点熟悉,是向少锋。(⊙o⊙)哦,云婧明白了。其实刚才她就看见了向少锋默默的站在角落里。

    想必是发现事态不妙,赶紧跑回去搬救兵了。

    “哼。”韩钧冷哼了一声“孽徒,都是你做的好事儿。”

    邵勇被他这样一说。顿时不敢在吭声,但是脸上还是流露出怯怯的祈求之色。

    韩钧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玉楼真人,见他似乎没有什么表情。想了一想便出声道“玉楼元尊,”在魔宫,大尊其实就是正宫主,副宫主就是元尊。

    明霄宫的俩位副宫主,也就是元尊就是杨玉楼跟郑少君,他们是秦无殇最信赖的左右手。

    “韩殿主!”

    “玉楼元尊,我这孽徒确实发现大错,我也不能为他遮掩。只是他毕竟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弟子。我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己的一番心血就这样付之流水。能不能让我用其它珍稀物品赎买了我这弟子的一条小命?”

    玉楼真人一听,就去看云婧。

    “明霄宫有赎买罪徒的说法?”云婧好奇的问道。

    “是有这种说法,不过得用重宝来换。你可以让韩殿主好好给你几样重宝。换他那徒弟的小命。”云婧自然知道这样明面上强要弄死韩钧的弟子对她跟叶清尘都没有好处。于是就问叶清尘道“你觉得呢?”

    叶清尘又不傻,自己的丹田有修复的希望,大不了就重修一下。反正他修炼日断,修为也不过练气期二层。再说,云婧师姐还仅仅是练气期的弟子,以练气期的弟子能够为他出头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叶清尘也点头了。

    “那你想要点什么?我不大清楚你修炼上需要什么。”

    “这个,还是看韩殿主出的是什么样的东西吧。“叶清尘也没啥好提议。

    “……“云婧无奈再去看韩殿主。

    韩钧心里确实有点恼火,但是也没有面上流露出来,毕竟这次做错的明显是他的弟子。人家云婧是站在了理上,再说最惨的那个被砍断了四肢的也不是他的弟子。

    “这是一个储物手镯,里面有下品灵石一千块,以及筑基丹三颗。这些东西作为补偿,不知云师侄可满意呢?“

    周围齐齐的传来抽气声。储物手镯啊,竟然是储物手镯,而且还给三颗筑基丹,还有一千块下品灵石,省着点用这足够一个普通弟子从练气一层修炼到练气七八层了。

    可是对于云婧来说,储物手镯是星际时代烂大街的装备,就是空间钮嘛,基本上就只有一立方米,或是三立方米左右。这种小玩意,她自己都能做。实在是没啥价值!

    筑基丹一般般,但是好在小叶能用上。这就算了。

    就一千颗下品灵石还凑和,这东西她现在手里少,以前手里也不多。

    不过这些东西最后不是她用,于是云婧还是去望叶清尘。叶清尘眼底闪过一抹热切!

    居然是储物手镯,这次韩殿主果然下了大手笔。一枚储物手镯一万块下品灵石都下不来。但是他最在意的还是筑基丹,这种东西居然是在明霄宫也不是很容易得到的。

    若是得到了筑基丹,那以后筑基就方便多了。

    “云师姐,储物手镯十分珍贵稀有。既然韩殿主愿意交换,不如就答应下来。”

    听了这话,云婧明白了,原来小叶是看上了人家的储物手镯。那就要吧。

    于是云婧收了东西,韩钧虎着脸带走了人。

    等到他们这一拨人走,玉楼真人又屏退了其它刑罚殿的人,其实是押着云婧等人不让走。非要怎么给叶清尘修补丹田。

    泥煤的,还带强迫围观的?

    o(╯□╰)o……

    而且……没看见别人都走了嘛,抱剑兄,你干嘛还一直都在那块跟个木头似的戳着不走?

