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290章 血影

第1290章 血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龙壁越是感慨小十一的乖巧懂事,就越是无语小十的懒惰磨洋工!

    麻蛋,果然跟云婧主人说的一样,就是欠揍!

    被鉴定为欠揍的小十,还不知道九龙壁的真实想法,它此时正趁着九龙壁跟小十一讲故事的机会,把自己的身体弄成好似站满了油的滑腻面条,咻,悄无声息的就从云朵上滑落。

    再悄无声息的朝着地面滑去,最后在靠近的地面的地方,那家伙直接来了一个泥鳅翻身,闪电般的在天空滑出一道气爆影子,溜了。

    九龙壁和小十一特别无语的看着它消失的龙影。“十哥不是把最近几天的活都干完了吗?下次轮到他降雨都得到十几天后了。”

    “大概是怕我抓着他学习各种御水神通。”九龙壁苍凉的感慨道。

    小十一赶紧说道“我是愿意学习的,九龙壁爷爷,我是愿意学习御水神通的。”

    “还是你好啊,你的哥哥们要是都跟你一样爱学习就好了。这御水神通在神陆时代那也是极为顶级的神通,很多神龙想要学习都找不到机会。只能依靠父传子,子传孙,很多神通传着传着就失传或者残缺了。”

    小十一一听这话,顿时心中充满了愧疚。九龙壁爷爷对他们这么好,还专门教授他们御水神通,可是自己那几个哥哥们偏偏一个个能跑就跑,能逃就逃,死活都不爱跟着九龙壁爷爷学习,简直让他无法理解。

    小十一深深的觉得不能让九龙壁爷爷伤心又流泪!

    所以他跟九龙壁爷爷告辞之后,就跑去云婧那里。打算把九龙壁爷爷的痛苦和哥哥们的恶行都告诉给娘亲知道。小十一觉得大概只有娘亲能够把几个哥哥们都收拾的老老实实的,听九龙壁爷爷的话,把各种御水的神通都学习好。

    不过他回来的并不凑巧,云婧还在澄心殿的内殿沉睡。

    云婧这次沉睡,选择直接开启了内殿的神禁,一面让外人冲进来打扰自己吸收神能。

    其实哪里有什么外人,不少秦无殇打扰她吸收神能,就是她哪个淘气的儿子会冲进来打扰她吸收神能。为了防止隔三差五的被小六硬给扒拉起来。

    云婧这才开启了神禁。

    她开启了神禁,小十一自然就进不去了。

    不过小十一是个特别能坚持的孩子,他只要有什么想法,就一定要弄成。所以没见到娘亲没关系,他可以蹲在外面等着娘亲醒来。

    就在他化成小白龙,趴在神禁防护罩上等着云婧醒来的时候。

    实际上躺在床榻上吸收神能的云婧还真的遇上了麻烦。

    说是麻烦,不如说是云婧自己有点步子迈的太大,弄巧成拙了。

    原来秦无殇的事情让她更加感觉时间紧迫,如果自己的夫君还只是一缕分魂,那么他的主魂本尊得有多强?

    云婧隐隐的觉得自己应该加快步子铸就神基了。

    所以她干脆改变了自己吸收神能的方式。吸收神能砖也从一开始的一手那一块,到现在直接在自己身边摆出一个神晶砖的小山。这样沉睡着也能够加大吸收神能的效率。

    她这种方式跟之前的那种稳健的徐徐吸收截然不同,刚一开始吸收云婧就能够感应到大量的神能直接涌入了她的身体。

    这种吸收法,或许一开始的确实能够感觉到自己吸收神能的效率大涨,炼化的神能越来越多,吸收神能的速度确实快了一大截,但是时间长了,前头的神能她还没来得及吸收炼化,后面的神能就涌入了身体,吸收炼化不及的神能,渐渐在她的身体内堆积成细丝硬块,让她赶到一阵阵的针砭一样的疼痛。

    云婧的身体是沉眠的,但是她的神魂却仍旧留着几分清醒,这几分清醒就足够让她意识到自己弄巧成拙了。

    等到意识到危险,开始停止吸收神能的时候,周围是神能却仍旧潮涌一样的朝着她的身体内挤压。

    云婧感应到了用神晶吸收神能的快出,一开始就停不下来啊。

    这要是单纯的在神湖之中,即使当时神湖中各种神能也是异常的狂暴,也不至于让她这么狼狈。

    “银子”云婧召唤银子想让她把神晶砖给挪移走,然后她慢慢炼化体内的神能,耗费一些时间,彻底炼化了自己体内的神能之后,她自然就没事儿了。

    就算这期间她的经脉,或者身体有些损害,但是只要不是什么大损害,云婧体内的光系神能自然能够把自己复原。

    只是银子的萝莉身影刚刚出现,就惨叫一声,直接退回了她的识海。

    云婧顿时心中一惊,脸色凝重看着原本空无一物的床前。

    一个淡淡的血红色人影一点一点的在她的面前显露了出来。

    云婧倒抽一口里凉气。血红色人影的身体,衣袍都有些模糊,但是脸孔却异常的清晰,这长脸,除了气韵和眼神不是秦无殇,其他的方面简直是宛如一人。

    云婧知道自己生的几个孩子也都极为肖似秦无殇的,但是她几个孩子远没有眼前的黑衣男子更像秦无殇。

    “这是我又凝练出来的一具血影分身。”男子的声音也肖似极了秦无殇。如果不是肯定秦无殇那家伙如今在密境之外,她大概会以为自己的夫君又在逗比玩儿。

    要不是自己听过秦无殇将过这位的事情,只怕也难以这么快的察觉到他是谁。

    “你是谁?”如果说秦无殇只是他的一缕分魂,那么这位主魂又是谁?

    “你果然还没有想起我是谁。”对方叹息了一声。“如果你想不起我是谁,那么我就不能告诉你我是谁。……你就那么想要忘记我吗?”男人神情哀声的似乎说了一个名字,可是云婧听不见,似乎有什么东西阻隔了云婧听到那个名字。

    “你语气对我说那些有的没有的,不如先帮我解除困境。”云婧无奈的说道。心想这家伙当真没眼力见,没见她正难受呢吗?

    男人被她说的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朝着她的身体甩袖子一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