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136章 宴始——!

第1136章 宴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飒——!”千山烬愤怒的猛的朝着天空咆哮起来“白飒——!你等着我一定为你找血魔报仇!”

    梅玉烟听了这话,直接无声的冷笑。

    报仇?很快你就会知道白飒是怎么死的,到底是谁真想让他死,不过在那之前,白虎一族得全部干掉。兵主,呵呵。这方大宇宙的兵主家族还活着,只怕吃不下饭的不止他们魔族呐。

    梅玉烟冷笑的时候,朱燎却是心中震撼。

    传信符传来不止是白飒死亡的消息,还有军中高层军官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联。

    可是镇守大将府邸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没了军官他们还拿出其他的新来军官顶替。后来消失的不仅仅是军官,居然还有普通的士兵。

    他的内线心中感到恐惧,直接从石堡内逃了出来。他刚逃出来没多久,石堡就封城了。

    他把这些消息立即传递给了他。不说别的,单说那新来的镇守大将为什么没有动静,军官们一一消失他是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那些后来的军官到底是哪里来的?

    还有失踪的越来越多的兽军战士。

    这些都由不得朱燎多想。

    这让他想起自己幼年的那段恐怖经历,那悄无声息被血魔控制了的石堡!那些每日都生活在恐惧,整日都眼睁睁的看着越来越多的兄弟姐妹被活生生拖走吃掉的日子。

    朱燎有种感觉,那个他出生长大的石堡的恐怖日子只怕是要再现了。

    只是这个再现到底是血魔干的好事,还有兽族的某些高层也为了自己的私利,硬生生的把石堡里面的所有生灵贡献给了血魔!

    想到这里,朱燎立即觉得周围都是石山荒草的临时宿营地也变得不是那么安全的了。他现在有了家,有了幼崽,不能拿生命完心跳。赶紧走,必须赶紧走。

    “年年他娘,赶紧收拾东西,我们连夜上路。”

    小年年他娘十分的听话,立马把小年年像丢沙包一样的丢给自己的雄兽,然后大刀阔斧的收拾起自己的行礼,没多久就收拾妥当了。

    “可以走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朱燎正被千山烬拉住了胳膊,死活都拖着他不放他跑。

    “我说你着急什么呢?我还打算回去看看白飒到底是怎么被刺杀的?”

    “啊~~,”朱燎失声尖啸“那你去吧,反正我是不去,我要带着幼崽和雌兽立即赶往银梦海。谁知道那些刺杀了白飒的血魔会不会顺藤摸瓜直接冲过来再刺杀我们一遍?”

    千山烬失笑“这怎么可能,我们有什么好让他们千里迢迢跑来刺杀的?”

    朱燎怒火中烧,大声吼道“没听说过搂草打兔子,一扫一大片啊?我们是不怎么出名,也不值得他们来回折腾一趟。但是我们前面也是赶往银梦海方向的可是还有白虎一族的嫡系少主白西林,公主白络络。再往前头可是有浊地馆馆主那土豪啊。人家可是端过宴始的老窝,抢走过宴始的一大堆的战利品,还放跑过宴始军团大量血食的牛人啊!”

    千山烬被他说的反驳不出话来,于是默默的招呼手下也跟着收拾东西,一行兽兽连夜赶路。

    天色微明的时候他们遇上在街边一家小店吃早餐的白西林白络络兄妹俩个。俩兄妹还有所有笑的。

    朱燎一看见他们兄妹俩,也没理会千山烬和梅玉烟,就直接冲了上去。“我说你们俩还傻乐什么呢?白飒都死了。”

    “什么?”

    兄妹俩齐齐站立而起,同时脸色大变。

    “你说什么?白飒死了?他怎么会死呢?这不对啊,这不应该啊。”白络络的慌乱的说道。白飒前世不是死在石堡大战的时候吗?怎么现在石堡大战已经结束了,他却死了?

    这怎么会?

    “络络你镇定点。”白西林重重的呵斥了白络络,才一脸凝重的看着朱燎“你收到的消息可靠吗?白飒是什么时候死的?还是你亲眼看见他死了?”

    “我要是亲眼看见他死了,你觉得我还能带着一家子跑到这里来?”朱燎一副你是白痴吗的质问表情看他。

    白西林一拍额头,他这也是不冷静了。

    “抱歉,我有点心情平静不下来。”他的堂兄死了,白飒死了。看见朱燎过来说的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应到朱燎没有说假话。白西林忍不住直接红了眼睛。

    泪水都滚在眼眶中了。

    白络络却没有他那么有忍耐力,直接呜呜呜呜的哭泣起来。

    “我是昨日晚上得到的消息,消息称,镇守大将抵达的当日,白飒从大将府邸出来没多久,就遭遇了血魔的围歼。当即身死,尸体也被拖走。”

    白西林的手指尖都攥紧手心肉里面,他的胸膛起起伏伏“没有兽阻拦他们吗?”

    “不知道,具体情况不知道,就知道白飒死了。有首看见血魔冲出了石堡,带走了他的尸体。”朱燎没说的是就为了得到这个消息,他死了好几个线兽。

    “那镇守大将呢?打斗那么激烈,而且还是跟血魔的战斗,他就一直坐在府邸中看着吗?”白西林激动的质问道。

    “镇守大将至始至终没有露出一面。”朱燎语气凝重的道。

    “什么?”白络络愤怒的举起双臂高声叫嚷了起来“他还算什么镇守大将,他居然眼睁睁的看着我哥哥死去?他还看整整的看着血魔夺走他的尸体?”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你们还是赶紧返回白虎族里,这次事儿大了。”

    朱燎的话立即惹来了白西林的警惕,他赶紧拱手对朱燎失礼道“多谢了,朱兄弟。”

    他竟然打算直接带着妹子回到族里,不理会妹子的反对,就要带着白络络走人。千山烬带着梅玉烟灰溜溜的从他们兄妹的身边走过,本想跟他们说一句话的,可是无论是白络络还是白西林眼里都一丁点没有他。

    等到他跟梅玉烟都走到早餐店里屋的干净桌子去了,朱燎忽然紧走几步,对着已经要走到店家大门口的白西林传音道“那个新来的镇守大将,叫石岩。石岩调过来,你想想叫什么?”

    宴始——!~

    白西林脑中好似被暴雷轰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