    到是叶清尘看见云婧打算把储物手镯直接递给他,就道“今次能够侥幸逃得性命,都是云师姐的保全。这些东西,还是云师姐收了吧。就当师弟的一点点小心意了。

    这储物手镯极为珍贵,师弟拿了只怕也保不住。”

    原本想要退让的云婧一听,就没有继续推让。她直接用神识查探了手镯的空间果然才一立方米的。

    云婧干脆的从自己的空间拿出俩只手镯?咳咳。其实就是玉圈,宽扁的样式,上面没有任何的花纹。一个是墨玉色,一个是银白色。不像云婧手中的那只看起来就有灵力的波动。这倆只玉圈特别的不起眼,就好似是普通的凡玉雕刻的。

    “呐,腕轮。咳咳,手镯吧。总之就是储物的东西,每个三立方米。你们俩个今天都受了惊讶。一人一只吧。别客气,还有一堆的。”

    这让原本想要推拒的叶清尘和王慕青神色一噎!

    尼玛,一堆!!!??

    云婧还把三颗筑基丹,还有一千下品灵石转移到了叶清尘的手上。“呐,筑基丹和一千下品灵石对你都用,你都拿去吧。剩下那个储物手镯就给我了。”

    云婧很随意的把储物手镯扔进自己的空间里。

    “这是什么?”玉楼真人走到叶清尘的身边拿起他的储物手镯,这玩意在星际时代叫做腕轮,也是一种空间物品。玉楼真人拿起腕轮把玩了一会儿,就道“这个居然有三立方米的空间,究竟是什么炼制的?而且怎么没有一点灵力的波动?”

    “这是一种矿石叫做满天星的矿石炼制的。炼出来就没有灵气波动。只要有神识就能够使用。但是不好的地方就是什么人只要拿到这个手镯都能用。

    这种玩意不能用神识封闭。不过好在它还是可以使用机械的手段的。你们看见那种密码锁了吗?我教你们这个怎么用。”

    云婧拿着另外一个腕轮开始教叶清尘跟王慕青怎么设置密码锁的密码。其实就是使用神识设置各种图案和数字以及字母等混合密码。

    教完之后云婧还认真的告诫俩人道“这种密码锁最开始使用的时候不要设置太复杂的密码,否则的话,这个手镯就打不开了。这种手镯不能够强制打开。一强制打开,里面的东西就会爆炸毁掉。

    实在忘记了密码拿来我给你们解锁。”

    其实每个腕轮里面都一个智能芯片。但是这种东西云婧觉得没有办法跟他们解释,所以就告诉他们一旦忘记了密码,就找她来解锁。

    其实用解码器一刷就恢复原始没有密码的状态了。但是解码器云婧同样没有办法给他们解释原理。还是直接告诉他们怎么用得了。

    无论是叶清尘还是王慕青在学会设置密码之后,都觉得这种储物手镯挺新奇的。最主要的是,跟别人的都不一样。

    “小婧婧,我发现你手上总是有好玩的小东西。”玉楼真人真心的赞道。

    其实无论是最开始的小灯,还是现在的新式的储物手镯,要说珍贵,在玉楼真人眼中可是算不上。但是它们足够猎奇啊!

    “小婧婧,你不会是除了丹修,医修外还会炼器吧?”

    云婧没好气的道“我要是不会炼器,那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啊?”

    玉楼真人一听这话,自己笑了。“果然是会炼器,挺厉害的嘛,我听说能够炼制储物手镯的炼器师都是优秀的炼器师。至少五阶。”

    “那绝对是你理解错误,有些材料奇特,即使没有高深的炼器本事,也能够炼制出稀奇古怪的玩意。”云婧说着拿出一个蛋青色的小石头,这种小石头上还有着大大小小的好似模糊星辰的小点点。

    “师叔,你看。这就是满天星。这种矿石是我无意种找到的,剩下的不多了。这种矿石就能够炼制我给他们那种储物手镯。”

    玉楼真人眼前一亮,然后出手,没收。

    “杨师叔,你怎么可以拿走塞到你的袖子里?”云婧不满的大声说了出来。

    “我拿走了才好呢,以后要是魔宫发现这种矿石,我就告诉你,到时候你多做点储物手镯出来,大家使使。”

    “……”

    “好了,小婧婧。你不用再瞪我了,我知道你的眼睛张的很圆。快点,你赶紧给叶清尘做那个丹田修补,让我们看看。”

    “那个不能直接看。这么办吧,我把叶清尘带到我那里去,正好我还有些治疗用的东西。等我把他的丹田修补完了之后。你们再查看好了。”

    “你怎么做的难道我们就不能够看吗?”

