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137章 白家二叔

第1137章 白家二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待她脚下踉跄的走出店家的大门,他身边的白络络后知后觉的惊呼起来“刚才那个……刚才那个不是朱燎吗?他不是应该已经死在石堡大战里了吗?”

    白西林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将她拖走。

    他们家族刚刚失去了白飒,这个时候再得罪一个不知道深浅的朱燎,简直是不智。

    白络络呜呜着被哥哥拖走,知道他们走远了,白西林才放开她。

    “哥,你听我说,那个真是朱燎!那个应该意外死在石堡大战之中的朱燎,为什么他没死呢?还跑到这里来了?还能够告诉我们白飒堂哥已经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要懵了。”白络络满心惊惶无措的说道。

    白西林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才道“任何一点变化,都能够引发更大的变动。比如你提前把血魔要来攻击的事情泄露给了我们。所以孙大将重伤而没有直接战死,白飒大战之中没事,反而战斗之后死去。

    朱燎跑到这里来,还给我们带来白飒的死讯,这都是由最开始的一点变化引起的。络络你不需要惊惶,我们只需要淡定冷静的面对各种即将到来的敌人!”

    白西林的从容成功的影响到了白络络,让她稍微安静下来。可是她脸上的泪痕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哥,你说白飒是不是都因为我才死的。都是因为我太自负了,觉得石堡不会再有危险。才不让白飒哥跟我们一起行动。若是白飒哥早早的就离开了石堡,也许他就不会死了。都是我害死了他。明明他都说要跟我们一起出来。呜呜,都是我!”

    白络络完全陷入了自责的情绪之中。

    “不是的,络络,他们一定是早就盯上了白飒,早就打算杀死他了。即使你让他们跟我们一起出来,说不定现在死的就是我们三个。”白西林口气艰涩的说道。

    “哥,你连说谎都不像。你明知道我们出了族里之后是有长辈们在暗中保护的,可是白飒堂哥是来锻炼的,所以他没有。如果他跟我们一起走,白飒堂哥就不会死。”

    白西林的话不仅没有让白络络从自责从清醒过来,反而让她彻底情绪崩溃了。

    哇,她大声的痛哭起来。

    “别哭了,我让你别哭了。”白络络还在哭,白西林忽然啪的狠狠抽了白络络一个大耳光,然后恨声道“你除了会哭以外还会什么?”

    白络络直接被他抽愣了,人都忘记了哭。

    “如今你堂哥没了,哭有什么用。我们要报仇,是去找凶手给白飒报仇,你懂不懂?明白不明白?”白西林冷厉的质问道。

    白络络:“……”

    “白络络,你该长大了。既然你能够梦到族里出事,梦到白飒出事,这就说明命运青睐你,请来我白虎神兽一族,这是大宇宙的意志不希望我们灭亡。

    这样好的契机,你不想着怎么让我们白虎一族继续活下去,光会自责,光会哭泣又有什么意义?

    你看,你的梦也不是什么都能够改变的。

    至少有太多的暗地里的家伙希望我们灭族。

    所以你白飒堂哥没了,那下一个或许就是我,再下一个或许就是爹爹,就是爷爷。等我们都没了,白络络你要怎么办?怎么活下去?怎么给我们白虎一族报却血海深仇?”白西林嘶哑着嗓子吼道。

    白络络再次哭了,她哭得泣不成声,但是眼神却倔强的看着白西林。

    “在你的梦中,我们一一离去,最后只剩下了你,是不是?”白西林再次问她。

    白络络点点头。

    “还记得敌人都有谁吗?”白西林问。

    白络络点点头。

    “那有如今西大陆掌管兽族联军的那位吗?”白西林胆大包天的问。

    他的话,让白络络的迟疑了。

    “不能肯定,没有证据。”白络络最后答他。

    白西林反而表情更加的严肃冷漠“用不找证据。白飒就是证据。他什么都不留下,反而把自己给暴露出来了。”白西林无情的冷笑道“是啊,除了他还能是谁?还能把那些手续做的天衣无缝。很早以前爷爷就怀疑过他跟血魔一族勾结。那个时候他就自己戳瞎了自己一只眼睛,就是为了自证清白。现在想想,一只眼睛算什么。只要学了魔族的那些个功法,有多少的办法自己给自己换个眼珠子。”

    白络络听到这里异常焦急的说道“可是,可是……”

    “可是在你的梦里,那些被证明是血魔奸细的都跟他扯不上关系是不是?”白西林似乎知道妹妹想说什么,直接把她想说的那些话给说了出来。

    白络络用力的点头。

    “表面上没有关系不代表真的没有关系。络络,别哭了,擦干眼泪。我们白虎一族能够战死才是荣耀。敌人可以让我们战死,但是绝对不能够让我们屈服。”白西林铿锵有力的说道。

    白络络红着眼睛大力的点头。

    “再说,我们也未尝没有改变的未来的机会。”白西林忽然又了转化了画风说道。

    “嗯?”白络络一时没反应过来。

    “络络,你没发现吧?你的出现,你的努力就是最大的变数。”白西林若有所思的道“正是因为你的引动,这次血魔入侵是不是跟你梦中不大一样。

    最主要的是你的梦中也没有出现过什么浊地馆馆主,也没有人去端了宴始的老窝吧?”白西林连珠炮一样的发问。

    白络络愣了一下,才道“确实没有过啊。”

    “那么这位这么厉害的浊地馆馆主或许就是我们的转机所在。走,我们先回到族里,然后赶去银梦海,主动去接触一下这个浊地馆馆主。”白西林说道。

    “不用了,你们不用回到族里,直接去银梦海吧。”一个疲惫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俩人面前。

    “二叔?!”俩人齐齐惊呼出声。

    “二叔,你怎么来了?”白西林问。

    “白飒出事了,我怎么可能不出现?”他眼睛发红的说道。白飒就是他儿子,本来是唯一的儿子。可是白飒的亲娘刚刚得知自己又怀了孩子,就在俩兽夫妻高兴的档口,白飒的噩耗传来。

    白飒的亲娘差点就流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