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149章 玉哥儿,煜哥儿?

第1149章 玉哥儿,煜哥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袭离开飞舟大队前,找了武鹏,他的大胖脸一脸的复杂。

    就在武鹏琢磨他到底为啥过来找他的时候,申袭一个虎扑把武鹏给抱住了。“好人啊,好人啊。鹏啊,都是因为你兄弟我才找到一个好东家啊。

    你都不知道,俺们东家老有钱了。”

    申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都抹到武鹏的身上。

    武鹏恶心的把脏兮兮的申袭给扔开。然后看着自己的脏衣服各种嫌弃,他干脆的脱下了被申袭哭花的衣服,一脑门子的好基友一被子的闹心场面,一副赶紧丑话说在前头的姿态道“先说好,无论你多么喜欢老子,老子也是不会喜欢你呢。”

    申袭嘤嘤嘤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一副难道你要抛弃我的幽怨眼神。

    武鹏看的更是恶寒“我说你够了没有,差不多行吗?别让我媳妇和孩子一起看着你辣眼睛。”

    噗哧,他身边站着的腊梅笑不可支。

    站在腊梅旁边的月荷也嘴角勾起了笑意。

    “嘤嘤嘤,人家就想在出去办差之前过来好好跟你告个别!”

    “不会是全家老小都托管给我照看到你回来吧?”武鹏无语的问道。

    “不是,已经托管给别人了。托管给你我还得支付伙食费,看护费。托管给东家,我啥都不用出。”申袭一脸嫌弃的看他。“你就这么小气的兽兽,我还担心饿坏了我家的小崽子。”

    至于嘛?

    武鹏虽然觉得申袭这么快就将全家托管给秦无殇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想太多。

    “我出去干点要事,具体内容我就不能给你说。反正你们好好的跟着东家多赚点钱。”

    武鹏赶苍蝇一样的把他挥走这还用说!

    申袭自家飞舟离开了大部队带着自己的一个小队日夜赶路了几日,终于抵挡了银梦海的西北门户银滩关。

    这里是距离血魔绝地最近的关口。

    即使是血魔一路从血魔绝地杀出来,到了银滩关他们也只能止步。

    因为到了银滩关这里就变成了水和沙滩了。

    这里是海族,水族和沙族各种生物的天下。

    血魔污染里是强,魔气和魔血一但沾染,就容易成为变异血魔。但是银滩关内外都是海族的各种阵法。跟海水净化有关的阵法就有不知道多少层。

    魔气,魔血对上海水的稀释和净化,短时间内也是难分高下的。真到了对峙,对战的时候,血魔在水里对上海族,那也是海族更占优势。

    这跟陆地上完全不同,这里毕竟是水域。

    银滩关是一座纯沙堡垒。沙堡内各种建筑物都是特殊的细沙炼制的。这也是一种常年被浸泡在银梦海的灵性海水之中,经历万千年的侵蚀之后,形成的灵沙。

    刚刚走进沙堡,申袭就瞅见了一个搭在街边的小蓬子了,蓬子四面漏风,几张简易的小桌子被放在蓬子下面。一个长的很老的凡人老汉,带着自己的老妻子,老夫妻俩个在卖大骨头汤下混沌。

    一个容貌极为普通的年轻小伙子悠哉的坐在一个木桌前,端着一晚混沌在喝。

    申袭也喝混沌,叫了老头也给自己来一碗,他就直接坐到了年轻小伙子的对面。

    “哎,小伙子你是人族吗?”

    “是啊,我也在这银梦海的讨生活的,平时总要过来喝一碗。小时候娘亲特别喜欢给我们兄弟俩个做混沌吃。”年轻小伙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啊?”申袭又接着问。

    “你可以叫我煜哥儿。”

    “玉哥儿啊!这个名字起的不错啊。”申袭笑道“看来你爹娘也希望成为一个贵重之子啊。”

    “啊?大概是吧?”小伙子好笑的说道。

    “你家里还有兄弟吗?”

    小伙子含笑道“有啊,我有一个狠小子脾气的弟弟,跟我一同出生,特别的淘气。每次我看见他都想揍他一顿。”小伙子虽然说的咬牙,但是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浓浓的感情是欺骗不了人的。他跟他的兄弟之间一定感情很好。

    “那你现在还跟你爹娘一起住吗?”申袭好奇的问。

    “没有呢,我们遇上的了血魔袭击,一家人走散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家人都去了哪里。”小伙子叹息了一口气,有些失落的说道。

    “哎,血魔啊,就没一天老实的时候,真是垂涎我们沧龙界,一直都贼心不死啊。”申袭一提起血魔就想到自己这次吃的大亏。艾玛,差点就死了。“我也遇上了血魔袭击,查点就家破人亡了。”

    “你是在哪里遇上的血魔袭击啊?”小伙子有兴趣的问。

    “挨着哀嚎之湖旁边的那处石堡你知道不?”申袭问他。

    小伙子似乎是仔细的想了想,跟着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我知道了,你是说孙捕风大将战死的那处石堡?”

    “对的,对的,就是它。”申袭接着说道。“那血魔军团铺天盖地的,比麻雀都多。当时真是把我们给吓坏了。”

    “那个石堡又出事了你知道吗?”说道那次血魔袭击和石堡,小伙子眼底闪动着灵动和笑意。

    “啊?又出了什么事儿?”申袭不解的问。

    “听说有兽军联盟的高层跟血魔军主宴始勾结,偷偷的为宴始置办了整套信任大将的继任手续,把宴始给继任到石堡去了。结果石堡里的兽军高层一个也没出来,都被胃口大开的宴始给吃了。听说这其中还有白虎一族的嫡系子弟武官代大将白飒。”

    “吃了?”申袭异常失态的道“都给吃了吗?”

    “听说是这样的,一个也没跑出来。就只有提前调任的几个武官成功躲过了一劫。其中一个叫千山烬,另外一个叫朱燎。”小伙子侃侃而谈,恍如真见。

    申袭听了心满意足,尤其在听到朱燎的名字后,更是觉得侥幸。心说,朱燎这老小子果然还是有点运道的。那宴始也真厉害,居然能够混到兽军的正式接任手续。

    那白虎一族就到了血霉了,好端端的自家儿郎在守备重重的石堡里还被敌对势力的血魔军主给吃了。

    搁他爹娘听见这事儿,非得气疯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