    “自然不成。虽然对于我来说是小事,但是那毕竟是在人身上开口子。万一我被你们打扰分了神,弄不好就切个不是地方了。为了叶师兄的性命着想。我带他回去治疗,回头你们可以查看结果。”

    玉楼真人一听,顿时没好气道“小婧婧,居然对我们保密?”

    “当然,这可是我的拿手绝活,当然要技术保密。”

    “没的商量?”

    “绝对不能商量。”

    “……”

    好吧,不让看就不让看吧,最后玉楼真人还是好好的查探了一下叶清尘丹田的伤势这才走的。

    云婧跟王慕青带着叶清尘回到自己的院子,选了一个房间,就赶走了王慕青。云婧带着叶清尘进入了宝瓶空间,直接就把他挪移到了自己的手术床上。然后安排智能助手机器人准备手术。

    当然这个时候的叶清尘已经被云婧下手弄昏迷了。

    弄好了手术器械和手术前的准备,云婧就在助手机器人的帮助下开始手术。

    她没有想到的是。秦易对她所做的事情特别的感兴趣,一边假装着盘坐修炼,一边默默的用神识去查探云婧的工作。

    从她用手术刀在叶清尘的肚子上利落的开口,再到她麻利的止血和进行修复处理,跟着再到她打入修复药剂。叶清尘的丹田居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弥合长好。

    秦易看的是目不转睛!

    云婧全身关注都在叶清尘的手术之上,所以她真的没有察觉秦易一直盯着她完成手术来着。

    各种古怪却奇异的器械一样一样的被云婧开启运行,云婧身边的助手机器人那熟练默契的帮助,以及最后云婧运指如飞的缝合。

    以及最后她涂抹在叶清尘伤口上的某种药膏!

    秦易全程旁观了她是如何给叶清尘做手术的,秦易同样惊讶无比。看着云婧熟练的给叶清尘做了丹田的修补手术,秦易猜测自己的血脉冲突纠结大概也是云婧用这种办法给解决的。但是问题是,即使他看见了也没有把办法复制这种技术。

    秦易几乎是一眼就看穿了这个技术,是一种必须要有一定的娴熟度的技术。而且还必须要熟知其中的原理,虽然不见得有多难掌握,但是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掌握的。

    而且这种奇特的医术所能够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秦易发现,云婧这个丫头在自己的心目中是越来越有价值了,不再是以前那样可有可无的。单凭她这一手神奇的手术技术,秦易想他就应该把她留在身边。

    有用就是人才啊!云婧这小妮子就可以和人才化等号了。

    四个小时后,云婧从房内走了出来,交代了王慕青一番,让她去照顾叶清尘。

    第二日一早,叶清尘醒了过来,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查探了自己的丹田,果然修补好了,虽然还有些不大适应。但是确实是完好无损的丹田没错,不仅如此,他发现自己还能够顺利的把魔气收拢到丹田之后,这样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重新捡回练气二层的修为,然后继续修炼。

    叶清尘心情大好。干脆开始打坐修炼。

    这个时候,云婧走了进来。叶清尘感觉到有人就停下修炼,睁开了眼睛。

    “丹田刚刚恢复,不要过度的修炼,一天修炼尽量不要超过俩个时辰,三天之后可以随机增加。感觉到丹田异常,比如说疼痛,胀涩等等异常的时候,就得停止修炼。若是特别难受赶紧来找我。”

    叶清尘听了笑笑。点头表示知道。

    “好了,我就在你这房间的隔壁的隔壁,有事儿叫我吧。在你身体还没有康复之前,慕青负责照顾你,等到你差不多好了就可以搬回你自己的房子,慕青也就完成任务了。”

    “云……师姐。我感觉没事儿,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得,病人就该听话。用不用照顾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说了算。”云婧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

    “……”

