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065章 白虎族的贼婆娘

第1065章 白虎族的贼婆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军主可不是这样命令的。区区一个石堡的一支兽军哪怕它是精锐兽军又算什么。你要是当真干掉了这只兽军,千山烬可步棋可就废了。留着他这个异种彪,留着他自己辛辛苦苦的组建的兽军。他才是有用的千山烬。

    要不然安排要安排我和那几个一起潜伏到他身边。说起来顶着梅玉烟的壳子跟那千山烬玩谈情说爱的,生儿育女的可是我们大姐头。

    都说千山烬是最近五百年兽族的最杰出的新一代,可还不是被我们大姐头给玩弄于鼓掌之中?

    军主说留着这个千山烬,利用他的野心勾连其他的虎族,干掉兽族最强大的白虎一脉。这一脉天生主兵主,只要这一脉不绝种,这方宇宙的兵主气运就源源不竭的落在白虎一脉的身上。

    这一族简直太碍眼,会给我们以后统治这方宇宙造成障碍。”

    “利用一只生长在白虎一族,熟知他们嫡系的异种彪去反噬白虎一族,这个计策简直是太妙了。关键是白虎一族也想不到吧?至少不会想到我们身上。”那只后来的血魔裂开满是獠牙的大嘴的开心的笑了。

    “这谁知道呢,做咱们暗战这一行当的,就要有随时都有可能废掉全盘棋子,暴露出自己的准备。幸好我这个任务就要结束,军主已经另外交了一个任务给我。”小姑娘可清雀跃的说道。

    “是什么任务?”那血魔问。

    “你犯规,想找死吗?军主没告诉你跟我们解除,任务的内容,我们不告诉你,你就不能问。”可清立即冷脸呵斥道。

    那血魔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你假扮成我,去见军团中的那个医师,然后吞了那个医师,在利用那个医师的身份,把整个军团弄昏迷,或者是手脚发软躺在地上动不了什么的。

    只要整个石堡大战期间他们不出现,那你就完成任务了。记得,那些军队要活着,千山烬的资本不能动。这也是大姐头的意思。”

    血魔还有点不服气,赖在原地不走。

    可清没好气的鄙夷的说道“我说你还不赶紧行动。要知道我们大姐头可是积累军功差点就是半步军主了,等到她积累到半步军主的地位,随便一个申诉,就能够让你死的不能再死。”

    血魔直接懔然一惊。“好,我现在就走了。哦了,对了,那个千山烬怎么办?他回去之后要是发现异常,又反身去了军营,我要是不弄死那些军队,反而让他把军队都给救援恢复了怎么办?”

    “他没那个机会了。”可清讽刺的冷笑。

    千山烬直接一步跨入梅玉烟的闺房的门口,他轻轻的推开门,梅玉烟正无知觉的躺在床榻上。千山烬揪心的蹙起了眉头。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步,俩步,他迫不及待的朝着梅玉烟走去,想要拉起她的手,结果还走到她的身边,他就身子一软,到底昏厥过去。

    梅玉烟的另外有一个小丫鬟雨柔走到自家小姐的闺房门外,然后默默的关上的房门。

    与此同时石堡内众多兽军大小军头接连发生了联系不上的事件,跟着没多久,至少有五支镇守兽军彻底失去了联络。

    孙捕风此刻正站在黑市外的茶馆里冷笑。

    他就知道……

    人家血魔渗透了那么久了咋能半点效果都没有。

    白络络胸口好似被压了大石一般,她就说嘛为什么当年镇守大将都战死在石堡了,千山烬却反而活了下来,最后还能联合其他虎族排挤灭杀白虎一族。

    原来这次大战他一开始就着了魔族的道儿,到现在都下落不明。

    白飒也是一口老血瘀在心口想吐也吐不出来的诡异感。特麽的千山烬你简直就是一个废物。刚一出事,那么多兽军中中高层军官出事,他都没想都被他认为是最聪明的千山烬,小烬子居然也在其中。

    这到底是血魔太强了,还是千山烬太废物了?

    “老爷子,我去找他,或许我还能挽救一下他呢?”白飒站了起来,血气上脸的激愤道。

    “去……去干嘛啊?找死啊?血魔在我发布命令之后选择第一时间算计他,可见他在血魔那里是挂了号的被忌惮的对象。说不定算计他的就是血魔之中的大人物。人家就在那边蹲守他的尸体,或者是昏迷的肉身,就等你们去送菜,咳咳是救他呢。”孙老头话没好声的说道。

    “这个时候我们去寻他,反而是被动了,而且还落入了人家想要分化瓦解我们,将我们一个个引入抓捕的圈套之中。”白西林一边思忖一边说道“我们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留在这里。如果血魔真的打算袭击我们脚下的这座石堡,那么主要战场必然是在黑市这里了。在这里反而有理于我积蓄助力,跟他们一决高低。”

    “哥哥,如果这次血魔来的军队和高手都十分多,我们怎么办?”白络络现在才有些害怕了。“万一决战我们也不是对手怎么办?”

    “这里是黑市,一旦确定这座石堡必然要失陷,这里怎么会缺乏朝外的传送阵。退一万步说,那位浊地馆馆主也不是轻易白给的货色。那血魔的高手来了,指不定是谁吃亏呢。”

    白西林无奈的抽抽嘴角。“我看老爷子就是打算借鸡下蛋。借着那位馆主的厉害,说不定不用我们最后血战惨胜,就能够让血魔退去了。”

    孙捕风捋捋胡子:现在的小年轻脑子还不算太蠢。

    “孙爷爷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兽,不久之前你还说要把牺牲局部石堡生灵的罪责给那浊地馆馆主背着,结果没过多久,你就又打算借助人家的战力跟血魔血战。您这也太不要脸?”

    孙捕风顿时觉得一行黑乌鸦,呱呱呱的从自己的头顶上飞过。最后还拉下一坨鸟屎掉到他脸。

    麻蛋,他恨不得自己亲自出手把白络络那张讨人厌的嘴给缝上。

    “难怪你们白虎族尽出没人要的贼婆娘,家学渊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