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235章 愚蠢的弟弟啊

第1235章 愚蠢的弟弟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古川界那个地方还有什么域外魔族的封印?”庄锡铭不解的问。

    “怎么没有?”庄冼罂立即反应道。

    “那是骨魔族的地盘,封印就在白骨魔山。”暗承骁一副你不会真的不知情的表情说道。

    “话说白骨魔山那里近些年不都是仙族掌控地盘。据说那骨魔一族被仙族给镇压的老老实实的。”庄冼罂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是看向了秦无殇的。

    还有谁比来自古川界的秦无殇更知道那边的情况。

    秦无殇脸上的表情不变,心里查点乐的蹦高。他之前不过是说漏嘴了,却没想到古川界居然这么给力,也有一个骨魔的封印。

    “这个封印,我怎么之前没听说过?”庄锡铭还不等秦无殇说话呢,就直接开问。

    “骨魔族的封印一共有俩处,一处在咱们这方宇宙的边缘地带,那边的那个是个大封印。古川界的是个小封印。虽然是小封印,但是骨魔族和水魔族都经常渗透过封印跑进咱们的地盘来。简直是杀不盛杀,更别说流下各种魔血的人类后裔了。”庄冼罂没有等到秦无殇开口,就直接给自己大堂哥解说一下他知道的。

    秦无殇也跟着附和道“说什么仙族守的好,给镇压的老老实实的,咱们都是同族的兄弟,你们知道这里的血魔封印地是什么情况吧?我们那边的仙族被渗透的比他们还厉害呢。”

    庄氏兄弟顿时悚然而惊道“可是那边仙族不是正跟龙族开战吗?”

    “是啊,龙族跟我们一样容易发现骨魔和水魔的踪迹啊。尤其是水魔,你懂的。”秦无殇做了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

    庄氏兄弟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我说无殇你不知道,有人三番俩次想拉我们去古川界帮仙族的忙。给了条件可优惠了。”

    秦无殇一听在话,顿时沉吟道“不会是我们跑了,所以他们打算再勾搭进去几个暗冥修罗部族,然后都给干掉吧?”

    暗承骁赶紧说道“我怎么听,怎么觉得无殇兄弟说的好像更有道理。要是现在的仙族和龙族本身是一场渗透之战。那真正的战略含义,很可能是干掉碍眼的龙族。毕竟海族还是挺容易被他们夺舍,侵占身体的。

    那我们就是顺便被勾搭进去的,算是搭头,有了就干掉,没有了就当我们运气好。”

    “仨瓜俩枣的,人家骨魔也不嫌弃少。这得多仇恨我们啊。可是当年仙魔大战的时候我们也没怎么参加啊?”秦无殇故作不解的问。

    “咋没参加,最后那几个封印,被弄去当成人力柱子的还不都是神裔。没有神裔,他们也没有神禁,怎么可能封印得住那跨宇宙大通道?”庄冼罂直接翻白眼的说道。

    “我怎么感觉魔族好像对我们展开了什么阴谋似的?”暗承骁赶紧说道。

    “不会吧?”庄冼罂疑惑的道。

    “那谁知道呢,我就觉得奇怪的才整族迁徙过来的。你们不知道,当时仙族跟龙族战斗,其他各族都被他们给强硬的卷进去,驱赶到战场上充当炮灰。我们几次都拒绝了他们俩方的来人,他们的俩方的军团就不断的靠近我们的族地。这要是不跑,搞不到就要受到双方的夹击了。”秦无殇胡编乱造道。

    庄氏兄弟和暗承骁瞬间沉默了。

    这特麽的好像真不那么好玩了。

    “等从这里离开,我们也把族地跟你们迁徙到一起。我们都是暗冥修罗抱团聚集在一起还能安全一点。”暗承骁想了想就说道。

    秦无殇直接点头,一点都没有想过,四年之后,暗承骁的部落果然是被人联合消灭。连仇人是谁他都不知道。最后他疯狂的查找仇人,才堪堪露出点影子。结果他还没有抓住那关键的证人,那证人就被仙族的某位大能给干掉了。

    没了线索找不到仇人的暗承骁一怒投入了魔族中。

    眼看着几个儿子再次从喵型返回人形。云婧赶紧好奇的追问。“那神血果你们都炼化了?”

    “没,炼化呀,只是人家神血果鉴别了一下咱们确实可以使用它,所以自己给自己重新找了一个位置。变小了蹲在胃里成了胃结石。”小四神情古怪的说道。

    啊?

    云婧瞠目的看着他们。

    “真的,神血果自己跑到我骨髓里面去了,好像跟我的脊骨融为了一体。找不到它的本体了,以后大概我只要不断炼化自己的脊骨,骨髓里重新诞生的血液估计就会渐渐的朝着神血进化。”秦煜表情有严肃又有点蠢萌的说道。

    云婧这个无语,孩子们炼化个神血果居然都不一样。

    胃结石什么的也就算了,直接融入了脊髓之中算什么回事?

    “你爹说他的神血果是转移到脊髓之中。你咋就直接融入了脊髓呢?”云婧不解的秦煜。

    “大概是我比老爹资质更好。”秦煜想了想,绝对没有比这个更贴近真实的答案。

    噗哧,噗哧。

    庄冼罂他们听了这话齐齐的喷笑。

    “我也是呢娘,我跟二哥一样。大概我们都比爹资质好。所以才彻底融入了脊髓。爹还得炼化。嗷~”秦无殇闪电般的直接给说话的小三一个暴栗,把他的脑门上揍起了有一个水亮润泽的大包。

    “爹,你也太小心眼了。不就是说了你资质不如我跟二哥好吗?嗷嗷!~”他又被接连揍出好个大包。眼睛也成了熊猫眼。“二锅,酒名~”

    秦煜无语的抚额,愚蠢的弟弟啊,说一遍还不行,你居然还要多说几遍,你没见老爹都黑了脸吗?

    “二锅,酒名哇~”秦无殇大概是深深的觉得揍儿子揍的实在太轻了。小三一定不能得到教训,所以揪着他的脖子里往外面拖动,就跟拖动一个块移动肉片子。

    秦煜无语的看着小三被拖走。愚蠢的弟弟啊,你喊我有什么用,真较真打起来,我也不是老爹那阴险狡诈的家伙的对手好伐,你应该对着娘喊救命。真是一个愚蠢的弟弟,绝对是当年娘从不知道哪个垃圾桶里捡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