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291章 非人嚎叫

第1291章 非人嚎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男人的甩袖一挥,云婧顿时感觉体内硬化凝固的神能冰消雪化一样的散出了她的体内。大团大团的神能液体也随即被男子挪移走。

    云婧略微惋惜的从床上坐起来,神情严肃的看着对方道“你和秦无殇到底是什么关系?”

    嗤,对方类似嘲笑的嗤笑了一声。“你不是早就该想到了吗?他不过是我当初投下去的一缕分魂。”

    当真是一缕分魂啊,云婧被他说的心中有些难受。

    “那你将他分裂转世又有什么目的?”云婧撇下自己心中的难受,直白的问道。

    “把你带我面前来。”

    云婧听了这话,直接愣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的分魂转世的目的就是去万千生灵界中寻找你,并且把你带到我的面前来。”血影男子目不转睛的凝视着云婧的脸。

    “什么?你确定你寻找是我?不是其他什么人?你感觉你即使是在看我,其实也是在透过我看别人。”云婧一直觉得自己的感觉非常的敏锐,所以她也感知到了眼前这个血影男子的古怪。

    “你应该就是她啊!”他的话似乎是在肯定又似乎在疑惑。“你已经血脉觉醒了吗?有没有获得传承记忆?”

    “有,还有很多传承记忆,不过都是关于修炼,神文和类似知识的。”云婧说道。

    血影这个时候也开始表情狐疑了。

    看着云婧的眼睛就知道他没有说假话。

    但是此即云婧的神魂不可能欺骗他,这是她的元魂气息。

    要不是同属于她的元魂气息,上次他被惊醒过来的时候神志可没他如今这么清明,当时要不是感应到她的元魂气息他非暴走了不可。

    嗷~

    莫名深远中传来一声跨越空间的非人嚎叫。这一声嚎叫顿时震荡的整个神墓都为之震颤。

    血影男子深深的凝望了她一眼。“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这话,这血影顿时遁入了虚无之中,好似从来没有来过。当然,如果那个家伙没有在床边的小桌上放下一个巴掌大小的血红色的晶体花瓶和一朵插在花瓶内的血红色的特异花朵的话。

    感应到对方确实离开了,云婧赶紧开启了内殿的神禁,就见小十一咚的一声掉了进来。

    云婧无语的看着小儿子:那眼神好似在说你还能更加捉妖吗?爬在你娘内殿的神禁防护罩上好玩不?

    小十一小脸讪讪,就连笑容都歪裂了。

    “说吧,爬在神禁防护罩上不走,是不是有事儿来找你娘啊?”

    云婧低头把小家伙从地上拖到身边的矮榻上,问。

    小白龙遥遥尾巴,可怜巴巴的把自己其他几个哥哥辜负了九龙壁爷爷的一番教导的事儿都告诉给云婧,最后还总结哥哥应该好好的学习一下御水的神通。

    “娘亲,你说九龙壁爷爷这么用心的教我们御水的神通,哥哥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学习?”

    “没错。”云婧点头。“放心,这事儿交给娘亲,以后你几个哥哥要是再有不好好学习的,娘就收拾他们。”

    “那娘……你能不能不要跟他们说,是我的告诉你的。”小十一萌萌哒的卖乖问。

    噗哧,云婧失笑“好的呀,娘说自己发现的。”

    小十一听了这话,终于放心了,开心的爬走了,临走之前还叼走了娘亲这边摆在桌子上的大果盘。

    他刚走,一脸苍白色,好起来好似大病未愈的银子就出现在云婧的身边。“婧婧。”

    云婧脸色一凝,立即关切的拉住了她的手“你怎么样了?”

    “被刚才那个家伙随意拍了一下。我就差点没崩溃,那个家伙好强,绝对不是什么随意弄出来的血影分身。”

    银子的话,云婧直接点头。

    “你没大碍吧?有没有伤了根基?”

    “幸好他看在你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银子看了看云婧说道。

    “你确实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云婧蹙眉,她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好像是的,我看他拍向我的时候,眼神冷漠的可怕。我虽然没有感觉到杀机,但是却觉得那双眼睛流露出来的冰冷意味比充满了杀机了眼睛更加的可怕。

    这让我想起一起那些好战的神族们在狩猎猎物和猎杀异族的时候的眼神。

    可是我觉得他忽然看了你一眼,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那股让我避不开的拍击的力度去骤然跌落大半。要不然我指定是要被拍碎了。”

    银子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也让她彻底体会了一把自己记忆中那些神族以绝对力量碾压对手的画面。

    “我觉得对方很可能就是一位神族的强者。非常的强!”

    云婧此时也蹙眉思索道“我也觉得他给我感觉非常强,而且没有敌意。当然这是暂时的,未来是谁也说不准。不过我看他似乎自身也有很大麻烦。所以他说无殇是他的分魂,但是无殇未必没有脱离他的机会。”

    银子无语的看着云婧,她觉得云婧的心大,而且想什么都特别的美好。身为一缕分魂你还想脱离主魂的掌控,这种事情从上古至今,也没出现过几起成功的好嘛!?

    “婧婧,其实我觉得你与其寄希望于你家男人能够自主拜托那个神族的强者主魂的掌控,还不如赶紧把家底点一点,然后带着你的孩子们再去寻找一个男人划算。

    真的,你琢磨琢磨我的话,你希望你同床共枕的男人,睡着睡着半夜男人的神魂就换了吗?”

    银子虽然小脸苍白,但是说起挤兑秦无殇的话,那可是一点都不示弱。

    “你还是赶紧把秦无殇给踹了吧,摊上这种事儿,算他命苦,老天都不保佑他。”银子卖力的抹黑秦无殇道。

    “银子,平日里我待你也不薄啊,婧婧怎么待你,我就怎么待你。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你竟然游说我媳妇带着孩子离开我?你黑心不黑心啊你?”秦无殇自大殿外咬牙启齿的大步走来。

    银子一看见,顿时一猫腰,咻的冲入了云婧的识海,跑路了。

    云婧抿嘴失笑“银子说着玩儿的,你别生气。”

    “什么说着玩儿,我看她那么卖力的游说你离开我,那是说着玩儿的吗?指定是早有预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