    听见叶清尘醒了过来,玉楼主人跟顾铮齐齐来了。这俩人其实是早就蹲在顾铮那边的坑里,专门等着来见识神奇的医修丹田修补术。

    这俩货走进来就自己动手,查探了叶清尘的丹田。小叶子就跟无力反抗的小娘子一样的被俩个大人物摸来摸去。

    “好了,这完全好了,几次丹田破损的地方都消失了。”这是玉楼真人。

    “若非你昨天就告诉我这小子被人破了丹田,我还以为他没有受过伤呢。嗯,就只有体内的魔气稍微乱了点。”顾铮一脸的奇异惊讶。

    “好像就只有腹部有个小口子的痕迹,不过很淡了。过几天估计都看不出来。”玉楼真人一边查探一边说道。

    “婧婧有一把刷子嘛。”

    o(╯□╰)o……“老爹你应该说婧婧很厉害嘛。”

    “脸大啊。就知道自夸!”顾铮没好气的道。

    o(╯□╰)o……你刚刚说的那话不是我很厉害的意思?你个抽风的顾腹黑!

    云婧无语的看着他!

    连丹田都能够修补,这简直打破了以前大家的认知。

    不止是玉楼真人惊讶,顾铮惊讶。整个风行殿都沸沸扬扬起来,传说,顾殿主家的女公子拥有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奇医术!

    咳咳……这个说法传到风行殿外就被群嘲了!

    传说,顾殿主的女公子炼制一种神奇的丹药,一下子就能够让破损的丹田修复原状!

    咳咳……这个说法刚刚一传出风行殿就被切了!要是真有这么逆天的丹药,那也应该是灵丹殿之主郑少君,或是沈默沈阁主才能够炼制出来啊!

    云婧是谁啊?

    有公认的过硬的炼丹技术吗?

    那炼丹可不是脸蛋,长得好看就行的。或者说殿主家的闺女就能够得到丹神的喜爱,想炼制什么丹就出什么丹!

    于是就造成风行殿内越来越神话,沸沸扬扬的神奇殿主闺女云婧的超级传奇,能够修补破损丹田;而魔宫的其它真殿的人全部都相信,认为事实被夸大,认为搞宣传的局面。

    所以,云婧红了!

    但是是被黑红的,大家都认为她的事迹都不真实,那她的故事当个乐子,反对嘲讽对象传。

    “哎?哥们知道不?风行殿出了个大人才啊!”噗嗤,他先带着讽刺意味的笑出声了。

    “知道啊,风行殿主的闺女云婧嘛。”

    “这女人是不是抽风了,居然让风行殿的弟子宣传她能够炼制一种逆天的六转丹药!”这绝对是传歪楼了的后果!

    “哎呀,这你就不懂了,我听说此女其丑无比,顾殿主为了给她找个合适的女婿,特意让人宣扬她多么多么的有才,能够修复破损的丹田,还能够让男人改装成女人呢!”这是越来越歪楼的传扬!

    “噗,她还能让男人怀孕生孩子呢!”

    “哈哈哈,那谁知道啊,或许真能呢!反正只要能够让人家丑女找到女婿,顾殿主多辛苦点,再给大家鼓捣点笑话乐子听也是好的啊!”

    “哎呀,可惜了我们灵丹殿的沈阁主了,听说顾殿主头一个盯上的就是他。”

    “噗,沈阁主宁死不屈,说什么都不娶丑女的。尤其还是那么拥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医术的才女!”

    “哈哈……”这个笑声突然就戛然而止。

    一个容色冷硬,寒气森森的年轻俊美的男子一步一步的从不远处的小路上走了过来。

    居然就是沈默!

    俩个小弟子脸色骤变,一片惨白!

    艾玛,这偏僻的地方,为啥沈大侠要跑来遛弯?

    沈默出现了。他为什么出现的这么晚呢?按理来说,他出身灵丹殿,就连他们殿主都跑到风行殿遛弯过,他怎么可能听说这种神奇的医术而不去看看呢?那是因为这货也鼓捣什么古老的丹方去了,一连炼了十几天的丹,刚从丹房里面出来就听说了云婧的事情,最近魔宫风头最健的女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