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丹宫之主 > 第1064章 令牌

第1064章 令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咱们这次把东南方向十五处的石堡的攻击任务都交给他的军团,这真的适合吗?毕竟在这时间的几十年,渗透任务可都是我们做的,就差最后一锤子攻占石堡了,军团内的小将,军头们可是私下里颇有微词。”冷峻男继续说道。

    宴始听了这话,微微浅笑道“这群小子指定是活的不耐烦了,我这刚把趟雷的任务推出去,他们到是还想着一头扎回去,真是想死的不够快啊。”

    冷峻男思索了片刻后,似有所悟,跟着就不在提这个话题。

    此时此刻,石堡内镇守大将的府邸,驻守军团内的大小军头,一个个面容冷肃的坐在桌子边,或者是站在自己的上司身后,凝神垂目。

    “今天叫你们过来,相比你们也赶到了气氛不对了。是的,由于某个浊地馆的馆主在石堡内大量的吃货,甩货。导致附近的几个石堡的内的高手都挤过来交易。这造成了附近石堡内的驻防空虚。血魔崽子们不傻,此时此刻他们应该已经发现了那些石堡内的可趁之机。

    相比入袭就在这几日。或许是今日,或许是明后日。不会超过这三天。”此刻已经天光大亮,黑市内的交易大概又要开始了。

    镇守大将孙老头的话,让整个堂屋内的将领们骚动起来。

    “大将,那个浊地馆馆主是什么来历,他们突然到我们这里来大笔交易物资,这不是给我们找事,故意给血魔一族制造攻击我们的机会吗?”

    “人家来自新仙界,到这里交易点便宜物资怎么了?有本事你不吃,不喝,什么天材地宝都用,自己慢慢熬着修炼到寿命终结啊?”孙老头一瞪眼睛,直接把刚才说话的小将给呵斥了一脸,下面传来一阵闷笑声。

    “他们不来,血魔就不来攻击我们了?想什么美事呢?这次不来也会下次来。我们总是为了他们提心吊胆的准备着也不是防备。随能几十年,上百年的不懈怠一分一点的保持戒备呢?”孙老头押了一口热乎乎的茶水,继续说道“反正这一战总是要开始,晚开始不如早开始。有准备的不止血魔,咱们也有准备。

    好了,我这里有一个计划安排,白飒把东西兽手一份,发给他们看仔细。都知道自己干什么,遇上了什么情况怎么干就行了。对了,应急预案,你们一定要传到给每一位兽军战士知道。不要就把东西握在手里,到时候一但你们有了什么闪失,或者军队乱套了,看我不一口吞了你们全族大小的。”

    他的话让不少军头满头冒冷汗,顺便大脸发绿。

    “行了,就这些事儿交代的,你们都回去按照我的安排去做事就可以了。最后说一句,一但我死了,或者不能在主持石堡军团应敌,第二顺位接替者白飒,白飒之后是千山烬,千山烬之后白西林,白西林之后是……再之后是申袭,申袭之后是……”

    孙老头竟然将整个军团内部的智将有一号算一个号都点了一个遍。“最后一个是武鹏,他已经不算有正统军职在身的接任者了。一旦到了他接任管理残余军团的时候,那说明我军团距离全军覆灭也没多少距离了。到时候能逃走一个算一个。要是真的逃不走,那么你们就跟我老头子一样留在这里给石堡殉葬。也不算入魔了你们的军职身份。”

    大家听了他的话,心情分外的沉重。

    “其实我不说,你们也知道一但我不能继续承担镇守大将的任务,军团被打残,那就是应该附近那个军职高的听谁的。可是咱们兽族军团当真有脑子的蠢货实在是太少,没脑子的蠢货却比比皆是。真到了血魔大进攻的时候,没脑子的蠢货听他的又有什么用?

    不过早点下地见祖宗。想要或的久一点就背住我给你们罗列的这份接任者名单。好歹这些蠢货还有点蠢脑子。”

    大家被他张嘴蠢货,闭嘴蠢货说的一点没招了。

    你说要是老爷子你觉得此战悲观,或许大家都要殉职,你就直说,大不了我们拼死一战而已。可是你老人家哪个活泼兴奋,精神焕发,让我们一点都没有要面临悲观战事的感觉。

    你说老爷子你要对未来即将到来的战事客观的话,那你刚才说那些,就跟交代遗言似的,让我们大家好不紧张呐。

    “还不够给老子圆润的滚蛋。”

    大家互相面面相觑,结果在孙老头的咒骂声中灰溜溜的滚出去了。

    只有白飒和千山烬,白西林等几位留了下来。

    “好了,你们几个也走吧,出我的府邸就要小心了,千万不要着了血魔的道。要是大战还没开启,你们就着了道。那这石堡估计也守不住。”孙捕风老爷子一脸讽刺的冷笑道。

    大家互相看了看同济,个个满脸慎重的离开。

    千山烬原本打算直接回到自己心腹军队那边,结果刚出了城主府邸没几步,就见梅玉烟身边的贴身侍女可清慌里慌张的跑了过来。“姑爷您快随我回去看看,小姐忽然晕倒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家里不是有医师照顾吗?”

    “不是,医师不在家,不是您说医师要暂时调动到军队那边去,那边我也进不去门啊,站在门外喊也是没人理我。”可清一副快要急哭的状态,眼泪都含在眼眶里了。

    千山烬一拍脑袋他还真是忘了这事儿了。

    “这是我令牌,你拿着它赶紧去调医师到你家小姐那里去。我这就先赶过去看她。”

    千山烬也不废话,直接丢了令牌给小姑娘,身影一闪就没了踪迹。

    留在原地的小丫鬟,一改脸上的焦急,变成从容诡异的表情。就在她身边水波一样的一阵波动,一个血魔显现出来“令牌拿到了?”

    小丫鬟笑嘻嘻的把令牌丢上丢下道“你看,这不是吗?”

    “真是好,有了这块令牌,我装成千山烬,到时候直接瓦解这一支兽军也不是难事。”